分享到:

第四十五章 新农夫与蛇故事

2015年4月15日 更新

  这手掌巨大无匹,五指微张,成爪状,每一根指头都有巨大的体积。仿佛是那泰坦之手一般,而那巨大的手掌几乎将那道门足足撑大了一倍,也根本不畏惧周遭残余的黑炎灼,往着周围一探,紧接着朝我这边猛然抓来。

  我不知道门的那一头,这手掌的主任是否会挤破那道虚空之门,跨界而来,但是却也知晓这一只巨大的手掌背后,绝对是一个让我难以对付的家伙。

  瞧见那巨掌倏然而起,朝着我猛然抓来,我也是吓得连连后退,朝着旁边猛地一扑,刚刚避开,那手掌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一拐弯儿,又继续朝着我挥手而来。

  这巨大的手掌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对我苦苦相逼?

  我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是神秘,唯有不断腾挪跳跃,闪避开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一纸灭了湘西鬼王的小师弟却是信心满满,莽撞地从那头冲上前来,冲着我高声喊道:“大师兄,我来助你!”

  他朝着我贴近而来,我却浑身惊悸。一把将其推得老远,指着不远处分成两半的法远大师那尸体,怒声吼道:“帮个屁啊,你没看到这人的下场?”

  没有那个料子,就别逞强,法远大师的心意是好,结果上来就给湘西鬼王撕成了两半,而小师弟虽说刚刚将湘西鬼王给灭了。但是一来是因为那一张源自于符王李道子的杀鬼神符,二来则是因为我已然将湘西鬼王揍得不轻,他满脑子的心思都放在了我的身上。自然不会在意到这般的偷袭,而且即便是到了跟前,也不会忌惮这么一个无名小辈。

  湘西鬼王死于各种偶然,最重要的则是因为他的托大,而小师弟这边冒冒失失地冲过来,却也犯了同样的毛病。

  他被我一把推开,心中还有些不服气,却没想到那只巨掌在抓不到人的情况下,猛然朝着地上一拍。

  轰!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脚下的土地都跳了起来,地动天摇,碎裂的石头到处飞散,远处的树林纷纷歪倒下去,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最中间蔓延而出,所有被波及到的人,都会双腿发麻,感知到这种恐怖的力量来。

  一掌拍在地上,将整个空间的炁场都搅得一阵混乱,而那手臂却更是朝前一伸,却是露出了大半个胳膊来。

  别的不说,光这半只胳膊,都有二十多米长,直径得有五六米,横着一扫,我们根本就闪避不得,直接朝着上方猛然一跳,堪堪避过这一记势若万钧的挥拳,而周遭所有的东西,却是横着碾压而过,直接化作了渣渣。

  瞧见这状况,小师弟方才感觉到后怕,一边喘气,一边朝着我问道:“大师兄,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跑呗!”

  我指着远处说道,原本湘西鬼王将此处化作鬼蜮,限制了我们的行动范围,而那家伙既然已经被杀鬼神符给弄死了,魂飞魄散,那么就没有必要再搁在这儿死耗了,至于那尸堆血海,以及极有可能藏身于此的魔蟒,就留在这儿,等着我师父,或者各路高人前来,再将其降服吧。

  跑,唯有跑,方才能够活命!

  我与小师弟朝着他们原先据守的高地奔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中突然浮现出十几个宛如螳螂一般的刀锋异兽,这些家伙普遍都有一米五左右的高度,角质化的双手如刀,它们从黑暗中挤了出来,就宛如最神秘的刺客,挥手便朝着我们斩来,试图将我们给留在此处。

  我这些年在战场之上出生入死,对于偷袭之事最是敏感不过,就在这攻击一出现的瞬间,便立刻反应过来,朝着旁边躲开,手中的剑也顺势斩去,然而小师弟却不行,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远处,哪里晓得这儿又突然危机横生,顿时就是一阵惊慌失措,朝着旁边闪开,而我也及时地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掌,将他朝着旁边拽去。

  然而即便如此,他终究还是被伤到了,左大腿的外侧,被划拉出了一条狭长的口子来,血淋淋的,十分恐怖。

  小师弟受伤了,脚一崴,朝着旁边倒去,而我根本没有让他有懈怠的时间,一边拉扯着他,一边箭步前奔,将那些三角头颅的刀锋螳螂给全部撞到了一边儿去。

  两人冲破无数刀锋,来到了那高地跟前的时候,却见陶陶挥舞着一条金光闪闪的鞭子,正在于头顶上一种不断悬浮的水母状鬼物,以及先前与我交过手的水兽精怪在拼斗,而旁边悬空寺的智饭和尚和清秀小尼姑也是竭尽全力,不停抵挡,勉强扛住了这些家伙的攻击。

  我瞧见大腿处血流不止的小师弟,又瞧见有些力竭的陶陶,毫不犹豫地对他吩咐道:“你拿着风符,带着陶陶离开,我来挡着这帮家伙!”

  小师弟此刻也晓得了情况的凶险,强忍着大腿的痛苦,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发黄的符箓来,朝着陶陶奔去,对她喊道:“陶陶,你过来,我们得赶快走!”

  陶陶瞧见小师弟受了伤,一脸惊容,猛然挥出一鞭,将周遭的敌手逼退,惶急地跑到了小师弟的跟前来,大声说道:“你怎么了,受伤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你……”

  小师弟没有多言,对她说道:“你拉着我的手,我们赶紧离开!”

  他伸手去抓陶陶,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青年和尚智饭却突然插了进来,冲着他怒声喊道:“怎么回事,你们跑了,就留我们在这里等死?不行,要走一块儿走!”

  他的态度坚决,还拦在了陶陶的面前,这让小师弟十分奇怪,怒声吼道:“你他妈的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秃驴,给我滚开!”

  小师弟怒火中烧,在高地之下抵挡一众刀锋螳螂的我也是满肚子的愤怒——说句实话,刚才法远和尚的挺身而出,虽说是抱着几分报恩的心情而来,但是我却并没有感动,反而是觉得这帮和尚的脑子当真是坏了,明明就玩不起这种游戏,偏偏要强行挤进来凑热闹,我三番两次地劝解,他们还充耳未闻,而此刻更是夸张,什么叫做“要走一块儿走”?

  我们的人走了便走了,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你跑到这儿来送死,可也并不是我安排的吧?

  不过尽管如此,我却不得不顾全大局,冲着上面两位悬空寺的僧尼说道:“两位师傅,我师弟的这符箓所能承载的重量有限,两人已是极限,至于二位,你们放心,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那智饭和尚却是冷笑了起来:“算了吧,你若是能够救得了大家,何必让他们逃走?”

  他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不依不饶,我瞧在眼中,不由得杀心顿起,此刻我哪里管他悬空寺是不是正派中人,只要妨害我师父孙女的安危,我一剑斩了便是。

  而就在我杀心泛起的那一刹那,旁边的清秀小尼姑却一把拉住了智饭和尚,冲着他说道:“师兄,你别无理取闹了,来到这儿,根本就是你和法远师叔的主意,跟别人无关,死便死了,何必牵扯别人?再说了,人家陈师兄屡次三番地救了我们,咱们不报恩,那是因为本事低微,又何必给别人添乱?”

  这话儿说得那智饭和尚一阵脸红,内心挣扎了一下,终于还是往后退开,让出了一条路来,没有再说话。

  我瞧见这边的事情差不多搞定了,心中稍安,下意识地望了一眼那个清秀小尼姑,而她也正好朝着我这边看来,我点了点头,算是对她表示感谢,而对方的脸上则是突然一抹红晕,低下头去。

  我是过来人,自然晓得那小尼姑多少也有些少女心事,不过此时哪里去理会这些,回过头来,却见那一只巨掌因为够不着东西,又回缩了去,而那被撑得扩大了数倍的门中,却是又有无数魔物纷纷冲将而出,就连我身前的这些刀锋螳螂,也在刚才的几句话语之间,陡然多了一倍有余。

  我的天,这门的后面,到底连通着哪里,居然会有这般多的魔物冲出来,何时才是尽头?

  我的心中惊讶,而高地之上的小师弟则已经开始念起了咒诀:“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电风火,官将吏兵;上有六甲,下有六兵,借我御风,逍遥于行……”

  此乃风符,一旦施展,瞬息百里,陡然脱离险境。

  我在高地之下奋力拼杀,就等着那“急急如律令”一出口,小师弟和陶陶离开之后,便杀出一条血路来,带着这两名悬空寺的弟子逃离。

  然而就在小师弟念出最后一句咒诀的时候,我听到高地上方突然传来了清秀小尼姑的一声尖叫:“师兄,你在干嘛?”

  我听到这话儿,心头莫名就是一跳,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前方突然有一阵恐怖到极点的气息蔓延而来,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却见那只巨掌又从门后陡然伸出,一下子就伸过了我的头顶,接着朝那高地,猛然一抓。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连续几天加更,有点累了,今天不加更了,陪着朵朵玩一会儿,不然她不认我这爹了。

  1. GGYY:

    板凳

  2. 吃货的幸福生活:

    佛门竟有如此不要脸之人

  3. ╰_☆。华灯&初上:

    弄死他。

  4. 李大蛋:

    这么关键的时候说不加更……吊我们胃口

  5. hzc0926:

    是啊,这胃口吊的,小佛这次可不大仗义,生死关头,别跟说书人一样哈。

  6. 鬼画符:

    一次性把书更完呗。。。要不出本书也要啊

    • 弥勒:

      傻波伊?

  7. 江伟波:

    是落,水货了?

  8. 徐学智:

    善哉。。。

  9. 晨风-依旧:

    佛二代

  10. 独角戏:

    陶陶!这和尚必须死!!

  11. y8:

    这和尚在找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