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造化怎如此弄人

2015年4月16日 更新

  在我极度期待的目光之中,尸堆血阵的中枢被破,那座被撑大数倍的虚空之门终于收拢了,紧紧地贴在这只巨臂的胳膊处。卡住了它,不让它再往里面回手。

  瞧见这情况,我的心终于算是放了下来,当下也是不管周遭魔物,将八卦异兽旗给抛出,射住阵脚,让王木匠在这阵中再次设阵,将我的周围挡住,不受骚扰,而我则猛然一跃,再一次来到了那只巨手之上。

  我脚尖刚刚一落在了上面,便能够感受到一股撕心裂肺的怒吼。

  这怒吼并非是声音,又或者炁场之类的“实物”,而是一种第六感的传播,显然此刻的虚空之门被关闭了,使得这手臂的主人承受住了巨大的力量。这力量使得它无法构建出稳定的通道来,然而即便如此,它却也能够保持自己的手臂没有被那空间力量给折断。

  也就是说,我脚下的这手臂。它已然还是有着支配的意识,依旧能够对我,以及生死未卜的陶陶造成威胁。

  我曾经听说过茅山后院那混乱无定的空间之力,到底有多么恐怖,所以越发地知晓了这只巨手的主人那厉害之处。心中一阵冰寒,不过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朝着嘴里吞了一口广陵金丹,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给高高举起,像伐木一般,猛然朝着那手臂斩去。

  砰!

  一道沉闷的响声出现,我这毫无留手、倾尽全力的一剑斩落在了脚下的手臂之上,先是感觉到一层坚硬无比的角质层。上面蕴含着巨大的反震之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饮血寒光剑突然发出一阵龙吟之声。剑身在那一瞬间高速颤动,紧接着直接破开了这层防线,切割进了里面的血肉之中去,一股莹蓝腥臭的汁液朝着旁边冒了出来,而当我抬起手中的剑时,瞧见的,是一道深深的剑痕。

  我成功了,饮血寒光剑直接破了对方的防线,终于对那未知的它造成了伤害,然而我却并没有半分高兴,因为这剑痕,相对于那巨大的手臂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微末了,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我不知道自己得重复砍多少剑,方才能够斩落这只手臂,但是却晓得不出十剑,我自己就要累趴下了。

  然而我却毫不犹豫地再次挥剑,朝着那道裂开的伤痕再次斩去。

  一剑、两剑、三剑……

  我并不停歇,就像春耕的农民伯伯,不过却也并非是全力一击,反正已经破开了鳞甲,持续劈砍便是了,然而就在我奋力挥剑的时候,我脚下的手臂突然间一阵肌肉抽动,紧接着那一头似乎又传来了新的劲儿,居然克服了这混乱的空间力量,冲着内里回收而去。

  我此刻已然瞧见了这只手臂的尽头处,正握着两个眉目紧闭的女子,我倘若是不能将这手臂斩断,那么便救不下她们来,只能眼睁睁地瞧着她们,被拉入门后面的世界里去。

  不能,绝对不能这样子!

  即便陶陶此刻已经死去,我都不能让她的尸体流落到不可知的世界里去,我一定要让师父,能够将她最后一面。

  我在那一刻已然疯狂了,全然顾不得自己脱力之后,跌落下去之时,被一众魔物吞噬之后的情形,扬起手中的剑,倾尽全力,再次猛然斩落。

  一剑、两剑、三剑……

  我是如此的拼命了,然而事情终究还是朝着我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而去,我脚下的这只巨手正在一点、一点儿地望着虚空之门中挪动,对方显然也是正在抗衡和维持那已然消失了的通道,并没有太多的精力来理会我这个“跳蚤”,而即便如此,我终究还是无法将这手臂给斩断。

  太大了!

  太僵硬了,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人类,所能够抗衡的!

  我,难道要失败了么?

  我难道就这般,看着自己师父最疼爱的孙女,消失进那道已然并不存在了的虚空之门去么?

  瞧着那虚空之门一点一点地靠近,我的心也渐渐地陷入了绝望之中,一直到我距离那虚空之门只有一两米的时候,我不得不面对起一个选择题来——是否要和这手臂,一同前往那未知的世界里去呢?

  这个想法一诞生出来,便将我自己都给吓了一跳,要晓得我连人家的一只手都对付不了,倘若随之而去,岂不是直接去送死?

  然而我很快又想到,即便是死,也总好过没脸面对师父的好!

  去,还是不去?

  就在我天人交战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一阵炸响,我瞧见一道白光在眼前图像,紧接着感觉浑身一震,眼前的虚空之门竟然倏然消失不见了,而我则随着那只断臂朝着下方跌落而去。

  这般陡然的变化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在半空中跌落之后,气血一时失调的我陡然失去平衡,朝着旁边滚落之后,双手一撑,翻身而起,避开了朝着我压来的巨手,而这时王木匠抱着八卦异兽旗出现在了我的跟前,一脸无奈地说道:“你搞掉那猪蹄膀的时候,跟老子说一下啊,要不是我反应快,及时撤走,这法阵直接就给压得轰塌了!”

  它这般说着,我却也是很惊奇,一脸茫然地说道:“不对啊,这手不是我斩下来的,我刚才还有好大一截呢,连骨头都没有斩到!”

  王木匠一脸奇怪:“不是你,那是谁?”

  我们两个下意识地跳上了那手臂,朝着后方一瞧,却见到一袭白色道袍的师父出现在了现场,而跟随着他一起的,则有杨知修杨师叔、梅浪梅长老、茅同真长老、符钧以及其余的茅山子弟,而旁边还有驭鹏飞行的南海剑妖,以及荆门黄家的鬼鬼。

  不过后面的那些人,却是还在场外的树林边缘,而我师父则飞身跃入其中,接着几个蜻蜓点水,径直来到了我的跟前来,指着周围的尸堆,朝着我问道:“志程,什么情况?”

  瞧见师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便晓得刚才那魔手断落,却是师父的手段,想起这一路来的艰辛,不由得有泪光涌动,不过却也只有强忍着心情情绪,指着巨臂前端的手掌喊道:“师父,陶陶在那儿,快看她怎么样了!”

  “陶陶?”

  师父的眉头一皱,眼睛转动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一个翻身,落到了前方去。

  我跟着他朝着前面跑动,瞧见他来到拳头那儿,蹲下了身来,似乎在查看着什么,慌忙上前一瞧,却见师父的右手手指贴在了陶陶的脖颈之处,正在探息,心中一阵紧张,对他问道:“师父,陶陶情况如何?”

  师父没有立刻回话,而手却在颤抖,我往前走了一步,瞧见师父的眼睛却是闭了上来,仰头一声长叹。

  唉……

  瞧见师父的这般表情,我的一颗心顿时就崩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脑子的灰心丧气涌上了心头来——没想到我一路上这般用心,陶陶居然还是死了,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陶陶她本来可以不死的,我当初若是能够看紧她一点,或者我当初根本就不去救那狗日的悬空寺弟子,或者我……

  命运啊命运,你怎么可以这么捉弄人?

  无尽的悲伤和愤怒涌上了我的心头,然而当我瞧见师父的脸色颓丧,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几岁的时候,又赶忙爬起来,跪在他的面前说道:“师父,对不起,一切都是徒儿的错,您别伤心了,我、我……”

  说到这儿,我的诸多委屈顿时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声音就变得哽咽了,而我师父终于睁开了眼睛,朝着我这儿猛然拍来一掌。

  这是干什么?

  我的心在那一瞬间爆炸了,难道师父恼怒,想要了我的性命?

  而后我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重响,回头一看,却见一头面容狰狞而丑陋的獠牙恶虎朝着下面跌落而去,这才晓得师父在救我性命。

  就在我脑子乱糟糟的时候,师父伸过手来,拍在了我的肩膀之上,尽管有着丧孙之痛,但是他却还是保持着宁静,沉声说道:“痴儿,这就是陶陶的命数,与任何人无关,而你已经足够努力了,不要苛求自己……”

  师父的话语让我的心中顿时升起一阵温暖,还待说话,却瞧见他往前方走了一步,朝下方的众人说道:“茅山弟子,听我号令,清场!”

  师父一声令下,朝着这边疾奔而来的一众茅山道士,无论是长老还是弟子,立刻齐声应是,紧接着朝那无数遗落在此处的魔物发起了进攻,汹涌而去,那些密密麻麻的魔物也是不甘示弱,朝着这些对手张嘴嚎叫,奋力拼杀。

  下完命令之后,师父不再关注场中的情形,而是伸出一只手,在半空之中横切竖劈,比划了几下,却见被捏得死死的拳头突然一松,一股力道将陶陶和那清秀小尼姑的身体给平平托了上来。

  师父将两人放平,再次俯身查看,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什么,伸手拨开陶陶额前的刘海,发出了一声欣喜的叹声道:“咦?”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茅山就是这般霸气,咳咳,茅山宗众弟子听令,清场!

  1. 吴杰超:

    咦 原来是发烧了

  2. yedow:

  3. 李劲伟:

    好快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还够及时 地道

  5. 奇:

    咦?

  6. 八点正:

    这个网站进步了,更新能同歩了

  7. 张小邪:

    唉。可怜的陶陶QAQ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