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人性光辉的温暖

2015年4月16日 更新

  师父的这一声“咦”,将我的好奇心给吊了起来,当下也是蹲身在旁,查看了地上的这两具身体。发现都已然没有了气息,显然是在刚才的时候,被那巨掌给直接捏死的。

  我不知道师父为何发出这般的感叹来,而他则指着旁边的这清秀小尼姑说道:“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当下也是将我们分离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给师父简单地讲过了一遍,当得知悬空寺的僧尼是为了方丈而来,咬着牙硬上的时候,他摇头叹了一口气,又听到了我谈及关于智饭和尚刚才动的手脚,师父叹声说道:“当真是一样米养百种人,同样是悬空寺出身的,这小尼姑品行高洁,比那小和尚倒是强上了百倍。”

  我疑惑不解,问到底怎么回事,师父将手放在了那清秀小尼姑的额头之上,轻轻拍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她应该就是你从火海之中,救出来的那个小妮子吧?”

  我点头,而师父将那小尼姑的双眼给合上之后,又在陶陶的天灵盖之上猛然一拍。

  他这一下。拍得极为玄妙,尽管我不知道师父到底什么手段,但是却晓得他这么一拍,有一股意识就从陶陶的身体里,倏然流到了他的掌心处。

  师父一翻手腕。一朵幽幽的黄色小火苗出现在了他的掌心处,娓娓而动。

  师父望着那缕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火焰,脸上露出了几分苦笑,对我说道:“那小妮子居然在临死的时候,对陶陶施加了阿赖耶识观想火焰之法,据我所知,这是悬空寺内只有方丈才能够学得的秘技,是一种绝佳的保命手段。也就是在即将死亡的一瞬间,通过精深的佛法,将灵魂燃烧成魂火。用阿赖耶识层次的观想,将其凝住,保住一丝命脉,以待来日重修……”

  我指着那缕颤颤巍巍的火苗,狐疑地说道:“如此说来,这就是那个小尼姑的神魂?”

  师父摇头说道:“不,不是的。要不说这小姑娘品行高洁呢,又或者说她比那自私自利的智饭和尚聪明百倍——说实话,倘若没有这小姑娘在,只怕那悬空寺,当真要受到无妄之灾了……”

  师父在说这话儿之前,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丧孙的小老头儿,然而这一句话说出来,却显得霸气十足,让我真正感觉到他作为一宗之主的威严,不过说来也是,那智饭和尚为了自己逃命,竟然不知道使出了什么手段,剥夺了陶陶生的权力——这样的行为,那责任并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就能够承担得了的。

  就连整个悬空寺,都不得不承受着整个茅山宗的怒火。

  茅山宗并不是一个吃斋念佛的地方,无数茅山道士下山来,降妖除魔,也从来不讲究什么客气,要不然茅山最强力的机构,也就是刑堂也就成了摆设。

  对于悬空寺这样一个挑衅茅山威严的门派,茅山宗自然有着无数江湖手段,将其整治得衰败,甚至于直接灭亡。

  而即便有这宗教局这样的官方机构压制,但是掌握着道理的茅山宗,行事完全不用忌惮,就算是总局的王红旗,或者民顾委的黄天望亲自过来,也阻止不了我师父为自己的孙女复仇。

  然而此刻,我从师父的话语里面,听出了一丝别样的味道来,当下也是惊讶地说道:“这是小师妹的神魂?”

  师父一双眼睛认真地盯着那缕火苗,仿佛在看着自家那俏丽可爱的孙女一般,满脸慈爱地说道:“对啊,是她,是我的小陶陶!”

  我看了一眼被师父合上眼睛的那小尼姑,对方的脸色平静,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然而就是这般看着完全无害的小女孩儿,却让我肃然起敬,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也就是说,她将生的希望留给了陶陶,而自己,却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从容面对了?”

  师父也低头看了一眼安详躺在地上的清秀小尼姑,点了点头,说道:“对,应该如此!”

  我从师父的眼中,读到了罕见的尊敬。

  显然,这个连名字我们都为曾知晓的小尼姑,她在临死前所散发出来的那人性光辉,着实打动了我师父,这让满心暴戾的师父变得平静了许多,也让一肚子怒火的我在瞬间感受到了这人性的温暖,至于师父说她比自家的师兄聪明一万倍,是因为也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想明白了与其让自己的神魂留下来,还不如将生的希望给陶陶。

  因为唯有这样子,才能够让悬空寺避免那由他们带来的无妄之灾。

  我没有再多说什么,心头沉甸甸的,而师父将那陶陶的一缕神魂给收敛起来,然后轻抚了一下那具尸身的额头,叹息了一声道:“只可惜这具身体的生机和命脉都已经被那家伙给震断了,根本没有办法久留,要不然陶陶不用几日,便能够复活了……”

  我心中略微有些担忧,问师父现在的情况该如何处理,师父摇头叹气道:“虽说有了一缕希望,但想要复生,还是有一些麻烦的,先不谈这个了,萧克明那小子,现在在哪儿?”

  我指着小师弟逃离的方向,说道:“风符一开,不知道多少里路,我也不晓得他到底在哪儿了!”

  师父豁然站了起来,朝着下方吩咐道:“符钧,你上来,帮为师看住陶陶和这个小姑娘的身体,不能让任何人动到他们。”

  听到师父的喊话,远处的符钧应了一声,一声血气地跃上了这巨臂之上来,朝着师父抱拳,然后又朝着我憨笑了一声,招呼道:“大师兄,辛苦了!”

  我点头回应,而师父则朝着我刚才指去的方向伸手,继续说道:“梅长老,在那个方向,二十里往外走,找到萧克明那劣徒!”

  先前与我有发生冲突的梅长老抬头看了一眼,却也不敢拒绝,拱手应了一声,接着双手一收,身边无数鬼影倏然不见,而他脚下的纸甲马则陡然一亮,下一刻,却是不见了踪影。

  师父吩咐了两项任务之后,对我说道:“你与我下去!”

  他拉着我的手,从高处跃了下来,落在了一众子弟之中,而经过刚才的一番清场,这儿的诸般魔物小部分被击杀,而大部分则朝着四处的林子里逃遁而去,这些茅山诸人也不管,瞧见师父跃了下来,都拱手以待。

  师父将我一直拉到了刚刚改名“陈慎”的那黑鳞巨蟒的面前,这小孩子一路跟随着我师父一行人,也是见过了许多厉害,这会儿规矩得很,瞧见我过来,躬身问好,而师父则对我说道:“你是它的妖主,由你来问它——是否有感觉到黄山龙蟒的气息。”

  在此之前,我们一直用魔蟒或者黑花夫人来称呼那夺走我龙雪结晶的家伙,后来经过南海剑妖的确认,则都将其称之为黄山龙蟒,不过不管是什么,它与陈慎之间,都是有着血缘关系存在的。

  精怪与人类有许多不同,而这血缘之事,则更是显得重要。

  陈慎能够通过血液,与黄山龙蟒建立感应,小师弟此刻人影无踪,那么只有它,来充当那人肉雷达了。

  我将师父说的话语,给它重复了一边,而陈慎则皱着眉头,有些犹豫地指着我们头顶的山峰,迟疑地说道:“我感觉好像在峰顶处!”

  我眉头皱了起来,沉声问道:“好像是?”

  陈慎一脸苦相地对我说道:“主人,我能够感应到它的气息,但双方的层次是不一样的,它可以主动建立与我的连接,而我则更加被动一点,并不能主动联系到它,也无法决定它是此刻就待在那儿,还是不久之前待过,所以不能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

  我对它的解释不置可否,冷冷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师父,你觉得如何?”

  师父仰头看了一下头顶的山峰,突然转过头来,朝着旁边的杨师叔问道:“知修,你觉得上面是否会有我们所要找寻的黄山龙蟒呢?”

  杨师叔正在蹲身检查这一头通体洁白、没有一根杂毛的雪豹子,这头似乎就是我先前驾驭的那一头,他瞧得正入迷,听到师父的询问,错愕地抬起头来,眼睛一转,不确定地说道:“那孩子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假吧,反正无事,上去瞧一瞧,也是可以的。”

  我在旁边瞧着杨师叔,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他哪里有点儿不对,又或者有一种古怪的熟悉感,而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师父突然也点头了,对我说道:“既如此,就听他的话吧,我们上峰顶。既然事已如此,倘若还是拿不回那真龙结晶,只怕我们这一回,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总感觉师父说话也有点儿怪怪的,不过却也不急细想,一行人收拾妥当,开始上山,而我则找到了南海剑妖,询问我的那七个属下。

  听到我问起,南海剑妖也是一脸错愕地说道:“对啊,他们怎么还没有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奉上,大家晚安。

  1. 默默:
  2. kowar:

    来了

  3. 独角戏:

    为毛怪怪的?

  4. 李劲伟:

    太快了

  5. hzc0926:

    是啊,怪从何来

  6. 坏蛋:

    杨知修已经开始布局坑陶土豪,土豪也已经对龙莽消息泄露有一个大概的猜测,只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被坑后还让他来做话事人就是还心存幻想让杨知修手握大权后能够回心转意,哎。。。可怜的杂毛被光头给坑苦咯

  7. 徐学智:

    留名

  8. 江伟波:

    光头太坏了,奸贱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