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暴雨谈及此后事

2015年4月17日 更新

  南海剑妖的话儿让我莫名一阵惊讶,意外地问道:“你们,没有通知到他们?”

  我孤身前来此处,而南海剑妖则与鬼鬼乘坐那黑背大鹏回去通知我师父他们过来救援。按理说应该是找到了张励耘他们,而张励耘等人人手一副神行纸甲马,倘若是知道了我在此处受险,应该会跟着大部队,很快赶到此处来的,所以我没有见到他们,便觉得奇怪,而南海剑妖的回答则让我很郁闷,他告诉我,说七剑的确已经通知到了,至于他们为何没有出现在这里,他也不知晓。

  我的心沉了下来,晓得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这莽莽的黄山境内,恐怕潜伏着无数修行高手,七剑若是没有赶到此处。必然是碰到了什么麻烦。

  至于具体是什么,我却也不太清楚,不过想来以七剑的实力,应该也不会碰到什么棘手的敌手。

  即便是对方厉害。打不过,跑也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多少也有些安然,摸了摸腰间的羽麒麟母玉,此物虽说只能在一定范围内互传消息。但倘若与之相连的任何一枚子玉主人发生问题,它就会有感应的,这种感应跨越空间,能够十分清晰地传达到这儿来,而此刻它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显然也是印证了我的猜测。

  七剑到底怎么了,我很担心,却也不得不抛在脑后。回到师父跟前来,而他似乎瞧见了我的担忧,对我说道:“你酣战日久。不如留在此处,等一会你手下的兄弟们?”

  我拒绝了师父的好意,摇头说道:“他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当务之急,是应该将那头该死的龙蟒给找出来。”

  是的,在我看来,所有的一切,包括陶陶的死去,以及无数人的无辜死亡,都跟那头利欲熏心心渐黑的龙蟒相关,她当初在死亡山谷布局捡漏,夺走我手中的龙血结晶,这个犹可以解释“为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大家各凭手段而已,我倒也提不出太多的仇恨来,然而此时此刻,它将如此多的人杀害,布置尸堆血海,召唤灵界魔物,不过就是想要制造出一下麻烦来,好让人无暇理会它的化龙飞升。

  这样的行为,已经不能用丧心病狂来说明了,倘若真的让它化作了真龙,成为我们这个民族所信仰的图腾生物,那么它所造成的危害,只怕会更加严重。

  那是一场大劫,一场堪比深渊魔王临世级别的劫难,若是不阻止,那么我们茅山恐怕难辞其咎。

  一定要阻止它!

  这是我的决心,也是师父、茅山宗以及南海剑妖这些江湖同道的决心,所以我们没有再多说什么,便朝着峰顶的道路开始走去。

  茅山一行人向上而走,留下符钧和两名师父同辈的师弟照看陶陶和那位清秀小尼姑的尸体,此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南海剑妖与鬼鬼两个外人,师父拉着我,跟我交谈起离别之后具体的事情,而只有人过去,跟鬼鬼谈及接下来的事情,让她保持旁观者的角度,要不然就请她好自为之。

  鬼鬼这个人长得并不算漂亮,但胜在青春活力,而且十分自来熟,跟南海剑妖没一会儿,两人便十分熟悉了,在茅山这般大队人马的面前,她对于黄山龙蟒,自然也不敢存有多少企图,能够过来开一回眼界,已经算是十分满足了。

  一行人里面,陈慎在最前面领路,而我则跟师父走在了后面押阵,我尽量客观地讲述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征询师父的意见,看怎么解决悬空寺那个叫做智饭的和尚。

  师父问我,说你怎么看?

  我露出一口白牙,平静地说道:“将此事报备到宗教局备案,然后由徒儿带领手下组成专案组,全面通缉此人,至于在后面的追捕行动中,是将其活捉,还是直接击毙,这个就看师父您的意思了!”

  师父看了我一眼,点头说道:“看来你在朝堂上的这么多年,倒也没有白待,不过在我看来,茅山的事情,还是茅山自己解决为好,即便宗教局负责此事的人是你,也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我愣了一下,有点儿不明白:“师父,你的意思是?”

  师父平静地说道:“犯我茅山者,虽远必诛,更何况是那种忘恩负义之徒,负责跟朝堂沟通报备的事情,由你来做,而追杀那智饭和尚的事情,以及追责悬空寺的后续处理,则有刑堂你刘师叔来做吧,他干这个,毕竟专业……”

  毕竟专业!

  这是我师父对于刑堂长老刘学道刘师叔的评价,然而据我所知,那一位实力绝对恐怖的老头子,在茅山可是比我师父更加让人胆寒的人物,有他出马,恐怕绝对比我出马更加恐怖,而那位叫做智饭的悬空寺和尚,他灭亡的命运,我似乎都已经能够想象得到。

  想到这里,我又小心翼翼地说道:“师父,那小师弟呢,你打算怎么处理?”

  师父回头看了我一眼,平静地说道:“怎么,你是打算给他求情?”

  小师弟萧克明黄山一行的表现十分糟糕,首先的罪过就是将陶陶带出山来,此为其一,而后更是不听招呼,屡屡赴险,而此刻更是将陶陶留下,让师父最疼爱的孙女惨死于此,不管怎么说,他都得负上一定的责任,这是必然的,不过他终究还是小颜师妹的侄儿,我又不能不管,当下也是有意开脱道:“小师弟此来,自然是错误不断,但是主观上却还是积极的,也拼死做了许多事儿,我觉得如果能够让他戴罪立功,倒也不错……”

  师父听到了我的这些话,摇头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他就是自小太过于聪颖,优越性太强了,这样的性子,倘若不磨一磨,就算是这次不出问题,以后也成不了大器的!”

  我顺着师父的口气说道:“既如此,不如将他交给我吧?”

  师父却是摇头:“不,交给你,其实对他并没有太多的改变——志程,你就别担心那小子的事情了,我自有安排。”

  听到师父的这话儿,我便不敢再多妄言,心中叹了一口气,想着我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些,至于后面的结果如何处理,那个就只有看小师弟他自己的造化了。

  此峰颇高,头顶上的小雨在我们上山的时候,就陡然变得激烈,哗啦啦的,宛如瓢泼一般落下,弄得山路一阵泥泞,视野受阻,十分难行。

  到了此刻,方才能够瞧出队伍之中每一个人的修行如何来,我走在末尾,看得分明——我师父自然不用说,领悟了部分天地规则力量的他,莫说那雨水,就连脚下的泥,也未能沾染半分,轻松行过,如履平地,而杨师叔、茅师叔等人,则也是劲气外放,不让滴水落身,同样厉害的还有一名师父同辈的师弟,尽管他未能名列长老之位,却也同样达到了这样的境地。

  至于我,广陵金丹的徐徐回复,使得我也能够用魔气屏住那雨水,而南海剑妖这家伙虽然有此能力,却当真是个邋遢乞丐的命,不管不顾,任大雨冲刷自己那满身污垢的身子,权当是洗了一个澡。

  因为穿了纸甲马,所以众人行路飞快,不过快到峰顶的时候,那纸甲马的功效开始减退,为了保持队伍形状不散,我们不得不减缓了速度,没有快速挺入。

  而就在此时,前方的陈慎突然一阵尖叫,跪倒在地上,双手抓脸,痛苦地嚎叫了起来。

  瞧见这情况,众人纷纷上前,我和师父倏然到了他的跟前来,我一把揪住他的脖子,厉声问道:“到底怎么了?”

  就在我这么一问的时候,那将自己的脸抓得满是淋漓鲜血的陈慎突然抬起头来,满脸血污的他嘴角却是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我心中一跳,耳边却听到师父的提醒声:“志程,他被恶鬼附身了,你且退下!”

  话音未落,那陈慎双目一红,陡然朝着我的脖子扑了过去,张嘴就咬。

  我身经百战,哪里能够被这小赤佬给暗算,一把按着他的脖子,轻松地将他给举起来,看着他陡然变化的满嘴獠牙,冷笑着说道:“你给出出来,出来!”

  这话儿说着,却是炼妖壶观术猛然发动,内里立刻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惨绝人寰。

  那叫声凄厉,然而却宛如附骨之疽,根本不肯脱离陈慎的身体,我倘若是执着灭杀,它定然会跟陈慎一起消亡,我虽说对这条黑鳞巨蟒没有太多的感情,不过到底还是不舍得让他同归于尽,一时有些犹豫,而师父则是却出手了,单手剑指,点在了那陈慎的人中穴,用力一按,却是将里面的恶鬼给分离了出来,随后伸手一握,直接碾压。

  完毕之后,师父不管瘫软在地的陈慎,而是望着自己的手掌,若有所思地说道:“附灵恶虫啊,这手段,难道是邪灵阴魔来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黄山龙蟒是卷大章,无数人马纷纷登场,它也将为今后十年的江湖局势定局,大家莫急,待小佛慢慢讲来。

  1. 江伟波:

    呵呵给你快了

  2. hzc0926:

    还好

  3. hzc0926:

    第三

  4. 江瀚楠:

    啊哈哈······

  5. 鬼王:

  6. hzc0926:

    怎么能不急呢

  7. 十年踪迹十年心:

    感觉高潮来了

    • 杨影:

      尼玛 你这感觉……

  8. 缘分天空:

    快结尾了吗?不舍、行否、

  9. 笨熊-缪倩意爸爸:

    地板还有

  10. 徐学智:

    谁敢比我晚

  11. Rorschach_Ye:

    现在每天的早更没了,晚上请多写点好嘛,看得心痒痒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