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酆都十二封魔阵

2015年4月17日 更新

  “邪灵阴魔?”

  我满肚子的疑惑,而师父则点头说道:“对,邪灵教有十二魔星,当年曾经跟在掌教元帅沈老总的麾下。横扫天下,时至如今,豪雄凋零,不知有几人能存,但是我却晓得,这宛如跗骨之蛆的附灵恶虫,却是那最擅长驭鬼为祸的阴魔所独有。如此看来,为了那头孽畜,邪灵教也是来到了此处,掺和进来了!”

  邪灵教,这么一个词眼,无论是在江湖之中,还是朝堂之上,都是一个有些禁忌的词语。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的强大,也因为它行事毫无顾忌。一般的黑道中人,其实多多少少也还有一些礼义廉耻,行事也能够让人琢磨得清楚,而且大多也是希望生活过得越来越好。但是邪灵教的这些人,却仿佛被洗过脑了一般,充满了毁灭与自我毁灭,为了实现那虚无缥缈的诡异目标,完全就不拿别人的命当命。也不顾自己的安危。

  而他们偏偏越是这般,战力越是强大,而且无论是在朝野,还是民间,也都有隐藏其间的信徒。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邪灵教虽然此刻四分五裂,但是其中高手无数,暂代的领导者。天王左使王新鉴,便是其中一位足以挑战我师父的顶级高手。

  他倘若是要来,只怕事情就会有着太多未知的变化和可能了。

  听到师父的话语。我们所有人都不得不收敛起了轻松的情绪,缓步向前,而就在这个时候,头顶处的高峰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凄厉的龙吟,接着黑影翻腾,不断拍击山体,无数的巨石滚落了下来,师父瞧见了这情形,脸色一变,对我们说道:“不对,有人先我们一步,到达了峰顶——茅师弟,你在此统领众人,知修,你与志程和我先一步上峰顶!”

  师父一声吩咐,众人立刻应诺,而南海剑妖则快步冲了上来,对师父说道:“嘿,老陶,别把我抛下啊,有热闹在,怎可少得了我?”

  对于这个老疯子,我师父拿他也没有办法,苦笑着说道:“剑妖,你要去便去,我何曾拦过你?”

  我瞧见师父让南海剑妖跟随着我们同去,便晓得两人之间的交情应该是不错的,而且师父充分地信任那乞丐一般的老爷子,要不然绝对不可能让一个非本门的人跟着,因为倘若是南海剑妖见利益而生出歹心,凭着他这般的修为,麻烦可就真的有些大了。

  而这时鬼鬼也想着跟着同去,却被南海剑妖给拦了下来,对她说道:“小姑娘,之前我能够罩着你,而此刻,我恐怕无法处处留心,你跟随着大队而行,更加安全一些。”

  鬼鬼有些不甘心,不过却也晓得这样的战斗,已经不是她这个层次所能够参与的了,故而噘着嘴巴对他说道:“那说好啊,你回去之后,可得收我为徒弟呢!”

  南海剑妖点头说道:“自然,我别的人都可以骗,但是小女孩却不行,答应你的事情,怎么能忘记?”

  鬼鬼伸出手指道:“那拉钩?”

  南海剑妖与她一搭,豪情壮志地说道:“我师兄在中原教出了一个天下十大一字剑,而我南海剑妖,也一定得再教出一个来,到那个时候,嘿嘿……”

  他与鬼鬼过家家一般地拉完钩之后,追上了我们三人的队伍来,师父瞧见这一幕,不由笑道:“剑妖,没想到你对那女孩儿这般上心啊,别是年轻时的那骚性子又发作了,你可要晓得,她可是荆门黄家的人,你要是将她给搞了,黄家双杰可是要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的哦?”

  听到师父的这话儿,我顿时就惊到了,感觉三观尽毁——不会吧,瞧南海剑妖这邋遢模样,难道还想老牛吃嫩草不成?

  而被我师父这般一说,那南海剑妖就有些恼羞成怒了,冲着我师父说道:“你这个老陶,我这不是看见我师兄和你这些老家伙,个个都收了不错的弟子,也想教几个玩玩么,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变成这般龌龊了呢?你还别再说了啊,要真的来,我可将你年轻时候的那些狗屁事,都在你徒弟面前抖落出来——对了,那蓬莱岛的小娘子,你们后来掐得怎么样了啊?”

  瞧见南海剑妖急眼了,一副豁开脸皮的架势,师父见好就收,淡然说道:“许多年没见了,叙叙旧而已,你别多想了。”

  两位长辈说的话当真刺激,我和杨师叔则是闷头赶路,不敢多言,而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走在稍前一点儿的杨师叔突然停下了脚步,朝着四周张望一番,脸色一变,对我们说道:“不对,这儿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附近埋伏,师兄小心……”

  其实也用不着他的提醒,我师父和南海剑妖这两人都是老江湖,刚刚一走进这林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两人的劲气都在一瞬间收紧了起来。

  南海剑妖左右一打量,冷声笑道:“这鬼阵,真以为能够困得住我们,别拖延时间了,老陶,我班门弄斧,先献个丑。”

  他这边说吧,手中的那把玉剑陡然出现,接着随意一甩,朝着林子的某处黑暗飞去。

  人未动,剑却飞,气势如虹。

  飞剑。

  南海剑妖的出手让人惊讶,而那玉剑宛如一道绚烂的流星,倏然飞入黑乎乎的林子里,接着那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鬼啸,却见那点星芒陡然定住,悬浮在半空中,黑暗处不知道伸出多少双手来,死死地抓住那剑,不让其动弹。

  瞧见对方居然留住了自己的长剑,南海剑妖的脸色立刻一变,愤然而喊道:“好家伙,居然小看老子!”

  这话儿说完,他一个飞身而跃,跳入了黑黢黢的林子里,而师父担心他遭人算计,却是跟着进了去,我正想随着师父而走,却见杨师叔停在原地,并不准备动弹,不由奇怪地问道:“杨师叔,为何不走?”

  杨师叔指着前方,缓声说道:“不忙,前方若有陷阱,我在外面,也可以策应支援。”

  南海剑妖和我师父是艺高人胆大,不管多么厉害的法阵,也有信心破去,而杨师叔则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并不愿意以身犯险,至于我,犹豫了几秒钟之后,觉得凭着临仙遣策,以及我师父在,倒也不会太过于担忧,于是跟随着一同进了林子。

  而当我一入其中,立刻感觉到周遭都有森寒之气冒了出来,莹蓝的鬼火幽幽飘荡,将整片林子都照映得鬼影森森,而在周遭的四处,则竖立起来十二道旗幡来,挑高而落。

  这每一面都足有五六米宽,上面描绘着无数狰狞扭曲的鬼影,仿佛呼之欲出,而这十二道旗幡,却是将整个天地都给笼罩。

  南海剑妖正在阵中,双手抓住了那玉质长剑,一股莫名的力量正在与他纠缠,而师父则回转一圈,打量四周之后,叹声说道:“酆都十二封魔阵,看来果真是那阴魔了,没想到天王左使真的舍得下功夫,居然将那导入滔天群魔的恶鬼墓令旗,放在了这里!”

  “恶鬼墓令旗?”

  我与师父站在了一块儿,缓缓地将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指着远处那动荡不安的旗幡说道:“这些旗幡,就是那恶鬼墓令旗?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师父合拢双袖,平静地说道:“当年邪灵教创始人沈老总开宗立派,统领群邪,曾经耗尽全教之力,打造出两方令旗,一曰封神榜,一曰封魔榜,分别有左右使保管,代为牧令天下,这恶鬼墓令旗便是封魔榜,曾经在邪灵右使屈阳手中,而后来屈阳被王新鉴给害死,双旗便都由王新鉴保管,此物与刚才你封掉的那虚空之门一般,能够沟通灵界魔窟,将异界凶物,源源不断地引导进来。”

  我举剑而起,毅然说道:“既如此,将其破掉便是了,这等宝贝,他既然敢拿出来,我们就替他给收着!”

  师父笑了笑,对我说道:“那旗幡,只是阴魔的酆都十二封魔阵,困住我们的手段而已,至于恶鬼墓令旗,则另有藏身之所,不停变化,倘若找不到生门,只怕就得在这儿活活耗死了……”

  他这般说着,脸上却显得十分平静,显然也没有半分畏惧。

  这时南海剑妖已然将自家的长剑夺了回来,一剑斩破诸般鬼手丧气,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道:“老陶,我对你们中原的这些破阵法最不感冒,你告诉我,如何破得此阵?”

  师父并未有回话,而是先问我:“志程,你先前竭力拼斗,此刻可还能应付?”

  我点头,说道:“我有回气的丹丸,师父不要担心。”

  师父这才说道:“对方是想拖延时间,并不想与我们死拼,所以此刻也未曾发动,而我们说要做的,便是直接找出那封魔榜藏身的旗幡之门,闯入其中,将其破了,便可……”

  南海剑妖激动地说道:“那好,老陶,我们朝哪儿走?”

  师父这时却耸了耸肩膀:“我怎么知道?”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有加更,妥妥的,不过会晚点,大家稍等。

  1. GG:

    沙发一下

  2. 娜娜:

    板凳

  3. 白白:

    沙发抢到

  4. hzc0926:

    第一

  5. hzc0926:

    沙发?

  6. GG:

    智饭到底干啥了?

  7. 老板椅:

    老板椅

  8. 魅魔:

    发发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