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九章 七剑大战千人斩

2015年4月20日 更新

  左使卫队的前身,却是叫做八连营联防自保民团,是王新鉴还在与往年东北的王胡子齐名之时的底子,至此虽然大半个世纪过去了。而且这一帮人未必还是原班人马,但是左使卫队就是左使卫队,当年的千人斩、燕北十八骑,到如今也可能弱上几分,自然是足以碾压大部分修行者的强者。

  不过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世界上的权威和强者,自出现起,就是用来被挑战的,这世间想要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从来都没有捷径可走,只有踏在前人的尸体之上,实现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残酷,方才能够让别人真正地瞧得起自己。

  七剑畏惧么?

  初生牛犊不怕虎,对方的名气越凶,七剑越是渴望与之战斗,而我则是晓得。这一帮左使卫队,是王新鉴做所以能够在邪灵左使这个位置上面安稳坐着,并且统领四分五裂的邪灵教如此多年的重要原因之一,若是能够将他的这些羽翼给一一剪除。我为那位逝去老道士所做的事情,便可以更加进一步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在瞧见左使卫队这四人出现的一瞬间,我便伸剑前指。厉声喝道:“七剑,杀!”

  我的一声吩咐,最先出手的自然就是最为敏捷的小白狐儿,拉长的队伍之中,她冲在最墙面,听得我的命令,当下就是一把北斗天璇剑前刺,朝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人奋力而往。

  小白狐儿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十六七岁小姑娘的形象,永远都长不大的娇柔模样,这实在是有着太多的迷惑性。对方并未将她放在眼中,长袍大袖,猛然一挥,似乎还冷笑了一声,结果被小白狐儿近身之后,长剑一阵疾挥,那鼓荡着劲气的长袖却被剑气撕裂,化作一堆碎布,着实让对手一阵心惊,当下也是打起了精神,气势一震,甩手朝着这小姑娘儿猛然砸来。

  别的不说,对方光这电光火石之间的反应,就足以证明他们绝对能够当得起左使卫队的这称号。

  鬼面人擒拿手段扎实,却是在瞬间避开了小白狐儿的凌厉剑势,翻手来抓,却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小姑娘突然身子一晃,却是一分为三,出现在了自己的左右和前方,同样的手段,同样的剑招,却是不同的凌厉,惟妙惟肖,不知真假,顿时心中大骇,往着后方疾退,而身边的同伴立刻前来支援,两把漆黑如墨的弯刀从黑暗中陡然伸出,架住了这姑娘那让人眼花缭乱的剑势。

  双方在一照面的时间里,都展露出了足以让旁人侧目的手段来,而这时小白狐儿却也能够感受到对方刀锋之上的凝重,不敢轻举妄动,而是朝着后面退开,由布鱼和林齐鸣两人接应,回到了阵中来。

  七剑与左使卫队的这四人一接触之后,立刻保持距离,显然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力,不过随后又分作了攻击的阵型,试图将这四人给包围起来。

  这剑阵一动,对方立刻敏感地感应到了,四人朝着身后的林子退去,而在数秒钟之后,黑暗中有数道锐利的风声朝着这边射来,身处剑阵之中的我眉头一样,将饮血寒光剑提起,冲到了剑阵之前来,朝着那迅疾如电的攻击刺去,一连刺了五剑,每一剑都有对应的攻击正中,而当我收起长剑来的时候,五根箭头平钝的利箭跌落了下来。

  果然不愧是被誉为民国年间的“燕北十八骑”,这帮人的箭术通神,这劲道、这准头、这箭势,着实让人有些震惊。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与这世间箭术最是了得的箭王林易交过手,能够明白这箭术到了巅峰的时候,可是要比现代武器厉害得多的道理,而刚才那五箭,比起被称为箭王的林易来说,或许在劲力和造化上有些不足,但却也有了六七成的实力。

  这当然不是最恐怖的,真正让人觉得后心发寒的,是拥有这等箭术的人,至少有十五个以上,一会儿倘若是真的交锋起来,万箭齐发,能够逃脱性命的人,恐怕很少。

  我能够有信心分毫无伤,但是我精心培养起来的七剑若是有点分心,只怕就得毙命在这样的箭下。

  不行,不能让那四个人就这般轻易的逃离。

  与七剑一般,这一帮子的左使卫队,多年的磨合,自然也有属于他们的阵法存在,此刻他们分散的时候我若是不能各个击破,等到众人集聚的时候,未必不是又一位左使的实力,想到这儿,我没有片刻犹豫,脚尖一点,人就直接撞入了黑黝黝的林中,感觉前方好几道漆黑刀光朝着我的头上兜脸斩来,当下也是热血沸腾,口中一声暴喝道:“滚你麻痹!”

  一剑斩去,饮血寒光剑那红色的光芒在夜里陡然变亮,这玩意在先前破解了尸堆血海阵中的真龙血肉之后,变得似乎更加轻灵,然而即便是以我这般的愤怒与锋利,面对着四把刀的夹击,却依旧不能直接斩破对方手中的利刃,而是将这几人给荡开。

  好坚硬的弯刀,好坚固的阵势!

  左使卫队,果然名不虚传,我的心中一阵感慨,不过心头却升起更浓烈的战意来,听到对方口中传来惊呼,不由得嘿然笑道:“爽快,果然是邪灵教的中流砥柱,不过老子这辈子,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将你们这帮让人崇拜的家伙,最为骄傲的东西,给一点一点地磨灭而去——七剑,封阵,锁灵!”

  我一剑拦住了四人的退势,而七剑则毫不犹豫地将这几人给团团围住,结阵以待。

  在这个过程之中,黑暗中似乎还有几个同为左使卫队的箭手,张弓搭箭,朝着这边奋力射来,那利箭宛如疾电,如雨而落,在后面跟随而来的南海剑妖瞧见了,不由得一声怒吼,冲着我和七剑扬起了大拇哥,喊道:“别看你这几个都是娃娃童子军,不过感觉好像都挺猛的啊,我去帮你们解决在暗地里放冷箭的那几个家伙,这些个人,你们赶紧宰了!”

  南海剑妖说是过来看热闹的,不过他也是个打架狂魔,瞧见有战斗在,却也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吩咐一声之后,人便朝着前方的林子里扑了过去。

  他一入林中,几秒钟之后,从黑暗中射来的利箭便骤减,而后便更是不见踪影,显然是被这邋遢老头给缠住了。

  早在南海剑妖出手的那一刹那,围住这四个鬼面人的七剑便不顾那犀利箭雨,毫不犹豫地出手了,七把剑在黑暗的林子里不断挥舞,远处的火把将这些寒光四溢的长剑给衬托,同样是黑色材质的剑身,双方在一瞬间就交锋无数,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七剑初生牛犊,又是热血之时,剑势连绵不绝,而对方则是邪灵教的中流砥柱,人老成精,又都是功力高深之辈,一上来便先声夺人,弯刀之上灌注的劲力凶猛,交手几个回合之后,便都朝着力量比较薄弱的朱雪婷、董仲明和白合等人的方向突围,显现出了极为强悍的本领来,让人晓得这帮人,当真不是那么好惹的。

  就此四人,便已经能够将七剑的剑阵给突得难以掌控,若是十五人齐上,这七剑还不得给人家给囫囵个儿地吞下了?

  七剑犀利,终究还是不如那成名大半个世纪的左使卫队堪比。

  不过七剑之所以厉害,并非是靠张励耘、小白狐儿、布鱼他们这些人来撑着的,而是因为七剑之中,还有一位剑主,倘若七剑是盾,那么剑主就是最犀利的长矛。

  剑主是谁?

  自然是我,我一开始还在外面给七剑掩护,不让这些如雨利箭伤到众人,而当南海剑妖那边与暗箭伤人者交上了手,威胁不再的时候,我也加入了战局。

  说起来,这四名鬼面人对上七剑,其实就是前辈在欺负后辈,倘若是给他们一点儿时间,说不定就找到了七剑的短板,破阵而出了,所以身为七剑之中的剑主,我一上来,别的没有做,就是要体现出比对方更为暴戾的手段,一来是为了震慑对手,二来也是要给七剑余者足够的信心,让他们相信,只要七剑有我,就算是碰到再强的敌手,也可以摧拉枯朽,一扫而空。

  猛斩!

  土盾!

  陡然闯入其中的我上来就是一招又快又疾的重斩,将四名鬼面人其中最强最跳的那位,一剑而过,逼迫得他不得不与我硬拼,而在刀剑相撞的那一瞬间,我猛然扭腰,土盾和魔体共同爆发出来的力量直接重重地撞进了对方的体内,紧接着一道风眼,将对方退开的身位封住,然后口中高喊道:“林齐鸣!”

  接到命令的林齐鸣悟性最高,当下一剑封住对方的左翻,锋利的玉衡剑破开对方诸身劲力,刺入了心脏之中。

  噗通!

  那人跪倒在地,口中血沫飞溅而出,随即闭目而亡,旁人的三人不由得睚眦欲裂,口中高呼道:“禇老二?”

  一剑得手的林齐鸣眼睛在一瞬间就红了,猛然拔剑而出,冲着那帮人猛然喝道:“杀!”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七剑毕竟还是刚刚成名的团伙,与左使卫队这般大半个世纪之前就名动江湖的组织相比,终究还是弱了一点儿。
左使之所以能够如此牛逼,未必没有左使卫队的功劳。
不过那又如何,长江后浪推前浪,总有人是得成为垫脚石的。
战!

  1. 伤心证明书:

    估计黑手程修为要在这里被左使废了……

  2. 奇:

    地板!!!!!

  3. 半步天涯:

    嘿嘿

  4. 坏蛋:

    。。。。。。。。。。。

  5. 晨风-依旧:

    老王是不是死这了

  6. 江伟波:

    不可能

  7. 伤心证明书:

    不信是吧, 我id不会变……

  8. 乔克叔叔:

    等了半年,还是没完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