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惊蛰时分箭纷纷

2015年4月21日 更新

  林齐鸣之所以红眼,不为别的,若是因为刚才与这四人交手的艰难,使他晓得。自己所面对的并不是以前遇到的那些鱼腩,而是真正恐怖的豪雄,这样的家伙,每一个都是邪灵教的支撑骨干,几乎能够名列诸如长老席位的厉害角色。

  这样的家伙,倘若是在以前,一根大拇指就能够将他给掐灭了,然而此刻,却丧命于他的手上,气息全无。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对于将这种高高在上的家伙,直接给践踏在脚板底下的感觉,我们称之为征服感,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它是如此的美味,以至于林齐鸣无比地渴望着再次尝到,而其余的六剑。对于这般的感觉,也是无比的渴望。

  杀!

  一人的败亡绝对不是终点,林齐鸣再次闯入其中,结果另外三名鬼面人也是红了眼。那禇老二必然是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好友,此刻死在了他们面前,怎么能够让这帮心高气傲的左使卫队成员咽得下怒气,当下也是浑然不顾旁边六剑的牵制,朝着林齐鸣一窝蜂地杀将过来。

  面对着这般凶猛的进攻。林齐鸣不但不慌,反而是装作难以力敌的样子,诱敌深入,让那些家伙以为只要再多一刀,便能够将其弄倒在地。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

  要晓得林齐鸣此人虽说之前并无师承,但是在太行山中的时候,他却福缘深厚,得到了真山道人傅青主的隔代传承。那家伙在当时可是比我师父还要牛的人物,这些年来的言传身教,使得林齐鸣成为了七剑之中。实力最为神秘的人物,他怎么可能被那帮左使卫队给一举斩杀?

  这就是卖,将自己当做鱼饵,让对方心慌意乱,激动上了头。

  然而林齐鸣到底嫩了一点儿,他终究还是有些顾忌,并没有让自己处于极度的危险之中,每一次有危险的时候,他总是下意识地自救,使得对方之中,有人瞧出了他的企图来,对旁边的人低声提醒。

  但此刻终究还是晚了。

  林齐鸣并非一个人,在他的身旁,还有其余精锐的六把剑,也还有我。

  就在那三人焦急出招,对林齐鸣穷追不舍的时候,我已经回过去来,朝着旁边一个身手略微有些弱的家伙一剑斩去,而其余两人,则被七剑之中的布鱼和小白狐儿给缠住。

  那人不得不防,结果挥来的一刀并不能将我的长剑荡开,反倒是被我剑尖一缠,两人陡然间就拉近了距离。

  我一剑劈开对方的弯刀,接着左手鼓起风雷,朝着对方的面门抓了过来。

  那人仰头避过,结果脸上那张狰狞的鬼面具却被我一把拿下,露出了一张苍老憔悴的女人脸孔来,我瞧见此人的年纪大约有五十多岁,脸色有着不健康的蜡黄,满脸的皱纹让我感觉她的年纪,远远比我看起来的更加大一些。

  面罩被抓下,那身为左使卫队的妇人眼睛在一瞬间眯了起来,狭长而阴寒,显示出了对方十二分的狠戾。

  我将长剑前指,冷冷地说了四个字:“投降,免死!”

  我之所以这般说,多半也是因为对方是个女的,出于人道主义,我也得给对方一条出路,然而那老妇人对于我的劝降,只是不屑地回应了两个字:“狗屁!”

  一句话说罢,她的长袖一搅,一大蓬的寒芒暗器朝着我的这个方向陡然射来。

  这每一根的寒芒都充斥着穿刺的寒意,腥味十足,想必倘若能够射到人体之上,必然能够无视上面密布的劲气,直接穿入肌肉和骨头之中,散发出剧毒来。

  对方的手段并不仅仅只有那一把弯刀。

  她暗算的对象,若是朱雪婷、董仲明等几个江湖经验尚有些不足的七剑,或许就成了,然而对于我来说,任何危机,我都能够提前预知。

  这是长期修行临仙遣策的影响,料敌于先,这并非什么复杂的手段。

  于是我避开了,下一秒,这一剑刺穿了对方的小腹,饮血寒光剑饱饮鲜血之后,我将那老妇人给直接甩到了一边,而白合则毫不留情地一剑封喉,结束了这老妇人的性命。

  没有人留手,也没有人赋予对方那廉价的同情,身处于第一战线如此久的时间,让我们晓得一点,对于敌人的仁慈,即使对自己人的残忍。

  特别是对邪灵教的人,更加如此。

  而当这老妇人怒目圆睁地跌倒在地的时候,其余两人也被七剑轮番而出的剑招给割出了好几道伤口,小白狐儿瞧见别人杀得酣畅淋漓,不再等待,先是一剑将对方给压制,之后便是直接猛然转身,五尾齐出,直接将其中的一个家伙,给拍到了泥泞的地上去。

  砰!

  好深的一个坑,那人都还没有弄明白自己是怎么跌落倒地,结果朱雪婷及时补刀,一剑刺入了对方的下丹田处,击破气海,搅乱神魂。

  下丹田在哪里,脐下三寸之处,乃藏精之府的命门宫,朱雪婷随手又划拉一剑,将对方的子孙根给切除。

  这小妮子的好手段狠辣无比,在场的男人瞧见了,都忍不住下意识地夹紧裤裆,而被这般一刺激,布鱼也撞入了最后一个人的怀里,假发脱离,光溜溜的脑袋直接顶到了那人的下巴,一道骨头对骨头的铿锵之声过后,那人双眼一阵花,而张励耘则适时一剑,插入了对方的后脑勺之中,将控制中枢的脑干给破坏。

  一切行云流水,宛如艺术。

  仿佛多米诺骨牌,原先还气势汹汹,准备将北斗七星剑阵给破除的四名左使卫队,在最强的那人死去的一会儿工夫,全数被灭。

  这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应,再强大的堡垒,只要有一处落败,立刻崩溃如潮。

  七剑在将这四人给撂倒之后,十分专业地俯身下来,给这些人补刀,防范对方假死,借尸还魂,卷土重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林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哎呀,我艹……”

  这声音我们都十分熟悉,它是由帮我们挡住那放冷箭者的南海剑妖发出来的。

  糟糕,南海剑妖有麻烦?

  尽管南海剑妖并非是茅山中人,与我认识也不过半晚上的时间,但是他这种急公好义、助人为乐的性子,却极为得到我的尊重,要晓得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他本来是可以不用理会的,直接远离,坐山观虎斗更好一些,然而南海剑妖却选择了参与进来,并且屡次帮助于我,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出来,他跟我师父,绝对是顶好的朋友。

  要不然,他不可能做到这般的程度来。

  他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就是我的忘年交好友,一字剑黄晨曲君,更加巧合的是,两者之间,还有一定的渊源。

  故而南海剑妖有麻烦,我自然是不可能置之不理的,当下也是招呼七剑一声,便带着众人,朝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快步冲了过去。

  事发的地方离我们这儿并不算太远,穿过两百多米的树林子,我终于瞧见了南海剑妖,却见到他的腹部中了一箭,从后背一直刺穿到了左腹部,看着十分恐怖,而在他的周围,则围上了九名带着面具的长袍人,有六名弯弓搭箭,朝着他遥遥指去。

  我先前在峰顶,瞧见左使卫队一共有十五人,如此说来,除了刚刚被我们斩杀额四人,还有两个左使卫队的成员不知所踪之外,其余的左使卫队,全部都汇聚于此。

  这些家伙是天王左使最得力的臂膀,他们之所以汇聚于此,一来是因为听到了同伴的呼救,而来恐怕还是因为南海剑妖此人,极有可能影响到战局的走势。

  能够插手王新鉴与我师父之间战斗的人不多,南海剑妖,算是其中一个。

  我带人赶到的时候,九名鬼面人刚刚将南海剑妖给团团围住,而那六人虽然弯弓搭箭,却终究还是没有射出。

  之所以如此,恐怕还是觉得并不能一击必杀吧?

  瞧见这般的情况,我没有片刻犹豫,直接掏出八卦异兽旗,朝着前方的南海剑妖给射去,那些家伙不知道我甩过来的到底是什么,下意识地朝着旁边避开,也有人朝着南海剑妖开弓射箭了。

  情况有变,自然是将变数最大的南海剑妖先除去,然后再图谋其他。

  这些箭花式不一样,大羽箭、飞凫、无扣箭、无羽箭、四髯箭、连珠箭、齐鈚箭、鸣镝,各有不同,而且还是分批而至,被围在其中的南海剑妖还真的有些难以避开,不过就在他闪过第一轮的时候,八道炁墙陡然升起,将他的周身都给护住,不让那箭再入其中一寸。

  再次中了两箭的南海剑妖跪倒在地,一脸快活地笑道:“哈哈,好一个乌龟壳,真爽啊,来、来、来,你他妈有本事再射过来!”

  我用八卦异兽旗护住南海剑妖,而九名左使卫队成员立刻转变方向,朝着我们这边搭箭射来。

  嗖、嗖、嗖……

  箭如雨下!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诸君可曾知晓,弥勒走时,为何发笑?
你若不明白,说明还是太单纯了,继续保持,因为这样,真的很可爱。
至少我喜欢这般单纯的你。

  1. 十年踪迹十年心:

    有人抢前排?呵呵哒

  2. 娜娜:

    板凳?

  3. 咯哈下:

    地板

  4. 十年踪迹十年心:

    (⊙o⊙)…

  5. 伤心证明书:

    弥勒为什么笑? 那种看着对手所作所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轻视的笑容 ……

  6. 边缘:

    弥勒是故意放大师兄下山求援,以达到消灭左使和他的卫队的目的。借刀杀人,铲除异己,掌控邪灵教绝对权力。一切皆在掌控之中,成功者的笑容!

    • 那把饮血寒光剑:

      嗯,有想法

  7. 弥勒:

    呵呵

  8. 魅魔:

    弥勒你笑锤子 等会大师兄变身就搞死你了

  9. hzc0926:

    有劲有看头

  10. 大湿兄:

    搞死搞残

  11. 波音747:

    弥勒是故意放大师兄下山求援,以达到消灭左使和他的卫队的目的。借刀杀人,铲除异己,掌控邪灵教绝对权力。一切皆在掌控之中,成功者的笑容!正解

  12. 咕噜:

    是没看懂为什么笑呢。但是没关系啦,看下去就知道。。

  13. aaa:

    不过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师徒情也就这样。笑的是这个?

  14. 游客:

    7解释得不错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