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一章 峰上行人欲断魂

2015年4月21日 更新

  作为我最强的防守手段,八卦异兽旗此刻已经被用来守护那豁去性命的南海剑妖了,那么这九名左使卫队的成员弯弓搭箭,射出来的这一道又一道的箭瀑。我们便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不过好在北斗七星剑阵乃天上星辰变化推算而出,结合了道家的阴阳、五行、八卦的生克互化原理,可摆出七个基本阵形,每个阵形又可以再次分解为若干个阵形。

  此阵又可化作天罡八卦天枢阵、两仪分象天玑阵、斗载五行天旋阵、七星六合天权阵……其间蕴含着万般变化,每一阵势,都与不同的七剑成员为主导,对于守势,倒也并不算陌生。

  “流星坠空、天地运斗,合西卦,符东鱼,勘破天权癸阴守!”

  张励耘口中疾呼,却见布鱼挺身而出,挡在了最前方,单手剑舞,化作漫天光华。而其余众人,则在一瞬间集结于一处,剑光齐出,将无数锋锐箭矢都给挑开。不让其近身而来。

  七剑厉害,这是我所知晓的,而对方九人皆弯弓搭箭,朝着这边连珠射来,却是气势逼人。我落于阵尾,瞧见顶在最前面的布鱼,他的后背不断颤抖,显然是有些承受不住那般的压力了,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无比平静,紧接着将血劲上涌,右眼中的临仙遣策再一次的开启。

  承载着临仙遣策的这神秘符文。它拥有着极为强大的解析能力,能够对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轨迹,都有着极强的预见性。化繁为简,让我能够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如虎添翼,唯一遗憾的是,这种瞬间的强大时效有限,有时几分钟,有时十几秒,这个都是视情况的复杂而定。

  我一旦开启临仙遣策,那么就一秒钟都不能耽搁,于是绷紧的全身在那一刹那,立刻就像被压得到了极限的弹簧,持剑而上,朝着那一帮顶尖箭手冲了过去。

  这一冲,宛如疾电,快得已经超过了我所能够做到的极限。

  之所以如此,一切都是因为有着广陵金丹的底蕴在支撑,要不然,我恐怕早已力竭,哪里还能如此表现?

  我的冲锋出乎所有人的意外,不光是对方,就连七剑也讶异不已,而那帮鬼面人到底是最强的左使卫队,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没有一点儿犹豫,两人继续压制七剑,而其余七人,则朝着我攒射而来,想要将我给直接射成刺猬,也算是打开一道缺口。

  对方是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故而那弯弓搭箭的架势,显得更加迅疾。

  我的双目一片赤红,从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中打量世界,所有的一切景象都似乎消失了一般,世间却是由无数的点和线来组成,而我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这符文推演之后给我做出来的提示,或者侧翻躲避,或者挥剑抵挡,一切都显得那般的行云流水,我持剑而往,迎着无数的箭雨,分毫无损地向前冲去。

  这般诡异的情况让大部分人都给惊到了,对方射得更加凶猛,而被围困其中的南海剑妖一边将插入自己身体里面的箭矢眉头也不皱地拔出,一边惊声喊道:“喔、喔,果真是天下闻名的黑手双城啊,这你娘的,啧啧,真的是溜啊!”

  我不管旁人的看法,硬顶着无数箭雨,冲到了对方的跟前来。

  这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就仿佛过了半个世纪,刚刚挨到,当下也是一记横斩,想要将前头的几人给砍翻。

  然而这帮左使卫队又哪里是那般好相与的角色,当下也是将那制作精良到了极致的金属弯弓朝着我这边砸来,有人出刀挡住我的攻击,还有人身形一晃,却是出现在了我的身后,用那锋利的弓弦当做绞绳,想要缠住我的双脚……

  一切显得是那般的犀利,分工明确,杀机迭出,总之这些人的配合简直就是天衣无缝,与之对战,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对方如此厉害,我也是没有敢有半分大意,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凶光乍现,也顾不得旁边的牵制,朝着人群之中一阵突入,不为别的,就是想要将这里的众人都给搅乱,不让他们有再弯弓射箭的机会。

  我这般拼命三郎的架势,当真是有些骇人,不过最让对方头疼的,却是我的群战能力,按理说,一旦身陷重围,就绝对不可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必然会被对方源源不断的围攻而缠住,最后直接下了狠手,颓然倒地,然而我却并不按常理出牌,拥有着临仙遣策的我,无论是一人,还是一万人,结果其实都是一样的,那疯狂运转的神秘符文总能够给我做出取舍,让我知晓,哪里该攻,哪儿该守。

  这帮左使卫队里每个人的实力,给我的感觉,都足以能够媲美一般门派的长老或者主事者,厉害的家伙,甚至能够跟茅山之中的十大长老相当,更加恐怖的事情是,他们之间拥有的默契,足以让当世之间的无数人都为之恐惧。

  然而即便如此,浑身热血激荡、魔功大成、返璞归真的我,实力依旧高出了对方好几个层次。

  他们拥有纵横大半个世纪的骄傲和底蕴,而我也有着我自己的骄傲。

  我自出生起,就身受十八劫,一生坎坷多难,连茅山最为著名的人物,符王李道子都为了我而折损性命,被茅山这般费力培养出来的我,岂会是什么废物?

  我不是废物!

  不是!

  杀、杀、杀,斩、斩、斩……

  在那一瞬间,我的脑子一热,顿时就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它与此刻临仙遣策的境界结合起来,世间瞬间就变得一片深红,而我的内心之中,却是充满了杀戮。

  饮血寒光剑,宛如游龙,在人群之中不断穿梭、翻腾,仿佛索命的厉鬼,随时都等待着取人性命。

  刷!

  在一阵疯狂的杀戮之中,我终于在身陷重围的状况之下,斩落了其中一人的头颅。

  当那漫天鲜血洒落在了我的脸上的时候,我张开了嘴巴,伸出舌头去舔着那血腥的气息,忍不住地桀桀笑出声来:“哈哈哈,爽,真爽啊!”

  而与我一同出声的,是其余几人的惊呼:“禇老大!”

  七剑一体,而这左使卫队又何尝不是心心相印,每一个人的死去,都会惊起他们极大的愤慨,在那人死去的一刹那,这些鬼面人也在陡然之间,爆发出了巨大的战力来,将我给轰然压住,不得不步步后退,要不然就得被乱刀分尸。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厉喝,从我的身后响起来,我瞧见五道泛着白光的尾巴从身边陡然冲出来,冲着前方的一众鬼面人砸落过去。

  五尾狐击!

  这些巨大的尾巴,自然不是实物,不过却是小白狐儿的天赋异能,陡然激发出来的时候,宛如实质一般,山呼海啸而来,非一般人,是绝对不能够抵御的。

  我心中一松,晓得七剑却是趁着我将对方的箭阵扰乱的当口,也突到了近前来。

  这帮左使卫队,之所以被人誉为千人斩、民国时期的燕北十八骑,就我个人的看法而言,得有一大部分落在那神乎其神的箭术之上,而一旦被人近身,就给予了我们将其剿灭的无限机会。

  对方果然知晓这一点,故而并没有与小白狐儿这奋力施展出来的五尾硬顶,而是朝后撤离,重新集结在了一起。

  我瞧见对方想要朝着林子的深处撤去,心中一跳,怒声吼道:“不能让这帮狗日的跑了!”

  七剑听得我的吩咐,立刻上前留人,而南海剑妖此刻也是将身上的伤口给处理妥当,从八卦异兽阵之中冲将出来,朝着那帮鬼面人冲了过去,然而就在此时,突然有一个黑乎乎的身影,从那群人身前的泥地之中露出了半截来,双手猛然按在了地上,口中高喝道:“隔垣洞见,回风返火,掌握五雷,潜渊缩地——破!”

  就在此人喝念之时,那冲上前来的南海剑妖脸色剧变,陡然喝道:“不好,这是那邪灵地魔最得意的手段,诸位小心了!”

  他一边高声提醒着,一边挺住冲势,而是护在了众人的跟前,双手紧握剑柄,朝着地上猛然一刺。

  南海剑妖将诸般剑气朝着地上刺去,护住了身后的一片区域,而在他力不能及的地方,却是在咒语念就的一刹那,山崩地裂,无数火焰冒出,黑乎乎的空洞出现,还有那锐利的地刺,陡然朝着上方刺来……

  这一招,看得众人一阵心寒,想着倘若没有南海剑妖护住,只怕大家恐怕就得着了道,生死不知了。

  不过那地魔此来,却并未与我们纠缠的意思,将我们阻止在这儿之后,一个唿哨,带着剩余的八位鬼面人遁入黑黝黝的林子里。

  穷寇莫追,我并没有选择去犯险,而是一把扶住了一动不动的南海剑妖,沉声说道:“前辈,你怎么样了?”

  南海剑妖脸色苍白,抬起头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还未说话,却听到头顶上的山峰突然一阵巨震,他脸色大变,冲着我焦急喊道:“不好,这山峰要倒塌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人力居然能够达到如此地步,老陶和天王左使的战斗,到底有多激烈?
峰顶上的人,却又是在干嘛?
一众急公好义的江湖豪侠们,又在干什么呢?

  1. 奇:

    地板

  2. 八点正:

    更新没有那个网站快,加油!

    • 1111:

      最快的,肯定是黑岩了

  3. 坏蛋:

    。。。。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说啥呢

  5. 那把饮血寒光剑:

    太短了,不过瘾。坐板凳也没意思

  6. 波音747:

    耐心等待后续,养肥中。

  7. 张小邪:

    这两章的章节名好喜感……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