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二章 弥勒并非小佛爷?

2015年4月21日 更新

  山峰倒塌?

  听到南海剑妖的提醒,我不由得骇然,一把扶住他的身子,诧异地说道:“老爷子。你说的可别是胡话吧?我知道这地魔的手段厉害,但远远还不到山峰崩塌的地步吧?”

  南海剑妖又好气又好笑,指着我们的头顶说道:“地魔那点儿本事,哪里能够撼动得了这山峰,我说的是上面那两位!”

  他指的“那两位”,自然就是我师父,和邪灵教的天王左使,我心中了然,晓得那般层次的拼斗,的确有可能影响到山体的地步,而就在这当口,头顶上的山峰已经开始轰隆隆地响了起来,脚下的整个土地都在颤动,南海剑妖深吸一口气,对我说道:“我知道了,定然是你师父或者那天王左使。抽取了这山峰地脉的力量对决,使得整个山峰都不足以支持了……”

  我有些焦急地说道:“那怎么办?”

  南海剑妖回身一指,朝着黑黝黝的山峰之下说道:“什么怎么办,你若是不带着这帮孩子逃到峰下。离开此处,这山峰随时都有可能崩塌,将大家都给埋在里面去,还不快走?”

  要离开么?

  我的心在一瞬间抽搐了一下,当下也是下了决定。对着七剑说道:“你们七个,立刻下山,到达安全距离之后,寻找茅山弟子,结伴而行。”

  小白狐儿焦急地问道:“哥哥,那你呢?”

  我抬头望了一下头顶,笑着说道:“我啊,我师父在上面与人生死对决。不管怎么样,我都还是想要上去看一眼呢。”

  她撅起嘴巴说道:“你不离开,我也不走。我要跟着你去。”

  我眉头一挑,冲着她说道:“不行,不要胡闹,我的修为,即便是山体崩塌,也未必有事,但你们就必须都得走,这是命令,给我立刻执行。”

  我变得无比严肃,小白狐儿的眼睛一下子就涌出了眼泪了来,旁边的张励耘便劝道:“老大,我们立刻走,不过尹悦她的身手你也晓得,最是敏捷不过,要是万一有个变故,也好有个照应,可好?”

  小白狐儿洪荒异种,天生矫健无比,即便是山体崩塌,她也未必有事,我认可了他的说法,点了点头。

  时间紧迫,七剑之中除了小白狐儿之外,立刻与南海剑妖一起,朝着山下的道路一阵飞奔而去,我则逆向而行,与小白狐儿沿着林间小路,朝着峰顶快步前行。

  经过这么一点儿时间的耽搁,峰顶之上的动静变得更加大了,往上行走,不断有落石砸下,有的只有脸盆一般,有的则跟小房子一般巨大,闪避这些石块,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而继续往上,我则瞧见路边伏尸处处,这儿有先前虚空之门中的漏网之鱼,也有人尸,大部分是先前四大门派的人,而有少部分,则是邪灵教的部众。

  我甚至瞧见了两名身穿长袍、戴着鬼面具的左使卫队,却不知道是先前未曾与我交手的,还是被地魔带着离开的其中两人。

  战斗是如此的残酷,着实让人瞠目结舌。

  我的心神仅仅在这两具尸体上面停留一下,便再次向上,感觉山体摇晃的动静变得越来越大了,心中越发惊慌,而这时山道的前方突然冲来一群人,我持剑警戒,瞧见来的却是太上峰的那一帮人,为首的正是与我有过照面的巫长老,此刻的他早已没有了先前的淡定,浑身浴血,左臂从手肘处断开,脸上数道狰狞的疤痕,瞧见了我,一脸惊慌地喊道:“陈道长,不要再去了,这山峰,要塌了!”

  我侧身让过那些惶急逃脱的人们,焦急地朝他问道:“上面什么情况?”

  巫长老一边走,一边对我说道:“你师父跟邪灵左使在拼命,双方都红了眼,抽取这山脉的灵气,山峰就要撑不住了,而邪灵教的人也太凶了,我们这些人,交手没多久就伤了大半,要不是你先前的提醒,让我留了一点儿心思,说不定就已经躺倒在那儿了——走了,走了,你最好也别去,生命可贵!”

  当众人发现那黄山龙蟒并非是美味的蛋糕,而是致命的毒药之时,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尽量地逃离这块地方。

  巫长老带着这帮人刚刚逃离不多时,上路上又从来了一帮人,我明显地感觉到气势不对,带着小白狐儿跃上了一颗突出悬崖的迎客松之上去,刚刚一躲起来,便瞧见这回望着山下赶的,却是那小佛爷的十八罗汉,不过这帮人明显地少了许多,显然我忽悠上峰顶的这帮人里,厉害的高手也是不少,凭着人数的优势,总能咬下他们的几块肉。

  我对弥勒,也就是现在的小佛爷恨之入骨,倘若是能够打击到他的实力,绝对不会犹豫,不过此刻我若是站出来拦住这些人,双方在此一纠缠,恐怕最后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

  想到这儿,我还是强忍着心中浓烈的战意,没有出手。

  如此这般,我们一路奔行上峰顶,又遇到数批人仓惶逃离,有邪灵教的,也有我方的,不过大家疲于逃命,又没有切实的仇恨,都没有太多战意,相安无事,不多时,我终于又重新回到了峰顶,这才瞧见原先有一大片区域的峰顶,此刻已经四分五裂,化作了数道陡峭的山梁子,而彼此的间隔处,则是黑黝黝的深渊。

  峰顶两道最高的山梁子处,我师父正在与天王左使王新鉴遥遥相对,双方都宛如雕像一般,一动也不动,各自平推双手,仿佛在与对方拼死力。

  这样的较量之中,任何一方的倒下,既分胜负,也明生死。

  而到了那个时候,这道蕴含龙气的山峰,恐怕也会荡然无存,直接崩塌到底了去。

  峰顶除了这两人之外,还有几个,小佛爷仍在,刚才支援左使卫队的地魔也在,这两人守护着一个青光蒙蒙的囚笼,而笼子里面光着的,正是此行的罪魁祸首,黑花夫人。

  那妇人此刻颓然瘫坐着,双手握在那绘满符文的桃木栏杆之上,仿佛没有一点儿力气,不过一双眼眸却是阴狠异常,不断的闪动着,打量四周。

  除此之外,在我师父的这一边,还有一个人。

  那是一个蒙着蓝色头巾的女人,身材窈窕,端庄大气,不过因为脸被蒙住了,所以瞧不出模样来。

  她站在我师父背后的不远处,而师父似乎并没有在防范着她,瞧她站着的那个方位,我一瞬间就分析出了对方的身份。

  若是我猜得没错,她应该就是南海剑妖口中所说的,那个东海蓬莱岛的前代海公主。

  尽管峰顶之上的土地摇摇欲坠,但是上面的这些人却并没有一点儿担忧,那小佛爷瞧见我带着小白狐儿出现在了峰顶,居然还朝着我点了点头,朝着喊道:“陈道兄,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不知道你是来观看这旷世大战,还是想要干点别的?”

  我瞧见那桃木笼中的黑花夫人,咬着牙根,暗想着这帮邪灵教的家伙,别的不谈,下手倒是挺快,居然将那头狠戾歹毒的黄山龙蟒都给擒住了,想必如果没有师父的及时介入,他们必然就已经将这黑花夫人给拆筋扒骨、大卸八块了。

  我朝着对方冷冷地说道:“弥勒,别跟我套近乎,既然你在,那么我们就谈一谈彼此之间的恩怨吧!”

  那蒙着脸的家伙一愣,诧异地说道:“谁叫弥勒?”

  我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不就是你么?”

  他耸了耸肩膀,淡然说道:“请你听好了,某家是厄德勒的掌教元帅,小佛爷!”

  我不理会他这神神叨叨的话语,眯眼瞧着前方的笼子,想着我们耗费了无数心血,来到此处,可不就是为了那被黑花妇人偷走的龙血结晶么,我怎么可以半途而废,时至如今,拦在我面前的敌人已经并不算多了,除了地魔与小佛爷,再无其它的人,我若是能够战胜对手,事情说不定就变得简单许多。

  如此一想,我不再犹豫,将长剑拔出,冷声说道:“管你是弥勒,还是小佛爷,先尝一尝我手中的剑吧!”

  我没有二话,箭步朝着前方冲去,而最先动手的却并非小佛爷,而是那地魔,却见那留着山羊胡的猥琐老头宛如一只大猴子,飞身而来,想要拦住我,结果这个时候,小白狐儿陡然撞向了他,然后朝着我厉声喊道:“哥哥,我拦住他!”

  若是论修为,小白狐儿自然不如地魔,不过此刻地形诡异,她倒是能够凭着这个,与其周旋,我来不及多想,与地魔擦肩而过,落在了小佛爷的跟前,方寸之间,提剑而上,那家伙空着双手,却也淡然得很,不慌不忙地避开我的剑势,轻蔑地说道:“你真的以为,你一个乡下小子,能够比得上我么?”

  我瞧见对方一阵风轻云淡的模样,心头陡然火起,想起他将自己与那弥勒撇得一干二净,心中不由一动,开口说道:“你知道么,我见到小观音了!”

  这话儿一出口,对方的身体猛然一震,双目之中,陡然射出两缕精光。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收到部分读者意见,尽量对某些过程进行精简,让文章紧凑一些,如果有些细节没有交代清楚,大家不要见怪。
加更送上,说实话,小佛真的很努力了,有木有。

  1. 鬼画符:

    弥勒是被人催眠了么?

    • 阿阿:

      他只是要给自己一个新生而已吧

  2. 拓跋:

    终于第一个了!小佛加油!

  3. 晨风-依旧:

    王弟觉醒了,灵魂同化了

  4. 游客:

    弥勒是不是被夺舍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