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三章 胖妞却已成魔猿

2015年4月22日 更新

  小观音!

  就如同小颜师妹是我心中的逆鳞一般,小观音也是弥勒心中永远都无法弥补的痛楚,一句“今后的路,不再与你同行”。使得两人分到扬鞭,生死永隔,而弥勒心情大变,成为了如今阴沉的小佛爷,现如今又被我提及出来,他自然不会在将虚伪挂出来。

  果然,对方的双眼微微一眯,终于一步跨前,对我说道:“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不过如此唠唠叨叨,真打扰我静下心来观战,既然如此,我就杀了你,再来为左使加油吧!”

  这话儿一说出口,他的身子就在瞬间消失,而下一秒。则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双手结了一个“卍”字,朝着我的额头印来。

  这手印乃佛家三十二种大人相之一,代表着佛的智慧与慈悲无限。这回旋表示佛力的无限运作,向西方无限地延伸、无尽地展现,无休无止地救济十方无量的众生,如此具有佛法之力的符号,被小佛爷拾手使出。却有一种宛如山峦崩塌的威势,沉稳之中又带着几许禅意,恢弘庞大。

  因为我师父和左使的拼斗,使得此处的山巅根本就没办法承受得住任何沉重的力量,我无法从土盾之中转移伤害,不过越是如此,我却越是使出了土盾来。

  我与小佛爷所站立的位置,不过方寸之间。倘若承托不住这力量倒塌,那么他身后的桃木囚笼就会一起倒塌。

  我自然不是过来拯救那黑花夫人的,不过能够让小佛爷的计划落空。却也是一件美事。

  长剑前指。

  小佛爷的身法快捷如电,一掌拍出之后,巨大的威势碾压而来,我举剑而挡,却瞧见对方神奇地停在了我长剑的范围之外,他拿捏到了一个很准确的距离,稍微再进一分,我恐怕就能够再进一步,在他身上划拉出一道血淋淋的伤痕来。

  而停住身子的小佛爷双手轻轻一拍,那卍字立刻金光闪耀,朝着我兜头飘了过来。

  在最初的时候,这个符号代表的是太阳,以及其散发出的光辉,瞧那威势,我本以为会有一大股汹涌的气浪扑面而来,当下也是站好马步,准备迎接,却没想到竟然是一波温暖的春风拂面,让人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宛如浸透了温泉一般。

  小佛爷这一招,完全不是在要我的命,而是在给我做大保健。

  不过这怎么可能?

  瞧见我满脸诧异的表情,对方平静的说道:“你是魔,得降服!”

  一句话刚落,我突然感觉到脑海之中,一片禅唱而出,漫天的“南无阿弥陀佛”声不绝于耳,有男子在唱《金刚经》,有女子在唱《般若经》,有老年人在唱《华严经》,有小孩在唱《楞伽经》,有无数雌雄莫辨的声音,在唱《文殊菩萨心咒》、《六字大明咒》、《大悲咒》以及无数我根本没办法辨别的经文,我的脑子深处变成了一片佛经的海洋,无数佛陀出现,眼冒金光,朝着我或平静、或忿怒、或微笑、或悲伤地唱着。

  然而原本平淡而有韵味的禅唱,在此刻却显得杀机四伏,无数的言语在半空中汇聚,钻入我的身子里,让我感觉身体是那般的沉重,力量就像沙塔一般流逝。

  一印,解兵甲。

  我数次定住心神,而却根本无法驱除诸多禅唱,越发的慌张起来,而弥勒站在不远处,平静地看着我。

  他表现得很轻松,然而一旦我稍微露出一点儿薄弱的模样,我能够肯定,他一定会飞身而来,将我的头颅给取下。

  万万没想到,小佛爷一招完全没有实质、只存在于精神领域的印法,居然能够将弄到如此田地,难道是因为我修行魔功的缘故么?

  就在我浑身僵直的此刻,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与佛音不同的话语:“好蠢的人,人家用佛法度化你,你不理便是了,何必对这种人面兽心的家伙,心存善念呢?”

  对啊,对啊,对方之所以能够用佛法度化我,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虽然修习魔功,但是心存善念。

  对方就利用我的这善念,做了眼子,从而试图迷惑于我。

  怎么对小佛爷怀着慈悲,受他欺骗呢?

  一语道破天机。

  我余光之中,瞧见说话的,却是在远处傲然而立的东海蓬莱岛海公主,她静静地站着,心思几乎都集中在了上面的拼斗中,虽然出言提醒我,但是却根本没有瞧向我一眼。

  不过这也够了,我之所以感觉到力量流逝,是因为听到了禅唱之中所表达出来的意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然而我若是主动解除力量,成佛自然不可能,成鬼那是妥妥的。

  想要我死,先交出你的性命来!

  我目光一凝,饮血寒光剑上的凶气立刻蔓延进了我的全身,我再也不去理会耳边的诸多妙法禅唱,提剑而上,冲着小佛爷猛然冲了过去。

  早在前代海公主出言的那一瞬间,小佛爷便晓得自己这一手失败了,不过他却也并不焦急,而是朝后一退,避开我的剑锋,一个口哨吹起,接着回身护住了那桃木囚笼。

  在他看来,此刻最为重要的事情,是这囚笼里面的黄山龙蟒,而不是取我性命。

  我瞧见小佛爷抽身后撤,正想追击,然而黑暗中突然生出一个黑影子来,顺着小佛爷的口哨声,陡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朝着我的脑袋一棒砸来。

  铛!

  我举剑去接,感觉到身子一沉,脚下的土地随时都有可能崩塌,赶忙下意识地朝着旁边移开几个身位,果然那一处立刻坍塌而落,化作巨石跌落山下,而我则重新找到一处立足点,凝目望去,心头一震,却见此人竟然是一个身高两米、浑身有着黑色绒毛的巨大猴子,那猴子浑身散发魔气,绒毛宛如燃烧的黑色火焰,腹中如同怀孕了一般,鼓出一个圆球来,古怪莫名。

  我越瞧越眼熟,下意识地朝着它手中的棍子看了过去,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

  这棍子,自然就是已故金陵双器于墨晗大师的作品,而这个身体魁梧的魔猿,十有八九,就是与我分别多年的童年好友,胖妞!

  我艹!

  想到刚才胖妞那毫无保留的一棍,我的心头就是一阵火起,冲着那小佛爷开口骂道:“我艹你大爷的,弥勒,你这个狗日的,居然把胖妞变成这副模样来,老子今天不宰了你,誓不罢休!”

  回到桃木囚笼跟前的小佛爷轻描淡写地说道:“通背猿猴,自然就是这般模样,何必用我来改变?”

  他这话刚说完,那已经成年的胖妞怒目圆瞪,完全不认得我的样子,将手中的棍子再次举了起来,朝着我纵身一扑,悍然不惧地再次发动攻击,我没有在与小佛爷说话,而是全力与陌生的胖妞拼斗起来。

  双方一交手,我立刻感受到了那猴躯力量说蕴含的力量,当真是恐怖到了极点,根本就不是我所能够应付的,没有土盾,我完全无法跟它硬拼,而若是论那敏捷与速度,我也超不出胖妞许多,唯有在双方交手的细节和变化之处,我方才能够胜出,保持不败。

  双方交手几个回合,我便晓得凭着手中的饮血寒光剑,恐怕降服不了胖妞,诸多雷法手段,又有些不忍施展出来。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让胖妞死,更加不能死在我的手上。

  想到此处,我唯有将希望寄托于炼妖壶观术之上了。

  心中有了计较,我便开始不断地变换位置,尽量与胖妞周旋,如此过了十几回呼吸,我终于瞅准了一个机会,身子陡然转动,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胖妞的身后,双手一翻,猛然拍在了它的背部去。

  我若是用上了掌心雷,胖妞必然受创,然而我却不得不用上了炼妖壶观术。

  我期待着能够用此法重新降服胖妞,将它身上的魔性给收敛。

  双掌印在了胖妞宽厚的背脊之上,那宛如黑色火焰的猴毛阴寒无比,而我的观想术陡然激发,试图控制住对方,却没想到双方一接触,我感到胖妞的意志居然被遮盖了,根本就无法触摸得到,反而是有一股凶戾无比的意志,从它的小腹处陡然升起,朝着我这边恶狠狠地刺来,我下意识地收回双手,感受到一阵惊恐,立刻与对方拉开距离,却瞧见胖妞的身后,居然有一阵血红如火的毒雾生成,冉冉之间,宛如血狱。

  这毒雾,让人简直就是浑身发寒,那弥勒,到底在胖妞的肚子里,种下了什么鬼东西?

  我心头震撼,然而在一瞬间却陡然做了决定,立刻转遍了攻击对象,出人意料地朝着小佛爷所在的地方猛然攻去,对方眼神微眯,轻蔑地说道:“连我的猴子都打不过,还想在我这儿讨什么便宜?”

  然而我却并没有朝着小佛爷出剑,而是学南海剑妖一般,将饮血寒光剑朝着地上猛然一插,劲气吞吐。

  轰!

  灵气被吸收枯竭的山梁哪里承受得住我这全力的攻击,陡然间一阵晃动,我与小佛爷脚下的这块土地一下子就裂开,接着我、小佛爷以及那困住黑花妇人的桃木囚笼,在一瞬间,都朝着下方跌落而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很久之前,有人问我,说胖妞到底去了哪儿,有没有可能回来?
我说胖妞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贯穿三部曲的角色,它的意义,远非二蛋童年伙伴那般简单。
很久以前,有人质疑,说小佛爷不是已经死了,化作残魂,为何作为本命金蚕蛊的大肥肥还活着?我说这个啊,以后会慢慢说道的。
苗疆在小佛的心中,俨然就是一大盘棋,不要质疑我通体的架构,因为它就在我的心中,完完整整,诸位朋友,别着急,待小佛慢慢说来……

  1. 道士:

    沙发

  2. 流水:

    蛊事有胖妞?

    • 李劲伟:

      在鬼都上出现过一次。就不知道是它还是它的同类

  3. !!!:

    椅子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估计胖妞回不来了

  5. 李劲伟:

    出现过

  6. 陈龙:

    通臂猿猴是在洞庭湖、无尘被吸到阴间出现的 猴脑被陆左吃了 骨头被杂毛弄成符箓

    • 张小邪:

      天哪那是胖妞?是它同类吧,不想让胖妞领便当啊QAQ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