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四章 黑花夫人欲化龙

2015年4月22日 更新

  小佛爷机关算尽,却没有料到我与他同归于尽的决心。

  在他的想法里,人终究都是自私的,只要给我一条生路。定然会毫不犹豫地转身逃开,故而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对我下手,反而是让已化魔猿的胖妞与我纠缠,却没想到我此番前来,就是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心态,此刻既然能够重创对方,我还有什么还犹豫的?

  来自苗疆的山民,从来都是如此彪悍!

  峰顶之上,小佛爷困住黑花夫人的这一块地方,因为有着我师父和天王左使潜意识的维护,使得它成为了最大的一块去处,它的倒塌,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周遭的所有山梁都开始颤抖起来,无数的落石朝着下方砸落。而我的身子也随着这石块往下沉去,小佛爷气急败坏地飞身跃上了那桃木囚笼,在急速的下落之中,冲着我怒声吼道:“你他妈的疯了?”

  我嘿然而笑。不断地在落石上跳跃,不让自己摔死,口中回道:“我就是不让你痛快,怎么样,不爽吧。有本事来咬我啊?”

  小佛爷猛然挥手,朝着我射过一道暗箭,直奔我的面门,我往后一避,结果身子却失去了平衡,就在我双手在虚空中奋力挥动,试图抓到些什么东四的时候,一只温润如玉的小手将我给牵着。朝着岩壁之上攀附而去。

  我抬头,瞧见小白狐儿如花笑颜:“哥哥,怎么样。带上我还是挺有用的吧?”

  小女孩儿兴致勃勃地跟我邀功,而我点头回应之后,转头看去,却见那桃木囚笼和小佛爷已经消失在了下方的黑暗之中,不知去处,我心情焦急,而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之上,突然响起了一道炸雷来。

  轰!

  整个空间都充斥着这一声响动,炁场紊乱,万物皆殇,我感觉体内的劲气被鼓荡得躁动不已,恢弘的气势让我整个人都差一点要跪下来。

  然而我终究没有跪。

  因为我在崖壁之上,饮血寒光剑插进了岩石里,方才保证我没有落下了去,然而就在这一声震动过后,我突然感觉到身子开始慢慢地往下滑落,那岩石里面仿佛不再有任何阻力,根本就承受不了我和小白狐儿的重量。

  在这个时候,我下意识地看了小白狐儿一眼,又看向了深不见底的脚下,不由苦笑道:“尾巴妞,我们今天,恐怕是没救了!”

  小白狐儿很平静地点了点头,说道:“对,连我也没有办法,在这么高的地方落下去,还有无数石头砸落的情况下逃生,看来我们两个都得死了……”

  我突然叹了一口气,对她说道:“你要是没有跟过来,多好!”

  她摇了摇头:“不,尹悦就算是死,也要跟哥哥一起,多幸福啊?不然倘若你死了,我活着,这世间的路漫漫,我又怎么可能有勇气,一个人自己走下去呢?”

  小白狐儿的话儿让我眼圈难得地红了,想了想,又说道:“我刚才看到胖妞了!”

  她点头说道:“我看大到了,胖妞长大了,不过也变凶了,你刚才跟它打架的时候我看到了,你本来有手段拿下它的,不过还是忍住了,哥哥真温柔——唉,不知道为什么,好怀恋在五姑娘山的日子啊!”

  小白狐儿眯着眼睛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真的让我有些心动,忍不住也叹了一声道:“对啊,好想回到过去……”

  一句话没有说完,饮血寒光剑再也没有办法钉在山壁之上,里面仿佛流沙一般,无法着力,而小白狐儿也松开紧紧抓在岩壁上的手,我们两人,在同一时间往下坠落,无尽黑暗,仿佛就要将我们给吞没。

  要死了么?

  死亡来临的那一刹那,我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惊慌,而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就当我闭上眼睛,张开双臂,准备迎接死亡的时候,耳边却听到一声暴喊:“睡你麻痹,快醒来!”

  什么,南海剑妖?

  我陡然睁开眼睛,却见头顶上一阵黑影划过,风声呼呼而起,紧接着身子不再下坠,而是直接砸落在了一处满是绒毛的背脊之上,接着一阵鹰啼刺破了我的耳膜。

  天啊,居然是南海剑妖,没想到他带着张励耘等人离开之后,又乘坐着黑背大鹏,过来解救我们了。

  能活下来,谁都不愿意死去,我当下也是果断收起魔剑,一手抓住小白狐儿的身体,一手则紧紧抓住身下那黑背大鹏的绒毛,惊喜地对这前面那个邋遢老头说道:“剑妖前辈,多谢救命之恩!”

  南海剑妖嘿嘿一笑,对我说道:“抓稳了,我将你送下去,还要去找你师父呢!”

  他说完这话儿,双腿一夹,身下的黑背大鹏陡然振翅,避开头顶上的无数落石,朝着峰下飞去,而我则略有些焦急地问道:“前辈,你可知道我师父怎么了?”

  南海剑妖咳了咳,这才说道:“你师父啊,跟王新鉴算是半斤对八两吧,两人谁都没有讨得好处,各自都受了重伤,不过你别担心,你师父呢,自然由他那老情人帮着照料,按理说是没有什么性命之忧的,至于王新鉴嘛,就有些不妙了,我看他们邪灵教的那个新任掌教元帅,似乎有些不太满意头顶上有这么一个太上皇存在啊,有点借刀杀人的样子……”

  对于小佛爷的评价,南海剑妖和我师父是一样的看法,都认为虽然王新鉴将那家伙捧上了掌教元帅的位置,但是对方却并不是什么感恩之人。

  我心中也是有一些感觉的,因为刚才我们遇到的炮灰,基本上都是王新鉴的左使卫队,这情况明眼人一看就知晓,那是在铲除异己啊。

  不过邪灵教内斗,对我们最是有利。

  南海剑妖先前受过几处箭伤,身子也并未有恢复利落,此刻也是有些勉强,我不再与他多说,牵扯精力,让他专心驾驭这黑背大鹏,赶紧将我送下去。

  那大鹏速度极快,没多久便将我们送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这是山峰角落处的树林,到处都是堆积的乱石,他将我们放下之后,没有喘息片刻,又升空而起,我仰头望去,瞧见巨鸟朝天而去,而在我们的头顶处,滚滚落石依旧还在不断地砸了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又传来了一阵拼杀声,我眉头一跳,朝着小白狐儿招呼一声,便循声而去。

  翻过一块高约两丈的巨石,我瞧见前方的确发生着一场战斗,其中一方就是先前与我们有过交手的左使卫队,一共有七人,其中还有地魔也在,而另外一方,则是张天师带领的龙虎山道士,此刻连他在内,却只有五位。

  龙虎山一方处于极度的劣势,我瞧见旁边躺倒十余具尸体,皆是心口中箭而死,而要不是那张天师手中一把御赐天师剑光芒四溢,挡住无数箭雨,却也坚持不久。

  救,还是不救?

  我心中犹豫了几秒钟,要晓得同为顶级道门,我对龙虎山的观感一直不好,他们不但在朝堂之上势力颇大,对我多有掣肘,而且我此刻上去,未必能够有用,反而还会将自己陷入危险之地。

  而就在这时,我旁边突然传来一声低呼道:“老大,老大……”

  我猛然回头,却见张励耘、布鱼和林齐鸣等人都在不远处观战,估计是通过羽麒麟,感应到了我的到来,故而出声提醒,我瞧见他们都在,心中的胆气也足了许多,当下也是将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低声喊道:“走,我们去将张天师救出来!”

  毕竟是江湖同道,尽管立场不同,但也不能见死不救,这是原则问题。

  我与七剑从石堆之中陡然杀出,一瞬间就突入到了左使卫队的边缘处,这帮人还在弯弓搭箭,颇有些防备不急,而我则知晓对方的厉害,没有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魔剑前挥,闯入其中就是一阵胡搅蛮缠,七剑则步踏斗罡,将余者围住。

  双方一言不发,直接就开始疯狂的攻击,而疲于应付、面临绝望的龙虎山等人瞧见有援军来袭,顿时士气大振,愤然冲杀上来,双方合流,那左使卫队即便是再强悍,也终究不过是寡不敌众,不多时就被一一斩杀。

  唯一让人遗憾的事情是,那地魔在瞧见中伏之后,居然使用了五行遁地之术,抛下这些鬼面人,一个人逃脱性命。

  张天师与我们并肩奋战之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瞧清楚了我的身份,当下也是一脸诚恳地对我拱手说道:“志程援手之情,张某铭记在心,多谢了,多谢!”

  先前还叫我黑手双城,此刻却亲热地称呼我为“志程”,这其间的变化,当真是让人回味无穷。

  张天师毕竟是龙虎山的领袖,我还待与他客气几句,突然之间,头顶上传来一阵连绵不绝的炸雷,轰隆隆,轰隆隆,那雷电将整个夜空都给照得雪亮。

  我瞧见这动静,心中顿时就咯噔一下,想着坏了。

  果然坏了,就在我们都仰头望去的时候,却见一道黑色的长影,朝着天空之中,陡然射了过去。

  化龙了!

  黄山龙蟒,沉寂了一夜,此刻终于逮到了机会渡劫,准备化龙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怎么样,今天看的流畅吧,我直接省略了大部分的战斗内容,虽然少了许多在张天师面前装逼的机会,不过也算是给大家一个节奏明快的期待吧,嗯嗯,小佛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
星期三了啊,连续加更三天了,歇一天,嗯,不加更的日子,求一下砖头,我们总榜落后了呢……
加更的时候,人家才不会求呢,因为傲娇,所以骄傲。

  1. 船长:

    哈哈

  2. 半步天涯:

  3. 半步天涯:

    还有

  4. 那把饮血寒光剑:

    今儿还不错,比吃货早

  5. 笨熊-缪倩意爸爸:

    支持小佛

  6. Rorschach_Ye:

    多写点

  7. 徐学智:

    不是说有了战斗场面就不流畅,而是你的战斗场面写的全是废话,一点都不生动自然。人物对白简单肤浅,角色的塑造全靠粗线条的直接叙述,缺少细节。

    •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人家是在黑岩上发的,你在这里说这么多,人家也看不到。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