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六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2015年4月23日 更新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这声音又疾又厉,几乎在一瞬间就念了出来,对师父熟悉无比的我,自然知晓这隐隐的雷鸣就是我师父所喝念出来的,只是让我有些意外的事,已然领悟了至道,化繁为简的师父,为何会舍易求难,不用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所表达,而是用这般复杂的话语说出来呢?

  我不知晓,却也是心中欢喜,晓得那山峰虽然倒塌,但我师父却并无大碍,要不然也不可能有闲心来念着咒诀。

  而当这咒文响起的一瞬间,头顶之上。宛如天神返世一般的黑花夫人则显得慌乱无比,那一大团的七彩云光在奋力翻动,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使劲儿蠕动。而露出了那巨大龙头,则张开了嘴巴,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龙吟之声,然后奋力向前拱去。

  我瞧见她这般的表现,便晓得那黑花夫人虽说已然度过九重天雷的轰击。成功渡劫,化为真龙,然而此时此刻,它却还并未成为名副其实的真龙。

  还欠一点,就只欠那么一点点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点儿时间,却足以改变局面,要晓得那黑花妇人所有的精力和意志,其实在应付那九重雷劫的时候。都已经消耗殆尽了,此时此刻的她,尽管即将化作了最让人震撼的伟大生物。但是却也是最虚弱无力的时候,身体全部都由那龙族血脉之中散发出来的七彩光芒所控制,没有一点儿反抗能力。

  它若是化龙了,万事皆休,有的是精力和时间在应付这神剑引雷术,然而此刻我师父的这一击,却成为了压垮骆驼最后的一根稻草。

  黑花夫人她之前也是忍受了无尽的痛苦,心防失守,方才会大放狂言,然而她却实在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在九天之上,对自己进行这般致命的攻击,顿时就崩溃了,一边期待着进化能够更快一些,一边疯狂地诅咒道:“是哪个狗日的龟孙子,敢饶了老娘的好事,我就算是死,也定然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诅咒你,让你修为大减,永世沉沦于苦海之中,不得解脱!啊……”

  这话儿倘若是寻常人讲出来的,不过是一句骂言,然而作为一头将化作真龙的龙蟒,却无异于一种精神层面上的攻击,比血咒还要恐怖。

  然而我师父却并不受这影响,果断念完之后,原本晴朗的夜空之中,竟然又有大片的乌云密布,紧接着一道黑色的裂缝出现,一股劲气直冲云霄,那裂缝陡然间就被一道金黄色的叉形闪电给瞬间撑大,连成一片,气运上承九天,密密麻麻的电网将整个天空撑得一片星宇明朗,所有的暮色一下尽扫,整个天地都呈现出一副狰狞的明亮之色,宛如白昼。

  又一次,雷击!

  而这一次的累落,已经再非天劫,而是人为造成的,我面前的张天师一脸错愕,下意识地呻吟了一声,对我说道:“这是谁?”

  我骄傲地说道:“我师父,茅山掌教,陶晋鸿!”

  我一字一句地说着,而头顶之上的电网已经直接将横陈半空的黄山龙蟒给笼罩了住,这时的它还在念着那句诅咒,不过越是这般,越显现出了对方的恐惧,就瞧见在那雷电轰击之下,原本已经努力撑出小半个身子的黄山龙蟒此刻已然陷入了绝境,它身上的七彩光芒一触即散,紧接着身子开始急剧缩紧,从百余丈,一直到十几丈,到了最后,却是化作一道黑线。

  当那密布的落雷消失的一瞬间,高高在上的黄山龙蟒也失去了所有的支撑,朝着下方斜斜地坠落而去。

  正在惊叹的张天师瞧见这情况,却是一阵激动,朝着我拱手,一声“告辞”之后,慌忙地朝着龙落的方向疾奔而去。

  这家伙居然也有神行妙术,瞬息就不见了踪影,留下了残余的几名龙虎山道士,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家掌门的背影,不知所措。

  事实上,在这夜空之下,任何目睹了此情此景的修行者都是一阵血脉贲张,晓得那龙既然已经被轰击了下来,倘若自己能够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说不定还能占点儿便宜。

  谁都不是雷锋,众人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儿来,还不就是为了这点儿小算盘么?

  然而就在张天师狂奔而往的几秒钟之后,我瞧见一只巨鸟从远处的林子中陡然振翅而飞,朝着那落下来的黄山龙蟒抓住,然后转折方向,怀里的小白狐儿兴奋地拉着我的衣袖,大声说道:“哥哥,你快看,是剑妖前辈,还有他的黑背大鹏!”

  小白狐儿目力极佳,能够瞧见南海剑妖,而我却只能瞧见那巨大的黑影,正是那黑背大鹏,心中又惊又喜。

  我喜的是看来师父应有后招,阻止了黄山龙蟒之后,却并没有让它成为别人眼中的香饽饽、无主之物,惊的是不知道南海剑妖的心性如何,要晓得此时的黄山龙蟒虽然并未彻底化作真龙,但其实与那真龙已经无异,若是私吞了,说不得有无数的好处在。

  这里面的诱惑,无疑是异常惊人的,南海剑妖能够把持得住么?

  我眯着眼睛,瞧见那黑背大鹏将黄山龙满给抓在爪上,振翅高飞,朝着黄山腹地滑翔而去,心中隐忧,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瞧见一道细小的金光又陡然从林中射出,朝着那黑背大鹏附着而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的心脏一阵跳动,这般一波三折,当真是让人受不了,这点金光到底是什么东西,看着体积不大,难道它能够从黑背大鹏,和南海剑妖的口中夺食,将那黄山龙蟒给抢夺过来么?

  我深吸了几口气,决定自己不能再这般等待,于是掏出了先前留下的纸甲马,绑在了脚上,对七剑吩咐一声,让他们注意信号,而我则直接快步冲将上前,朝着那黑背大鹏的下方疾奔而去。

  纸甲马乃道家秘术,绑在脚下,立刻缩地成寸,周边景物一阵转移,我仰首朝天,很快就越过了几个山头,瞧见那黑背大鹏竟然斜斜地朝着不远处的原始丛林中跌落而去,心中顿时就是一阵诧异,不知道那金光到底是何人所发出来的,居然真的能够将那头黑背大鹏给撂翻倒地。

  我朝着那黑背大鹏跌落的地方快步冲去,如此又过了两个山头,好几片林子,赶到的时候,正好听到一阵哗啦啦的响声。

  那是黑背大鹏栽落林间时,树叶发出来的声响,我奋力疾奔,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前方出现一阵声响,下意识地停住脚步,朝着前方瞧去,却见林子里蹿出了一个极快的身影来,朝着前方奋力疾奔,而对方很快就瞧见了我,却是转向而来,朝着我大声喊道:“贤侄,救我!”

  我定睛一看,来人却是南海剑妖,只见他双手抱着头,仿佛极度痛苦的模样,而在他的身后,却并无人影追踪。

  没人追,他为什么要跑?

  我朝着他跨步走去,两人快速接近,我方才发现他的脑袋之上,居然盘踞着一个足球一般大的金色肉虫子,那玩意就像一头肥嘟嘟的桑蚕,不过肋下生翅,身子上满是眼睛一般的金环,一对黝黑发亮的复眼,闪烁着邪异的光芒,那嘴巴却是死死地咬住了南海剑妖的头皮,脑袋一动一动的,仿佛在抽取这什么,十分恐怖。

  我瞧见这般模样,终于晓得南海剑妖到底在畏惧什么了,当下也是扬起手中的剑,准备朝着那肉虫子劈过去。

  然而就在两人快要接近的时候,那南海剑妖突然脚下一空,朝着地上翻滚了几圈,当停下来的时候,已然是再无生机,唯有朝着我的这个方向,拼尽最后一点儿力气喊道:“快跑,不要过来……”

  我闹不明白南海剑妖这般顶尖的高手,为何会怕一条肉呼呼的肥虫子,他为什么不出剑,将其斩杀,而是奋力奔跑,坐这般的无用功。

  难道是吓到了?

  尽管心中有着许多疑惑,但是瞧见南海剑妖倒在了我的面前,生机全无,我顿时就是一股怒火升起,朝着对方快速冲去,而到了近前之时,我方才发现,南海剑妖之所以如此恐惧,而没有反抗,并不是他恐惧,而是因为他大半个后脑勺儿,都已经被那可恶的肥虫子给啃了下来。

  那肥虫子已经离开了南海剑妖的头颅,一双邪异的复眼转动,却是朝着我的脑袋扑来过来。

  我在一瞬间挥剑劈去,正中那虫子的身体,本以为无坚不摧的饮血寒光剑能够将它瞬间斩成两半,却没想到仿佛斩到了铁块一般,那玩意只是朝着地上砸落而去,稍微一停留之后,一瞬间又反扑了回来。

  我甚至能够瞧见它那狰狞的口器之上,还挂得有丝丝的脑浆残留。

  我再次挥剑,将这肥虫子给斩飞,而就在此刻,我却听到身后又传来了棍子的破空声。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要不要加更啊?好纠结!

  1. 角:

    沙发啊

  2. 角:

    赶紧把板凳抢了

  3. 恶日出人:

    加更啊!

  4. 依咯咯:

    辛苦。

  5. 笨熊-缪倩意爸爸:

    必须加

  6. 晨风-依旧:

    直接是接近满级的金蝉蛊了

  7. 瓶S邪M:

    大肥肥威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