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七章 龙吟一声复一声

2015年4月23日 更新

  这一棍子,是直接照着我的后脑勺砸过来的,又重又疾,分明是想要将我给留在这里的架势。我猛然回头,一剑挡了过去,瞧见暗中偷袭我的,当真就是胖妞,只见它一棍被阻,一个翻身落地,棍子横陈,呲牙咧嘴,朝着我一声嘶吼,显得十分凶恶。

  我定睛一看,却见那胖妞满是黑毛的腹部,此刻竟然裂开了,露出了发白的皮肉来,里面的内脏清晰可见,显得十分恶心可怖。

  在瞧见这硕大的洞口之时,我的脑中也是豁然开朗。晓得了那头肉呼呼的金色肥虫子,竟然就是从胖妞的腹部飞出来的。

  而在这一瞬间,我也明白了之前在峰顶之上,与胖妞交手时它身体里蔓延过来的邪恶意识。居然就是那头刀剑不入的肥虫子,而胖妞之所以变成这般模样,恐怕全部都是因为小佛爷将它,给当做鼎炉的缘故吧?

  一想到这里,我的整个人就是怒火中烧。而这时那头凶恶的肥虫子再次朝着我陡然射将过来,那速度简直化作了极致,比子弹都还要迅捷几倍。

  凭着对于炁场的掌控,我依旧避开了这家伙的攻击,不过却已经没有办法在轻松地出剑斩杀,而这时胖妞也是凶恶至极地冲着我猛然抡棍而来,两者一明一暗,让人防不胜防。我应付几招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当下也是将魔威陡然激发。朝着前方平推而去。

  魔威乃深渊魔王的气息,所有黑暗属性的生物都会受到威势影响,而胖妞与这金色肥虫子也并不例外,胖妞倒也还好,只是朝着后面退开几步,而那肥虫子就仿佛见到了猫的老鼠,倏然朝着黑暗中退开,仓皇无比。

  瞧见魔威能够限制那让人厌烦的肥虫子,我也松了一口气,集起气息,准备再一次施展那炼妖壶观术,将胖妞的神志恢复。

  然而就在我准备妥当之时,林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唿哨声,胖妞眉头一皱,几个后空翻,却是隐入了林子中。

  我知道它退往的方向,是那落龙之处,不过却并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回过头来,跪倒在浸满雨水的泥地里,将那跪倒在地的南海剑妖给扶起来,口中大声疾呼道:“前辈,前辈你醒醒……”

  然而此刻的南海剑妖,却再也没有能够嬉笑怒骂,睁开眼睛过来与我交流,大半个后脑勺被啃掉的他,已然是无力回天了,身子冰凉,再也没有气息,我紧紧抱着这一位浑身充满酸臭味的老头儿,心中一阵悲凉,回忆起他出现之后的点点滴滴,这才发现我刚才对他的怀疑,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位老人不过是喜欢凑热闹和胡闹而已,对于朋友,特别是我师父这样的老友,却最是真诚。

  他本来可以带着自己的黑背大鹏远去,逍遥海外,然而却屡次三番地折返,救我茅山于危难之中,甚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唯一的遗言,却是让我赶紧离开,不要赴险的话语。

  然而这样可爱的一位老头儿,此刻却是葬身在了小佛爷的野心之下。

  与我共同成长、最是善良不过的胖妞,也因为那狗东西而变成了今天这副暴戾而恐怖的模样,我回想起它腹部那个泛着血肉的洞口,背脊之上就是一阵鸡皮疙瘩泛起。

  南海剑妖死了,此刻的他虽然还能保持人身,但是我却能够感觉到那种力量正在迅速流逝,相信不久之后,他就会现出自己的原型。

  呼、呼……

  我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快要燃烧了起来,双目赤红,满脑子复仇的心思,当下也是将剑妖前辈的尸体给放平整,猛然起身,将手中的信号令箭发出,然后朝着林子那边疾奔而去。

  穿过了两百多米的树林子,我来到了那落龙的地方,瞧见在一片槐花树下,那只翼展宽大的黑背大鹏颓然倒地,而在它的身下,则压着一条数丈长的黄色长虫,因为被羽毛挡住的缘故,我瞧不见那龙头,但是却也晓得此刻的黑花夫人跟之前的那条黑鳞巨蟒已然有着极大的区别,甚至极有可能,已经成了真龙。

  在落龙的两边,有人在对峙,一方是带着面具的小佛爷,还有身材极为魁梧的天王左使,山羊胡地魔,还有两名极为狼狈的左使卫队,而另外一方,则只有我师父陶晋鸿一人。

  双方遥遥对望,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僵持,我没有瞧见刚才过来的胖妞和那只金色肥虫子,也没有瞧见据说跟我师父在一块儿的东海蓬莱岛前代海公主,正打量着,却听到师父平静地问我道:“志程,南海剑妖如何?”

  我咬着牙说道:“死了!”

  师父沉痛地闭上了眼睛,仰头朝天,难过地说道:“唉,我到底还是来晚了一步——是我害了他,真的不应该让他去接引龙尸的!”

  不远处的天王左使冷声笑道:“陶晋鸿,你说的很对,南海剑妖,他就是死在你的野心之下,呵呵,地仙,你以为真的就这般容易晋升么?自明末之后,这世间哪里还有人能够超脱于世?末法时代,你知道什么是末法时代么,地仙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了,你居然还抱着那般的妄想,你才是最大的野心家,而南海剑妖只是其中一个,不用多久,整个茅山,都会被你的一己私欲给吞没的。”

  这家伙的话语直指师父本心,而我瞧见师父一句话也没有说,师父被他给打动了,忍不住出言说道:“自己吃不到葡萄,却是你葡萄是酸的,好一个天王左使,我看根本就是一个欺世盗名之徒而已,你老了,心里面根本就容不下这个世界,也没有探索未知的勇气了,认命吧,这就是你,一个失败者!”

  “失败者?”

  听到我用这般刻薄的语气说出那话儿来,王新鉴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表情来,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是一个失败者?呵呵,那么你呢,我敬仰的魔尊大人,什么陈老魔、黑手双城,现在的你,根本就是道门养的一头恶犬而已,哪里还有当年带着七十二票兄弟打天下的壮志豪情,你没看到那头伴你转世的魔猿,都已经背弃你了么?好好的尊上不当,偏偏要给人做一条狗,还有资格说别人?”

  狗?

  听到王新鉴的称呼,我内心之中的一股意志陡然之间就觉醒了,变得异常张狂而愤怒,朝着他怒声吼道:“你在说什么?”

  王新鉴微笑着继续说道:“狗,我说你是狗啊,听不懂人话?”

  “啊!”

  我双目赤红,一声怒吼,就准备上去与之拼命,然而这是师父却在旁边一声轻喝道:“咄!”

  我听在耳中,如遭雷轰,一瓢冷水从头淋到脚一般,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这才想起来,对方五人,除了那两名可以放冷箭的左使卫队成员外,个个都是当世间顶级的高手,我若是擅作主张,只怕事情就会变得更坏,当下也是往后退了一步,朝着师父拱手说道:“师父,对不起,我动怒了!”

  师父点了点头,平淡地说道:“些许挑拨离间,并不能影响到你我师徒近三十多年的情谊,保持平常心,不要让心魔吞噬了自己。”

  我认真受教,而后师父又对着王新鉴说道:“王左使,你我刚才交手,已然明了彼此,若是再动干戈,只怕你自个儿的性命就得撂在这儿了,这事儿你可舍得?”

  王新鉴呵呵笑道:“我死了,你自然也活不了,陶掌门,别拿年轻时候那种拼命三郎的架势,跟我讲话。”

  师父耸了耸肩膀,平静地说道:“既如此,同归于尽罢,今天能够见证魔蟒渡劫,又有一条真龙死于我手,此生无憾,又有何惧?”

  我师父尽显光棍气质,而王新鉴也是不甘示弱地威胁道:“说得好,今朝能见真龙,当浮人生一大白,同死而已,又有何惧,不过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你我死了,你觉得你这宝贝徒弟,能够争得过我厄德勒的掌教元帅么?”

  他指着旁边的小佛爷和地魔等人说道,我的目光顿时凝聚起来,晓得他说得不无道理,我师父此刻倘若豁去性命,与这王新鉴同归于尽的话,有这帮人在,龙尸也未必属于茅山。

  若是如此,他岂不是白死了?

  不过我师父却显得十分淡然,右手微动,手指上却是出现了两块骨头雕琢的符箓来,平静地说道:“龙骨法雷符,我师叔李道子留下来的作品,先前在峰顶,我也是用过一次的,威力你知道,这两枚,我若是同时施展而出,就不只是你我同归于尽,而是大家,随着这龙尸,随风飘去了,黄泉路上,一同相伴,王左使你觉得如何?”

  当瞧见我师父手上的这符箓之时,王新鉴的脸色就陡然变了,眼神朝着左边飘去,似乎在与小佛爷交流,对方似乎有所依仗,指了指树林处。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悠长而洪亮的龙吟声,突然又从云层之上,幽幽地传了过来。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流水:

    难道怀的是后来蛊事的小黑龙

  2. 坏蛋:

    。。。。。。。。

  3. 坏蛋:

    。。。。。。。。。。

  4. 坏蛋:

    。。。。。。。。。。。

  5. 坏蛋:

    。。。。。。。。。。。。。

  6. 坏蛋:

    。。。。。。。。。。。。。。。。。。。。

  7. 小白:

    金花用自己腹中胎儿,李代桃僵……做了替身?

  8. 不甚了了:

    哈哈

  9. 道士:

    是谁 是谁

  10. 温利武:

    金花夫人她老公

  11. 路人:

    黑龙哥来接小青龙了

  12. hzc0926:

    啥情况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