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八章 左右逢源虎皮猫

2015年4月24日 更新

  黄山龙蟒已经分崩离析,化作数丈,躺倒在了那头黑背大鹏的身下,那么我们头顶上那一道道充满威严和无上气势的龙吟声。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除非,这世间,还有一条真龙,而它却已经被这里的动静给吸引,出现在了这黄山之上?

  想到这么一个可能,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一阵惨白。

  此刻的双方都陷入了僵局,这是一种极为微妙的局势,倘若加入一两个小杂鱼,并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来的若是一条真龙,只怕事情就会变得无比复杂,那天王左使瞧了瞧我师父手中的龙骨法雷符,又朝着头顶的天空望去,突然间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来,对我们说道:“老陶,看来我们谁都占不了这便宜。既如此,热闹凑完了,我们也就走了,回见。以后有空一起喝茶啊……”

  这话儿说完,他朝向不改,脚步朝着后面一动十数米,紧接着转身离开,而他旁边的小佛爷、地魔等人。也是不再犹豫,随着一同消失在了林间的黑暗中。

  我瞧见邪灵教的这帮人毫无阻拦地离去,不由得焦急地说道:“师父?”

  师父没有理会我的招呼,而是抬头看向了天空。

  我跟着望了过去,却见有一道黑影从九天之上垂落而来,这黑影巨大而修长,张牙舞爪,身影几乎笼罩了大半个天空。让人根本无法分清楚它到底有多么庞大,只晓得这一位,绝对就是真龙。因为光瞧见它的这黑影,就让人震撼莫名,整个人的心魂都为之摄取,反倒是看不清它的轮廓了,我的心中有些慌,而这时师父却一把拍住了我的肩膀,沉声说道:“别怕,沉住气,即便是真龙,厉害也会有限度的!”

  师父的这一拍,让我心中诧异,几乎感受不到太多的力量存在。

  而即便如此,他沉稳的气势却也让我心安,仔细往上瞧去,却见到半空中浮现出了一对碧绿色的硕大眼珠子来。

  这眼珠子宛如两轮满月,灼灼其华,整个天空的光芒都仿佛因为它而收敛,而它自出现起,便在不断地转动着,俯瞰这大地之上的所有生物,那清冽寒彻的目光宛如一盆冰寒的冷水,让人从头顶直接泼到了脚板底,哆嗦着嘴皮,忍不住颤抖。

  所谓龙威,恐怕便是如此!

  面对着这般的龙威降临,我师父显得平静而沉稳,傲然屹立,而我则因为师父的鼓励,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来,然而就在此时,我却能够感受到附近的林子里,传来一阵又一阵抑制不住的惊呼声。

  邪灵教的人最是机敏,晓得事不可为,说走就走,早已不见踪影,而这些发出声音的,应该都是附近各门各派的修行者们。

  这些人都抱着一种过来捡便宜的心态,然而此刻瞧见头顶上这头真正的巨龙,心中的恐惧又不由自主地萌发出来,大都止步不前,浑身僵硬。

  那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真龙隐于云间,整个天空一片昏暗,唯有它那两道碧绿的眼眸光华璀璨,沉默无声地看着大地,仿佛不想大动干戈,只是想要逼走林中的人类,而我师父却并没有妥协,仰头望去,毫不示弱。

  双方互看了好一会儿,我尽管心中并无把握,不过却也是将饮血寒光剑给高高举起来,准备与那真龙决一死战。

  这僵持局面让人气都喘不过来,然而就在此时,林间突然有一只飞鸟腾起,朝着天空的云层飞去。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在我的眼中,瞧见那飞鸟并不算大,好似母鸡一般。

  这事儿就奇怪了,要晓得早在先前的九雷轰顶之时,黄山境内的大部分飞禽走兽都已经仓惶逃离,而在这龙威之下,我们这些修行者尚且心慌气闷,这鸟儿怎么可能还可以摇摇晃晃地朝着那云层之中的真龙飞去?

  它的胆儿,得有多肥?

  我师父也有些意外,“咦”了一声,也不多言,就瞧见那飞鸟摇摇晃晃地隐入云层之中,没多时,它又从云层之中浮现,朝着我们这边飞了过来。

  什么妖怪,这是要干什么?

  我紧握饮血寒光剑的手心不由得多了几分汗渍,紧张地等待着,然而当那货真正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时,我整个人完全就石化了。

  这货,居然是虎皮猫大人!

  没错,这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飞鸟,居然就是句容萧家养着的那头虎皮鹦鹉,它之所以飞得摇摇晃晃,并非是畏惧龙威,而是因为此君的肚皮实在是太肥了,以至于都影响到了自身的平衡。

  只不过,它来这儿干什么?

  我自然知道这肥厮的厉害,一头口能言语、能掐会算,还能够跟我师叔祖称兄道弟的扁毛畜生,完全就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更何况它转阴之前的身份……只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我满脑子疑惑的时候,那肥鸟儿已经飞下来了,停在了那头颓然倒地的黑背大鹏身上,冲着我们这边招呼道:“嘿,陶晋鸿,姓陈的小子,别来无恙啊?”

  这家伙倒是个自来熟,我师父虽然去过萧家,但是没有与虎皮猫大人打过照面,故而并不认识,但是瞧见这肥厮既能上天,与真龙碰面,又能下地,来与我们交流,自然是了不得的人物,当下也是不敢怠慢,拱手作揖道:“不知道这位居士是?”

  我赶忙上前介绍道:“师父,这位是虎皮猫大人,李师叔祖生前的好友!”

  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而师父听到了,双眼一亮,对这那肥厮说道:“哦,原来你就是教会克明金篆玉函的虎皮猫大人啊,素闻大名,久仰久仰。”

  那虎皮猫大人挥着翅膀,不耐烦地说道:“哎呀,别这么假客气了,时间紧迫,我们长话短说吧——这样的,大家头顶上那位呢,是我黑龙哥,跟我也有点交情,而我脚下的这条母龙呢,曾经是它的姘头……哦,我说话是不是太直接了?总之呢,黑龙哥说看到这母龙身死,不忍她被千刀万剐,就想过来,好生安葬一番。咳咳,大家都是朋友,你看这事儿咋样?”

  这肥厮的话儿让我们有些诧异,没想到它居然是作为天空之上的那头真龙使者而来,先礼后兵的。

  只是我们为了这条黄山龙蟒,费尽千幸万苦,经历生死无数,怎么可能放手?

  想到这儿,我下意识地瞧了一眼师父,只见他并没有说话,而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苍穹之上的龙眼。

  师父不说话,我便晓得了他的心思,作为徒弟,自然要有眼力劲儿,当下也还是豁下脸来,坚定地说道:“大人,你可能不知道,这黑花夫人之所以能够化龙,是因为偷了我手中的龙血结晶,方才能闹得如此动静。当初我远赴灵界,披荆斩棘,历经生死,好不容易获得此物,却被这妇人给偷去,你叫我如何能忍,现如今物归原主,也是正常,你说呢?”

  瞧见我一再坚持,虎皮猫大人摇晃着身子,用低沉的声音说道:“陈黑手,你可能不知道,我家黑龙哥的脾气,可不是很好哦,我现在过来跟你谈,还是它给了我天大的面子,你不要这般执着,免得招惹祸事,懂不?”

  听到了对方的威胁,我却撒泼抵赖地笑着说道:“大人啊,你刚才都说不过是姘头而已啦,何必大动干戈呢,那黑花夫人心术不正,生活糜烂,黑龙哥拔鸟无情也是正常,对吧?”

  我这般肆意地调侃,使得气氛一僵,那虎皮猫大人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我,许久不曾言语,而这时我头顶之上,却传来了愤怒无比的龙吟。

  呜呜、呜呜……

  整个天空的炁场都在震荡,我的心中紧张极了,生怕那真龙一言不合,直接就碾压下来,顿时就是身子紧绷,全神戒备。

  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虎皮猫大人突然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了起来,冲着我眨眼睛道:“哈哈,好一个拔鸟无情,你这句话,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我好久没有瞧见大黑龙这般尴尬了,好了好了,既然是你们有理,我也不再多说了,那龙尸腹中,有几枚蛋蛋,是黑龙哥的种,它要,你们给不给?”

  我回头朝着师父望去,他淡然地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可!”

  双方谈妥,虎皮猫大人撅着屁股,让我帮忙剖腹,我提着饮血寒光剑,来到了近前,先是将黑背大鹏的身子费力翻开,露出了那条龙蟒遗体来,找对位置,一剑下去,剖出了几枚小西瓜大的蛋蛋来,虎皮猫大人点了一下数,满意地将这些给抱着,奋力往上飞了两下,没飞起来,而就在这时,虚空之中突然浮现出了一只龙爪,一把将它给一齐抓着,然后消失无踪。

  头顶上遮蔽天空的黑影终于消失了,而就在此刻,在大地之上屹然而立的我师父身子却突然一阵颤抖,脸色数变,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虎皮猫大人:咳咳,我这么说,是不是太直接了?不过我家这黑龙哥,性子挺花的,你们懂的……

  1. 十年踪迹十年心:

    肥虫子是后来的什么?_?

    • 路人:

      小佛爷的九转金蝉蛊

  2. 十年踪迹十年心:

    感觉道事要结束了╮(╯▽╰)╭

  3. 打酱油:

    为何虎皮猫大人在此时就想起黑龙哥了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期待下一部。

  5. 道士:

    蛊事 道士 下一步是什么

  6. hzc0926:

    老陶憋出内伤了,问苍天情为何物,那个高手不花心。

  7. 流水:

    肥鹦鹉抱着一堆蛋还怎么飞

  8. 徐学智:

    谁给我解释一下那破鸟怎么抱着蛋,怎么飞的。。。

    • 娜娜:

      不是说没飞起来么

  9. 木三:

    应该是用爪子抓着织物一类的东西兜住蛋蛋起飞的!

  10. 木三:

    抱着的抱应该是一个别字,正确的应该是包着。

  11. 陆右:

    几枚小西瓜大的蛋蛋?到第一部就剩下一个小龙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