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九章 黄山龙蟒归属争

2015年4月24日 更新

瞧见师父一口鲜血喷出来,我顿时就焦急无比,一把将他给扶住,急声问道:“师父。你怎么了?”

师父将那两枚龙骨法雷符给收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方白色丝巾,将唇间的鲜血给搽干净,又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左右一番打量,对我低声说道:“别管我,你先去那龙尸处,摸一下它头颅之中,是否有一块凝结如软玉的瘤子?那就是被黄山龙蟒消化了的龙血结晶,你快将它取出,防止事情有变!”

师父说得十分着急,我自然也理解他的心情,瞧见他此刻的模样,绝对没有刚才与邪灵教左使对峙时候的强势,晓得他定然是在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便不再多问。快步前往龙尸处,用饮血寒光剑切开那龙头,伸手进去一阵掏弄,当真摸出了一块鸡卵大的结石来。

瞧见这东西。我欣喜万分,赶忙递到师父面前,对他说道:“师父,你快吃掉,不然功效就消减了!”

师父接过我递过来的这血糊糊、宛如软玉的结块。不由得苦笑一声道:“为了这玩意,陶陶死了,剑妖也死了,唉,当真是不值得啊……”

我瞧见他眼神之中十分萧索,担心他心灰意冷,赶忙劝他说道:“师父,陶陶不是还有残魂所在么。日后说不定能够重回世间,而剑妖前辈之死,却是中了那小佛爷的算计。若是想要报仇,还得师父您来主持啊,你可不能丧气,赶紧吃了它吧!”

师父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递回给我道:“还是你来吃吧,我……”

我慌忙拦住他的手,坚定地说道:“师父,我离至道尚远,就算是吃了,也未必能够有所感悟;而且我心头有魔,倘若没有人能够限制住我,事情实在是难以想象,师父,你别犹豫了,一会儿附近的修行者就都会赶来了,而且如果邪灵教杀一个回马枪,我未必能够挡得住——快些吃了!”

听到我的话语,师父愣了几秒钟,突然洒脱地笑了:“也对,我被王新鉴那龟孙说了两句,倒是着相了。行,我这就将它给服下。”

师父手指微动,那血色结块浮动而起,点点鲜血化作水滴状,紧接着朝着我师父的口中滑落而去。

那玩意入口即化,根本就用不着咀嚼吞咽,直接就从喉咙中化作一条线,朝着腹中滑落而去,而就在此刻,当真龙遮蔽整个天空的庞大身影消失之后,终于也有人鼓起了勇气,朝着这边跑了过来,最先冒头的居然是矮小而丑陋的侏儒俞千八,这家伙先前暗算了一回悬空寺的一众僧尼之后,就一直没有露面,此刻却是如同那闻到鱼腥的猫儿,壮着胆子就跑过来了。

师父吞服了那龙血结晶之后,闭目不语,不管任何事情,而那俞千八在远处小心翼翼地靠近而来,瞧见了我,以及我旁边的黄山龙蟒之时,不由得咧嘴,嘿然笑道:“嘿哟,没想到居然还是老熟人啊,怎么着,陈老魔,这龙是你砸下来的?”

我平静地笑着说道:“俞千八,许久未见,你还是那个丑样子,怎么,你过来想干嘛?”

俞千八摸着下巴斑驳的胡须,一双眼睛眯得狭长如缝,阴恻恻地笑道:“所谓好东西,见者有份,这偌大的一条龙尸你未必能够一人独占,不如与我合伙,对半分了,而由我来布阵,帮你挡住其他想要过来蚕食的家伙,你看如何?”

对于这家伙的提议,我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个字:“滚!”

面对着我的高傲孤冷,那俞千八愤愤不平地骂道:“好你个不识好歹的黑手陈,你也不想一想,我当初的毒谷,以及我精心培育出来的优昙婆罗七精灵,可都是因你而毁,你难道一点儿负疚感都没有?今天我摒弃前嫌,过来与你共商要事,你居然还是这个态度,你就不怕我布下婆罗大阵,将你给罩在此处,不得解脱?”

俞千八色厉内茬地骂骂咧咧,而就在这时,林子里又冒出了几伙人来,其中一人却是先前撒丫子抛开的张天师,而另外两帮人,其中几人却是以江楚尘为首的洞庭湖一伙,另外还有荆门岛的几个厉害角色。

这些人都是死里逃生而来的,先前被我忽悠上山,结果跟邪灵教的人一火拼,纷纷都吃了亏,原先兵强马壮,信心满满,此刻却各有各的狼狈,本来就是满腹怨言,不过瞧见我身后的黄山龙蟒,心思顿时就纷纷地活络了过来。

张天师赶到之后,并未有说话,反而是那洞庭湖的江楚尘,先是发出一道粗豪的笑声,紧接着扬声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黄山龙蟒啊,刚才瞧见,果然非同凡响,陈老弟你果然厉害,让哥哥瞧一瞧,那真龙,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他一副大老粗的模样,毫不顾忌地就朝着我这边走来,而其他人则伸长了脖子,准备估摸着我这边的反应,也好浑水摸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前四大门派围住茅山宗时,他们讨要那深渊巨手,而我当时的态度是开放而合作的,这使得众人误以为我是个极好说话的老好人。

不过不管如何,我却知晓一点,倘若我不露出一点儿爪牙来,当着那就要被人当做小孩儿欺负了。

我瞧见那江楚尘大大咧咧地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当下也是平静地扬起了手中红光洋溢的魔剑,淡然说道:“江道友,我想你可能没有弄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这黄山龙蟒是我茅山给轰下来的,而它之所以化龙,也是因为偷了我茅山的一件东西,此时此刻,它归我茅山处置,而我却并不打算,给大家分享,懂么?”

江楚尘走到一半的路程,脚步一僵,脸上陡然变了颜色,阴沉着脸说道:“陈老弟,你这话儿说得就有点儿过分了,围剿这黄山龙蟒,我们这些人,可也都是出了力气的。”

我劲气灌注,那饮血寒光剑的红光暴涨一丈,然后淡定地说道:“然后呢?”

荆门岛的一个独目老太用尖锐的嗓门喊道:“你这个黑手陈,先前诓骗我们上山,结果害得我们诸多门人,或者惨死于邪灵教徒的刀下,或者被乱石砸死,然而现在居然还想独霸那黄山龙蟒,简直是太可恶了,大家伙儿,我问一问你们,黑手陈想要霸占黄山龙蟒,你们答应不答应?”

“不答应,不答应!”

众人纷纷发言,声嘶力竭,仿佛我夺走了他们多年的财产一般,而这时远处的俞千八也桀桀怪笑,朝着远处的林子喊道:“江湖上的朋友们,你们也来评评理,世间哪有这般的事情,我们怎么能够让茅山,这般的霸道?”

仿佛印证了他的话儿,远处的林子里,稀稀拉拉地走出了四五十条身影来,这些人三两成群,结伴而来,却是先前都没有露过面的江湖散人。

一时之间,差不多有六十多人,将我们给团团围住。

众人呐喊一句,那江楚尘终于想起了旁边同样德高望重的张天师来,朝着他拱手说道:“张天师,您可是正儿八经的龙虎山正朔天师,不比茅山宗差,您来评评这理,他茅山如何能够独霸黄山龙蟒呢?”

众人一时纷纷起哄,让张天师主持公道,而到了此时,一言不发的张天师方才走到跟前来,没有看我,而是冲着闭目而言的我师父拱手说道:“敢问是陶真人么?”

我师父睁开了眼睛来,瞧着面前这位黑须黄袍的道人,微微笑道:“是我。”

陶真人?

这个满头白发的老道士,居然就是茅山掌教陶晋鸿?

听到这话儿的所有人,心头莫不是一阵惊骇,要晓得在这江湖之上,陶晋鸿可是众人公认的,当世间最顶尖的修行者之一,他出现在这儿,就已经不是凭借着人数,可以起哄的事儿了。

众人一阵心慌,而那张天师却躬身行礼道:“龙虎山天师道第六十五代掌教张朔,拜见真人!”

张天师这般的礼遇,着实让众人惊掉眼球,而我师父倒也并不倨傲,回礼之后,平静地说道:“恩薄天师去了宝岛之后,你接位以来,励精图治,弘扬道法,做得远比茅山宗透彻,倒也不必行这后辈之理。”

张天师与我师父客气两句,方才问道:“敢问一句,先前九天之上,那第十道落雷,可是真人所为?”

我师父点头说道:“然。”

张天师不再多问,而是气度俨然地再次拱手说道:“既如此,这黄山龙蟒自然是归茅山宗所有,我龙虎山并无异议;陶真人,贫道先告辞了,日后再会!”

一句话讲完,张天师转身就走,毫不留恋,这事儿让所有人都震惊了,回过神来,张天师早已不知影踪。

有我师父坐镇于此,众人即便是眼馋心热,不过终究还是不敢造次,陆陆续续地离开许多,即便是最依依不舍的俞千八,也是骂骂咧咧的,消失在了林中,然而就在人即将散尽的时候,有一个削瘦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了不远处,朝着这边平静地望了过来。

在他身边,还有十三人,个个都是豪雄之姿。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这里讲一下,张天师的名讳,乃假名,请不要计较,也不要与现实联系到一起来,谢谢。
此乃虚构,一切雷同,纯属巧合。

  1. 波波风:

    今天怎么没人抢沙发~

  2. 风一样的男子:

    头牌

  3. 徐学智:

    地板。

  4. 鬼王:

    地板

  5. 江伟波:

    快加更,小佛

  6. 角:

    十三太保又来了

  7. 坏蛋:

    老情人前来一叙旧情了,老陶不忍心把龙尸分与旧情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