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章 不过茅山一小蛇

2015年4月24日 更新

  江湖名望是什么?

  在此之前,我一直为自己那“黑手双城”的凶名能够吓退许多宵小而自得,却从来没有想象得到,我师父在江湖上的地位有这般的高。六七十人的修行者,其中不乏厉害的高手,强悍的散修,甚至还有与茅山齐名的龙虎山天师道掌教,然而在知道这个老道士就是传说中的陶晋鸿之后,竟然没有一人,胆敢上前而来,捋这虎须。

  这情况让我深深地震撼到了,这与我之前的恶名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当然,我师父的这名声是经过时间和岁月所沉淀下来的,谁都羡慕不来,而就在我以为一切都即将过去的时候,却有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带着十三个雄姿勃发的强者从林中走了出来。朝着我师父这边遥遥一揖,朗声说道:“民顾委黄天望,携委员会十三委员前来,向陶真人问好。”

  来者正是素有“大内第一高手”之称的黄天望。民顾委第一委员长,而他身边的那些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十三太保。

  曾经的十三太保之首,名为武穆生,因为其兄武穆王太行矿难之事而被双规。后来越狱而出,不知踪影,此番的十三太保,其实已经是经过了洗牌,并不如往日那般厉害,不过即便如此,大内第一高手,再加上民顾委十三太保亲自前来。光这名头,也的确就真的够唬人了,而一想到他们此番前来。绝对是心怀不轨,我的心中就是一阵焦急。

  我师父自然也知道来者不善,平静地点头说道:“黄委员长,别来无恙啊。”

  黄天望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紧接着热情地说道:“挺好,真的挺好,陶掌门,当年茅山宗开山门之后,我们一别也有二十来年了,多年未见,没想到陶掌门神采依旧,风姿不减,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他这边说着话,远处的林子处一阵骚动,我瞥眼望去,却见七剑出现在了树林边缘,而在他们旁边的,却是包括陈慎、鬼鬼在内的茅山大队,而先前消失不见的杨知修师叔,也随着茅长老、符钧的人重新出现,一群人瞧见了这边的我们,便也没有在逗留,而是朝着这边快步走了过来。

  我师父应付了对方两句话,这时茅山众人都走到跟前来了,纷纷躬身,向掌门问好,师父挥手免礼,问刚才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师叔平静地说道:“呃,刚才有一帮人在林子里探头探脑,我教训了几句……”

  探头探脑的,自然是先前离开的那些江湖人士,那传说中的黄山龙蟒就在跟前,这帮修行者自然舍不得离开此处,不过怯于我师父的威势,却也不得不装作离开的样子,免得被我师父惦记上,日后不得安宁,而此番瞧见又有一帮子人凑上前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更是不想离开了,就想着双方若是能够打起来,自己会不会又浑水摸鱼的机会呢?

  围观者心中期冀,而我师父却显得十分平静,了然于心,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而是笑着脸,与这位大内第一高手闲聊扯淡,都不进入正题。

  双方的笑容似乎都僵了,而这时旁边的鬼鬼终于从人群之中挣脱出来,惊讶地喊道:“大爷爷,你怎么在这里?”

  黄天望仿佛刚刚瞧见鬼鬼一般,也讶然地回道:“啊,鬼鬼啊,你也在这里啊,大爷爷之所以来这黄山,是因为上面收到风声,说这儿黄山之中,有化龙的灵属,让我带人过来看一下,倘若是真的有那传说中的真龙,那便要将其充公,收归国有,拿来给科学院的科学家们做研究,让它为祖国的繁荣昌盛、人民的幸福安康做贡献!”

  这话儿说得冠冕堂皇,而他仿佛都没有瞧见我们身后的那条黄山龙蟒一般,一脸的认真与诚恳,反倒让提问者鬼鬼有些莫名其妙,指着那黑背大鹏剩下的金色龙蟒说道:“大爷爷,你说的那真龙,莫非就是这个?”

  我听到这爷孙两人的一对一答,便晓得那小姑娘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单纯,她自然是知晓黄天望在这儿没有谈话的切入口,方才这般故意问起的。

  而黄天望的回答也格外有意思,他并不说这真龙是他民顾委要的,若是拿去给科学院的科学家,做研究。

  他居然还将这事儿,上升到了国家与人民的幸福安康上来。

  然而身在宗教局的我却知晓,一般类似于此类材料,基本上都是收归于部门的内库之中,使用权都在一把手的掌控之中,这黄山龙蟒倘若是被黄天望和十三太保拿回了去,它去了哪儿我自然是无从知晓,但是绝对不会给科学院。

  他或许会上缴一部分,但更多的,恐怕就是他黄天望一人掌控了。

  这事儿他做得太多了,我都不用猜测,便能知晓。

  果然,鬼鬼这般一接话,黄天望的眼睛便朝着那边望了过去,先是瞧了一眼,接着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走近几步,一脸讶然地说道:“啊,果然,没想到它居然在这里,待我仔细瞧瞧,到底是与不是……”

  他说着话,便想上前,仔细一观。

  若是以前的情况,我说不定也就懒得跟这家伙计较了,毕竟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即便吃相难看,我也只能捏着鼻子忍着,然而此刻我却没有等师父开口,毫不犹豫地挡在了他的面前,伸手阻止道:“黄老,留步!”

  我这一挡,他身后的十三太保立刻就露出了凶相来,一个国字脸的男人冲着我呵斥道:“好不懂事的家伙,黄老也是你能拦的么?”

  十三太保群情汹涌,一副要冲上来的架势,而就在此时,刚刚赶过来的七剑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我的身后,刷、刷几声,北斗七星剑倏然拔出,朝着对方指了过去,充满杀气的剑锋立刻将十三太保的气势给压了下来,而黄天望则很从容地扭过头来,看向了我师父,淡然问道:“陶掌门,你徒弟这是什么意思?”

  我师父耸了耸肩膀,微笑着说道:“志程是我徒儿,同时也是宗教局的司级干部,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不如让我们听一听他是怎么说的?”

  黄天望之所以朝我师父问话,是表明我尚且不配与他交流,而师父这轻飘飘的四两拨千斤,却让他不得不转头看向了我来,面对着这大内第一高手、以及鼎鼎有名的十三太保注视,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指着远处的天空说道:“我想黄老是误会了,地下的这玩意,只是我茅山家养的小蛇;至于你说的真龙,刚才想必诸位也看到了,就在我们头顶的云层之上,黄老若是想要,上去将其捉拿便是,我何曾拦你?”

  “什么,茅山家养的小蛇?”

  听到我的这话儿,不但是黄天望和十三太保,便是旁边的众人都不由得一阵愣神。想必无数人对于我这满口胡诌,心头定然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般厚颜无耻的,堂堂黑花夫人,黄山龙蟒,居然被我直接构陷成了茅山家养的小蛇来。

  而面对着一众诧然不已的民顾委干部,我浑然不觉地说道:“对呀,这小蛇是家师养在后山的,本来拜托给我那小师弟喂养,却没想到他太过于年轻,实在贪玩,结果就让这家伙给逃出来了,我茅山为了防止此獠祸害世人,由掌教真人亲自带队,连在朝堂之上任公职的我都给叫了过来,就是不敢给老百姓们凭添麻烦,还好终于将它给宰杀了,没有造成太多祸端,实在侥幸——黄老若是不信,自可以问我茅山任何一人……”

  我张口就说胡话,而旁边的杨师叔也是一本正经地接话道:“对的,为了这孽畜,我们穷追千里,不过还好将其拿下,就不劳黄委员长费心了。”

  那黄天望即便是修养再好,听到我与杨知修师叔在这儿演那双簧,也止不住地要翻白眼,而那国字脸男人更是忍不住了,恶声恶气地冲我说道:“好你个牙尖嘴利、颠倒黑白的陈志程,偏偏将那黄山龙蟒说成你自家养的宠物,真的是够了。不过既然如此,它造成了这般的惨状,又岂是你能够负得了责任的,还不赶紧将它叫出来,让我们惩治?”

  我一脸无辜地指着头顶上的天空说道:“我都说了啊,弄成这样的,并不是我茅山的小蛇,而是头顶上的那条黑龙,你们若是想要缉拿真凶,上天去就好了,何必与我茅山纠缠?”

  国字脸一阵气苦,他自然晓得先前遮蔽了整个天空的那条黑影,也是一条真龙,只是依他的本事,别说一个,就是来一百个,也未必能够拿得下。

  黄天望瞧见自己的手下被我一阵胡搅蛮缠,直接无语,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来,对着我师父说道:“陶掌门,这就是你的答案?”

  我师父眼睑低垂,平静地说道:“志程的话,就是我的话。”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捡漏专家黄天望此刻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跑而过——去你大爷的茅山小蛇,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淡定自若陶真人:“哎哟,不错哦?”
路人甲:“我擦,黑手双城,不愧是黑手双城,这手黑,心更黑,居然连捡漏王黄天望都败下阵来?”
路人乙:“天啊,天啊,世界要变了么?”
陈志程:“黄老,罪魁祸首在天上,你去吧,我们给你加油哦,加油加油!”
——————
补胡侃了,本章最感动的一句话,你们觉得是那句?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终于又是我的啦

  2. 吃货的幸福生活:

    板凳也是我的啦

  3. 吃货的幸福生活:

    地板也收了吧

  4. 木三:

    贪心不足蛇吞象!

  5. 角:

    志程的话,就是我的话

  6. 徐学智:

    昨天我还想问上面那帮人那么贪婪,连洞庭湖的那几滴什么玩意儿都想要,这么好的龙蟒怎么回不来参合。果然又来舔着脸捡漏。

  7. 笨熊-缪倩意爸爸:

    多吃多占,怪不得这么幸福

  8. 道士:

    唉! 当今现状

  9. 我的名字叫政府:

    我要把它交给政府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