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三章 纷争之后总难平

2015年4月26日 更新

  小师弟的这一声“师父”,让人听着心酸无比,就仿佛是绝望之中的唯一期待,也是无数懊恼涌上心头的悲伤。我瞧见他此刻那番狼狈模样,不由得心中一叹:“早知道如此,当初又何必逞强,带着小师妹到处乱晃呢?”

  尽管对小师弟先前的行为并不欣赏,但是我却也晓得倘若如梅浪师叔那般一直打击这孩子,只怕他就真的废了,瞧见他满脸的血泪,我也晓得小师弟此刻的心中,定然是悲伤到了极点,已经再也容不得太多的打击了,于是跨前一步,对他说道:“小明,我有事情问你……”

  师父也对着小师弟说道:“你大师兄问你话呢。”

  小师弟慌忙施礼道:“大师兄,有什么吩咐,还请讲出来。”

  一想到那个悬空寺的和尚,我的眼睛就忍不住眯了起来。散发出抑制不住的寒意,对他低声说道:“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是带着陶陶乘着风符离开了么,为何陶陶还留在这儿。你和那和尚却不见了?”

  小师弟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来,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抓着陶陶的手,全神贯注地在启动风符,哪里能想到那家伙竟然如此卑鄙,不知道弄了什么手法。居然偷龙转凤,将自己和陶陶给调换了个儿,等风符结束了,我方才晓得带出来的,居然就是那个无耻的悬空寺和尚,整个人就懵了,正想质问,却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先捅了我一刀。紧接着仓惶逃离,我当时身受重伤,根本没办法拿住他……”

  “偷龙转凤。而且还捅了你一刀?”

  我的目光一扫量,却是瞧见了小师弟的胸口处,果然还有一道刀口,这一刀倘若是再偏移数分,应该就是心脏位置了。

  想来那智饭和尚定然不会手软,必然是想要杀人灭口的,结果没有能够成功,这里面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我并不得而知,但是却晓得一点,那个法号叫做智饭的和尚,他若不死,天理不容。

  果然,听到小师弟的讲述,师父的脸色也是一肃。

  自己教出来的徒弟,那道德品性他自己也是晓得的,梅浪师叔刚才说小师弟一人奔逃,苟且偷生,他自然不信,但是这里面到底如何缘由,他也是有些模糊,现在一听方才晓得,害死自家孙女最大的罪魁祸首,并非是面前的这小徒儿,也不是那深渊巨手,而是一个屡次三番被我们救出险境的毒蛇。

  这条毒蛇,一逮着机会,就开始咬人,没有半点儿犹豫。

  师父的面容严肃,而其余的人那脸色几乎都黑了——耻辱,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堂堂茅山宗掌教真人的孙女,居然会被这般害死,这不但是对于掌教真人的挑衅,也是对整个茅山宗的侮辱。

  众人顿时情绪鼎沸,议论纷纷,而这时师父则回头找到梅浪师叔,对他说道:“梅师弟,寻人找物,这里你最是擅长,在刑堂刘长老到来之前,由你帮着追一下那人,你看可以么?”

  梅浪长老自然抱拳,铿锵有力地说道:“义不容辞!”

  他刚刚把小师弟给送过这边来,又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寻人,不知疲惫,当真让人觉得不容易,然而我想起之前他误杀徐晨飞的事情,心中又有些隐忧,不知道该如何跟师父反映这事,不过这想法在肚子里面转了几圈,终究还是搁下了,一来师父此刻恐怕没有心思来理会这事儿,二来此刻还是有用到梅浪长老的时候,现在处理他,也未必能够找到合适的人选。

  更何况,那事儿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师父会不会处理,也是一件犹未可知的事情。

  如此一想,我终于明白了梅浪长老先前为何肆无忌惮。

  我心情一下子就变糟糕了,不过却也只有强忍着,与茅山一行人返回了附近的县城,刚刚在一家旅店处落了脚,没一会儿总局的宋司长便带着赵承风、黄养神、王朋联袂而至,找到了我,我瞧见总局特勤组的三位负责人都在,连向来居于京都、从事文职工作的宋司长都前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顿时就打起了精神来,小心应付着。

  跟宋司长的一番交流,我方才知晓这是总局老王的安排,他老人家知晓黄山颇多变故,藏匿依旧的邪灵教也有可能露面,便派了总局的精锐力量前来,时刻准备着,一旦有了冲突,随时都能够派得上用场。

  不知道黄山龙蟒已归茅山这事儿,是否传到了宋司长和其他三位特勤组负责人的耳中,反正宋司长对于此事只字不提。

  由此可见,对于此事王红旗应该是早就有过推测的,而他先前对我的承诺也已经完全做到了,有了宋司长带领的这三支特勤小组,我们就不在畏惧那邪灵教再杀回马枪了,熬过这两天,茅山大队来援,便可以将黄山龙蟒给安然送回山中——这人情,王总给得的确有些大。

  宋司长询问了我一些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之后,有带着我与三位组长见面,决定揽过打扫战场的这苦差事来,现在出发,配合有关部门,对黄山进行全面的调查。

  之所以说是苦差事,是因为现在过去,基本上都是收尸,另外还有许多后续需要处理,劳心又劳力。

  我想加入其中,结果宋司长笑着对我说道:“王总说了,你现在还是休假期间,那就先处理宗门的事情,局里面的活儿,还是留给我们这些领着全额工资的家伙来干吧。”

  宋司长知晓我此刻必然忙碌,也不要我加入进来,不过对于我提出让七剑帮手的事儿,倒是并不拒绝。

  他此番来得匆忙,尽管凑齐了三个特勤小组,但是对于偌大的黄山来说,人数却还是太少,而且这里面还涉及到无数鱼龙混杂的江湖门派,手上能多一点儿力量,也总归是好的。

  更何况,七剑也并非什么小鱼小虾,现如今的七剑在宗教局之中也是一面旗帜,有了他们,如虎添翼,宋司长如何不欢喜?

  交流完公事之后,宋司长又提出要拜见一下我师父,接着我带着这四人与我师父见了一面,稍微聊了几句,便也不多谈,毕竟我师父在江湖上的地位实在太高,即便是宋司长在他们的面前,也有些喘不过来气,问过好之后,再寒暄几句,我又跟宋司长提起了悬空寺智饭和尚的事情,让他帮我查探一下对方的下落,他答应了,随即带着七剑离开。

  我们在小县城中休整了两天,师父整日都待在房间里面不出来,而两天之后,茅山刑堂的刘学道长老带着另外几名长老前来接应,于是便不再停留,众人回山。

  追杀智饭和尚的事情,由师父交给了最为好专业的刘学道长老,而我则被师父点名,一起陪同回山。

  一路旅途不谈,回归山中之后,师父立即组织了一次茅山长老会。

  而让人诧异的事情是,从来只有掌教真人和十大长老能够列席的长老会,这一回,师父居然还指定了我和符钧师弟参加。

  这情况着实有些诡异,不但是我,其余的十大长老也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在清池宫的偏殿之中,师父将此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述出来,给诸位长老通报。

  完毕之后,他叫来符钧,将那乾坤包袱皮展开,将那头黄山龙蟒的尸体给放在了偏殿之中。

  这乾坤包袱皮应该是经过整理的,那黑背大鹏的尸体已然不见,而瞧见这条几乎与真龙无异的黄山龙蟒,即便是见惯了世面的茅山众长老,此刻也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纷纷上前围观,啧啧声不绝于耳,显然是惊奇不已。

  而经过了最初的喧闹之后,众人开始回过头来,都看向了师父。

  师父走近一些,缚手说道:“此物并非真龙,不过却是这世间与真龙最接近的生物,那龙首也进化得与真龙一般无二,十分珍贵。而此番黄山一行,能够拿得此物,皆是众人拼死而为,杨长老、茅长老、梅长老以及志程等人,皆立大功,我若不赏,有违常理。所以此番会议,也谈一谈分赏之事……”

  涉及利益,此事最为复杂,不过师父却也显得十分大方,龙筋龙骨、龙肉龙鳞,诸般珍惜材料,倒也不吝赐予,而我则因为居功至伟,师父倒也不避亲疏,给我两根金色肋骨、两副可制软甲的龙鳞和相应龙筋,以及一根犄角。

  当然,分赏有功之臣的物件只占这条龙尸的一小部分,至于其余的则上缴,填充茅山内库,激励门下弟子,所以其余的长老倒也并无太多意见。

  我对于此事并不热切,因为此番黄山一行,我的收获其实仅仅次于获得了龙血结晶的师父。

  要晓得黄山龙蟒最值钱的就在于完全化形的头颅,而我的饮血寒光剑为了剖开头颅,却是饮尽了三分之一的鲜血和脑髓。

  这才是最大的收获,不过我却也不敢讲出来,怕被人嫉妒的眼神杀死。

  分完果果,师父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接下来,我们谈一谈对于劣徒萧克明的处置结果。”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饮血……寒光剑,此刻可以更名为龙血寒光剑了,厉害不厉害?
陈志程: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我咋知道?

  1. 大师兄:

    等了十分钟了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来了

  3. GGYY:

    地板

  4. 十年踪迹十年心:

    红尘

  5. 娜娜:

    起晚了

  6. 奇:

    龙血寒光剑有啥技能

    • 流水:

      激发龙威 猜的

  7. 晨风-依旧:

    努尔的棍子可以召唤一条蛇,龙血剑可否召唤神龙?毕竟大师兄除了魔威吓唬一下,没有大范围杀伤技能。

  8. LXF:

    好 萧小子要被赶出大门了 马上可以天天双修到天下十大的 我在想 矛山到底是惩罚他 还是奖励他呀 天呀 你也让我天天找妹子双修吧

  9. 陈龙:

    杂毛是红尘历练出来的 不是双休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