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四章 长老会议三两事

2015年4月26日 更新

  小师弟自被梅浪长老给押回来了之后,便一直被刑堂的弟子给看押着,回到山门之后,就给刑堂长老刘学道的大弟子冯乾坤给押回了谷中待着。一路上,我发现这小子生逢大变,再也没有了原先跳脱的性子,变得沉默了许多,一路上除了刑堂询问他事情经过与细节的时候会说话之外,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在保持沉默,也不会主动找别人搭话。

  他仿佛丢了魂一般,就连吃饭这种事情,别人若是不给,他也浑然不觉,浑浑噩噩地一天天过着。

  小师弟与陶陶之间,要说没有一点儿小儿女的情愫,我肯定是不信的,虽然两人之间差着辈分,但情感这事儿。到底还是不受理智控制,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彼此喜欢,也不是没有道理。

  其实这事儿倘若没有什么变故的话。我师父又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老学究,说不定还是一段佳话,但此刻陶陶却死了,而且还是因为小师弟而死,虽说她的残魂仍在。但是倘若说要回魂过来,不知道又要费多少周折,而且也未必有这般的机缘,所以这事儿就变得复杂了一来小师弟的心性直接就崩塌了,瞧他这模样,根本就是找不到人生目标,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二来不管怎么说。茅山终究还是有规矩在的,做错了事情,就得要责罚。

  我不知道师父没有跟任何人商量。直接在长老会议上提出这般的话题来,内心中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但是却也晓得他要处理小师弟的决心,一定是有的。

  茅山十大长老之中,除了刑堂长老刘学道在外缉凶、传功长老尘清真人不问世事之外,其余人等皆已到齐,听到师父突然说出这议题来,气氛为之一滞,左右互看几眼,那杨师叔嘿然笑道:“师兄,这萧克明私自带着陶陶离山游玩,接着又任性而为,为了逃避责罚,擅自逃离,最终导致陶陶死于深渊巨手的拿捏,而且还差一点耽误黄山龙蟒的大事,自然是要处理的,不过他是你的弟子,怎么办,这个还得看你的意见。”

  师父平静地说道:“我其实也是想听一听大家的意见,方才好做决定。”

  场中犹豫一阵,我想起小师弟在黄山之时,几次精彩的表现,以及小颜师妹这儿的关系,想上前求情,然而却也晓得虽然师父叫我来参加这长老会议,却并不代表我有随意说话的资格,而且我这个时候发言,可能还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于是强忍着,不敢说话。

  沉默了好一会儿,梅浪长老说话了:“这小子根本就是个浪货,陶陶之死,他的责任最大,死不足惜,如果这番轻轻放过,只怕他根本就不会记住教训,以后又会犯错,到时候不知道又会将谁给害死呢,所以啊,这事儿,得从严处置!”

  他的话音刚落,向来都显得沉默寡语的茅长老也出声支持道:“对,这种恣意妄为的弟子,倘若是不好好地惩处一番,宗门日后的管理工作,很难做的!”

  两人这般一说,其余长老的脸色就变了,这是要将萧克明这小子往死里整的节奏啊?

  执礼长老雒洋咳了咳,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之后,方才缓声说道:“两位师弟的话呢,自然是有道理的,不过我想提醒一句,所谓扬善除恶,治病救人,惩罚并不是我们的目的,而是要让门下弟子洗心革面,改过自新。这萧克明虽然行为孟浪,不过到底还是因为年纪太小,没有历练,陶陶的死,与他有关,但并不能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去,不然刘师兄何必还在山外,追寻那个叫做智饭的和尚呢?”

  杨师叔听到这话儿,不由得笑了,问雒长老道:“雒师兄这般说,自然是正理,不过那小子闯的祸实在太大了,若不按照门规处理,日后茅山门下的弟子又犯了,又该怎么办?”

  梅长老也说道:“雒师兄,刘师兄不在,这里就你对茅山门规最为熟悉,我想问一下你,擅作主张、私自行动,最后又贪生怕死,独自逃离,造成同门死亡的事情,应该如何处理?”

  他罗列的这种种罪名,深究起来,小师弟逃不过一死,然而雒长老的脸却也一下子阴沉起来,缓缓地说道:“诸位,你们或许忘了一件事情,这萧克明不但是掌教师兄的关门弟子,也是李师叔符箓之道的传承之人,这些年来,李师叔带过那么多的茅山弟子里面,唯有他,算是最得精髓的人,你们处理他的时候,拜托先想一想仙逝了的符王李道子,可好?”

  这话儿说得众人一阵沉闷,要晓得,符王李道子,那可是茅山的一面旗帜,他的威望,无论是在朝堂还是乡野,又或者茅山内部,其实比我师父还要高。

  这事一涉及到了他老人家,就变得有些难办了。

  沉默了许久,这时秀女峰的一位女长老提出来:“我提议,将事情折中处理,这萧克明,不如让他在后山闭关,足不出户,何时能够顿悟,修为入得化境,何时方才能够出关,诸位看如何?”

  茅山后院的山林之中,是这洞天福地灵气最足的地方,此刻有许多茅山的前辈在此闭关修行,他们不问世事,只管修行,却是茅山最强大的基石,一旦茅山有所变故,这些人方才会挺身站出来,平日里想找,都没有去处,按理说这并不算是什么责罚,不过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要晓得这小师弟年纪不大,性子跳脱而好奇,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幻想,而此刻将他禁锢在茅山后院里面,当真比坐牢还要痛苦。

  她的这个提议获得了许多人的点头,然而这时,我师父却摇了摇头,直接否定道:“不行……”

  简单一句话,便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紧接着我师父继续说道:“这样子的惩罚,实在太轻了,我知道你们都是看在我和李师叔的面子,方才说的这话儿,不过杨、梅、茅等几位师弟说得没错,玉不琢不成器,心性若是不行,即便修为再高,也不过酒囊饭袋,所以,我决定——从即日起,废去劣徒萧克明一身修为,并且将他给逐出茅山,今日之后,他便不再是茅山弟子,天大地大,让他自己去闯荡吧……”

  逐出茅山?

  听到这话儿,我的脑子“嗡”的一声,顿时就懵住了。

  没有师门经历的人,是根本无法理解弟子对于宗门的那种归属感,这是一种比家、比亲情还要强烈的情感,而对于我来讲,倘若是要被逐出宗门,简直就是天要塌下来的感觉,我想小师弟应该也是一样的,就仿佛,被全世界都给抛弃了一般。

  而且更严重的是,还要将他的一身修为都给废了……

  我几乎下意识地直接跪倒在地,不顾别人的感受,高声喊道:“师父,不可啊!”

  符钧与我一同跪倒在地,苦苦哀求师父收回成命,而雒长老和其余几名立场比较中立的长老也出言求情,而杨师叔等人听到了,虽然诧异,不过却也不置可否,显然是认同了师父的这处理方式。

  我苦苦劝告,然而师父终究意见已决,不再理会,而是直接在长老会上通过了这个决定。

  接下来,师父又谈了几个话题,到了最后,他突然宣布道:“最后说一件事情,从明日开始,我即将在后院闭关,这一回跟以前不一样,我闭的,是死关!”

  死关?

  所有人都为之动容了,我的情绪还在为小师弟的未来而牵扯,此刻却直接瞪起了双眼来。

  我晓得这死关,与一般的闭关并不一样,它是绝对的避世不出,不能与任何人见面,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顿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来。

  因为结果分晓之时,要么生,超凡入圣;要么死,灰飞烟灭,没有第三种结局。

  长老会顿时就闹开了,众人纷纷发言,乱作一团,而我师父等众人都说完之后,方才抬起双手,平静地解释道:“之所以如此,倒也不是我想,而是因为此番黄山一行,我与邪灵左使王新鉴一战,动了根本;而后又是竭力使出秘技‘神剑引雷术’,虽说将那已经化作真龙的龙蟒轰了下来,却在最虚弱的时候受到真龙诅咒,心脉受损,若不是我及时吞服了龙血结晶,只怕已然死在黄山了……”

  我先前晓得师父应该是受了重伤,却没想到伤势居然到了这个地步,想来那真龙诅咒,当真是歹毒无比,一众长老听到师父这话语,也都黯然,不再劝解。

  师父待众人平息,方才又说道:“国不可一日无君,而茅山也不能一日无掌事之人,我闭死关之后,还需找寻一位能够接任我这掌教之位的人,众位长老都是宗门的中流砥柱,对于这事儿,不知道心中可有人选?”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此番会议,将决定未来十年茅山,以及整个修行界的重大事情,所以不能省略,见谅。
下一章是“临终”托孤。

  1. 徐学智:

    沙发

  2. 徐学智:

    吃货我恨你

  3. 半步天涯:

    早了

  4. 鬼王:

    慢了

  5. 那把饮血寒光剑:

    道事好像要结束了,难道肖克明需要男女双修来恢复修为?蛊事里面那个泡在淫窝里的杂毛。

    • 2223333:

      结束个pi啊 修为都还没受损

  6. Rorschach_Ye:

    加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7. 陈龙:

    好像是李道子算出杂毛会出事、提前教了花间山阴经 杨之修监视杂毛 杂毛才摆出一种废物的样子

  8. 自我放逐:

    蛊事茅山都快被干翻了也没见茅山后山静修的前辈救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