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五章 尘埃落定话事人

2015年4月26日 更新

  众人都完全没有想到,我师父一回山门,便连着抛出诸多震撼众人的事情来,先是将黄山一行的收获按功封赏。紧接着又对自己的关门弟子毫不留情地驱逐出门,到了最后,居然又抛出了这么一个重磅话题来。

  掌门归属!

  当今之世,诸多修行宗门之中,最为强势的当属三派,青城、龙虎与茅山,而其中又以茅山与龙虎山最为稳固,因为与派系林立的青城不同,茅山和龙虎山同宗同源,最具凝聚力,至于白云观、崂山以及悬空寺等宗门,则属于第二梯队,尽管像白云观这种被列为道教协会所在地的宗门高手辈出,但毕竟还是受到了朝堂之上的牵扯,不得独立,故而反而弱上一些。

  一曰龙虎。一曰茅山,能够成为其中之一的掌控者,其中的权力足以让修行界的无数人眼红,甚至为之疯狂。

  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地位。无可动摇的名望。

  然而当听到师父说出这番话儿来的时候,一众长老全部都仿佛屁股生了痔疮一般地站了起来,朝着我师父躬身说道:“万万不可,请掌教真人收回成命,不可妄议此言。”

  瞧见众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师父一声长叹道:“我这掌教之位,从虚清真人手中接过来,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当年与龙虎山并驾齐驱,时至如今,反倒是越来越闭塞了,道法未曾如何宣扬,在朝堂上的地位也远不如龙虎山。说起来,我这个做掌教的,实在是有些惭愧。时至如今。不如退位让贤,让有能力的同门来担当吧。”

  雒洋长老立即恭声说道:“掌教师兄,你千万不可妄自菲薄,前些年茅山宗封锁山门,那是上一代掌教真人所做的决定,跟政治大环境有关系,别的门派也同样封山,也正是如此,茅山方才保持了完整传承;这些年来你励精图治,茅山在江湖上的声望也日渐昌隆,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而此刻正是茅山发展的关键时机,你怎么可以撂下挑子,不管我们了呢?”

  众人纷纷附议,而师父则苦笑道:“你们以为我想啊,不过我此去闭关,不知生死,也无法搭理门中事物,倘若有个意外,我如何跟虚清真人交代,如何跟列祖列宗交代?”

  听到我师父的话语,众人一阵默然。

  的确,师父既然说自己心脉受到重创,不得不闭死关,一搏未来,那么我们就不得不面对着最坏的结局出现,而在他还在的时候,就将此事给确定下来,远比日后生了变故,众人纷纷争夺的时候,要来的妥当得多,也平和许多。

  只不过,我师父陶晋鸿以下,到底谁能胜任此位呢?

  众人心思一阵杂乱,而这时杨师叔突然站了出来,语气坚决地说道:“我不同意掌教师兄的意见,也不同意师兄还健在的情况下,就将他的掌教真人一位给替代掉——掌教师兄是为了我茅山而身受重伤的,这般做,我觉得是在落井下石,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太公平!”

  “对,对,的确不太公平!”

  众人纷纷点头,要晓得师父为了茅山牺牲如此之多,结果掌门之职却给撸了,实在有些难看,别人瞧见了,也觉得实在是有些不妥,不过众人却也知道,倘若不弄出一个主事者来,又着实有些说不过去,如此纠结一番,先前发言的杨师叔又出声说道:“我觉得这样,掌教师兄职位不改,至于他闭关期间的事情,我们只需选出一位话事人来,由话事人与茅山长老会一同,处理宗门内务,各位看如何?”

  杨师叔的话语让众人一阵豁然开朗,这真的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因为众人都晓得一点,那就是当今之茅山,实在是难以选出一位能够替代我师父的强力人物,但倘若将权力分散,再选出一位话事人来,事情就变得简单许多。

  再选一个陶晋鸿不容易,但是找一个大管家,这又有多难?

  这提议不但减小了这个人选的选拔难度,而且还给众人分权,自然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而我师父也点头同意了,问他道:“这话事人,不知道杨师弟可有人选?”

  杨师叔指着跪在地上的我说道:“陈志程,此子天资聪颖,入门时还曾经引发邪灵天王左使的争抢,本身参加过南疆战争,又在朝堂之上打拼多年,经验阅历都在,更值得一提的是,志程虽然还算年轻,但一身修为,却比我们在座的大部分人都厉害许多了,这一点尤其重要——师兄如果要问我的意见,陈志程就是我的不二人选。”

  在杨师叔开口之前,我曾经猜测过他会提及的各个人选,甚至还觉得他极有可能毛遂自荐,然而却没想到他竟然推荐了我,一下子就将我给捧到了风口浪尖之上来。

  瞧见众位长老纷纷点头称是,我顿时就愣住了,怎么回忆,也没有想到我跟杨师叔还有这样的交情,竟然能够让他开口,将我捧上这个位置来。

  这事儿有点儿奇怪,要晓得我跟杨师叔向来都不对付,他这般说,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而就在我暗自揣测,而众位长老仔细思考的时候,我师父率先表明态度道:“志程虽好,但他是我的外门大弟子,在拜师之时,我便已经确定了一点,那就是他只能成为茅山外门的代言人,而不可能成为茅山掌教!”

  师父这般一说,众位长老这才反应过来,而杨师叔则仿佛才想到一般,一拍脑袋道:“哦,瞧我这记性,居然忘记了还有这茬。”

  我被否定之后,气氛开始变得活跃起来,毕竟选的不是掌教,而是一个相当于大管家一般的话事人,这话题倒也没有那般的严肃,于是众人开始纷纷发言,有人提议由十大长老排名最前的传功长老来当,毕竟论起修为,茅山除了我师父,也就是尘清真人了,不过这话儿却被我师父和几位长老给否决了,毕竟尘清真人性情淡泊,别说话事人,就算是真的给个掌教真人,他也未必肯当。

  除了传功长老,众人还相互推荐,甚至跪在我旁边的符钧也被人提及,说他自入茅山以来,勤奋刻苦,已经成为了茅山的典范,而且他与我师父一脉相承,也算是符合了茅山的传统。

  如此讨论了好一会儿,师父最终落锤道:“这话事人一职,不但要有些本事,而且还要善于沟通,团结左右,既如此,杨师弟,不如让你来当吧!”

  自一开始说过几句话,定下调子之后,杨师叔就一直不曾发言,没想到在最后,师父竟然点了他的名,当下也是诚惶诚恐,不敢接受。

  师父含笑说道:“你说自己资历浅薄,其实志程、符钧比你的资历更加浅薄,这话事人的位置,得兢兢业业,服务宗门,我反倒觉得你做了最合适,毕竟你这些年以来,在长老会里所做的一切,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变化了不大,你就不要推脱了。”

  师父这般说完,梅长老、茅长老等人也是纷纷认同,而其余的长老则显得无所谓的样子,唯有雒洋长老显得有些不太开心。

  他眉头微锁,似乎有些担心。

  经过一番推脱之后,杨师叔“勉为其难”地应承了下来,而后师父又交代了诸多事宜,并且告诉大家,符钧将成为他的掌灯弟子,日后他闭死关,无法与外界交流,则由他留在符钧手中的一盏油灯来沟通,听到这话儿,我方才想起他先前让符钧拿着乾坤包袱皮的用意,而众长老也是闻弦歌而知雅意,当下也是将符钧给增补进了长老会,作为替补长老,为师父代言。

  而之后的交流中,我居然也被选入长老会中,作为朝堂之上的力量,成为能够决策茅山命运的其中一人。

  不过这也不过是一种名誉,因为常年在外奔波的我未必能够参加长老会,只是有个知情权而已。

  长老会散场之后,众人离开,而师父则要回家,与家人作最后的告别,并且安排好陶陶遗体的诸事,临走前把我给叫上,让我跟随,其间一言不发,而我跟着回到竹林小苑,师父的儿子陶师兄已经知道了这噩耗,那个老实的汉子罕有的眼圈通红,两句话没说完,眼泪就直接滴落下来,结果挨了我师父一通训,灰头土脸。

  师父骂完陶师兄,便将我给叫到了书房去,两人对面而坐,他长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支持,会上我不让你做这话事人,你可怨我?”

  我摇头说道:“师父做事,自有考量,而我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的确是不能坐上那个位置。”

  师父松了一口气,长叹一声道:“你能够看得透彻,如此最好,倒是省了我许多口舌功夫,我明日即将闭关,不再出世。这世间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在此之前,有几件事情得给你交待一番,不然若是我这里出了变故,可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死不瞑目?

  这么严重,难道师父现在是在给我临终托“孤”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这一章是小佛写苗疆以来,除了开头之外,最为精心雕琢的一段,经过了数次的修改,反复的斟酌与删减,语气、语言、语境,反复模拟,就是想要通过各人言语,将出当局者每一个人的心里活动、谋算、算计、反算计以及诸多不可言妙的东西表达出来,完毕之后,回头一看,还算满意,不知道诸位看官是否喜欢。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江伟波:

    哈哈

  2. 江伟波:

    我不抢

  3. 吃货粉丝:

    32g个赞

  4. 吃货的幸福生活:

    地十板喽一

  5. 爱糀香不爱花:

    卧槽!!

  6. 江伟波:

    小佛牛逼

  7. 徐学智:

    还不算晚

  8. 晨风-依旧:

    要完事了

  9. 刚刚:

    要怎么废修为呢?吃药还是什么?

  10. chinomango:

    很好。希望在最上面加上直达底部的按钮

  11. 北方龙之首:

    杨知修好阴险,城府好深呀,难道老陶真的看不出来吗?如老陶这般人物,杨的所作所为应该是知道的,难道是为了闭关让对方露出马脚

  12. 啊啊啊啊'啊:

    开挂陈当初只是说不能当掌门,又没说这大管家不能当,牵强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