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七章 一个时代的结束

2015年4月27日 更新

  从师父的竹林小苑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邮过去了。

  此刻月色晴朗,因为洞天福地的缘故。星子朦朦胧胧的,像蒙上了一层毛玻璃,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若是以前,我自然会在这儿留下来吃一顿饭,但是此刻的师父身体处于崩溃状态,而陶师兄又处于丧女的悲痛之中,哪里有心思来招待我,于是跟师父谈完事情之后,我便离开了,拒绝了陶师兄夫妇的挽留,而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新任的掌灯弟子符钧。

  他也是被师父叫过来的,想必也是有一些事情需要交代,我当时的心情颇为沉重,没有与他再多寒暄,彼此点了点头,便擦肩而过了。

  出了偌大的一片林子。我踱着沉重的脚步往茅山主峰走去,瞧见这周遭的景色摇曳,不由得多出几分陌生感来。

  尽管我在茅山度过了相当一段时间的日子,但是自出师之后。我便一直在外奔波忙碌,倒也再没有心思理会诸多景物,现在回头一看,处于此刻心境之中的我不知不觉,就感觉一切都变得黯淡许多。一路同样黯淡的未来。

  一直来到了前方的一处山口时,我的心情终于变得明媚起来。

  穿着一身素净长裙的小颜师妹正在前方静静等待着我,宛如谪落人间的仙子,清冷又出尘,而当她的一双晶莹美目与我相对的时候,却又回复了小女人的活泼,快步上前过来,与我招呼道:“我听他们说你开完会之后。就来到掌教真人这边了,怎么聊了这么久?”

  我点了点头,伸手抓住了她的小手。轻轻捏着,烦躁的心中方才有了一丝宁静。

  我与师父的谈话,涉及到许多十分隐秘的事情,为了小颜师妹的安全,我不得不隐藏了许多的话语,只是讲起了师父明日要闭死关,有一些事情需要交代,我作为大弟子,终归还是要帮着办许多事情的。

  小颜师妹与我,可以说是天底下最奇怪的一对夫妻了,因为十八劫的缘故,尽管两人已是夫妻,却又不得不隐瞒着别人,也不能够名正言顺地走到一起来,反而如同偷情的男女一般,回避着别人,好在我们两人的心倒是贴在一块儿的,不管分别了多长的时间,相隔了多远的距离,都能够彼此感觉到对方的情谊恒在。

  所谓爱情,或者说我与小颜师妹之间的爱情,并非长相厮守,而是精神上面的共鸣。

  两人稍微谈了几句,一解相思之苦后,小颜师妹便有些着急地对我提及了小师弟的事情,说她得到消息,长老会议上已经确定了对他的处理决定,就是废去一身修为,逐出茅山门墙,而且还是我师父亲自敲定的。

  对于这件事情,小颜师妹显得特别不理解,一脸愁容地对我说道:“大师兄,掌教真人不是挺喜欢小明的么,怎么现在居然会这么对他,难道是在记恨陶陶的死?我听他们在传,说是小明害死了陶陶,而且还是贪生怕死,将陶陶一个人给丢下,方才会如此的——他们是不是搞错了啊,小明虽然性子有些跳脱,不过本性并不坏啊,也不会这么没种的?”

  小颜师妹没有资格参与长老会议,得到的消息也大都不是完整的,以讹传讹,难免会有一些偏差,我将当时发生的事情,给她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也没有太多的隐瞒。

  听完之后,小颜师妹愣了好久,眼圈立刻就红了,拉着我的手说道:“大师兄,我知道小明做的有些事情,确实比较混蛋,不过他本意还是好的啊,而且这一次陶陶的死,也并不一定完全怪他,掌教真人对于他的决定,是不是太残酷了?你能不能帮着我劝一劝掌教真人啊,我听说刑堂的人今天就会将小明的修为废去,并且在明天一早,就将他给逐出茅山了呢……”

  小师弟萧克明是小颜师妹的侄子,姑侄两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两人在茅山也算是相依为命,而现在他被逐出茅山,对于小颜师妹的打击,实在是太重了。

  然而面对着小颜师妹的请求,我也显得很无奈,因为此事既然已经在茅山长老会上做了决定,基本上就是没有更改的可能,而且我能够瞧得出来,师父在小师弟的这一步棋上面,是花费了许多心思的,并不仅仅只是一次驱逐,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在这种关键时刻,还费劲精力,使用大六壬,给他测算未来,显然也是希望他能够在江湖中磨砺,能够将性子给沉稳下来。

  再有一点,那就是虽然小师弟的修为要给废去,不过并不是断了他修行的根子,只不过是将他丹田的气海破去,让他这些年来修行的功力消融。

  这就给小师弟重修埋下了一个引子,只要这个小子精神不垮,其实还是有机会卷土重来的。

  关键的一点,就是看这个小子,是否能够能受得住磨砺,他得证明自己并非是一块鲁钝的石头,而是一块真正值得雕琢的璞玉。

  要是他从此沉沦,一蹶不振了,那么也真的就入不得我的法眼了。

  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个软趴趴、扶不起来的阿斗,我绝对是看不起的,即便是有着小颜师妹的这层关系,那又如何?

  我对小颜师妹解释了一番,说这决定是修改不了了,而小师弟从此之后的造化,就得看他自己了,不过我会对他保持关注的,不会让他就此沉沦,而且这一次的事情,对于他来说,未必不是一次很好的经历,温室里面的花朵永远都长不大,唯有面对过狂风暴雨的野草,方才能够对着那凛冽寒风,露出倔强不屈的微笑。

  小颜师妹并非一般的市侩女子,听得我的解释之后,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只是叹息了一声,说希望如此吧。

  是夜,我并没有回清池宫的道舍,而是住在了小颜师妹的屋子里,英华真人的三年丧期已过,而两人又是夫妻,自然不会有太多的忌讳,我是心情极度沉重,急于需要一股可以宣泄的途径,而小颜师妹也是想我入迷,当下也是一夜颠龙倒凤,其中妙处,不足外人道也。

  次日清晨,我精神百倍地醒来,亲了亲还在抱被沉眠之中的小颜师妹光洁额头,不忍打扰她的好梦,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然后离开,一直来到了山门之前。

  我赶到的时候,正好瞧见小师弟被刑堂冯乾坤给押着,一路朝着山门之外踉跄走去。

  瞧见他走路的姿势,以及苍白得如同一张薄纸的脸,我便晓得他的功力已经在昨夜就被废去了,此刻的他,当真还比不上一个普通人,毕竟身上还有重伤,一瘸一拐的模样,实在让人心酸。

  除此之外,一路上还有许多不明真相的茅山弟子,瞧见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掌教关门弟子,此刻落难凤凰不如鸡,一副落魄的模样,不由得指点纷纷,他们未必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但是人云亦云,都晓得这是跟掌教真人的孙女陶陶之死有关,而且许多人以讹传讹,都以为是这小子贪生怕死,苟且偷生,说话都不免难听了许多,而且还有人吐口水,扔石子,场面一时混乱。

  面对着诸多羞辱,身处漩涡之中的小师弟则显得麻木无比,不管别人怎么咒骂侮辱他,都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整个人一如之前的那种失魂状态。

  不过即便隔得很远,我也能够瞧见他那一双无神的眼睛里面,藏着无数的痛苦与彷徨。

  这是从山顶摔落下来之时的那种痛苦,一种对于未来的迷茫,以及对前事的内疚,这痛苦就像跗骨之蛆一般,折磨着他,而他倘若是不能够度过来,只怕就真的废了。

  我远远地瞧着,不过却因为昨天答应过师父的事情,并没有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我甚至都不能让他知道,师父,还有我在关心着他。

  我明白这是师父的苦心,人只有在经历过极端的痛苦之后,方才能够浴火重生。

  小师弟萧克明就这般,被逐出了山门,而当天夜里子时的时候,师父被符钧给背着,交给了看管后山的尘清真人,此时的他已经不能走动了,全身瘫痪,唯有一双眼睛里面,散发着微微的神采。

  师父闭死关了,在场的人不多,众人瞧见他与尘清真人消失于后山那淡薄的烟云之中时,几乎所有人的心中,同时生出了一个想法来。

  属于陶晋鸿的时代,过去了。

  一个时代的结束,代表着另外一个时代的开始,而身处于这个时代的浪潮前沿的我们,到底该如何走下去,方才不会被浪潮给吞没呢?

  我站在茅山诸位长老之间,余光处打量着每一位或者熟悉、或者陌生的老头儿,心中一时之间,陷入了迷茫。

  这些人,在多年之后,谁人是敌,谁人是友?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混乱年代,完。

下一章:
  1. 平凡的人:

    第一

  2. 国栋梁:

    接下来会写谁?

  3. 旧梦凉人心:

    非常好

  4. 旧梦凉人心:

    第四

  5. 陈龙:

    黑手要干死天王左使了, 估计老母鸡要帮黑手。基本就要结束了 期待老母鸡的故事。

  6. 娜娜:

    啊,你们动作太快!

  7. 十年踪迹十年心:

  8. 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轩:

    太水了,能不能充实一点

  9. 那把饮血寒光剑:

    今儿只说了三句话:老陶入山,小肖下山,二蛋留种。

  10. 江伟波:

    迟了,

  11. 江伟波:

    写母鸡,

  12. hzc0926:

    期待下一卷

  13. 八点正:

    余韵!无心插柳柳成荫,包子就是这样来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