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大巫,狂人

2015年4月28日 更新

  小师弟被逐出山门之后,后续的事情都是我处理的,他当下的惨状以及迷茫,都入了我的眼睛。再想起横尸黄山的陶陶,我的心中就是没有来由的恨。

  这所有的一切,罪魁祸首,都是那悬空寺的智饭和尚,然而此人一直逍遥法外,连让人闻风色变的刑堂长老刘学道,居然都没有追踪到他的消息,反而使得小师弟代为受过,虽说这也是他应该承受的,但是我却是一肚子的怒火。

  听到宋司长谈及了智饭和尚的消息,我立刻来了精神,不过瞧见他一副欲言又止、难为情的模样,我就晓得事情恐怕不会有那般的简单。

  果然,在宋司长的办公室里,我得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这位智饭和尚。大有来头。

  除了悬空寺方丈弟子之外,这位法号智饭的和尚其实并非国人,而是吴哥人,叫做康桑坎。他父亲是当地一名十分厉害的大巫师,因为跟当年游历天下的悬空寺方丈有一些交情,故而就将自己的儿子给送到了中国来,修习佛法。

  这康桑坎十岁来华,因为特别聪慧。深谙佛法真谛,而且与寺中的各位老一辈人物交好,故而迅速上位,成为了悬空寺的真传弟子之一。后来又传闻他曾经是转世重修之身,故而悬空寺方丈顾不得他并非本国人的限制,有意将他培养成悬空寺未来的当家人,也传了他许多手段。

  黄山一事发生之后,宗教局配合茅山刑堂对黄山进行封锁。在各个要道上布置警哨,就是想要将此人给捉拿归案,特别是在归往悬空寺的几条交通要道上面。更是重兵把手,布下了密密麻麻的网。

  宗教局之所以如此做,一来是给我面子,二来也是卖茅山一个人情,然而即便如此,那智饭和尚却宛如消失了一般,实在难寻,后来总局听说茅山刑堂长老刘学道耐不住性子,准备杀往悬空寺火拼,勒令方丈交人的时候,赶忙出面调解,到了悬空寺一打听才知道,那智饭和尚根本就没有回来,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为了避免两派冲突,悬空寺甚至准许茅山与总局的联合调查小组,进入其中搜查。

  或许是不想结下茅山这么一个敌人,悬空寺的表现显得十分积极,不但配合无比,而且还提供了许多线索,智饭和尚俗名康桑坎,以及他的诸多背景,也是那边提供过来的。

  而且宋司长还特别跟我提出一点,康桑坎的父亲叫做康克由。

  因为身处总局的关系,我对于地缘势力也算是有一些了解,知道这康克由可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是吴哥红色高棉的高级领导人之一,曾经是S-21集中营监狱长、琼邑克灭绝中心的负责人,在他的主持之下,不择手段,诉诸暴力、有组织地消灭超过两百多万人口,全国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而这只是表面上的,私底下的世界,他曾经是最为恐怖的巴干达巫教的大巫师,最擅长的就是利用死魂作法。

  我之所以如此熟悉,完全是听我师父跟我提及过的,说当今天下,修道的法门千万,然而许多人为了在短时间内获得恐怖的力量,就会与内心中的魔鬼妥协,做出令人发指、惨绝人寰的恐怖事件来,就比如南疆吴哥的康克由,经过那几年的屠杀,他炼过的神魂无数,倘若说真正的实力,恐怕就是人间的恶魔,也难以比拟。

  师父之所以举出这么一个例子,是让我克服心中的魔头,不让蚩尤真身出现,造成偌大的伤害,而这也使得我记住了这么一个恐怖的角色。

  我师父曾经告诉过我,那位巴干达的大巫师还好缩在南疆的原始丛林中,没有动静,而要是真正现世,只怕又是血腥无数。

  那人的实力到底如何,因为没有见过,所以不得而知,但是我却晓得,即便是我师父,也是深为忌惮的。

  我万万没有想到,那个看着我一只手都能够撂倒的和尚,居然有着这般深厚的背景。

  更没想到的是,作为东南亚最恐怖的教派之一,巴干达巫教的大巫师,康克由居然会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中国的悬空寺来,当一个平凡无奇的小和尚——难道他是因为惧怕自家儿子留在南疆,会被人给威胁或者杀害么?

  听到宋司长说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得有些沉重,问道:“然后呢?”

  宋司长告诉我,说在悬空寺那边提供了这情况之后,总局便协调与南疆接壤的几个省份,让他们重点盘查一下这位智饭和尚的线索,而就在刚才的时候,他这边收到一个消息,滇南局那边联合公安机关和武警部队,对一个毒贩的窝点进行捣毁的时候,还得到一个消息,说该案的主犯曾经陪同一个和通报上差不多的年轻和尚,沿着走私通道,从茫茫山林中越过国境,朝着缅甸方向离去。

  经过抓到的嫌疑犯再三辨认,确定了那个光头沙弥,就是我们所要通缉的智饭和尚。

  说道这儿,宋司长双手一摆,无奈地对我苦笑,而我则微微眯着眼睛,淡然地说道:“也就是说,智饭和尚,或者说那位康桑坎已经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国家,并且得到了他那父亲的庇护?”

  宋司长接触到我那冰凉的目光,不由得一个寒颤,下意识地挥挥手说道:“哎呀,老陈,你别这么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觉你越来越像以前的王总了,那眼神儿,瞧得人直发慌!”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笑了:“是么,我怎么没有觉得?对了,这件事情,你告诉过茅山的刑堂长老刘学道没?”

  宋司长点头说道:“这事儿得有始有终,免得到时候你茅山又搅得江湖风起云涌,而我们又得四处灭火,肯定还是要告诉他的;不过这不正巧你回来了么,我提前跟你说一声——对了,之所以告诉你,就是想让你劝一下你们的刘长老,那个康克由在总局的档案评测里面,属于S级的顶级人物,除非是你师父亲自出手,不然真的很难对付他的,而且那里还是人家的地盘,如果可以,最好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过一段时间?”

  “对,过一段时间,”宋司长对我解释道:“红色高棉前几年的时候受降了,而大概明年左右,吴哥政府将会与联合国达成协议,成立审判红色高棉的特别法庭,而那个时候,全东南亚的同盟以及西方国家的秘密阵线,都会参与其中,那康克由即便有通天手段,也抵不住这么多人物的逼迫,一定扛不住,而到了那个时候,康克由垮了,智饭和尚岂不就是囊中之物?”

  宋司长讲的话的确是很有道理,然而他却忽视了一点,那就是茅山的尊严。

  对,就是尊严,一个犯下了如此罪行的家伙,居然在害死了茅山掌教真人的孙女之后,还能够逍遥法外,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事儿对于茅山来说,无异于“啪、啪、啪”打脸。

  别说顽固的刘长老受不了,即便是我,也不可能容忍这件事情的发生。

  想到这儿,我嘴角微微翘起,平静地说道:“康克由的名声,我也听我师父说过,融炼百万人的亡魂而成就的巫师,到底有多厉害,我还真的是很好奇呢……”

  宋司长听到了我的话语,不由得扶额叹息道:“来了来了,我就知道事情会这样,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我懂得这里面的规矩,这次过去,我会以茅山的名义,不会让你为难的。”

  宋司长摇头苦笑道:“我不是怕这个,而是你根本不知道那康克由有多厉害,你要是去了,回不来,我可怎么跟王总交代?”

  这说曹操,曹操到,刚刚一念叨到王老大,宋司长办公桌的红色保密电话就响了,他接过电话来,刚刚放到耳朵边,一听,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应了两声之后,挂了电话,对我说道:“得,王总问我你回来没有,若是有空,现在就去他办公室一趟。”

  我拍了拍这老伙计的肩膀,起身离开,接着很快就出现在了总局王红旗的办公室里,老头儿精神奕奕,光溜溜的脑袋就好像百瓦白炽灯一般。

  跟王总的谈话并不多,他简单地询问了一些状况,在得知我师父闭关之后,他长叹一声,先是祝福,然后问我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

  总局老大问我的工作安排,这当真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不过我却还是告诉他,我近期可能要以茅山的名义,前往南疆一趟。王总在得知了事情的前后经过之后,不由得苦笑了起来,摇头长叹道:“到底是年轻人啊,真的是活力十足——不过志程,你可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到底是什么吗?”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没人要,我收了。板凳

  2. hzc0926:

    早知道先抢再看

  3. hzc0926:

    早知道先抢再看

  4. 吃货的幸福生活:

    地下室也收了

  5. hzc0926:

    这段时间总抢不到,搞得没信心了。

  6. 江伟波:

    吃货

  7. 江伟波:

    你变态

  8. 吃货的幸福生活:

    不要人身攻击

  9. 徐学智:

    我不抢沙发好多年。

  10. 小卖部:

    ……

  11. :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12. 一个游客:

    在人物塑造方面,作者显然是有难以忽略的瑕疵的。首先,人物太过于中二,不够成熟。举这一章为例,作者给出陈志程不等候时机的原因是为了尊严。尊严固然重要,但盲目为了尊严就以卵击石,头脑一热就可马上出发,难以让人相信这是一个成熟男人,或说一个国家机关官员会干出来的事。类似的例子还很多。第二,与主人公的中二病相辅相成的就是主角光环太强烈。主角光环是某种程度必要的,但是像作者所写的,碰上数倍强于自己的对手,本是以卵击石,但仅凭一股热血,一咬牙,就不知怎么的赢了,这样的主角光环我只能说不负责任,因为这种光环在不顾事实的情况下屡屡出现,一次两次还尚可,多了只会让每次的拼斗索然无味。
    应当承认的是作者构建了一个大气恢宏的世界和体系,体系间人物关系也十分勾人心弦,但需要提醒作者相比于蛊事后两部有些粗制滥造,难免使我有些失望。希望这种情况能够很快的被改变。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