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别闹,要乖

2015年4月29日 更新

  宋司长先前说起,我还并没有太多的想法,而听到连总局王总都这般说,我就感觉到了有几分奇怪。脸色不由严肃起来,要晓得,我面前的这一位光头老人,可是堪比我师父、天王左使一般的顶级存在,也是镇国级的高手,连他都这般谨慎,让我顿时就有些疑惑,沉声问道:“怎么,这个人,真的很难缠么?”

  王总摸了摸下巴,那儿有一块小刀疤,有些不明显,他微微眯着眼睛,对我说道:“知道我的这块刀疤,是如何来的么?”

  我脸色立刻就变了,心中咯噔一下。然后说道:“难道是他?”

  王总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追忆往事道:“赤柬政权七九年倒台之后,康克由到了泰国,八六年六月。他在泰国待不下去了,乔装打扮,带着孩子来华,在我国京都外国语大学当高棉语教师,而在这潜伏期间。他的身份被一位从滇缅边境回来的特工人员识破,结果他将那位同志给灭口,紧接着又将我局一位宿老给杀害,后来事情闹到了我这里,我亲自出手,但还是让他给跑了,而且还给我留下了这么一道伤疤……”

  我深吸一口气,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不可能吧?依王总你的修为。居然也会被那家伙给伤到,他真的有那么厉害么?”

  王总眼睛眯着,对于这般不堪回首的往事。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而是缓缓说道:“连你师父都受重伤,闭了死关,又何况是我呢?高手之间的交手,已经不再是以势压人那般简单了,任何变故,只要稍微一分神,又或者有点儿什么小差池,结局都会变得不同。当然,我并不是说那康克有多厉害,我要不是得在京都看守龙脉,早就过去取他性命了——我只想提醒你,那个家伙,很难缠。”

  连王总都能够被这家伙给伤到,我实在是无法想象自己如何能够在康克由的地盘里,将他最亲爱的儿子给抓到,心中不由得有些沮丧起来。

  难道说,我真的要如宋司长所说的一样,等上一段时间再说?

  王总瞧见我有些沮丧的表情,似笑非笑地说道:“听到了我的话,你还想过去,将那个害死你师父孙女的小和尚给抓回来么?”

  我不知道王总跟我说的这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却晓得他绝对不是在打击我的战斗欲望。

  我脑海中稍微一冷静,又浮现出了陶陶儿时的可爱模样,以及当下小师弟的惨状,以及种种因为那小人物而带给我的巨大伤害,心中就是一阵抽痛,眉头跳了几下,终于还是深吸一口气,对王总说道:“王总,也许你会笑我蠢,但是我只想说一点,那家伙让我心头有所挂碍了,我若不杀他,念头不通达!”

  “念头不通达?”

  王总复述了我的一句话,反复咀嚼几遍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念头不通达,实际上,我王红旗这些年来,基本上也没有吃过什么亏了,这康克由,倒也算是一个。他给我留下来的羞辱,也让我辗转难眠,念头也不通达,你要去,能够让他吃瘪,我自然是支持的,而且我会将此事当做对你的一个考核任务,做好了,老子私人有赏!”

  这老头子据说年轻的时候做过胡子,我以前不信,这话儿一说出来,我就信了几分,嘿嘿一笑,然后问道:“赏赐不敢,不知道王总有何教我?”

  王总很满意我的回复,拍着我的肩膀,然后说道:“跟你说三点——首先,你的任务,不是与康克由,跟他的巴干达巫教硬扛,而是将那个叫做智饭的公子哥儿拿下就是,别弄得那么复杂;其次呢,康克由的手段与鬼物有关,他有一头来自修罗界的厉鬼,堪比深渊魔王的存在,而且还有诸多降头之法,你走前,多了解一下,或许会有用;最后,我想告诉你一点,一人力短,善于借助他人的力量,方才是一个真正的领导者。”

  王总的话,金玉良言,字字珠玑,我每一个字都记在了心头,点头道谢,而在此时,王总突然指着我的怀里说道:“掏出你的剑来。”

  我不知道他到底什么用意,不过也赶忙照办,将饮血寒光剑给从八宝囊中拔了出来,瞧见这黯淡无光、隐隐之间又散发出无上威严的长剑,王总的眼睛突然一翻白,继而又化作了黑、红两道颜色,方才回转,伸手从我手中接了过来。

  那魔剑认主,一入他手,立刻“嗡、嗡”颤动不已,奋力挣扎,普通人必然会被剑柄上宛如针扎一般的气劲给弄得赶紧丢掉,而王总却仿佛并无感觉一般,拿着挥了挥手,瞧见那剑身红光四方,似乎还准备放大招,不由得眉头一皱,紧紧一捏,淡然说了一句话:“别闹,要乖!”

  简简单单的话语之后,那魔剑诸多声响却瞬间停止了,红光也收敛起来,宛如寻常。

  这手段让我惊讶,要晓得这魔剑暴戾,哪里是一句话就能够劝住的,而真正让它如此的,恐怕是王总施加给它的力量,已经恐怖到了它所畏惧的程度,方才会如此乖巧吧?

  王总并不理会我的惊讶,将饮血寒光剑拿在自己的手上把玩几番之后,居然咬破了自己的右手中指,滴出三滴金黄色的精血来,附着在了剑身之上。

  他这精血每一滴,都呈现出完美的圆型,里面充斥着让人震撼的气息,却是与饮血寒光剑之上蕴含的龙气有几分相似,我在旁边围观,不敢多言,瞧见王总双手结印,通过一系列复杂的仪式之后,终于将此剑给祭炼完毕,然后交还给我。

  我入手一沉,发现这剑经过王总祭炼之后,变得有些怪异了,仔细一掂量,发现里面的龙气居然被凝聚成一条线,可以随意掌控了。

  在王总的办公室里,我不敢随意试剑,故而稍微一查,便不再言,瞧见王总三滴精血滴出,整个人的炁场就弱了几分,脸色也变白了许多,不由得担心地说道:“王总,你没事吧?”

  王总定住神,挥了挥手,笑着说道:“老了,不中用了,连这点小事都有些熬不住。”

  被我师父誉为有资格成为天下第一的王红旗,绝对不可能老不中用,唯一的解释,是这三滴精血以及刚才的那祭炼手段,实在是太损耗了他的心神,我不由得心中不安地说道:“王总,你到底做了什么,我突然有种无功受禄,寝食不安的感觉啊?”

  王总摆了摆手,说道:“这三滴精血,是我守护龙脉这些年来,说领悟的一些规则和力量,不值钱,也算是我给你去找康克由麻烦的一点报酬吧。”

  什么,龙脉规则?

  我心中震撼,此事玄奥,涉及机密,我也不敢多问,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感激,没想到王总居然会将这般重要的东西交给我,这绝对不只是因为我去找康克由麻烦的缘故,更多的,恐怕还是担心我死在吴哥,方才会如此不惜血本吧?

  如此说来,王总对于我的关心,当真是深情厚谊,让人感动。

  我是个有事藏在心中的人,王总对我的情谊,我也不会在嘴上表达出来,当下也是伸手与他紧紧一握,表情变得无比认真地说道:“王总,你放心,我一定会活着回来得。”

  王总瞧见我眼圈有些红的样子,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别跟娘们儿一样啊。对了,你出发前,去一趟总局内库,我通知老苟了,去东南亚,有些东西,总是要带的。另外,你一个人肯定不太好办事,最好带上两个心腹,到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有人搭把手,可晓得?”

  离开王总的办公室之后,我便来到了传说中的内库,这儿是总局的装备室,它的背后有数个强大的研究员和无数科研人员在支持,外界极为稀罕的符箓、法器以及各种装备,这里分门别类地排列着,清单密密麻麻,宛如地窖里面的大白菜。

  这就是国家机关的好处,它永远要比宗门要正规许多。

  内库的头儿,却是没事就到总局门口蹲班的苟老,他此刻虽然就挂着一个顾问的职称,但是整个系统里面都是他的徒子徒孙,简单的东西倒也还好说,真正涉及到了机密一点的东西,都得听他的招呼,方才能够放行。

  内库在总局深处的一处大楼地下室里,还需要通过数道沉重的铁门,接待我的是一个不熟的部门主管,他早就接到了通知,给我准备了三人份的装备,有驱邪符、百行靴、隐形粉、轰雷镖等等极为珍贵的符箓、法器,而最关键的一点,在于这些东西,居然都是由一份宛如八宝囊的秘制荷包给装着的。

  我瞧见那主管肉痛的表情,就晓得王总这一回,可真够大方的。

  装备领完,回办公室的我有点儿头疼,到底带谁跟我一起去吴哥,会比较好呢?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题目我乱用的,本来是另外一个,不过一想到光头王红旗对着振动棒一样的魔剑和蔼地说这么一句话,顿时就感觉很有爱,有木有?

  1. maggie:

    yes

  2. 123:

    ohe

  3. 十年踪迹十年心:

    别闹

  4. 望月白牙:

    大师兄要在此战中功力折损啊 哈哈 蛊事里 大师兄功力不在顶峰哦

    • 弥勒:

      不在巅峰那是左使一战!

  5. 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轩:

    难不成王红旗的眼睛是万花筒写轮眼!

  6. 波音747:

    写得真好!

  7. 旅途:

    醉了

  8. 瓶S邪M:

    振♂动♂棒……原来饮血寒光剑还有这功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