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借道,曼谷

2015年4月29日 更新

  我路上一直都在思索,而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却已经下了决定,让布鱼和小白狐儿跟着我。一同前往吴哥。

  之所以带这两人,也不是没有缘由,那布鱼最早与我相识,却是在安南的一处山谷里,此番前往吴哥,倒也算得上是故地重游,可以算是半个向导,而且他还懂得当地语言,更是派得上用场,至于小白狐儿,我带着她更多的还是习惯,当然作为个人实力而言,这两人也算得上是七剑之中的佼佼者,特别是小白狐儿,一旦发起疯来,连我都感觉有些难缠。

  有着这两人的帮助。我便有信心七进七出,将那智饭和尚给抓回来,而即便弄不回,人头总是要带的。

  王总之所以让我只带两个帮手。而不是同进同出的七剑,自然是有讲究的,其一是七剑一同,终究还是人多眼杂,而且其中的朱雪婷、董仲明和百合等人虽说相比以前也是有了许多进步。但是像这种九死一生的敌营出入,终究还是有些乏力,不如精兵简政,反而会有更加精锐的效果。

  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九九年极尽全国之力剿灭的那个邪教,此刻又是蠢蠢欲动了,总局这边也得保持战备状态,七剑作为特勤一组的主要战力。倘若是抽调全员,前往吴哥,也难以向上面交代。不如将张励耘留下,指挥众人,协同总局办事。

  此事我决定之后,便将特勤一组的人员召集到一起来,将此事作了宣布。

  七剑里面,最黏我的就是尹悦,至于其他人,倒也没有太多的遗憾,不过大家对于那个忘恩负义、宛如农夫怀中毒蛇的智饭,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听说不能手刃此人,纷纷发言,说一定要将那小子给活着带回来,大家伙儿有一万种方法,教他做人的道理。

  我没有将此行的危险跟众人仔细讲起,会谈过后,我把张励耘叫到了办公室,跟他交代我离开的时候,依旧是他当特勤一组的负责人,有什么问题,直接跟宋司长汇报就可以了。

  张励耘点头应承,犹豫了一番,突然对我说道:“老大,跟你讲一件事情。”

  我问他什么事,张励耘告诉我,说总参那边找过他了,来的是他以前那个部门的头儿,说想要让他重新回部队里面去服役,由他来培训和组建一支精锐的修行者部队,一切资源,都可以朝他这边倾斜。

  我愣了一下,这才问道:“那你的回答是什么?”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军方那边会过来挖我的墙角,我晓得作为北疆王的外侄,张励耘曾经在某秘密部队里面服过役,不过后来因为某一次任务,跟风魔有过正面冲突,他们小队全军覆没,作为唯一的幸存者,张励耘全身瘫痪,后来在经过政审之后,退役回家,而正是为了这外侄,北疆王当初方才会前往黄河石林赴险,最终与我结交。

  按理说张励耘这边已经完全退役,就跟军方那儿没有任何联系了,不过他重新站起来之后,却在我的手下做得风生水起,以他为首的七剑名扬江湖,这使得他的价值被放大许多,也引来了许多朝堂同僚的挖角。

  对于军方,我的态度自然不可能有太多的强硬,不过这事儿最终看的,还是张励耘个人的看法,所以我才想知道他的回答。

  面对着我的提问,张励耘很诚恳地说道:“老大,没有你,就没有我张励耘的今天,而且跟着你,我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所以无论是个人情感,还是未来的发展,我肯定都是愿意跟着你并肩而战的;不过你也知道,我老部队的领导过来找了我两回,我又真的不好拒绝得太死,不然会被老战友骂我贪生怕死,忘恩负义,所以可能需要你到时候帮着,给我出头说一下。”

  张励耘的话儿让我有些高兴,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放心,不管是谁,想从我手上调人,总得经过我的同意不是,到时候我这边扣着不放,事情就解决了。下次他们再来,你就告诉他们,有什么问题,让他们来找我。”

  张励耘高兴地离开,而我又将布鱼和小白狐儿叫到了我的办公室来,将这次行动的目标,以及详细的情况跟两人仔细讲解。

  完了之后,我又将领到的装备递给两人。

  小白狐儿翻着这绣着金龙图案的金龙荷包,将里面的诸般物品都给掏出了,数了一下,不由得眼睛发亮:“哥哥,怎么这回上面那么大方啊,这玩意都舍得拿出来?”

  布鱼也是十分激动,这驱邪符能够屏蔽一切降头之术,还能防虫驱蛊,百行靴穿在脚下,宛如纸甲马一般,一口气神行百里,不费劲儿,至于隐形粉、轰雷镖等物,都是总局豢养的那一大帮顶尖符箓炼器大师的杰作,一般来讲,不是九九年的那种特大行动,基本上是不会配置的。

  我瞧见略微有些兴奋的两人,耸肩苦笑道:“既然知道这个东西珍贵,你们就应该晓得,此次任务,该有多艰险了。”

  小白狐儿嘴巴一噘,兴高采烈地说道:“跟着哥哥在一起,再苦再难我都不怕。”

  布鱼也是呵呵一笑,憨厚地说道:“好多年没有回南疆了,我也是时候回去一趟,给我师父扫一下墓了。”

  瞧见两人这般的表态,我的心中一阵感动,他们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是对我有着绝对的信任,是一种愿意为之赴死的忠诚,也是对我足够的信心,一想到这里,我就暗自决定,不管事情到底如何,我一定要将这两人给囫囵个儿地带回来。

  我们是去立威的,不是去赴死的,对于这一点,我清楚无比,绝对不会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我跟两人介绍完情况之后,叫他们去找阿伊紫洛,储备一些降头巫蛊的知识,而后又通过了一个秘密渠道,联络到了正满世界找寻智饭和尚的茅山刑堂刘长老,将这个情况告诉了他,并且询问他们那边,到底是如何决定的。

  刑堂长老那边回过话来,说如果要是出国的话,这个可能需要先回一趟茅山,在长老会上面获得认可,方才能够最终决定下来。

  我告诉刑堂那边,说不管长老会如何决定,我这里会以茅山的名义前往吴哥,将那个投入父亲庇护的康桑坎给揪回来。

  犯我茅山者,虽远必诛。

  我与茅山刑堂互留了临时的联络方式之后,便开始做起准备来,安排妥当一切之后,我于次日与布鱼、小白狐儿乘坐班机前往滇南的省会春城,在滇南省局那边报过到之后,彼此交流一番,我之前的计划是从西双版纳的热带丛林中越境,横穿老挝南下,前往吴哥的北部丛林,在相关同志的协助下,找到那个智饭和尚的线索,然而滇南省局那边的同志却否定了这个方案。

  他们的说法,是尽管老挝是个大森林,不过里面的黑巫僧数量众多,想要不动声色地横穿过去,事实上难度颇大,反倒不如前往缅甸,或者借道泰国,尤其是后者,那里的旅游业十分发达,对外国游客的防备心也淡,伪造一套身份,正正经经地前往,到时候再折转过去,反倒妥当。

  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泰国的曼谷,是东南亚消息掮客的聚集地,在那里,只要出得起足够的钱,就能够买到任何消息。

  至于安南,其实也是很好的选择,不过因为我之前曾经参加过对安南的自卫反击战,最好还是别惹对方。

  要晓得,安南当年参战的那一帮修行者,现如今也爬上了很高的位置,难免会对我不利。

  对于滇南省局同志的建议,我在与布鱼和小白狐儿商量过一番之后,决定以旅游的名义前往泰国曼谷,在查探清楚具体的消息之后,再折转前往吴哥,毕竟此番行动,最难的有两点,第一就是在康克由的眼皮子底下将他的宝贝儿子弄走;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找到那小子。

  要是那小子躲了起来,不再露面,我总不可能满世界的到处找寻。

  毕竟那里是吴哥,而不是我们的主场。

  此事商定之后,省局的人帮我们去弄证件,因为我以及七剑的名声已经十分响亮了,此番前往东南亚,为了掩人耳目,还是需要做一些改头换面的处理,于是我们三人都在脸上动了点手脚,我留起了大胡子,而布鱼则恢复了光头,一身彪悍,至于小白狐儿,则自己拟形,变得不那么娇媚即可,如此一番之后,我们三人于次日乘机抵达了曼谷的廊曼国际机场。

  一下飞机,行走在异国他乡,瞧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异国风景,看得人一阵眼花缭乱,而就在我们三人摸不到头绪的时候,滇南省局这边安排接应的人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恭谨地说道:“穆青山,见过三位。”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不加更,嗯嗯,羞涩地遁去,陪俺们家朵朵去了。
明天见,晚安。

  1. 徐学智:

    收复失地

  2. 徐学智:

    板凳

  3. 徐学智:

    地板

  4. 旋木:

    沙发

  5. 娜娜:

    太快了

  6. 吃货的幸福生活:

    地下室凉快

    • 吃货粉丝:

      陪你一起凉快

  7. 江伟波:

    为何我只拿过一次,头条

  8. 打酱油:

    看到“九九年的那种特大行动”我就小激动

  9. 江伟波:

    速度加,今天好厉害,

  10. 笨熊-缪倩意爸爸:

    蛊事里提过降头师和巫僧大火并过一场,不知道是不是大师兄引起的。

  11. 陈龙:

    黑手就在这部里认识般智法师的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