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毒枭,舞姿

2015年5月1日 更新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在出国之前,我就预计到这一点,要晓得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而且组织的资源也没有办法随意动用。必然是要出钱来找当地的地头蛇找寻消息的,所以我特意兑换了十万美金,带在身上,以防万一,然而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对方的胃口居然会这么大,十万美金,差不多快八十多万的人民币,居然都只能当作定金。

  我手上仅有的就是刚才布鱼递过去的那些钱,虽然先前表现得十分淡定,但是我却自家人晓得自家事,不管如何,我都再也没有另外九十万的美金。

  两天之后,就算是对方弄到了康桑坎的消息,我又拿什么来付账呢?

  小白狐儿愤愤不平地说道:“那臭女人很明显就是在趁人之危,一个消息。哪里用得着一百万美金那么多?她这狮子大张口,明显就是在讹诈我们,哥哥,你刚才干嘛答应啊。要是换了我,早就一大耳刮子扇过去了……”

  我瞧见两人都一脸疑惑地望着我,不动声色地朝着没有人的小巷子走去,然后低声说道:“对方的确是在讹诈我们,不过要想快速得到智饭和尚的消息。还真的得靠这帮家伙来帮忙,不然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们就算是本事通天,也绝对没有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那家伙的落脚之处,你说对不?”

  小白狐儿依旧不解地问道:“好,好,即便是要用她帮忙找人。但是一百万美金,你价都没有还,我们去哪里弄剩余的钱?”

  我笑着说道:“尾巴妞。说句实话,若这一百万美金是你的,你动心不?”

  小白狐儿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问,不过却还是点头说道:“那肯定动心啦,有这么多钱,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那岂不是爽翻了?”

  我瞧见她一说起这话儿来,顿时就眉飞色舞,不由得好笑,点头说道:“既然你动心了,说明夺命妖姬也是动心得要命,有着这诱惑在,她哪里会不卖命地帮着打探消息?这就是我不还价的理由,至于钱的事情,倒也好办……”

  向来憨厚的布鱼,一想起那九十万美金的巨额债务,整个人就不好了,不由得低声说道:“老大,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到时候拿到消息,不给钱?”

  我被他的话儿给弄笑了,摇头说道:“亏你想得出来,对方既然能够找得到智饭的下落,自然也能够联络到他本人,我们倘若是翻了脸,不结尾款,他们自然会通知智饭,而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不但抓不到智饭,而且还连这订金都得亏了,你说说,这尾款怎么可以不交?”

  “可是,可是这一时半会的,我们去哪儿弄这么多钱呢?”

  小白狐儿焦急无比,而我则摸着下巴,瞧见这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街道,喃喃自语地说道:“你们说说,这个地方,除了银行之外,哪儿还有大量的美金呢?”

  听到了我的提问,两人都开始思考起来,很快,对这儿最为熟悉的布鱼对我说道:“有,那就是寄居曼谷的大毒枭们,这些家伙通常都会在家里备着大量的现金,其中以美元最多,因为他们要经常前往泰国边境的金三角地区,去收购鸦片,以及防止被抓到时候,好带着钱跑路,所以经常会备着这些钱,不过九十万美金,数额还是比较巨大……”

  我笑了笑,摸着略微有些扎手的胡渣说道:“那就找些大毒枭下手,反正都是黑钱,我们拿了,倒也不会良心不安。”

  小白狐儿也反应过来,双眼一亮道:“对呀,要是能有富余,那是最好!”

  得,敢情她还准备在这上面,大发一笔呢。

  我本来想板起来脸来训一顿小白狐儿,结果一想,自己可不就是跟她一般的心态呢,那什么脸来训斥别人,于是就乖乖地闭上了嘴巴,想着:“也对,这次咱真的是穷光蛋了,要是能够有所富余,那肯定最好。”

  想法是好的,不过那些家里藏着巨额现金的毒枭们,到底在哪儿呢?

  这事儿倒也难道不了我,当下三人先是打的返回了穆青山家,什么也不管,美美地睡上了一觉,次日去在穆史薇的带领下,在附近一家比较有特色的餐厅吃过饭后,我方才不动声色地问起:“小薇,都说曼谷是有钱人的天堂,你说,这些有钱人里,难道个个都手里干净?”

  穆史薇皱着鼻子说道:“怎么可能,都说曼谷是天使之城,不过这儿藏污纳垢的地方多着呢,别的不说,金山角的毒贩、缅甸的军阀、南亚的土霸王,还有那些拿着教民奉献钱财肆意挥霍的恶棍,不都在曼谷享受着?”

  布鱼嘿嘿笑道:“小薇妹妹,那你可知道,这曼谷城中,最有名的毒枭,住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

  穆史薇下意识地结了一句,继而脸色一变,却是琢磨过了这里面大概的意思来,盯着彪悍光头的布鱼说道:“不对,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这小妮子对彪悍而又温和的布鱼,多少有一些情愫在,这是我这两日的感受,布鱼这样的男子自然也是有很强吸引力的,这个我也晓得,不过倘若因为穆史薇过分的关心,使得计划无法继续,那就不值当了,我向布鱼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搞定穆史薇,而我则起身,假意去上了一趟厕所。

  等我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沟通妥当,穆史薇双目发红,忍不住抓着布鱼的胳膊说道:“余哥,那个素察可是个穷凶极恶的毒贩,身边随时跟着二三十个保镖,你可千万不要胡来啊?”

  布鱼笑嘻嘻地安慰她道:“我们只不过是问一问,抓毒贩的事情,还得由泰国政府来,我们哪里会插手?”

  这小子不负责任地安慰着,心不在焉,而等回到了穆宅,我私下找到布鱼,询问情况,布鱼正好找到一副地图,指着安塞得附近的一块区域说道:“在这个山庄里,有一家大型牛肉场,据穆史薇提供的消息,那里是曼谷最大的毒枭素察名下的产业,他若是在曼谷的话,一般都会在这里待着。”

  我摸着下巴说道:“穆史薇提供的这个消息,应该没错吧?”

  布鱼点头说道:“大体是没错的,据他的介绍,说这素察跟泰国警察的高层有关系,舍得花钱,行事也还算低调,所以双方应该是达成了默契,容许素察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快活。”

  我笑了笑,说道:“这么说来,我们端了素察的保险柜,不但他会很生气,曼谷警方也会发狂?”

  布鱼回答:“自然!”

  两人私下将风险谈妥当之后,却并没有半点儿害怕,毕竟不是自己的国土,整个人都放松不已,我想起明天就是交钱的日子,于是对布鱼说道:“今天晚上动手,速战速决。”

  既然要打劫毒枭,必要的踩点还是必要的,下午的时候,我们三人就来到了那处地方,发现这儿比起安塞得的小打小闹,简直就是强太多了,到处都是灯红酒绿,衣冠楚楚的人士在此川流不息,寻找着自己的乐子,周遭的建筑,也比不远处的贫民窟,要现代许多。

  这是一个绝对的销金库,而在这繁华的背后,也必然隐藏着足够的凶险,因为维持这种秩序的成本,定然十分昂贵。

  小白狐儿的身手最是敏捷,于是有她来查探,很快她便回来了,告诉我们,在那名丽佳歌舞厅的背后,有一处巨大的宅院,那个素察应该就住那儿,不过把手森严,保镖几乎人人带枪,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意外,她并没有进去瞧一下。

  作为总局最精锐的特勤一组,对于这些小场面,自然是没有太多的畏惧感,我们唯一担心的,就是那地方没钱,不过瞧见这么大的场子,想来应该不会白来一回,于是就安心了。

  我们三人在附近随便找了点吃的,本来还想去那高档餐厅,结果一摸囊中羞涩的荷包,就只有低下头,在路边小摊凑合着解决。

  不过还别说,那满是咖喱味的泰国菜,偶尔吃起来,还算是不错。

  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华灯初上,四处都是一阵繁华之色,那高挑的女郎,衣冠楚楚的绅士,还有各色人物,在跟前晃来晃去,进进出出,我们得到凌晨才动手,小白狐儿提议去看一下歌舞表演,我知道里面的表演必然会有不太和谐的成分,断然否决,说我们手里已经没钱了,消费不起,结果这时小白狐儿直接摸出一个钱包来,朝着我扬了扬。

  我顿时一阵发晕,这小妮子,什么时候还多了偷人钱包的本事?

  我没有再拒绝,三人一同前往那素察名下的歌舞厅,一走入大厅,立刻一阵喧闹传来,我眯着眼睛瞧去,只见舞台中间,有一个几近半裸的高挑美女在跳着钢管舞,那舞姿热辣,表情诱惑,当真看得让人血脉贲张。

  不过,我怎么看着,那人的面孔,都有些熟悉……

ps:无法通过百度找到本站的,可以通过(搜狗搜索 http://www.sogou.com/)(360搜索 http://www.haosou.com/)找到本站,或直接收藏本站网址到手机和电脑上。

  1. :

    不会是妖姬吧

  2. ycy123:

    搞钱可是不太光明的哦

  3. hzc0926:

    唉,又晚几分钟

  4. 吃货的幸福生活:

    地下室啦

  5. 笨熊-缪倩意爸爸:

    下水道

  6. 江伟波:

    一定是眉魔那些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