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潜入,舞娘

2015年5月1日 更新

  我之所以熟悉,是因为在台上跳钢管舞的那个漂亮妹子,根本就是昨天与我们开口谈生意的夺命妖姬,只不过让我有些不敢相信的是。开口闭口一百万美金的大生意,居然转过身来,就穿得如此火辣,凭着胸脯的两坨肉来挣这点散钱,实在是太扯了。

  在瞧见的第一眼,我顿时就一阵火气,并非别的,而是我觉得那所谓的夺命妖姬既然拉得下这脸面来挣那皮肉钱,恐怕未必有真本事,而我那十万美元的订金,恐怕是要打水漂了。

  布鱼和小白狐儿显然也是认出了那夺命妖姬来,小白狐儿倒是没有想太多,而是愤愤不平地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恨声说道:“狐狸精!”

  她自己就是一头九尾妖狐,却骂别人狐狸精,当真不晓得她什么心态。而布鱼则想得比较多一些,能够豁出脸面来卖弄色相的,想必本事也是有限得很,于是不无忧虑地对我说道:“老大。你瞧见没有,那夺命妖姬出来抛头露面,实在有些诡异啊,难不成我们是被人骗了?”

  老实的布鱼一想起那十万美金,以及对应的人民币。顿时就将拳头捏得咯咯直响,而我则沉稳许多,手攀住他的肩膀,平静地说道:“先别急,看看再说。”

  “可是……”

  布鱼依旧愤怒不已,冲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老大,那可是十万美金啊!”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微微笑着说道:“放心。没有人能够阴了我们的钱,不管是谁,怎么吃进去的。就得怎么给我吐出来!”

  这肯定的话语让布鱼稍微地安了一些心,而我则随着劲爆的音乐,朝着前方挤了过去,眯眼瞧见台上的那女人不断地扭动着自己如蛇的腰肢,没一会儿,上身唯一的丝帛脱落,露出了饱满挺拔的胸脯来,紧接着她又做了几个极具诱惑性的挑逗姿势,仿佛准备将那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给解下来,慰劳台下的观众。

  而瞧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咦”了一声。

  小白狐儿听到我貌似抽了一口冷气的动静,不由得眉头一皱,不阴不阳地说道:“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些下半身动物,那女人有什么好看的,恶心!”

  我却突然笑出了声来,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最喧闹的人群,来到了角落。

  跟着我过来的布鱼和小白狐儿瞧见我心情大好,不由觉得奇怪,而我则指着舞台中央已经脱去短裙,只剩下一条丁字裤的漂亮妹子说道:“虽然很像,不过我却可以肯定,她并非夺命妖姬!”

  布鱼挠了挠光溜溜的脑袋,没有明白,问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笑着说道:“刚才我瞧见几个细节,第一是那夺命妖姬的脖颈处有一个黑背蜘蛛的纹身,这女的没有,第二是两者虽然都一样丰满,不过从罩杯来看,这个女的却比夺命妖姬要大一个型号,至于第三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个妹子,她真的就是一个妹子!”

  我提出的第三点虽然十分绕口,不过却点出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台上的这女孩儿是个真正的女人,而夺命妖姬,不过是披着女性外皮的人妖而已。

  所以尽管两者长得几乎神似,但终究还是不同的。

  布鱼和小白狐儿关注问题,终究还是太注意表象,而没有深入了解问题的本质,所以一时之间也瞧不出来,而经过我的提醒之后,几次对比,终于瞧出了不同来,不过问题又来了,这台上的钢管舞女郎跟夺命妖姬如此相似,到底有没有什么联系呢?

  小白狐儿想到一个可能:“有没有可能,这钢管舞女郎,跟夺命妖姬,是双胞胎兄妹?”

  布鱼点头说道:“对,也只有如此,才会这么像了。”

  小白狐儿苦着脸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大毒枭素察,就极有可能跟夺命妖姬有联系,或者是她的老板咯?我们用素察自己的钱,来跟他买消息,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两人都头疼地看着我,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而我则平静地说道:“明天就是交钱的日子了,我们不可能再找第二头大肥羊。”

  布鱼讶然说道:“老大,你的意思是,照干不误?”

  我点头说道:“对,不管素察跟夺命妖姬有什么关系,我拿了钱给她,她就得给我信息,一百万美金不是那么好挣的,她若是出什么花花肠子,我回头教她什么叫做后悔。”

  我的意志坚定无比,而布鱼和小白狐儿在我做了决定之后,就再也没有多言。

  这牛肉场中,无外乎各种底限表演,看多了,反而觉得烦躁,那钢管舞女郎跳完之后,便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离去了,接下来又来了几位真正的人妖,穿着羽毛华服,一阵轻柔得宛若天仙的舞姿,小白狐儿在饱了眼福之后,便不再吵闹,于是我们在夜里十点多钟的时候就离开了,在附近的一个餐厅吃过了夜宵,拖了一点儿时间,便差不多凌晨时分了。

  这个时候的夜场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大量限制级的表演也陆续登场,欢场女跟寻欢客相互勾搭,三三两两地朝着附近的酒店走去,而巷子处也不断出现喝多了的酒鬼和吸食毒品的瘾君子,四处一阵闹腾,而这个时候的我们,则来到了与牛肉场有着一墙之隔的宅院来。

  曼谷的富豪颇多,但是能够弄得起这么一处宛如宫殿、庄园一般建筑的,却稀少得很,那素察能够顶着大毒枭的帽子,还这般张扬,倒也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

  人越有钱,越怕死,特别是像素察这种掌控着毒品和金钱的大毒枭,更是如此,因为这种人的敌人最多,有像我们这种一门心思求财、打秋风的过路客,也有与他竞争的同行,以前被他弄死过的复仇者,以及政府,这些人的存在,使得他们无比的惜命,对于安保也是格外的用心,我们靠近院墙附近,布鱼侧耳倾听一会儿,然后告诉我们,说园子里有巡逻的人,狗、枪火,一个不落,而且还有暗哨。

  越是这样严密的安保,越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的目标素察应该就在这里。

  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想要兵不血刃地进入其中,并且找到素察保险柜的金库,将其搬空,这就变成了一件十分有难度的事情了,三人在一阵眼色交流之后,由身上最为敏捷的小白狐儿越过院墙,帮我们将道路给趟平。

  小白狐儿曾经跟这世间最顶级的高手有过交手,在这个小池塘里,虽说是防范森严,不过却也没有太多阻碍,很快就通过羽麒麟跟我们发信息,说搞定了。

  我和布鱼相继翻墙而入,进入了其中,瞧见小白狐儿在不远处的草丛中跟我们招手。

  我们小心而快速地赶过去,瞧见草丛的阴影处,躺着一个浑身漆黑,仿佛融于夜色之中的家伙,而在他的旁边,则摆着一把充满杀气的SVD狙击步枪,我伸手摸了摸这枪管,发现并非摆设,而是一把身经百战的火器,看得出来,这素察当真是个小心到了极点的家伙,在自家的宅院中,居然拿狙击手当作暗哨。

  这黑衣人应该是个不错的枪手,只可惜遇见了小白狐儿这个逆天的家伙,结果一句警示都没有发出,就直接失去了作用。

  小白狐儿一出手,就代表着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指挥着小白狐儿将这黑衣人给藏起来,然后朝着布鱼挥了挥手,让他赶紧去摸一个舌头来,尽快将素察所在的房间给找到,然后直接抓住那个家伙,逼问出藏钱的保险柜。

  这就是我们大致的计划,简单而粗暴,不过也很直接有效,布鱼点了点头,很快就遁入黑暗,朝着房间里扑去。

  我看见布鱼离开,正想左右观察一番,这时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我眯眼瞧去,只见黑暗中走来三人,穿着清凉的装扮,不过背上倒是都斜挎着半自动步枪,领头的一个,手上还牵着一头狼狗,显然是巡逻队。

  那狼狗一出现,似乎闻到了什么,鼻子不停地耸动,有意朝着这边走来,那巡逻队的第一人呵斥了两声,有些起疑,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暗自捏住法决,发动了魔威。

  这魔威的气势我也是有控制的,一点点,并不让人发觉,而那条狼狗则吓得直接瘫软在地,巡逻队踢了好几脚,方才朝着相反的方向,仓惶逃离。

  巡逻队离开之后,没多时,布鱼那边传来消息,我们循着线索,从阴影处来到了一楼左侧的一间房外,翻窗而入,瞧见布鱼正死死地捂住一个黑影,沉声威胁着什么,几句之后,那人似乎点头妥协了,他方才放开手来,而就在他放开手的那一刹那,我瞧见了布鱼抓到的舌头,居然就是刚才在舞台之上表演艳舞的钢管舞女郎。

  1. 奇:

    来;了;

  2. 坏蛋:

    。。

  3. 徐学智:

    放开那个舞娘,让我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