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威胁,秒杀

2015年5月1日 更新

当瞧见这张精致妖艳的脸孔时,我当下也是一阵发愣,接着低下头来,在布鱼的身边耳语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将这小姑娘给拿下来了?”

小白狐儿也是在旁边嘿嘿地笑:“一定是他刚才瞧得一阵火起,结果瞧见人家小姑娘,就忍不住了,想着抓谁反正也是抓,不如寻这个女孩子来,别的不说,还能过一把手瘾,对吧?”

这推测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布鱼这种老实人都一阵面红耳赤地微怒道:“胡说,我抓她肯定是有道理的。”

小白狐儿皱眉说道:“那你说说,抓她是什么意思?”

布鱼粗声粗气地说道:“我刚才在走廊里,听他们说大老板对这个女的有意思,想让她今天晚上陪着伺候——我心想这个地方,能够被叫做大老板的,除了素察,不会有别人。于是就将她给拐到这里来了,威胁她,说如果不告诉我们素察的房间号码,我就杀了她。她刚刚才同意。告诉我素察在三楼东首边的第一间房……”

听到布鱼的解释,我点了点头,这家伙不愧是特勤一组的老油条,待了那么久,已经由当初的纯良少年。变成了现在的办案能手,实在不错。

不过我们在这里说话的时候,我的余光处,却瞧见那女人的眼睛一睁滴溜溜地转动,心中一动,右手伸出,食指和拇指捏住了她的喉咙,寒声说道:“想不到。你居然能够听懂中文?”

我的出手一点预兆都没有,那女人下意识地一阵慌乱,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没有……”

那女子的城府倒也不深。被我一吓,就下意识地说出了汉语来,不过这也跟我浑身宛如实质的杀气有关,布鱼听见这话儿,脸色一变,虎着脸说道:“你刚才怎么告诉我听不懂汉话?”

那女子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地低下头去,表现出无比娇柔恐惧的模样来,不过我却是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物,当下也是一阵冷哼道:“我估计她告诉你的房间名,也是假的,如果我们现在过去,说不定直接就撞到了人家的枪口上了。”

那女子被我的一句话给彻底震到了,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里面满是难以置信,而布鱼的脸色一瞬间就红了起来,手高高扬起,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

然而他终究还是没有扇下来。

尽管是妖物出身,但在通常的情况下,布鱼是整个七剑之中性格最为温和的人,脾气平和得让人觉得他就是个憨厚的老好人。

这样的布鱼,是不会打女人的。

不过布鱼不出手,小白狐儿却是荤素不忌,直接从我手上接过了那妩媚漂亮的小妞儿来,拔出一把尖锐的短刀,那刀刃的剑锋一下子就顶到了对方的眼珠子跟前,两者仅仅只隔了一线距离,这般的举动吓得那女子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浑身瑟瑟发抖,然而小白狐儿却用一种阴寒无比的口吻说道:“你若是再闭上眼睛,我就直接将它给戳瞎了,你信不信?”

那女子的眼珠子在眼皮底下翻滚两圈,终究还是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来,然而瞧见那近在咫尺的刀尖,却又下意识地想要闭下去。

这般的纠结,让那女子的精神一下子就有些崩溃了,带着哭腔说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话儿,倒是用中文说的。

我拍了拍生着闷气的布鱼,微笑着说道:“美女,你别害怕,我们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不过就是素察欠了我们一点儿钱,又不肯还,所以哥几个儿今天过来,就是收点帐,没别的,也不想闹出人命来,你就将素察待的房间告诉我们,就行了,好不好?”

我说得无比温和,然而那女子颤抖着身子,却并不肯答应,反过来还劝我们:“你们是素察的仇家?我劝你们,最好放弃这想法,那素察很厉害的,就算你们能拿到钱,也走不出曼谷……”

小白狐儿的手腕异常稳定,而口吻则一贯的冰冷:“这个用不着你担心,我数三声,你赶紧告诉我们房间,不然你这么美丽的眼睛,恐怕就没了!”

我唱红脸,小白狐儿唱白脸,特别是小白狐儿那冰冷的表情,当真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感觉,那女子终究还是陷入了绝望,想一想,感觉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一些,于是颤抖着嘴唇,结结巴巴地说道:“三楼东首的第一间房,是素察特意从迪拉贡寺里请来保护自己的黑巫僧,而在旁边的第三间,才是他的卧室——不过我告诉你们,只要进入第三层,你们一定就会被发现,那个伦威禅师很厉害的……”

我不确定她的话语里到底有几分真假,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小白狐儿,而她则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个说法。

小白狐儿对于人心的把握,有时候甚至比我更加透彻,得到了她的肯定,我便不再犹豫,指着布鱼说道:“你跟着我,一起到三楼去办事,尾巴妞,你在这里等待接应,并且处理一下她……”

对于我的指令,两人都没有任何疑问,唯有那钢管舞女郎一脸恐怖,不知道我所说的“处理”,到底是什么意思,正想张嘴,结果被小白狐儿捂住了嘴巴,一双眼睛里顿时就充满了绝望。

我不再犹豫,推窗而出,朝着外面张望了一番,接着通过排水管道,轻松地朝着上面攀沿而去。

快到三楼的时候,我将王木匠给唤了出来。

作为阵法大拿,用王木匠来对付那个伦威和尚的布置,倒也是物尽其用,而王木匠在快速了解到此时的状态之后,很快便投入到了解密的工作之中,大概扫量了一下周遭的境况之后,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对我说道:“这南边的猴子哪里是用什么阵法,分明就是在三楼附近弄了十多个鬼灵娃娃,无论谁接近,他都能够感知到……”

鬼灵娃娃?

我们在出发前的时候,就已经对这边的情况有所了解,晓得这东南亚附近,比较流行一种叫做古曼童的养鬼术,最早是用佛法净化过小孩骨灰,和一些佛教圣物制作成为孩童的样子,经过僧人或法师加持,使堕胎或意外死去的孩子的鬼魂入住,交与善信供养,保佑家宅平安,后来被黑巫僧给改造,变成了一种极端残酷的养鬼手法。

这样出来的鬼物,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一种极大的邪物。

我皱眉说道:“有没有什么不惊动他的办法?”

王木匠耸肩说道:“不能,倘若只有三两个,我引来,一下灭掉就是了,而这么多,难免会有疏漏……”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下狠手了?

我点了点头,吩咐王木匠和布鱼于东西两面进入,牵扯那伦威禅师的精力,而我则直接杀到跟前来,将他给解决掉。行动之前,我特意问了一下,弄出这么多古曼童的家伙,是不是手底下有着不少人命,王木匠点头,说若是寻常的佛法超度,不可能有这般的警觉性,唯有对那生前的古曼童极尽虐待之能事,方才能将其能力最大化。

我不再多言,虽说我们跟那伦威禅师无仇无怨,不过他既然愿意过来给一个毒枭当保护伞,那么被黑吃黑,也就不要抱怨无辜了。

布鱼和王木匠很快离去,而我则用羽麒麟沟通,在某一个时间节点,我猛然从窗户中钻入楼里,从二楼通道快步冲到了三楼东首第一间,手搭在门上,劲气吞吐,猛然一扭,那门就开了,一个盘坐在蒲团之上的老和尚猛然睁开眼睛,朝着我看了过来。

那老和尚长得削瘦而苍老,一对眉毛居然快要垂落到嘴角来,双目一蹬,如有实质一般,我顿时就感觉心头多出了两条毒蛇,咝咝地吐着信子。

是个厉害人物!

我心中计较着,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朝着那老和尚拍了过去,而对方也许是被布鱼和王木匠那边给牵制住了,当时愣了一下,结果等到我拍到跟前来的时候,方才下意识地举手来迎。

我瞧见对方的手掌之上,一片腥臭的漆黑,皮包骨头,没有什么肉,却有一股浓重的死气传来。

这是黑巫僧。

所谓白巫僧,就是信奉上座部佛教,也就是小乘佛教,通过供奉、传法、香火、参悟而获得力量的僧人,而黑巫僧则是改良巫化的僧人,通过降头、黑巫等术法而获取力量的家伙,后者宛如中原的邪门魔道,并不公之于众,不过却极为强悍。

对方是个强手,不过在一瞬间,我却深渊三法一齐陡出,瞬间掌控局势,避开他的一掌,接着一记掌心雷,轰在了他的心脏处。

“十分厉害”的伦威禅师心脉俱断,颓然倒地,而我则毫不停歇地关上门,朝着第三间房走去,却瞧见那门一开,有一个脸色蜡黄的胖子,艰难地扭动着肚子,仓惶地朝着外面冲了出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五一节的加更,劳模小佛向大家问好了,谢谢大家的相伴,我们六一儿童节见……
嘻嘻。

  1. 江伟波:

    什么意思,61

  2. My Taurus:

    节日快乐

  3. 吃货的幸福生活:

    今天是五一,不是四一

  4. Vopp:

    喜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