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横财,够数

2015年5月2日 更新

  箭步前冲,我一把将那胖子给顶住,接着手指按在了他的喉结处,微微一发力。那人即便嘴巴张得大大,甚至都能够瞧见喉咙里面的小舌头,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来。

  胖子的手上有一把黑色勃朗宁,抬手朝着我指来,结果给我又是轻松地扣在了保险之上,让他一发子弹都难以打出。

  随后跟上的布鱼轻松地一把扛住此人,将其连拉带拽地抵进了房间里去,把门一关,我才瞧见这是一个大套房,里面有一处地方闪烁着红灯,不知道那伦威禅师是什么时候通知到的他,而透过虚掩着的卧室房门,我能够瞧见里面还有人。

  我将这胖子手上的手枪给缴了下来,示意布鱼去里面瞧一眼。

  布鱼一进入工作状态,立刻精干无比,闪身入内之后。我则将那胖子一把推到了华贵的蛇皮沙发上面去,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跟资料上作了对比,最终确定了这人就是我们所要找寻的金主素察。

  别看这胖子一副如肥猫般的蠢样。不过他可是控制着曼谷地下毒品市场三分之一走向的大毒枭,而且在金山角那边还有两个大型的制造基地,香港、台湾、日本、韩国以及加拿大部分区域的毒品供应,可都是经过这家伙的手中。

  这是一个拥有着绝对权力的家伙,不过即便如此。落在了我们的手上,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胖子素察先是冲着我们哇啦哇啦一阵吼,可惜他这房间为了宣淫的关系,隔音做得实在太好,而他想要朝着沙发某处机关摸去,结果我眼神冷冷一瞪,整个人都僵直住了,肥厚的嘴唇有些发抖。

  布鱼这个时候走了出来。对我说道:“老大,是两个人妖,好像刚刚跟他发生过关系。被我制住了,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我点头,不再关心,而这个时候那素察却也回过神来,本着“好汉不出眼前亏”的原则,用蹩脚的中文对我们说道:“两位好汉,你们到底要什么,都提出来,我能满足的,尽量满足。”

  好汉?

  我自然知道多年前大量的香港电影倾销东南亚,使得这边也受过中国文化的熏陶,不过这“好汉”二字,当真就和土匪一般,实在难听,不过我却也只是笑笑,没有计较,而是平静地说道:“素察老板你这么识时务,倒是不用浪费我们时间。这么说吧,我们这次过来,跟你无冤无仇,只是求财。”

  “求财?你们要多少钱,我给!”

  素察很明显地轻松了许多,像他这种大毒枭,丧尽天良,想要他性命的人如过江之鲤,而钱财只不过是身外之物,没有了,几公斤白粉不就又赚回来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素察看得很开,阔绰地对我们说着。

  我让他带着我们去打开保险柜,一开始素察还明显有些抗拒,然而当布鱼毫不犹豫地将缴下来的勃朗宁手枪指着他的太阳穴时,立刻就妥协了,带着我们来到卧室,我瞧见这卧室里横呈着两具曲线丰满的妖娆女子,如丝长发将她们的脸给遮住大半,不过还是露出姣好的侧脸来,看得人一阵心驰神荡。

  然而但我往下一看,顿时就感觉一阵恶心,好似隔夜饭就要涌出来一般。

  果然,我还是接受不了泰国人民这种逆天而为的设定。

  不管床上的两位尤物,我们来到了角落的一处书柜前,打开木质装饰,露出了里面钢制的保险柜面门来。

  这保险柜十分现代化,不但有七位密码锁,而且好需要指纹识别,尽管我们一再申明只要保险柜里面的钱财,那素察终究还是犹豫了好一会儿,输入密码锁的时候,显得十分缓慢。

  不过他即便再拖延,终究还是有打开的时候,随着“趴嗒”一声响,那沉重的钢制柜门终于开了。

  我低头一看,什么都还没瞧见,就给一阵明晃晃的金光给耀到,稳住心神,方才发现这保险柜里有三层,第一层放在一堆堆绿油油的美金,得论麻袋来装,而第二层则有些乱,一堆金条、璀璨的钻石、颜色各异的宝石和珠宝,以及许多成品玉,最下面一层的容量最大,有着十几块石头疙瘩。

  一开始瞧见这石头疙瘩,我还有些愣住,不知道素察弄一堆石头放保险柜干嘛,然而当布鱼拿出一块出来瞧的时候,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老大,这是翡翠原石,还是擦了绿的。”

  我接过布鱼递过来的石头一看,却见那石头疙瘩上面果然被开了一个口子,一抹悠悠的绿意从里面渗透而出,让人瞧见了,就是一阵心旷神怡。

  跟慈元阁合作这么多年,我别的不晓得,却也知道一点,那就是如果这翡翠原石里面倘若能开出极品翡翠,光这么一颗的价值,就能够抵得上最上层那所有的美金。

  这素察倒真的是个晓得留后路的枭雄,只可惜最终还是便宜了我们。

  紧接着我们又在夹层上面搜到了一些包括账本、有效证券以及支票本在内的纸质文件,倘若说前面的东西那素察还只是肉疼的话,当瞧见我们收拾这玩意,他的眼睛在一瞬间,就变得通红了,一股暴戾之色,止不住地从眼角升了起来。

  我晓得这一堆文件里面,必然有对素察来说最为致命的东西,于是十分大方地递给了他,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我们只求财,不为别的。”

  这举动让素察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冲着我感激的一笑。

  而这个时候我已经不再理会他了,而是与布鱼一起,像那秋天在土地里幸福地收割着稻子的农民伯伯,将保险柜里面的一大堆财物一扫而空,总局标配的储物有限,我让布鱼只管弄美金,而我则将中下两层的珠宝玉石给囫囵吞入。

  当瞧见空空荡荡的保险柜,又掂量着似乎有了一些重量的八宝囊时,我的心情不知道为何,异常畅快。

  此刻的我,别说是一百万美金,就算是后面再加一个零,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布鱼这老实孩子也是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来,而就当我们两人准备感谢一下面前这个叫做素察的活雷锋时,一直在外面警戒的小白狐儿突然传来消息,告诉我们,有大批人马正在朝着三楼涌来,都有枪,其中还有十来个很厉害的修行者。

  乐极生悲,无外如是。

  听到小白狐儿焦急的传讯,我便知道我和布鱼暴露了,仔细回想一下,越发觉得素察刚才在开保险柜时的磨蹭,显得格外古怪。

  呵呵,到底是在泰国这种极端复杂的情况下还能够活得好好的大毒枭,一代枭雄,自然不可能是任我们摆布的木偶,只不过他终究不晓得我们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他会为他的多此一举,付出自己的性命。

  玉麒麟一大七小,布鱼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下意识地朝我望了一眼,而我则平静地从素察的手中将那一袋文件给拿了过来,那家伙一脸诧异地问道:“好汉,你不是说不用这个么,现在是干嘛?”

  此刻房间外面,必然有一大堆的高手蓄势待发,我没有多余的时间与他沟通,隐秘地做了一个手势,接着毫不犹豫地朝着窗边走去。

  我一转身,布鱼便动手了,手法老练而平静,为了防止有高人能够索魂问道,他做得十分干脆,还顺手将这素察的神魂,给直接掐灭了,不留一丝线索。

  一代毒枭,就此殒命。

  套房的窗户有好几处,都是防弹玻璃,而且机关繁复,却难不倒我们,不过就在我们一打开窗户,准备滑落的时候,突然有一排探照灯朝着我们这边照射,紧接着就是几梭子,朝着我们这边攒射而来。

  哒哒哒、哒哒哒……

  在这阵爆豆的枪声之中,我和布鱼快速滑落到了一楼,紧接着通过花坛、建筑以及柱子的掩护,飞快避开火力点,朝着另外一边飞速奔去。

  在另外一头有小白狐儿在接应,我们一赶到,立刻翻墙而出,逃之夭夭。

  素察一方虽然有许多修行高手坐镇,不过因为主事者已死,使得追捕的行动十分混乱,我们在混乱的街区里面一阵绕,等感觉到身后没人的时候,便搭乘着一辆出租车,赶回了位于中心的穆青山家里。

  对于深夜而归的我们,穆青山并没有过多疑问,反倒是他女儿小薇一直等到了此刻,瞧见我们回来,一脸担忧地问我们干什么去了。

  小白狐儿笑嘻嘻地告诉她,我们去看人妖表演了,真的好好看啊,没想到以前是男人的她们,居然能够这般妩媚,简直让她都有些自惭形秽。

  小薇担心了大半个晚上,却是听到这么一个结果,不由得朝着布鱼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然后气呼呼地去睡觉了。

  我们回到房间,将收获稍微盘点了一下,主要是现金,发现保险柜里的美金足有三百六十多万,应付明天的交易,应该是足够了。

  这事儿确定之后,我们便安心睡去。

  次日一早,我都还没有起床,那联络员穆青山便急匆匆地来敲门,焦急地喊道:“大事不好!”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老爷,大事不好了,夫人生了……
呃?

  1. hzc0926:

    好,我来了

  2. hzc0926:

    沙发沙发我喜欢

  3. 拓跋:

    早起的鸟儿有从吃,早起的我们有书看!

  4. 拓跋:

  5. 旅途:

    小佛好人,很多书都太贱,你却一直陪伴着!

  6. 徐学智:

    老爷,大事不好了,夫人生了……

  7. 江伟波:

    龙风蛋

  8. 76年唐山震漏:

    凑热闹

  9. 大师兄的小跟班:

    发生啥事了?

  10. 欧家河:

    夫人,大事不好了,老爷生了。。。

  11. 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轩:

    我靠,百分百之空手接白刃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