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心机,试探

2015年5月3日 更新

  夺命妖姬对于自家老大的去世,并没有太多的情感投入,反而是直接告诉我们,消息她这边已经有了。但是钱,我们有没有准备好?

  布鱼举着街头临时买了的皮箱子,没说二话,“啪”的一声,直接就将起打开,里面绿油油的百元美金看得让人眼花,而夺命妖姬显然对我们并不信任,拿起桌子上面的一个对讲机,开口说道:“蝰蛇,来帮我数一下钱。”

  对讲机那边有一个人应了一声,接着暗门被推开,一个妖里妖气的男人走了过来,毒蛇一般的眼睛扫量了里面一眼,最终落在了布鱼的箱子上面。

  他走过来,就准备拿箱子,而小白狐儿则拦在了他的前面。

  “情报!”

  小白狐儿毫不客气地说道:“我们需要情报。准确的情报,不然这钱可不好挣!”

  蝰蛇听不懂中文,瞧了一眼夺命妖姬,而那女人则平静地说道:“钱还是你们的。我只不过是需要验一下资而已,这个不为难吧?”

  我点了点头,示意小白狐儿让开路来。

  蝰蛇来到放着钱的箱子跟前,看着一堆被我们特意打散了的美元,伸手进去。十指不断挥动,那纸币就如同花蝴蝶一般地飞了起来,接着整整齐齐地摞在了桌面上。

  每一百张,算是一沓,他很快就整理了九十沓,好多出了几十张的零头了。

  完毕之后,蝰蛇冲着夺命妖姬双手合十,作了一个揖之后。便恭恭敬敬地退出了房间里去。

  夺命妖姬瞧见那多出来的几十张散币,不无意外地说道:“我看着乱糟糟的一大堆,只以为会少。没想到还会多出一些来,几位当真是阔绰啊!”

  我面无表情,而布鱼则嘿然说道:“一般,一般。”

  夺命妖姬似有所指地说道:“真正阔绰的人,一般来讲,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不把钱当钱看的豪富,还有一类,是发了横财的暴发户——当然,诸位是来自中国的茅山,几百年传承的大宗门,一定是前者,对吧?”

  她的这句话说得我心头一跳,不过表面上却显得十分坦然,平静说道:“钱,我搁这里了,至于能不能拿走,就得看你的消息了。”

  夺命妖姬妩媚一笑:“你放心,相比外面那些半调子的家伙来说,我们才是最专业的!”

  说完,她从桌子下抽出了一个文件筒来,将其解开,拿出里面的资料来。

  这些资料之中,为首的是几张照片,当她递到我的面前来的时候,我低头一看,却见是戴了一个假发套的智饭和尚,正一脸惬意地搂着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洋妞在亲嘴,另外还有几张,其中一张里有那侏儒怪人俞千八,他抱着一个方形的洋酒瓶子,大口大口地饮着,双眼迷离。

  除了人物特写,还有几处建筑物,以及周遭的环境拍摄,我在照片下面还瞧见了一张军事地图,上面在泰国东南部的一个省份,画了一个又红又粗的圆圈。

  夺命妖姬跟我们解释:“通过情报网,我们找到康桑坎的时候,他已经越过了缅甸全境,抵达了泰国,目前在泰国南部的阁骨岛上,那里距离吴哥境内很近,而且是个旅游胜地,阁骨岛上有巴干达巫教的分部,其负责人是康克由的大弟子卜桑,有着他的庇护,在中国过惯了吃斋念佛苦日子的康桑坎,应该会逗留一段时间,放松放松。”

  在夺命妖姬的讲解之中,我翻看了下面的一些资料,这里不但有阁骨岛的地形资料,而且还将巴干达巫教在上面的发展情况,有可能出现的高手以及安保布置,都详细地描述了出来。

  这些东西,弄得十分专业,而瞧见那夺命妖姬眼角之中流露出来的骄傲,我便能够知道,对方之所以要价这般的贵,倒也不是没有理由。

  一分钱,一分货,虽说一百万美金买消息,的确是贵了一点,但是能够这么快地找到智饭和尚,而且还提供了大部分的抓捕信息,倒也算是值得的。

  毕竟要我们自己找,恐怕只有两眼一抓黑。

  解释完这些之后,夺命妖姬继续说道:“我们在阁骨岛那里有人接应你们,一直到确定康桑坎的下落之后,我们双方的交易才算打成,这是那人的联络方式,到时候你可以直接联系他就好,如果人不在的话,我们可以提供后续的服务,保证你们能够再次找到他——不过如果是你们自己耽搁时间的问题,消息的资费另算,当然,我们会给你们一些折扣的。”

  夺命妖姬的专业让我心中不再有任何芥蒂,像这种直来直往的交流方式,正是我最喜欢的,当下也是将资料大致地浏览了一番之后,对她点头说道:“很好,我恨满意。”

  交易达成,我拿了资料,而布鱼则将装钱的皮箱子递给了对方,就在我们起身的时候,夺命妖姬突然说道:“三位是中国来的高手,想必是十分厉害的,不知道介不介意挣点儿外快?”

  我停在了原地,瞧见这个笑容如花的妖艳“女子”,表示有些听不懂:“什么?”

  夺命妖姬幽幽说道:“五百万美金,帮我杀一个人,怎样?”

  我仿佛想起了什么,指着外面的大厅说到:“你是指外面那些人议论的,找寻那个杀害某位毒枭的凶手?恐怕我们无能为力,毕竟不是本地人,什么消息都不知道,一头雾水……”

  夺命妖姬摇头说道:“不是素察,而是他的弟弟,现在骑在我们头顶上作威作福的一个假面商人,资料我提供,你们只要干掉他就行,干不干?”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沉声说道:“按照你的说法,他现在可是你的老板,你为何要杀他?”

  夺命妖姬揉了揉自己饱满挺翘的胸脯,不过脸上却再无媚意,语气里透着一股寒气:“我恨他,是因为他让我变成的这副模样,还将我妹妹弄到了窑子里,若是让这样的人渣当权,恐怕我也得去卖屁股了!怎么样,五百万,考虑一下?”

  我盯着她许久,方才淡然说道:“五百万,好大一笔钱,不过我现在得去阁骨岛,暂时没空。”

  夺命妖姬的脸色一转,又变得柔和起来,对我笑道:“也对,不能耽搁了诸位的正事,既如此,那么我等诸位返回曼谷的时候,再联系吧。”

  双方交流结束,出了酒吧之后,直奔机场,定了最近一班前往泰国东部城市TRAT的航班。

  幸运的事情是,两小时后,正好有前往TRAT的飞机,而且只剩下了三张头等舱的机票,我们赶紧补上,进入贵宾室待机的时候,小白狐儿想要跟我说些什么,结果我腰间配备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我一接听,得知是冯乾坤。

  电话那头的冯乾坤告诉我,说茅山长老会那边已经做了决议,决定由他师父,也就是刘学道长老带领刑堂八大执事,前往吴哥拿人,现在他们已经在滇南边境了。

  我将现在的景况分享给他,并且告诉他们,倘若是想通过正常方式出境的话,我可以联络滇南省局的人,提供帮助。

  冯乾坤婉拒了我的好意,不过倒是跟我约定好在阁骨岛一起汇合。

  他的回复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尽管现在的宗派教门都越来越循规蹈矩,不过作为茅山刑堂的长老,刘学道却从来都是特立独行的,为了不阻碍修为和心境,他甚至拒绝任何的现代电子产品。

  那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到了极致的老者,故而想要他循规蹈矩地按照正规手续离境,实在是一种奢望。

  与茅山刑堂的交流刚刚结束,小白狐儿便来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哥哥,你觉不觉得那个夺命妖姬,今天的表现有些奇怪?”

  我放下电话,点头说道:“的确,她一上来,就对我们做了种种试探,包括胸口的小白花儿、讲述自己老大的死讯,以及通过售后来试图掌握我们行程时间,再有她最后的刺杀邀请,其实都有着很多试探的成分,我知道她肯定是怀疑了我们这一笔钱,来路不正,很有可能跟她老大的死有关。”

  旁边的布鱼睁大了眼睛,一脸惊诧地说道:“啊,原来老大你都知道啊?”

  我冷然笑道:“自然,一个毛都没有几根的人妖,还想跟我耍心眼,这怎么可能?我出来闯荡江湖的时候,她恐怕都还没有生出来呢。”

  小白狐儿不无忧愁地说道:“她既然怀疑了我们,那可怎么办?”

  我沉静地说道:“不怕,他们是做这门生意的,消息的准确性关乎自己的招牌,他们不会砸的,而且他们只是怀疑,而没有证据,就不会胡乱出手,得罪我们——那钱,你不是检查过了么,不会有什么差错吧?”

  小白狐儿摇头说道:“不会,上面没有连号,也没有任何记号,他们不可能从钱上面找到证据。”

  我点了点头,闭目养神,没多久,机场的广播响起,我们起身,前往泰国的东部城市TRAT,而那阁骨岛,则是TRAT的南边。

  这一次,智饭,你可是在劫难逃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这里讲一下,阁骨岛是泰国东部城市TRAT的第二大岛,英语一般拼做Koh Kood,或Ko Kut;国内多译做阁骨岛,台湾多称为沽岛,也叫狗骨岛——狗骨岛这个名字是由木棉郎叫响的。
木棉郎……

  1. 笨熊-缪倩意爸爸:

    沙发?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阳光明媚,看来大家都出门游玩去了

  3. 哇哦:

    哇塞

  4. ycy123:

    就是玩

  5. 奇:

    木棉郎是谁

  6. 魅魔:

    智饭,大师兄喊你快点回来吃饭了!

  7. 天方夜谈:

    木棉郎是喜欢戴绿帽子的越南人,曾经宣称木棉花开的地方都是他们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