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章 行程,跟踪

2015年5月3日 更新

  TRAT的中文译名好像叫做达叻府,不过也不确定,因为是旅游城市,所以航班倒也频繁。在云层之上,我们三人对夺命妖姬提供的资料仔细地研究了一番,发现此次行动,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首先一点,那就是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这是最大的不便,那夺命妖姬虽说给了我们一个联系方式,说这里有人可以配合,提供帮助,不过我们刚刚把人家的老大给做到了,即便是自谓不会有任何把柄落下,也不可能傻乎乎地自投罗网,因为倘若无事还好,一旦有事,简直就是将自己的性命。交由别人来掌控,这实在是不符合我的原则。

  其次,那阁骨岛说小不小,说大其实也不算大。最主要的是上面有着巴干达巫教的势力盘踞,即便我们并不畏惧那个叫做什么卜桑的家伙,但是倘若是被人给围住了,我未必能够带着小白狐儿和布鱼囫囵个儿的杀出重围。

  人得有自知之明,特别是在这种异国他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谨慎,要不然,我们这就不是扬剑千里,而是自寻短见了。

  飞机上,我们三人默默地看着资料,而等到落地,到达了泰国的南部城市达叻时,已经是深夜时分。在机场里,我们稍微地商量了一下,决定就近找地方住下。布鱼在机场附近拦了一辆非出租车,跟那个眼睛不停打转的司机聊了一会儿,然后就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我听布鱼跟我转达,那司机说这儿是五星级的酒店,然而真正进去办理入住手续之后,方才发现,基本上属于国内两三级的标准。

  不过既然来到了这儿,我们倒也没有太多的要求,为了防止意外,布鱼叫了一间套房,大家回到了房间,拿着地图研究了一番,布鱼告诉我,说明天一早,才能乘船到阁骨岛。

  一路舟车劳顿,不过我们都是修行者,倒也没有太多疲累,只是这泰国的气候实在炎热,空气里面又透着一股潮湿,让人觉得皮肤发痒,小白狐儿一进来,便闹着要去洗澡,而我们在套间的客厅里稍事休息一会儿,便有电话响了起来。

  我们都有些奇怪,刚进来不久,谁会给我们电话?

  布鱼接过来,跟电话那头交流了一句,一脸古怪地挂了,我问怎么回事,布鱼吭吭哧哧地说道:“是酒店方打过来的,问我们是不是需要客房服务。”

  我笑了,说客房服务而已,你脸红什么?

  布鱼跟我解释道:“这个客房服务,跟你想象的并不一样——马杀鸡,老大你晓得吧,达叻这边是旅游城市,有大量的外国客人会到这边来玩,所以酒店方只要瞧见有单身男性,就会提供这样的色情按摩服务,是泰式按摩,电话那头的人跟我说,如果有足够的钱,可以跟按摩女郎共度春宵,一直到明天早上。”

  听到布鱼极为认真的解释,我不由得笑了,说我是没有需求,不过布鱼你若是有想法,也可以叫一个啊?

  布鱼直接黑着脸说道:“老大,我对人类的女性没想法,若是有一头母鱼,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布鱼的话儿让我和刚刚洗完澡出来的小白狐儿皆为捧腹,知道他这也是在冷幽默,然而就在我们三人说笑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三人立刻收敛起了笑声,气氛一滞,我朝着布鱼使了一下眼色,他点头,表示了然,接着缓步走到了门口,先是侧耳倾听了一番,接着缓缓打开了房门,我从缝隙处,瞧见有三个打扮得十分靓丽而富有民族风情的女郎在门口,朝着布鱼双手合十,叽里咕噜,似乎在说些什么。

  我瞧见这架势,就晓得这估计就是刚才电话里面介绍的客房服务,而布鱼则跟她们解释了一番,双方在门口争执一会儿,对方这才离去。

  关上门,布鱼一脸无辜地说道:“老大,我刚才真的没有叫,不知道她们怎么就过来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朝着旁边的小白狐儿点了点头。

  小白狐儿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双手扬起,伸出食指来,分别按在了自己太阳穴的各一侧,闭目冥想了一会儿,方才对我摇头说道:“哥哥,没有人窃听。”

  布鱼抽了一口冷气,对我说道:“老大,你觉得是有人注意到了我们?”

  我摇头说道:“不一定,也许真的就是一个误会,不过不要大意,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今天夜里睡觉,轮流值班站岗。”

  布鱼听到我的话,如临大敌,并且表示由他先值班站岗,不过接下来的时间里,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一夜无语,等到了第二天,布鱼点了客房早餐,一份焗虾,一份黑乎乎的咖喱拌饭,闻着就有一股冲鼻的味道,另外还有一杯椰奶,我勉强吃完了虾和椰奶,而只有布鱼选择对那一大份的咖喱拌饭下手,结果吃了几口之后,便忍不住地吐了出来。

  这一下,大家都再没有吃饭的胃口了。

  将早餐撤下,我们开始商讨起了接下来的方案来,如果夺命妖姬提供的消息没有错,那么智饭和尚应该就在阁骨岛东南部的一处别墅群里,那里属于一家旅游开发公司的产业,同时也是巴干达巫教的分部所在——在东南亚,很多教派都是有产业的,有的甚至都已经渗透到了民众的日常生活之中去,即便是寺庙这种地方,也会有大量的私产,供养这些不事劳作的僧人。

  在那里,会有超过上百位的巴干达巫教信徒,这些人的实力不一,最厉害的是那位叫做卜桑的家伙,他曾经是S-21集中营的狱警,早在红色高棉时代,就已经跟随了康克由,一直是那恶魔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红色高棉覆灭之后,卜桑便来到了阁骨岛,在此经营,算是康克由的左膀右臂,也是其在巴干达巫教最重要的助力。

  这个家伙原来的名气并不比康克由差多少,不过后来隐姓埋名之后,反倒是少有人知晓而已。

  寻常人不知道,但是作为情报贩子,那夺命妖姬却不可能会不晓得,尽管卜桑近年来很少有出手了,但是在三年前的一场教派冲突之中,他曾经亲自上阵,将东南亚另一个十分出名的教派萨库朗高级成员给斩杀,而至今为止,他依旧活得好好,就能够瞧得出他的手段来。

  当然,越是如此,智饭和尚的安全感就越高,警惕性也越低,他万万没有想到,茅山里面,居然会有人这般穷追不舍,不远万里地追杀到这里来,这也使得我们得手的几率,变得很大。

  一切都是处于变化之中的,我们在餐桌上商议的,大部分是关于得手之后,如何撤离的事情,因为凭着我的手段,只要对方没有太多的防范之心,相信拿下智饭和尚,并不是太复杂的问题,关键的一点在于,将智饭给生擒了之后,如何逃出巴干达巫教经营超过二十年的阁骨岛,甚至离开泰国,一路返回茅山去。

  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不但要面对着康克由手下、无数巴干达巫教信徒的追杀,而且还得避开泰国、吴哥等处政府的耳目,这个当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在经过一场详实的讨论之后,计划的雏形终于算是完成了,我们结束了这顿糟糕的早餐,然后离开酒店。

  尽管酒店能够帮助联络车辆,前往去阁骨岛的码头,不过我们并没有打算透露自己的行程,于是三人离开酒店之后,在附近的街区转了几圈,领略了一番泰国南部城市的风情之后,由布鱼出面,雇了一辆车子,前往码头。

  车子驶出人群聚集地,一路向东南行驶,行至半途,坐在副驾驶室的布鱼突然开口说道:“老大,我们被人跟踪了。”

  我瞄了一眼后视镜,若无其事地说道:“知道,不要管,继续走。”

  布鱼表示明白,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旁边的小白狐儿却耐不住性子,对我说道:“哥哥,为什么不停下车来,将后面那伙人给料理了?”

  我摇头说道:“不必,这一伙人,从我们离开酒店,就一直跟在我们的身后,自然是问题的,不过我们是要赶往码头,没有时间跟他们多做纠缠,等快到地方的时候,再与他们计较。”

  车子继续行走,一直等到离码头只有十里地的时候,我们都能够闻到大海的气息了,布鱼方才叫司机停车,将我们给扔在路边。

  那司机尽管十分奇怪,不过当布鱼掏出了钱来的时候,却也只是耸了耸肩,朝着我们说了一声“GoodLuck”之后,开着车子原路折回了,而我们则离开路边,缓步朝着侧面走去,没多久,后面跟着的那帮人也下了车,朝着我们这边远远地摸了过来。

  确认了对方只有四个人的时候,我们特意在前方一处林子里等待了一下,一直得到对方靠近,我这才诧异地瞧见,后面跟着我们的,居然是先前在“野门之光”酒吧里,跟我们打招呼的那个白人。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这么好的天气,今天加更吧?

  1. 雷锋:

    楼上前4个家衣柜里。

  2. 奇:

    额。。。

  3. 玩货:

    吃货沙发上

  4. ali:

    等加更

  5. 江伟波:

    快,早早上,明天有行动

  6. 大师兄:

    敢跟踪我,找死

  7. 江伟波:

    速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