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章 光明之会,故人之徒

2015年5月3日 更新

  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所以尽管对于我们中途下车,朝着这边的林子里过来的行为并不是很理解。不过却也还是小心翼翼地摸了过来,生怕跟丢我们。

  我眯着眼睛瞧,但见来人之中,领头的那个,正是先前我们在“野门之光”酒吧等待夺命妖姬的时候,上前过来与我们搭讪的白人,当时的场面有些喧嚣,而我们又没有心思与人结交,故而并没有问到他的名字,不过这小子先前接近我们,应该是有目的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千里迢迢地跟着我们,一直到了这泰国的南部城市达叻来。

  除了那个长得有些像尼古拉斯凯奇的白种男人,另外还有三人,一个戴着眼镜的黄种人,两个又黑又瘦的泰国人。

  这三人应该是那白人的手下。四人悄不作声地摸了过来,从他们的行动上来看,我能够瞧得出来,几个人的身手。应该都是不错的,特别是那两个泰国人,属于绝对的练家子。

  不过所谓“不错”,也是相对的,那两个泰国人应该算得上是十分厉害的泰拳高手。不过跟我们这种千里挑一的专业机关来比,又显得格外孱弱,布鱼和小白狐儿瞧向了我,而我则微微打了一个手势,两人便一个潜身,朝着林子边缘跑去。

  我并没有动,而是好整以暇地平静等待着,瞧见这四人一路摸了过来。然后失去了我们的踪影,都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时,从林中缓步走出。朝着对方招呼道:“嗨,这位先生,请问是在找我么?”

  瞧见我突然的出现,那白人脸上的肌肉很明显地僵硬了一下,接着他用特有的古怪腔调回答道:“噢,天啊,真巧,这位中国先生,你也在这里啊?”

  我耸了耸肩膀,十分轻松地说道:“并不巧,几位从酒店一路跟了过来,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被我无情地揭穿,那白人倒也显得十分豁达,一脸笑容地说道:“很抱歉用这样的方式再次见面,我想在谈事情之前,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做杰克,杰克柯斯米斯基,来自美国的犹他州,在泰国这个地方,已经待了整整十五年了。我是光明会驻泰国曼谷的情报负责人,听说你给缇娜带来了很大的一笔生意,不知道能不能照顾一下我呢?要知道,我们的实力,并不比缇娜差多少?”

  “缇娜?”

  我皱着眉头,而这时杰克也适时地解释了一下:“哦,对了,很多人都只会记住她的外号,夺命妖姬,对吧?当然,就我个人看来,那并不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你觉得呢?”

  我皱眉头,当然不是因为不知道夺命妖姬的名字叫做缇娜,而是对方一上来就报了一个我并不陌生的名字,来作为自保。

  光明会的英文名为Illuminati,又被翻译为光照会,它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也就是启蒙运动时期的一个巴伐利亚秘密组织,成立于1776年5月1日。这是一个极为神秘的组织,从罕有的文献资料上来看,它通常被描绘成其成员试图阴谋幕后控制全世界的一个机构,在西方国家里,这个名词也通常被译为“世界新秩序”,而它跟我们所熟知的那个兄弟会,也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

  我唯一跟光明会有过的交集,就是在天山神池宫,当时的神池宫驸马龙在田为了篡夺大权,曾经联络过一个名叫鲁道夫哈布斯堡的外国人,那个家伙,就跟光明会有着密切的联系。

  当然,这个杰克到底跟光明会是否真的有联系,还是他不过是借着光明会的名头来打秋风,我并不知晓。

  杰克瞧见我陷入了沉默之中,以为我是被光明会的名头给震到了,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然后嘿然笑道:“怎么样,你考虑好了么,若是有意向,可以跟我回去,我们好好商量……”

  我断然否决道:“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转身,装作要走的样子,然而那杰克瞧见我只有一个人,心中顿时就有些激动起来,一挥手,旁边的三人居然从怀里掏出了手枪,朝着我指了过来,紧接着那杰克嘿然笑道:“这位先生,你这可就真的有些不懂礼貌了,要知道,我都已经跟你自我介绍了,作为回馈,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对不对?”

  被三把手枪给指着,我无奈地举起了双手,一脸僵硬地说道:“我从不跟拿枪指着我脑袋的人谈话。”

  杰克在三位高手的护翼下,朝着我小心翼翼地靠近过来,接着得意地说道:“张翊先生,对吧?事实上你即便是不告诉我,我也能够将你给查得清清楚楚。”

  我听到他叫我假护照上面的名字,不由得一声冷笑,接着问道:“想必昨天过来做按摩服务的女人,也是你叫的吧?”

  杰克点头说道:“当然,我想让她们过来探探路,没想到你们居然这么谨慎……”

  我不再与他兜圈子,而是直接说道:“说出你的目的吧。”

  杰克笑着说道:“素察死了,而能够悄然无声将他弄死的人,整个曼谷也不会有几个,有名有数的人,我们都查过,应该不会有杀人动机,恰好我有个手下告诉我,来自清迈契迪龙寺的般智上师在玉佛大寺与人动手,结果最后双方战成了平手,那人是来自中国的高手——而你们又恰好出现在了这里,事情不会这么凑巧,所以我不得不怀疑一件事情,那杀害素察的人,就是阁下你,对吧?”

  我摸着鼻子说道:“毫无逻辑的推论,也就是说,你是为了赚素察的那五百万,才过来找我的咯?”

  杰克摇头说道:“不,不,区区五百万美金,自然是吸引人的,不过还劳驾不了我亲自赴险而来,我听说素察在被杀的同时,他的保险库也被人洗劫一空,熟知素察的人都知道,他并不相信什么银行或者电子产品,那保险库里面的东西,放着他大半的身家——我的意思是,如果阁下就是那位侠盗罗宾汉,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我眯起了眼睛来,显然对方知道的事情,要远比我想象的多,而且没想到我那天在佛寺里与那般智老和尚交手,却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这事儿的确麻烦,不过我却并没有太多的沮丧,而是微笑着说道:“哦,你也说了,素察的保险库里,有着无数的财宝,但是你却能够瞧见,我双手空空,怎么可能会是凶手呢?”

  杰克摇着头说道:“我的兄长曾经告诉过我,神奇的中国人,有着许多让人难以想象的手段,所以任何的不可能,都不一定是真的。我先前还只是怀疑,而现在却已经肯定了,你就是那一个人,张先生,告诉我你将东西藏在哪里了,我想如果你足够合作的话,我也许不会伤害到你。”

  我叹了一口气道:“这么说,你真的就认准了我,便是那个凶手?”

  杰克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而我则嘿然笑了起来:“如果我真的是那个凶手,你觉得你能够威胁到我么?”

  听到我的这话儿,那杰克朝着他旁边的三人指道:“看见我身边的这位先生没有,宫崎正仁,日本镜心流神道高手,他师父可是有着日本北海道第一高手之称的清河伊川阁下,全日本的流派里面,镜心流能够排入前五;还有这两位,麦乐轰、雅桑克勒,他们是全泰国最厉害的拳王之一,就算是前面有一支军队,他们都能够用自己的双拳和膝盖撕开一条裂缝来……”

  杰克的话语里面充满了自豪,而即便是这般的阵容,他却还是用上了手枪,显然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我听到他介绍那宫崎正仁的时候,嘴角止不住地歪了一下,打量那个戴着眼镜的男子,发现那眼镜片的下面,的确有着一对燃烧凶光的双眼,果然跟清河伊川有着几分神似。

  不过,当师父的都给我杀了,何况一个弟子?

  我不动声色地举起了手,平静地说道:“杰克,你既然觉得我就是那个凶手,那就将我抓起来,押到夺命妖姬的手上便是了,不过至于你能不能得到他们的认可,拿到那一笔赏金,这个就得靠你那条三寸不烂之舌了。当然,我觉得你更多的可能,是妨害别人雇主的安全,而被泰国的同行排斥,这事儿,你可得想清楚了。”

  杰克瞧见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眼中晃过了一丝犹豫,不过还是挥手,让宫崎正仁过来绑我。

  我十分轻松地举着双手,而那宫崎正仁则显得有些紧张,一步一步地靠近我,枪口一直不离开我的心脏位置,等到了近前来的时候,他一边举着枪,一边掏出了一副手铐,想要将我给铐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宫崎先生,你可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死的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死的么?

  1. 奇:

    板凳

  2. 奇:

    板凳

  3. 独角戏:

    呵呵,不知道也没关系,因为你马上要和他一样了。

  4. 晨风-依旧:

    因为他离我太近了

  5. 笨熊-缪倩意爸爸:

    都不想活了

  6. 玩货:

    吃货坐沙发,我坐吃货腿上

  7. 小颜师妹的男人:

    作死的

  8. 十年踪迹十年心:

    这么多人

  9. 乔克叔叔:

    又看完了。无聊中。。。。

  10. 杂毛:

    真想问问小白狐,布鱼那娃是不是寂寞就到河里去晃悠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