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尾行,入山

2015年5月5日 更新

  我低伏在沙滩的边缘处,望着远处一动也不动的依韵公子和佝偻老者,心中一阵后怕,原本我以为那卜桑埋伏的手段。无外乎是狙击枪集火,再加上交叉射击,顶多会有重武器这种现代手段,却没想到那些手中拿着槐木杖的巴干达巫教信徒,在这一瞬间,竟然能够弄出这般恐怖的力量来,刚才那张白色巨脸出现的那一刹那,我竟然有一种面见心头蚩尤魔神的恐惧。

  在我眼中,应该能够挤入天下十大末尾的那香港老者,居然一个回合都支撑不了,就被那一道黑色迷雾给制住,实在是让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对,不对,刚才出现的那一幕,并不是属于人间的力量!

  当恐惧从我的心头消失之后,我整个人就活泛了起来。朝着头上瞧去,但见那张脸已然不见踪影,星空晴朗,倘若不是沙滩之上残留的黑雾萦绕。以及林子里不时传出来的痛苦呻吟,一切都仿佛如同幻觉一般,而我也瞧见卜桑命人将沙滩之上僵直而立的依韵公子和佝偻老者给小心翼翼地绑住,施加禁制,然后朝着远处的建筑群落里运去。而他们也在那十二头鬼影的掩护下,离开了现场。

  整个过程中,我发现的那几处狙击点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戒,不过那些手持槐木法杖的信徒,却大部分都瘫软在了地上,有的甚至捂着太阳穴,显得十分的痛苦。

  我能够瞧得出来,刚才唤出的那张扭曲巨脸。恐怕耗费了这些人的大部分精神力,不休息几天,恐怕是恢复不过来的。

  南洋邪术。当真是凶险无比,让人不敢小瞧啊。

  我下意识地擦了一把汗,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有渐渐现形的趋势,不知不觉间,半个多小时就已经过去了,我哪里敢在空旷的沙滩上面停留,跟不敢跟着卜桑等人的大部队,衔尾追过去,在经历了刚才的那种变故,无论是擒拿智饭和尚,还是说救出那依韵公子以及那老头,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风险过高的选择,在思考了几秒钟之后,我决定原路折回,返回海中。

  沿着沙滩边缘的礁石区,我小心翼翼地潜入水中,一个密子下去,布鱼就赶了过来,三人在角落处聚首,小白狐儿打着冷战说道:“哥哥,刚才到底怎么回事,我好像看见了尚晴天?”

  当初黄河口一战之后,我心情低落,曾经自我放逐,步行天下,便与依韵公子在鲁东德州有过交集,双方把酒言欢,小白狐儿也曾经在旁边,所以认识,我点了点头,说对,就是他,小白狐儿瞧见我脸色有些不好,问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在远处瞧着,只见一道黑雾充斥沙滩,而等到散去的时候,那两人就直接僵立在了原地,给人擒住了身子。

  我将我刚才瞧见的情况跟两人说起,布鱼下意识地抽了一口凉气,低声说道:“难道他们居然召唤出了巴干达巫神?”

  我一愣,问道:“什么是巴干达巫神?”

  布鱼回答我道:“巴干达又名痛苦之神,它在印度教里,是世界破坏者湿婆与河龟生下来的儿子,而在佛教里面,它则是生活在修罗道与饿鬼道之间的魔神,与众多小教派不一样的,是巴干达每隔几十年,总会有神迹出现在世间,我听我师父讲过它的事情,传说佛主曾经觉得它太过于干扰世间的琐事,命令金翅大鹏啄去它的双眼,填入海中,又将它的躯干和四肢分成七块,填入不同的地方……”

  因为癫道人的缘故,布鱼对于东南亚这边的诸多教派十分熟悉,我听到他对我娓娓而徐的诸多典故,心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刚才的那张苍白脸孔,不由自主地点头。

  是啊,能够弄成这般状况来的家伙,恐怕真的就是那魔神,方才会如此吧?

  难怪传说中的佛主他老人家会对这家伙出手,我们这里是人间啊,如此平衡和谐的场所,你他妈的没事就来逛两圈,搁谁不气得牙痒痒?

  布鱼说完之后,三人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

  说实话,倘若这里有个康克由坐镇,我都没有太多的顾忌,无非就是带不回活着的智饭和尚而已,我惹火了,把那家伙给直接弄死,取一两个零件回去,也算是报了仇怨,没想到这家伙的背后居然还有一个传说中的魔神坐镇,而且我也是亲眼目睹了依韵公子和那佝偻老头的反击,顿时就有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我若是执意而为,能不能劫到智饭和尚还是未知数,但巨大的麻烦,一定会接踵而至。

  我曾经对自己说过,把布鱼和小白狐儿带出来,就一定要将他们给带回去,我总不能为了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断送了我的左膀右臂,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给搭在这里。

  那简直就是太瞧得起他了。

  不过人都已经在这里了,现在却扭头就走,我也实在是说服不了自己。

  沉默的气氛最终被小白狐儿打破了,她舔了舔冰冷的嘴唇,对我说道:“哥哥,依韵公子和那个老头子好像还活着,好歹也认识一场,我们要不要救他们?”

  依韵公子救不救,我还真的没有想好,但经过小白狐儿一提醒,我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

  尚晴天之所以与这香港老头来到此处,为的就是他的表妹,那个女孩其实是最无辜的,不过是来这里旅游,却不幸给卜桑的徒弟看上,一番争执之后,最后弄成那所谓的“虫母”,时至如今,恐怕还是被扔在山间,受尽折磨。

  说起来,她算是最无辜的人。

  我将我在潜行的时候,听到的这事情说给布鱼和小白狐儿听,让两人决定是否跟我留下,因为如果我们一旦决定继续在这阁骨岛上扎下根来,极有可能会面对更多的危险。而听到我这般说起,小白狐儿先是一阵反胃,紧接着无比气愤地说道:“我原本对这些人并没有太多的反感,现如今看来,死一万遍都不足惜,哥哥,你一定要救那个女孩子!”

  布鱼也很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老大,虽说台湾和国内政治立场不一样,不过她终究还是我们中国人,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胞被这些家伙欺凌,那是我们这些从事秘密战线工作者的耻辱!”

  听到两人慷慨激昂地表态,我点了点头,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别的不说,那个女孩子的事情,我们总不能视若无睹。

  不过尽管要处理这事儿,但还是需要来日方长,此刻我们摸不透敌人的底细,那就不能轻举妄动,在这异国他乡里,唯有保持绝对的谨慎,像猎豹一般潜伏着,方才有机会完成自己的目的,而不至于落入虎口,成为别人嘴里的肉。

  三人商量完毕,便朝着旁边离开,而当我们上了岸边,来到附近的林子里时,小白狐儿突然拉着我,轻声喊道:“哥哥,你看……”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瞧去,只见别墅区里驶出了一行车队,朝着岛内进发。

  我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试图打量车队里面的人,终于在第三辆面包车里面,瞧见了智饭和尚的侧脸。

  智饭和尚在,那么卜桑应该也在,而这两人离去了,被逮起来的依韵公子和佝偻老头自然也一定被押解在这里,瞧见这车队沿着公路,朝着岛内的山地方向行驶,我立刻明白过来:“他们应该是放弃了在这个地方张望捕鱼的目标,而是想要将人给押到自己的老巢去——小白狐儿,你身手最快,跟着车队,看一下这岛内巴干达的老巢在哪里,沿途记得做好记号,我们在山里面汇合。”

  人的脚程自然比不过汽车,而我们虽然也有百行鞋,不过那玩意得关键的时刻用,反倒不如小白狐儿灵便。

  布鱼擅长水性,而小白狐儿擅长脚程,谈到她精通的领域,小姑娘可是毫不客气,朝着我得意地一笑,紧接着一个箭步,沿着树林,追着车队而去,而我则与布鱼跟在后面,沿路朝着山间行走。

  漆黑的夜里,沿途不断有度假村和酒店的灯光照来,倒也不觉得难行,我们脚程有限,等赶到山中的时候,车队上的人早已步行入了上,不过好在有小白狐儿的记号,我们倒也能够在山林中不断穿梭,一路摸了过去,最后终于来到了一处山涧,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又一声别致的虫鸣,便回了一声,接着小白狐儿从一处水瀑后面缓步走出,朝着我们挥手致意。

  我们再次汇合,小白狐儿指着远处的山林说道:“在那里有块岩壁,有裂缝进入山腹之中,他们把人给押进了里面去,有依韵公子,还有那老头,都是处于昏迷状态,智饭和尚和俞千八,还有那个卜桑也在其中,一行十八人——对方防范很森严,特别是卜桑,他身边有一股气息让我十分畏惧,所以就没有跟进去了。”

  我点了点头,眯眼望向她指的方向,只看了一眼,便感觉有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后跟。

  好凶险的山势!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的加更有点晚,后天小佛要带着朵朵回老家上户口了,希望旅程顺利,如果不能多加更,请各位读者老爷原谅。

  1. 江伟波:

    跳了拉,兄弟。

  2. 吃货的幸福生活:

    上章呢?虫母

  3. 坏蛋:

    被抓走的难不成是大咪咪?然后天王左使远赴南洋救出大咪咪,无奈也只能将厄勒德魔虫种在身上,克制被种上的虫子,之后到丛林大战光头智饭的老爹,两败俱伤,被陈黑手捡漏,然后弥勒的师傅山中老人趁机收了智饭的老爹当了侍前仆从,也把他的家产收了,厄勒德在南洋才有了偌大的家产,但是左使临终前告诉黑手这都是宿命,他最终会因蚩尤返世成为祸害只能自费武功,重修道心,让七剑伴身一是做保护二是做防范一旦被魔尊控制直接暴起掐灭在萌芽?这局有点大啊。。。

    • 陆右:

      乱讲

  4. 少了一截:

  5. 江伟波:

    坏蛋你也发齐阿,你大爷

  6. 废话:

    楼上推测应该是错的,四大公子之首的尚晴天结识的都是老牌魔星,建国前就成名的人啊(他家是跟蒋去的台湾,所以邪灵教里认识的肯定是老牌魔星,四大公子之首,出事了还要叫人帮忙,肯定是认识的长辈。)香港来的,怎么看都是秦魔啊。小佛形容天王左使,都是神兵一般的体格,这老头明显不是啊。再说黄山一战之后,大师兄能认出尚晴天,会认不出使茅山吃大亏的左使大人?楼上看书不认真啊,从蛊事来说秦魔没有怎么露面,可却在小佛爷倒了之后扶许名当掌教元帅,而且虎皮猫大人每次到香港都找老熟人,陆左杂毛在香港第一次闹事惹出老鬼,秦魔也放过了他们。所以这次如果是秦魔,那戏份应该会很足。

  7. 太平:

    三楼说的不对,洛飞雨的魔虫叫幽冥变形虫也叫盖扎德比西魔虫,是阴魔颜婆婆亲自给种上的,源自九千岁魏忠贤身上,那个老头香港来的八成是秦魔秦鲁海,这种事王新鉴估计都不屑于来,至于山中老人是弥勒的师傅八成是萨库朗二号人物许先生许映智,是小佛在东南亚部分埋的一条暗线,什么时候出现就看小佛的了,魔尊返世的时候,自费武功倒也不至于,顶多误伤身边人,比如小妖,然后懊悔一生什么的,这个小佛前面已经埋下伏笔了。

  8. 春夏秋冬:

    这部小说我都看了半年了,到现在还没有看完,急死人了梁栋

    • 奇:

      从蛊事到现在看了一年多了。。

    • 瓶邪:

      当年盗墓笔记我从黄花大闺女一直追到孩子妈

      • 太平:

        盗墓笔记好像还没结束

        • 奇:

          烂尾了啊。。。怨念。。

  9. 十年踪迹十年心:

    楼上的孩子妈笑死我了

  10. 外星人:

    二十三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