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这魔剑归你了

2014年7月9日 更新

  我一生中遇到有趣的人很多,但是让我感觉到最特别的,恐怕就是面前这个笑眯眯看着我的猥琐大叔了。

  刘老三是一个性格很有特点的人,他有真本事,这个我瞧见过,布阵谋局,那叫一个条理分明,然而当他跟你嘻嘻笑着说话的时候,却有一种“此人就是个江湖骗子”的即视感。这样的人很特别,讨厌他的人讨厌得要死,而喜欢他的人也喜欢得要死,所幸我是后面的一种。

  能够再见到刘老三,我十分地高兴,瞧见他一身黑色中山装的干部打扮,中规中矩,便笑了,兴奋地跟他说:“我正找你呢,都一个多月了,你跑到哪儿去了?”

  刘老三也哈哈大笑,说这真的是巧了,我也找你呢,怎么样,你有空么,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两人聊了两句,我问他什么事儿,他不肯说,就说到地方就知道了。我想着这大街上的,也不好跟他讲起白合的事情,于是让他等我一下,我先回宿舍去,带上了小宝剑和胖妞,然后想起他的饭量,又在箱子里面摸了摸,把饭钱和粮票拿够了,这才回来。

  刘老三看到我带着胖妞一起下了楼来,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问我道:“上次我就想说这小家伙的事儿了,我问你,这猴子是你的?”

  我点头,说对,也不对,它是我朋友,而不是我的。刘老三点头,对于胖妞,他似乎知道些什么,不过到底是个算命先生出身的家伙,也颇能卖关子,硬是把半截话儿给咽了下去。

  出了单位宿舍,我想带着他去饭馆子,他摆了摆手,说这顿先记下,他要带我去见一个人,那儿也管饭,算是有来有往。对于刘老三这人,我大体还是信任的,再说了,我也这么大的一个人了,他未必能够把我给卖了。两人沿着除了街口,沿着河沿一直走,刘老三似乎对这一代很熟,七转八绕,带着我往江宁老城区的胡同串子转,七走八拐,倒是把我给走晕了。

  我也是在巫山后备培训学校结过业的,一瞧见他这架势,顿时就笑了,拉着他说道:“刘老哥,你若是觉得不信任我呢,大可另外约地方,不必这般绕,你也累,我也晕。”

  刘老三挥挥手,低声说道:“倒不是我不信任你,说到底,还是你小子自个儿惹了祸,我出于谨慎,不得不防啊。”

  他这话儿让我有些莫名其妙,停下脚步,拉着他的胳膊问道:“嘿,你别吓我啊,到底什么个情况啊,什么叫我自己惹了祸?”刘老三瞧见我一脸懵懂无知,这才晓得我一点儿风声都没有收到,这才压低嗓子说道:“哎呀,你真是个实诚人呢。这么说吧,可能是你们内部走漏了消息,结果有人把你亲手杀了杨大侉子这件事儿,给捅出去了。你想想啊,杨大侉子是什么人,集云社头号炼器师,顶尖的技术人才,交游广泛,所以你就一战成名了。”

  刘老三这话儿说得我一阵背脊发凉,我这明明是成全好事,怎么传到别人耳中,好像杨大侉子就是我杀的一样?

  这强加到了我身上的荣誉,让我顿时就不淡定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见识过杨大侉子那狠辣手段,我并不会期待他的同伙有多么的仁慈善良,要万一我真的被盯上了,被灭了那是分分钟的事情。这般忐忑着,我浑身就不自在,结果七转八绕,我们竟然来到了一处院门口来。这旧城区建筑拥挤,不过这里倒是独门独院,幽静得很。刘老三先是在门上敲,三长一短,接着那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有一个留着小辫子的少年站在了门口。

  “南南,你爷爷在么?”刘老三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而那个留小辫儿的少年却毫不客气地一扭头,朝着房里头喊道:“爷,那个老骗子又来了!”

  小辫儿少年南南的话让刘老三很受伤,干咳了一阵,带着我走进了里面,这处屋子只有三间,小院也并不算大,但是院中有几颗桑树和葡萄藤,一口古井,旁边还有歇凉的石桌石凳,感觉颇为雅致。刘老三带着我走进来,看我盯着那桑树瞧,于是就笑了:“你是不是觉得院子里种桑树,不太好?”

  我点头,说书里面不是这么说的么?刘老三摇摇头,说道:“家中种桑,易招鬼煞,这话儿自然不假,不过这风水之说,对于真正的大师,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正说着,这时从屋子里走出了一个须发洁白的老头来,他中等身材,一双手的手掌跟蒲扇一般大,冲着刘老三说道:“少在别人面前说这口舌是非,怎么,你又来催剑了?我不是告诉你了么,你送来的那鱼骨,应该有孕育出妖丹,有了那玩意,鱼骨剑才算是真正完美,要不然,做出来也会砸了我老于头的手艺。”

  刘老三瞧见他,拉着我到跟前来,嘿嘿笑着说道:“于叔,嘿,这回不是为了那鱼骨剑,而是他,”这家伙指着我说道:“上次送那把魔剑来的时候,您不是问我说用它砍下杨大侉子脑袋的那孩子么,就是他,我这回把他给您带了过来了,您帮着瞧瞧,提点两句呗。”

  刘老三将我给推到了前面来,我瞧见这个白胡子老头儿,便想起了前因后果,知道他便是与杨大侉子齐名的金陵双器于墨晗,连忙拱手问好。

  我称呼他为于大师,而他则摆摆手,笑着说道:“这个年代,大师死得快,我不过就是个藏在小巷子里面苟且偷生的手艺人而已,你叫我老于头就好了。”他说得谦虚,不过我还是坚持着,他也不管,拉着我来到葡萄藤下的石桌前坐下,打量了我一会儿,又看了胖妞你几眼,这才击节称赞道:“这位小哥,当真是好相貌,福缘也好,难怪那魔剑对你念念不忘,刚才都还在嗡动呢——看来,降服这魔剑的办法,可就在你身上了。”

  我听着一脸糊涂,然而旁边的刘老三却豁然站了起来,失声说道::“不会吧,这事儿真的可行?”

  于大师笑了笑,然后点头,刘老三一副饱受打击的样子,喃喃自语道:“这世界上真不公平,费煞苦心者,鸡飞蛋打,人去财空;机缘巧合者,什么都不用做,好东西自己就找上门来了……”说话间,那个留辫子的小孩儿给我们上了一壶茶,然后扭头到了旁边,蹲着身子,拿着小刀专心致志地削起木头,而于大师瞧见我一脸懵懂,则跟我解释道:“小哥,今天找你过来呢,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找你帮忙,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你,不知道可否如实相告?”

  我在二科混了这么久,多少也懂得察言观色,瞧见于大师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便晓得他有心考较,于是恭敬地回复道:“长者问,不敢辞,但有所问,只管讲来。”

  于大师摆摆手,让我不要紧张,然后问我道:“你的事情,我大概听刘老三说过了,他说你虽然是六扇门中人,但是另有师出,不知道能否讲来?”

  刘老六眼睛很毒,跟我没有照过几次面,便已然通晓大概,而我此刻已然晓得茅山宗和李道子这面大旗的厉害,也不隐瞒,说起了当年于五姑娘山求医问药之事。果不其然,我这一说到青衣老道之名,无论是于大师,还是刘老三,都变得肃然起敬,当得知我就打了几年杂时,刘老三更是失望地喊道:“你真傻啊,当时为何不求李道子,拜他为师?你若是能够学得他的一两分本事,这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何必窝在你们那个小小的地方,白受这么多憋屈?”

  我想起当年青衣老道的评语,于是捡着好的说道:“他当年曾说我与他无缘,但是与茅山有缘。”

  这话说完,刘老三有些激动,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说道:“最近一直有消息,传言继青城山之后,茅山也将开启山门,重归尘世。到时候观礼,你一定要去,说不定能够被哪位长老招为徒弟哦……”这话儿说着,他转而又说道:“你小子除了李道子那儿,还有点邪门的东西,别藏了,快一并说来吧。”

  刘老三这般一说,我便晓得瞒不过他,于是又将曾经被杨二丑掳走之事讲出,在得知我因为李道子的血咒,无法奠基,打底的功夫是《种魔经注解》之后,他这才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我就说哪儿不对嘛。你修行的这门东西,是最著名的嫁衣神功,修得越厉害,就死得越快,杨二丑他分明就是想要拿你当鼎炉,方才会传你的,以后能不修,最好不要修了。”

  刘老三这边问完,看了旁边的于大师一眼,没再说话,而我万万没想到,那于大师在沉默良久之后,竟然郑重其事地站了起来,宽厚的手掌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一字一句地说道:“饮血寒光剑,从今日起,归你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