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火焰,眼球

2015年5月9日 更新

  藤桥从中断落,这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我在那一瞬间,即便有再强悍的反应能力。也只有踩着断口,想要奋力朝上跳跃而去,结果沉重的炁场压力,使得我根本没有办法逃脱这强大的引力,径直朝着下方坠落。

  很快,阴寒的潭水就将我的下半身给淹没。

  我跌落水中,而依韵公子和秦伯却也没有能够逃脱这种状况,在我之前已经跌落了血潭里。

  一入血潭,一股阴寒冰封的寒劲立刻就侵蚀了我的身体,就仿佛掉入冰窟之中一般,那股寒意从我的脚后跟,倏然朝上,一直蔓延到了我的天灵盖处,而我的眼睫毛那儿,竟然还有寒霜生成,显示出了此处的恐怖。

  这寒意并非物理上面的冰冷。而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温度,它是由那层层叠叠、痛苦致死的灵魂和怨力构成的,直接加诸于人的灵魂深处。

  我们之前曾经推人下潭,知道这儿最为恐怖的。并非是这寒意,而是另外的一种东西。

  食人小鲳。

  这种只有小拇指大的小鱼儿,在这个宽阔的血潭之中,有着充分的魔性,它们可不管我们到底是何方人物。为了满足口舌之欲,前赴后继,舍生忘死,简直让人害怕。

  果然,当我还没有从那种让人意识冻僵的寒意之中反应过来,就感觉到无数细小而强悍的生命体,朝着我的方向,纷纷涌了过来。

  我的脑海里。甚至都能够勾勒出它们张开嘴之后那丑陋而贪婪的模样来。

  【深渊三法,魔威】!

  我没有片刻停留,毫不犹豫地直接施展出了这来自深渊魔王阿普陀处传承而来的绝技。当下就出现一阵恐怖的气息,以我为中心,朝着周遭碾压而去。

  体型越是庞大的生命,对于魔威的气息越能免疫,便比如人,仅仅只是身子一僵,然而越是这般渺小而凶恶的生命,越是效用最大。

  食人小鲳纷纷退避,畏之如虎。

  我这边汇聚而来的无数小鱼儿纷纷朝着旁边退开,而依韵公子和秦伯那边就惨了,无数的食人鱼朝着他们纷纷汇聚而去,磨牙霍霍,想要将他们的血肉给吞入腹中。

  好在两人对于局势的把握都还算是透彻,在一入水的瞬间,就朝着我这边游了过来。

  很快,三人汇聚到了一起。

  而即便如此,两人都不同程度的被咬中,在我的魔威范围之内,不断地拍打着身上的各个部位。

  三人惊魂,不过越是如此,我的心态越是淡定,这血潭不可久待,鬼知道这个留着无数骸骨和冤魂的地方,还会有什么诡异手段,当下也是对着旁边的两人低声吼道:“游过去,沿着断下来的藤桥方向游,借助那半边,爬上去……”

  依韵公子和秦伯不敢耽误,在我的魔威范围之内,往着前方尽量游走。

  在数不胜数的食人小鲳围攻下,我们三人也是激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来,很快就游到了断桥处,手刚刚抓到了那无故断开的藤桥,就在这时,头顶上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我们彼此的脸色都猛然一变,暗道一声糟糕。

  巴干达巢穴的大部队终于反应过来,朝着这边直奔而来了,既然如此,沿着藤桥往上走,岂不就是正好撞到枪口上?

  如此一想,我们离开这血潭的愿望便再也没有那边强烈,而是赶紧藏身在藤桥入水的阴影下面,不敢妄动。

  巴干达的大队人马赶到了潭边的高崖边,上面传来一阵杂乱的争论,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两位贵客,这里有巴干达巫神的护翼,你们是不可能逃出去的,与其被巴干达巫神给活活折磨而死,不如现在站出来,缴械投降,我可以保证你们的人生安全,如何?”

  藤桥端口的阴影之下,我的眼睛一亮。

  说话的这人,确实智饭和尚。

  我下意识地朝上望了一眼,透过藤桥细密的间隙,能够瞧见那个家伙伪善的脸,出现在了潭边崖壁的边缘,这让我有些欢喜,本来想着这儿出事,他会第一时间逃离此处,却没想到他装起了大尾巴狼,居然带着巴干达的一众人等,过来缉捕我们。

  我在打量智饭和尚,而他则也在打量周遭的环境。

  封闭的神门,弥漫的黑雾,以及从中断开的藤桥,沸腾而翻腾不休的水面,这无疑表明着在此之前,有人还在这儿逗留过。

  那么,人在哪儿呢?

  水下!

  只有水下,智饭和尚在想到了这个问题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挥手,指挥着手下朝水潭这里开枪试探,然而这个命令,却被里面的几个主事者给拒绝了。

  作为巴干达首席大巫师的儿子,在这么一个穷乡僻壤,居然被一帮乡下巫师拒绝,这事儿可不是刚刚当上公子哥儿的智饭和尚所能够忍受的,他顿时就气不过,朝着旁边的人大声吼着什么,然而他所有的怨言,却被其中一个长老的话语给封住了。

  对方说的话我听不懂,不过我就听懂了两个字。

  圣坛。

  长老的大意,说的是这儿是巴干达的圣坛,不能施加刀兵,否者会惹怒巴干达巫神,招来祸事。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中又是轻松,又是多了一分疑惑。

  不用面对那暴风骤雨的弹幕,当然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不过这个满是骸骨和骷髅头、食人小鲳的血潭,为什么会是巴干达的圣坛呢?

  就在我琢磨着这话儿里面的意思时,头顶上突然有人喊道:“你们看圣坛里面的圣鱼!”

  一听到这话儿,我的心中咯噔一下,就知道要糟了。

  要晓得,虽然在我的魔威之下,这些食人小鲳并不能将我们三人给吞噬了去,但是对于血肉的欲望却并不减免,使得它们在我们的不远处,又层层叠叠地围住,形成了一个很奇特的现象来。

  中间一圈,干干净净,而越是往外,那些食人小鲳却越是繁多,有的甚至都挤出了水面来。

  明眼人只要仔细一看,就知道里面有鬼。

  听到这话儿的一瞬间,我和依韵公子、秦伯相视一眼,毫不犹豫地深吸一口气,朝着潭下潜去——之所以如此,就是希望上面的人以为我们跌落血潭之后,被这些所谓“圣鱼”给分食一空了。

  对于这个结果,估计是皆大欢喜。

  巴干达巫教消灭了外贼,而我们则能够瞒过一时,再寻机会逃脱生天。

  然而当我们潜入水中之时,却瞧见了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

  在这黑幽幽的潭水之下,并非是一片漆黑,除了粼粼的食人小鲳之外,还有无数细小的火焰在水中浮动,这些火焰初看并无什么特别,然而仔细一瞧,却能够瞧得出每一缕火焰之中,都有一张惨白而阴森的脸孔来。

  这些脸孔有男有女,有老又少,莫不是狰狞而扭曲,十分可怖,双眼血红,仿佛带着无数的怨毒。

  多如繁星的鬼脸火焰并非自由而胡乱的散落,而是围着血潭深处的一缕亮光而游动,那儿仿佛是太阳,又或者宇宙的中心,所有的火焰都如同星辰万物一般,围着它不停旋转,奥妙无比。

  当瞧见这一副景象的时候,血潭之上的所有事情都被我们所淡忘了,我脑海里唯一想起的事情,就是这缕亮光,恐怕就是它被称为圣坛的缘故吧?

  我没有管依韵公子和秦伯,朝着血潭的中心游了过去。

  近了,越来越近了。

  我的心情紧张无比,当我游到近前来的时候,终于发现了那缕亮光的本来面目——这是一个比篮球好要大一些的巨大眼球。

  眼球的前端是瞳孔,又黑又亮,两边则是血丝,朝着白色的眼珠子处蔓延,而在这眼球的尾端,则是许多宛如章鱼手臂一般的软组织,滑腻而软和,深深地根植在了潭底深处的淤泥之中。

  这血潭底下铺满骷髅头和尸体残骸,但是唯独这里,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真空带。

  当我瞧向那颗眼球的时候,它的瞳孔居然一转,也朝着我瞧了过来。

  仅仅一眼,我的心中如遭雷轰,下意识地想要逃离此处。

  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我缓缓拔出了饮血寒光剑来,费劲朝着潭底游动而去,那眼球似乎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杀意,潭底突然沸腾了起来,无数火焰朝着我这边奋力扑来,而那些被我魔威吓到的食人小鲳,居然也顾不得直入灵魂深处的恐惧,朝着我这儿奋力而扑。

  鱼死网破!

  当时的我已经有了一些明悟,丝毫不顾周遭的威胁,魔功攀升到了极致,临仙遣册也顿时开启,竟然在水中找出一条路线来,毫无阻碍地通过了这段路程,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插入了那眼球之中。

  剑尖一入,世界轰塌。

  我都来不及查看这一剑是否对那眼球造成什么伤害,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给高高抛起,朝着血潭上方猛然推了出去。

  呼!

  极度干涸的肺部在这一刻终于获得了空气,而我的耳边,则听到无数的惊呼之声。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嗯嗯,距离左使还有点距离,你们懂的。
今天跟家里面的亲戚和长辈商量给朵朵办满月酒的事情,结果数次提笔,都被围观,乱糟糟的,没办法多写,今天就不加更了,大家周末快乐,么么哒。

  1. 吃货的幸福生活:

    给玩货占个板凳

  2. hzc0926:

    前面的,头太高了

  3. 奇:

    哈哈,被围观。

  4. 娜娜:

  5. 十年踪迹十年心:

    打死前排

  6. 江伟波:

    今晚迟到了

  7. 乔克叔叔: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