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擒获,逃离

2015年5月10日 更新

  被我单手举着,顶在岩壁之上的智饭和尚口吐鲜血,脸上依旧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喃喃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将他像小鸡一样地掐着,刚才大发神威的饮血寒光剑给我随意地插在了地上,另外一只手在他的身上大致搜了一下,掏出一堆的杂物和符牌来,随意丢弃,这才起手,一下敲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的这一记手刀精准无比,智饭和尚双眼一闭,整个人就昏倒了过去。

  擒下了智饭和尚,我方才来得及回头看去,却见刚才冲进枪手人群之中的秦伯一身鲜血和脑浆子,正跟着依韵公子朝着我这边走来。

  这两人瞧见我,一副看怪物的表情,一如我瞧见满身白乎乎脑浆的秦伯一般。

  三人汇聚,秦伯脸色有些不太好,指着我们身后不远处的血潭。低声对我说道:“那边的情况不是很好,我感受到了大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在积蓄和蔓延,倘若他们信奉的那个恶魔巴干达真的重返人世,只怕我们三人的性命。都得交代在这里……”

  巴干达?

  我的心中猛然一跳,终于明白过来,那大眼球,可不就是传说中巴干达被镇压的那颗么,而我刚刚将其刺破。这痛觉,未必不会将那家伙从未知的空间里引来。

  倘若如此,事情还真的有些难办。

  依韵公子接着说道:“那边的大门已经被封住了,找不到出路,血池里面的水便得十分粘稠,开始附着在尸体和活人的身上,迅速变异,如果再不想办法。我们估计也得会变成一团烂肉了……”

  我诧异地回头望去,却听到无数似乎痛苦、似乎解脱和欢乐的诵经声,通道尽头处。有一个藏青袍巫师跪倒在地,一团红色的黏液将他包裹,不多时,就化作一滩扭动的烂泥。

  疯了,疯了!

  瞧见这红色的黏液顺着地势,朝着这边飞速流淌而来,我的心中一跳,不过很快就想起了一件事情。

  俞千八之前曾经跟我说过,智饭和尚的居所,有一条秘密通道,一旦发生了任何事情,他都可以立刻借助那条通道,逃离此处,与基地外面的卜桑汇合。

  不行,我得将他给叫醒过来带路。

  打定了这个主意,我毫不犹豫地把扛在肩头的智饭和尚给按在岩壁上,将他右手的指骨给一根根地掰断。

  十指连心,当我掰到第三根的时候,他终于从剧痛中醒了过来,大声地咒骂着,结果当我掰断了他第四根手指的时候,却意外地闭上了嘴。

  看起来,他察言观色的本事,倒也还算是不错。

  我没有多跟他废话,用一种阴寒的语气说道:“密道,带我们从密道离开,不然我会将你的这只胳膊折下来,塞进你的菊花里面去——我说道做到,你千万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刚才我宛如杀神返世一般,将诸多巴干达巫师给点成了火炬,这形象实在是太骇人了,以至于智饭实在是生不出半点儿拒绝的心思,忙不迭地点头。

  他是如此的积极,仿佛慢上一秒,我就会挥剑斩下他的头颅一般。

  智饭带路,我们一路通畅无阻,但凡有胆敢拦下我们的人,依韵公子和秦伯都毫不犹豫地直接将其性命给夺去。

  依韵公子的杀人手法,简直就是艺术,反衬出秦伯的粗暴和血腥。

  走到后来的时候,我忍不住对秦伯提出了意见:“秦伯,你这身上都开豆腐坊了,要不然,咱换一件衣服成不?”

  经我一提醒,又瞧见依韵公子和我眼中流露出来的嫌弃,秦伯杀气腾腾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似鬼哭般的微笑:“好的,我这就换上。”

  他将身上还挂着几颗眼珠子的袍子脱下,随手从一具死尸身上剥了件长袍换上,然而杀戮的手段却变得更加残酷了。

  等我们来到了智饭的居所时,他这一身,跟屠宰场的屠夫,几乎都没有什么区别,不熟悉的人,瞧一眼,估计都得做恶梦。

  智饭的居所颇大,解救了门口的两个警卫自后,推开沉重的铁门而入,入目的是一处超过一百平方的大厅,布置豪华得如同阁骨岛外面五星级的宾馆套房,现代化的设备和灯光让人在恍惚之间,都有些忘记了刚才的血腥,大厅边上有好几处楠木门,有厨房,有浴室,有卫生间和储物柜,我甚至还能从左侧虚掩的门缝处瞧见一张硕大的软床。

  软床之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至少三名以上的金发女子,丰乳肥臀,靡奢之极。

  一进入其间,依韵公子和秦伯就被大厅左侧的一处收藏柜给吸引了,前者吹了一个口哨,快步走到了跟前,开心地说道:“我的武神剑居然在这里,这是我老爹给我的,是蒋校长亲自赐予我浙东尚家的,这玩意儿是东陵大盗的胜利品,意义重大,还好没丢。”

  秦伯也似乎发现了自己被缴去的东西,在收藏柜中翻腾起来,找了一件黑乎乎的背心穿在身上,然后又找出一套装着九把飞刀的皮套,以及一枚扳指,几件小玩意。

  除了两人的东西之外,这收藏柜中还有几十件的法器,看着都是珍稀品。

  依韵公子和秦伯挑了几件有用的带上,不过瞧见其余的那些东西,顿时就有些懊恼,只恨自己少生了一双手。

  我十分大方地等着两人挑完,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中,将一众收藏品给全部倒进了八宝囊中。

  这一刻,依韵公子和秦伯一直淡定的脸色,顿时就写满了羡慕嫉妒恨。

  将这儿的藏品一扫而空,原本还算宽敞的把包囊顿时就显得一阵拥挤,以至于我不得不将饮血寒光剑给提在手上来。

  我们不再逗留,也没有理卧室里面的那些女郎,押解着智饭和尚,在他的指点下,来到了斜角的一处书房里,按动机关,那书架侧里翻转,露出了一条朝上的通道来。

  我们沿着通道朝外,走了一百米左右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守备间,里面有四名高手,两名强悍的拳手,两名修为高深的巴干达巫师,其中一个,居然还能施展出十数头诡异厉鬼,朝着我们席卷而来。

  不过这些阻拦,都不过是小麻烦,武装到了牙齿的依韵公子和秦伯还没有等我出手,就将人给剁成了碎块。

  守备间这儿的门沉重无比,秦伯将铁门反锁,确保这个巢穴两头都被堵住。

  他的这做法我其实并不赞成,要晓得这个巢穴之中,除了丧心病狂的巴干达教徒之外,必然还是有一些无辜者的,我们将此处反锁,也是断绝了那些人的求生希望。

  不过我并没有把这话儿说出来,因为即便我们留了门,他们也未必能够逃得出来。

  在当“圣母”之前,我们得确保自己能够活命。

  这守备室是秘密通道最后的一道屏障,我们离开此处之后,大概又走了两百多米,然后通过一道竖井,终于出现在了一处悬崖峭壁的半中间,而这里被有树根藤条朝下,直落到崖底,通过一片矮树林,就会有一条小道,快速接驳环岛公路。

  这个地方,是卜桑给自己预留的逃生通道,只不过为了讨好师父康克由的儿子,方才让了出来的。

  一出巢穴,我立刻感觉到压在心头的那股气息消失不少,当下也是开启羽麒麟,与在外面负责接应的布鱼和小白狐儿联络。

  没有多久时间,两人就出现在了矮树林的边缘,布鱼接过被我再次弄昏过去的智饭和尚,而小白狐儿则将藏在阴影处的一辆越野车给找了出来。

  车子定期有人保养,油箱里面满满,将智饭和尚塞进了后备箱,我油门一轰,离开此处。

  一直等到离开了那条颠簸的乡间小道,环岛公路近在眼前的时候,小白狐儿方才出声问道:“哥哥,刚才从那巢穴之中传来恐怖的吼声,又有血光冲天,与天上的凶星对应,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秦伯脸色一变,仔细盘问小白狐儿先前出现的景象。

  小白狐儿一一说来,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极为严肃,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远处的阁骨山轰隆隆地响着,震动不停,仿佛有地震一般。

  长吸了一口气,秦伯方才说道:“不好,坏事了。”

  我们几人互看一眼,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依韵公子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们赶紧离开这个岛,至于这个岛的事情,就让泰国政府和东南亚的这帮狗日的操心吧!”

  对于这件事情,我们同意得不能再同意了,不过就在此时,秦伯却提出了一件事情来。

  他说他要去洛美尔酒店,将瑶瑶留下的信件取出来。

  他的这话儿,我们并没有任何意外,那毕竟是瑶瑶在人世间留下的最后一丝印记,秦伯应该不会置之不管的,依韵公子瞧了我一眼,而我则毫不犹豫地说道:“秦伯,你速去速回,我们去码头,先抢到一艘船再说。”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嗯嗯,今天会有加更,妥妥的。
对了,母亲节快乐,看小佛书的所有妈妈党们。

  1. 易水寒:

    沙发

  2. 易水寒:

    板凳

  3. 易水寒:

    我也学学吃货

  4. 太平:

    好快

  5. 江伟波:

    我顶,你个变态的吃货,地拖也不留

  6. 江伟波:

    小佛好一句羡慕嫉妒恨。

  7. My Taurus:

    你个吃货

  8. Rorschach_Ye:

    加油↖(^ω^)↗期待第三部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