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算计,圈套

2015年5月10日 更新

  秦伯中途下车,前往位于阁骨岛东岸的洛美尔酒店拿取瑶瑶留在床下的信件,而我们则直接驱车,前往码头方向。准备出其不意,夺取一艘能够出海的船,赶紧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

  至于那巴干达巫教巢穴血潭之中,到底爬出了什么玩意来,这就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而且这里离我们的国土十万八千里,又有一大帮子发了疯的巴干达信徒要过来追杀我们,鬼才会冒着死亡的威胁去解决那个不知道是啥的东西呢。

  然而当越野车快要靠近码头的时候,先前乘坐渡轮之时的那种悸动,又浮现在了我的心头。

  此刻夜幕降下,仿佛在心头落下一块铅。

  我感觉呼吸有些困难,毫不犹豫地踩下刹车,然后对着旁边的布鱼吩咐道:“去将智饭那小子给我扛下来,其余的人,都给我下车。”

  布鱼和小白狐儿自然不问缘由。而依韵公子瞧见我一脸严肃,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跟着下了车。

  我望着环岛公路不远处的悬崖边,油门一轰。驾驶着这越野车朝着悬崖下方猛然冲去。

  在即将跃装向栏杆的时候,我推开车门,一跃而下。

  车子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并不优美的弧线,径直跌落进了浑浊的海水里去,因为还算是比较深。所以倒也没有闹出多大的动静来。

  几人纷纷围了上来,依韵公子这时方才指着浸泡在海水里面的越野车,对我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着他,皱着眉头说道:“我突然感觉有点儿不对劲。”

  依韵公子有点儿不明白,指着冒着泡沫的海面说道:“你的意思是,这车子里面,有跟踪器?”

  我摇头:“不止这么简单,在说出我的猜测之前。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依韵公子点头说道:“你说。”

  我说出第一个问题:“在你的想法中,卜桑此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家伙?”

  依韵公子沉吟了一番。对我说道:“在来之前,我曾经找过他的资料,觉得不过就是个南洋的土巫师,即便是血手狂魔最得意的弟子,也不会有太多的麻烦,但是秦伯总说这人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看不透,没想到后来果真如他所料,一上来就中了他的算计,满满的信心,结果最终被生擒了事……”

  我说出第二个问题:“在我来之前,你们两人,是如何脱离森罗地牢束缚的?”

  依韵公子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来,对我说道:“对方抓到我们之后,对我们进行了严刑拷打,并且试图通过降头术,让我们臣服,不过在折磨了一天一夜之后,那卜桑来看了我们一眼,离开之后,就没有人管我们了,秦伯施展了手段,解开束缚,正准备离开,你就来了。”

  说到这里,我讲出了第三个问题:“如果你是卜桑,你会不限制住对方的修为,光扔在地牢里面待着么?”

  听到我问出的第三个问题,依韵公子脸色陡然一变,下意识地喊道:“你的意思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叫做卜桑的家伙设计的?”

  我问出这三个问题的时候,自己也是一身冷汗。

  因为我差不多已经猜出了那家伙的心思。

  表面上卜桑对智饭和尚这个师父的儿子毕恭毕敬,不但好生招待着,要吃给吃,要喝给喝,美女伺候,而且连自己用来享受的豪华套房,都交由智饭和尚来住,一副太上皇的样子,然而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表象,也遮掩不住他蓬勃的野心。

  事实上,在卜桑的徒弟瓦罗阿说出师父的大计划,断鸟重生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现在联系着一块儿想来,方才觉得同样出身S-21恐怖监狱的卜桑,跟他师父康克由一般,也是个绝对恐怖的枭雄人物,有这样的家伙在,秦伯和依韵公子的逃脱,绝对是在他的掌握之中的,而我们之所以能够这般容易地逃脱,说不定也是在他的算计范围之内。

  如此说来,事情就变得恐怖了,恐怕那血潭之中弥漫的气息,也是卜桑故意放出的,而那些死去的巴干达巫教信徒,也极有可能是他故意牺牲的。

  牺牲这么多的人,甚至不惜“毁”了自己经营二十多年的基业,自然不是学雷锋做好事。

  他一定有着自己不足外人道的目的。

  什么目的?

  巴干达!

  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巫神,他不但抛弃了多年来跟随着他的信徒,而且连自己师父的儿子都可以当作棋子,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在码头处没有防范?

  甚至,连瑶瑶这件事情,都在卜桑的计划之中。

  想到这里,我和依韵公子异口同声地喊道:“不好,秦伯有危险!”

  是的,如此一推论出来,洛美尔酒店那里,说不定也是一个圈套,瑶瑶固然不会害我们,不过那封信,估计已经被卜桑给知道了,他不过是顺势而为,将棋局布下,结网以待而已。

  我越想,额头上的冷汗就越多,没想到这南洋之地,居然也有这般智近乎妖的枭雄人物,我当真是大意了,以至于现在的如此情况。

  依韵公子深吸几口腥湿的海风,猛然转头说道:“不行,我去找秦伯!”

  我一把将他给抓住,低声说道:“依秦伯老江湖的经验,未必能够中伏,当务之急,是我们得赶紧找到一个能够离开这儿的办法。”

  我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秦伯如果都被擒住,我们过去,也是无济于事的。

  依韵公子有些头疼地说道:“如果按照你所说,我们去码头,不也是送死?”

  我摇头,说道:“船,不一定只有码头才有,这阁骨岛的酒店众多,很多都有私人码头,附近也停靠得有游艇,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先确定情况;即便是一艘船都没有,我们去伐几棵木头,拼凑成船出海,也没问题。”

  瞧见依韵公子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旁边扛着智饭和尚的布鱼拍了拍胸脯,憨厚地笑道:“放心,我的水性很好的。”

  依韵公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脸都有些发僵,不过却还是按照我的计划,准备前往码头附近。

  有了戒备之心,我们自然不会沿着公路大摇大摆地前往码头,而是沿着林子和岸边的礁石,朝着那个方向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一路飞快,不知道为什么,沿途的酒店灯光似乎都显得格外黯淡。

  这种情况让人的心中极为压抑。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码头附近的海滩边缘,因为担心惊扰到对方分布在周边的暗哨,所以我们并没有再次摸过去,而是由布鱼潜入海中,从海面上朝着码头方向打量。

  这样做是最安全的,毕竟对方绝对想不到得提防海上的窥探。

  我们在礁岩的阴影处耐心等待着,过了二十多分钟,布鱼依旧还没有回来,反而是秦伯传回了消息来。

  他是通过一种雕着大耳鼠的玉佩与依韵公子联络的,有点儿类似于羽麒麟这种东西,两者并无交谈,依韵公子却能够通过那玉佩之上传来的震动,明白其中传递的意思。

  瞧见我眼中的疑惑,依韵公子倒也不隐瞒,对我翻译道:“酒店有危险,中伏,逃脱,码头有陷阱,勿去!”

  我和依韵公子互看一眼,彼此都心惊肉跳。

  我们的猜测,居然是真的。

  这当真是一个噩耗,而就在秦伯传回消息不久,布鱼也从海面中冒出了脑袋来,快速游近,上岸之后,吐出一口浑浊的海水,低声说道:“埋伏很隐秘,不过我却能够瞧见暗处有着无数的杀意,想来只要有人胆敢出现在码头上,就会有大批的伏击者出现。”

  若是以前,依照着我们的实力,偷偷摸摸地硬冲,倒也不是什么难事,然而在知道了卜桑阴沉的手段时,我们都下意识地想要回避。

  这个家伙,谋定而后动,绝对有制住我们的手段。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深吸一口气,对三人说道:“码头去不得,我们得往海边走,看看附近有没有私人码头和个人游艇。”

  确定之后,我们隐匿身形,布鱼将昏死的智饭和尚扛起,往着附近的几家酒店摸去。

  一连摸了四家,花费了两个多小时,结果明明看到有码头位,但偏偏就是没有船。

  等到了这里的时候,我们终于绝望了,也知道那卜桑绝对是有所图谋,已经将所有能够离开阁骨岛的交通工具都给清缴了。

  那么,通讯工具是否有效?

  我心中疑惑着,而这个时候依韵公子的脸色一变,低声对我说道:“秦伯甩开尾巴,赶过来了,我们过去接他?”

  我点了点头,一路潜伏,终于在一处海边密林之中与秦伯接上了头,然而一见面,我顿时就吓了一跳——原本神清气爽离去的秦伯此刻脸色惨白,胸口居然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上面有无数的蛆虫钻来钻去,恶心极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
忍不住再跟大家问候一声,母亲节快乐,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祝愿天下的母亲们,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1. 坏蛋:

  2. 坏蛋:

    。。

  3. 坏蛋:

    。。。

  4. 坏蛋:

    。。。。

  5. 坏蛋:

    。。。。。

  6. 坏蛋:

    。。。。。。。

  7. 吃货的幸福生活:

    。。。。。。。

  8. 吃货的幸福生活:

    。。。。。。。。

  9. 十年踪迹十年心:

    尼玛

  10. 易水寒:

    发这么快

  11. 晨风-依旧:

    直接把智饭杀了,魂魄收走,游回大陆交差

  12. 太平:

    果断杀智饭,背着多麻烦,之后肯定还要搞事情,智饭爸爸肯定杀过来。

  13. hzc0926:

    茅山那边应该到了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