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男儿,斗志

2015年5月13日 更新

  十来个血人汹涌而来,而我们则并没有冒失地上前,与之拼斗,而是缓步后退。仔细地打量着正在被血人吞噬的花舞娘。

  之所以如此,倒也不是打量这一代凶戾铁娘子的惨状,而是观察那些血人的手段,以及厉害之处。

  真正到达了一定的境界,对于事物性质的把握和观察力是远超出一般人的。

  这么讲或许有些深奥。简单来讲,那就是对方的优缺点。一眼看穿。

  我在看,身边的诸人也都在看。

  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没有一个弱者,即便是小白狐儿和布鱼,都是七剑之中,除了张励耘之外的最强者。

  我收敛着气息,不敢让那虚空巨眼知晓我就是先前刺伤它的那人,而等到以瓦罗阿为首的那些血人,已然冲到我们跟前来的时候,方才往怀里伸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秦伯却拦住了我,对我说道:“让我先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有着不可置疑的沉稳气势。

  我没有动,而秦伯则往前走了两步。

  他已然将自己的装备,从花舞娘的身上给夺了回来。九把暗淡无光的飞刀,在一瞬间就投掷而出。

  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扔出的飞刀,但是我们面前的这些血人,却仿佛秋风扫过的野草,没有一人能够站立在我们的跟前,全部都倒在了地上去。

  说起来,秦伯这一路上,也是显得有些倒霉。

  原本能够媲美天下十大的实力,甚至硬拼起来,我与他都不过是五五之数,然而一路狼狈,屡屡受挫。将颜面都给扫落许多。

  然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先前的他再厉害,也抵不过卜桑预谋的圈套、以及巴干达的神力。

  后来又被下了降头,吃了那神秘莫测降头术的大亏。

  然而即便如此,秦伯就真的只是一盘小菜?

  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没有任何束缚,他足以能够碾压此间无数的修行者。

  这就是站在巅峰状态的强者自信。

  飞刀掷出之后,并没有失去控制,反而在秦伯宛如手语一般的法印之中,不停地旋转着,化作一种古怪阵型,有朝着天空那虚空巨眼杀去的架势,然而就在我们以为那些胸口开出拳头大血洞的血人已然死去的时候,这些家伙,居然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张牙舞爪。

  秦伯眉头一皱,双手招展,再次挥手,悬浮在空中的飞刀又一次地化作寒光。

  这一次,却是指向了这些家伙的头颅。

  噗、噗、噗……

  灌足了气劲的飞刀,一点也不比那狙击弹的威力差上几分,那寒光在半空中穿针引线,却是将这十来个血光辉耀的家伙头颅穿破,有的从中而过,有的则是像被咬去一半的苹果。

  血人倒下去了,接着再次站了起来。

  这一回,秦伯没有再贸然出刀了,而是将这九把飞刀悬浮在我们的跟前,作防备状,对我低声说道:“不行,它们都不过是那大眼睛操纵的木偶而已,如果不将大眼睛干掉,这些玩意,杀之不尽,连绵不绝!”

  我此刻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血人之上,而是消失在了远处的小白狐儿。

  在别人的视线中,小白狐儿依旧站在我的身后,然而那不过是小妮子的幻象而已,早在秦伯出手,震惊全场的时候,小白狐儿便已经隐入夜色之中,朝着边缘摸了过去。

  虚空巨眼固然厉害,但是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和枪手,却同样能够要人性命。

  子弹不会因为我们是修行者,威力就会减弱半分。

  它反而会更准。

  秦伯跟我说起后半段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道:“这些血人没有要害,只要本源不灭,就算再怎么折腾,都不过是将面团从长条揉成方条,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秦伯听到我的比喻,不由得笑了:“说得形象!”

  依韵公子有些郁闷了,看着这些缓慢站起来的血人,头疼地说道:“你们两个到底在打什么哑谜,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血人好灭,重点在于那虚空巨眼——秦伯,你能搞定不?”

  秦伯的脸色严肃,认真地说道:“说句实话,那大眼睛看着宛如天神,高高在上,体内又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神力,但是若是真的讲起来,它不过初成,体内的力量都不过是吞噬而来,太过杂驳,如果一定要与其交手的话,扬长避短,或许能够将其封印住——我晓得一种龙虎大封印真经术,能够将其镇压……”

  我若有所思地朝他看了一眼道:“秦伯,这真经术,可是龙虎山的不密之传啊,您和龙虎山,可有瓜葛?”

  秦伯嘿然一笑,倒也并没有否认:“龙虎弃徒,往事不追。”

  这话儿说完,前方的飞刀一阵嗡然而动,将朝着我们冲过来的一众血人,又一次地给戳倒在地去。

  我没有继续探寻隐私,而是担忧地说道:“只可惜,有着卜桑这一帮人在,我们未必能够安安心心地腾出手来,将这虚空巨眼给封印住,免去南洋百姓的一场祸劫。”

  秦伯有些疑惑地说道:“小陈,你茅山缉凶,为何仅仅只有这几人?”

  我叹了一口气道:“我不过是外门子弟,刑堂的确是有派人前来,不过出国之后,并无联系,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前来了……”

  这话儿说着,突然间一股波纹浮动,我们下意识地往旁边避开,猛然回头,却见一道蓝色的痕迹从远处的虚空巨眼方向浮动而来,洒落在了我们刚才站立的地方。

  沙滩之上,一片蓝色电浆,如水一般的游荡着,所过之处,细沙被剧烈的高温蒸发,一股黄色的雾气浮现。

  好,好厉害的手段。

  我们脸色一变,然而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那蓝色痕迹突然又出现,这一回,数量倍增,化作七八条,悄然无声地朝着我们这边突袭而来。

  几人一阵疾奔,纷纷避开,而那蓝色痕迹落下之后,必然就是一滩电浆,荡漾不休。

  这诡异的蓝色,当真是夺命的音符。

  而就在我们对着蓝色痕迹束手无策的时候,远处的枪声骤然响了起来。

  拖延许久,卜桑也终于耐不住性子了。

  上有虚空巨眼,后面是带着电芒的大海,而三面则都是无数的暗枪和子弹,此时此刻的我们,终于陷入了绝境。

  然而这世间的人,有的面临绝境,两腿一蹬,就等死亡,而有人则从来都不接受命运的安排,谁要我死,我就要他的狗命。

  无数型号的子弹从四面八方攒射而来,划过夜空,眼看着我们即将被射成马蜂窝,却见秦伯猛然一声暴喝,双手舞动,那九把飞刀化作一阵疾光,在四周飞速游动,那刀尖竟然将无数飞速奔袭的子弹都给拦住,纷纷落在了沙滩之上。

  这一招,对于飞刀的力量和准头,都有着严苛到了极致的要求,能够施展出这么一手来,秦伯却也不负自己的名头。

  秦伯的掩护,让我们的压力一轻,然而那蓝色痕迹,却无人可解。

  挡也没法挡,挨也没法挨。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硬着头皮,顶上前面去干了!

  想到这儿,我朝着布鱼使了一个眼色,让他拿住智饭和尚,而我则与秦伯、依韵公子一同,毫不犹豫地朝着前方的虚空巨眼冲去。

  三个男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抬脚,没有半分畏惧。

  挡在我们前面的一众血人,此刻却是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试图阻拦我们,然而却被依韵公子一把青铜战神剑,给悉数斩成了碎片,三人与无数蠕动的血块擦肩而过,而就在快要接近虚空巨眼的时候,秦伯突然出声说道:“你们两人先别上,让我来。”

  秦伯之所以如此,倒不是想与人争锋,而只是因为他对战胜这玩意没有太多的信心,便想着将危险的事情,留给自己。

  他这是在投桃报李,报答我数次救他的恩情。

  容不得我们反驳,他便一个纵身,腾空而起,飞临到了那虚空巨眼的跟前来,双手往天空举去,虚空一招,居然有两轮圆月般的电光浮现,紧接着他全身紧缩,腹中一阵轰鸣,血液和肌肉在不停地颤动,频率在瞬间达到了一致。

  在共振为一点之时,他猛然向前一推,高声喝道:“呼沆瀣,吸风云,役鬼神,驱雷电,清微丹诀,五雷正法,赦!”

  一言出口,天地震动,无数雷鸣之声,将整个沙滩都给落得颤抖,而那两轮电光则充斥天地,朝着那虚空巨眼猛然冲击而去。

  这气势,万法归一。

  眼看着那虚空巨眼即将被这让人睁不开眼睛的白光给淹没的时候,它的身子里突然涌现出一股血气,将自己给护得周全,身下触角猛然一绞,却是将秦伯给猛然缠住,瞳孔凝聚,似有高能射出。

  而在这个时候,我也终于将饮血寒光剑给抽了出来。

  剑出,空气为之一滞。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就算是前面有天王老子,老子也要将你给一剑斩成两半,
啥、啥、啥!

  1. hzc0926:

    沙发

  2. hzc0926:

    真的?

  3. hzc0926:

    大家同坐。

  4. 吃货的幸福生活:

    坐地板上啦

  5. 吃货的幸福生活:

    网管该下课走人啦!

  6. 那把饮血寒光剑:

    太短了,这三章也就前面一章的内容

  7. 玩货:

    看文章填空嘛?

  8. My Taurus:

    我怎么感觉还是不太连贯

  9. 吃货的幸福生活:

    其它网站都是全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