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三章 幻象,海面

2015年5月14日 更新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旁边突然浮现出了一个身影来,冲着没有再被虚空巨眼注意的我轻声喊道:“哥哥,快走!”

我瞧见小白狐儿陡然出现在跟前。顿时就想通了此节。

原来那苍白巨脸并非是与虚空巨眼一般,都是巴干达巫神的意识降临,而不过是小白狐儿弄出来的幻想而已,只不过我并不知道这小丫头居然能够模拟得这般的惟妙惟肖,以至于连那虚空巨眼都给骗了过去。正朝着虚无缥缈的对手不断示威,展示着自己的存在呢。

小白狐儿弄出了这假象。但是我却晓得,她即使厉害,恐怕也坚持不得许久,即便她是传说中的九尾妖狐。

跑,当然得跑。

在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我收起饮血寒光剑,与小白狐儿牵手而走,朝着码头处飞奔而去,那秦伯瞧见如此状况,也有些懵了,不过瞧见我给他打的手势,却是头也不回,脚步飞快。

没有人愿意面对着这样一头恐怖的浮空巨兽。那就是你打不着它,而它的火力却是无限。

而且一旦碰到,完全就是毁天灭地的痛苦。没有一点儿回旋余地。

修行者一旦逃起性命来,那潜能简直就是巨大的,三人刚刚上了码头,布鱼便在一艘游船上面招呼我们,我们毫不犹豫地跳了上去,船舱里面的依韵公子便拉动电机,将这类似于游艇帆船一般的小船朝着海中航行而去。

我起初还担心那虚空巨眼先前射入海中的电芒会对船体的航行有影响,但大海到底还是无尽宽阔,那些电芒早就在我们的交手中,几次波涛,不再存留。

我们在宗教局的时候,闲暇无事。是有做过多种培训的,飞机也开得,坦克也行得,这游艇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相比我们,身处宝岛的依韵公子却更是玩船的好手,把着舵,将这船给开出码头,朝着黑漆漆的海中行去,而在远处,虚空巨眼依旧还在于苍白脸孔对峙着,敌不动,我不动。

这状况无比给我们的逃离争取了许多时间,也让小白狐儿获得了许多的赞扬。

若是旁的威胁,只怕那虚空巨眼早就冲上去撕咬了,唯有与自己同根同源的意识降临,方才能够唬得住它,不敢妄动,而别的不说,光是能够瞒得住那鬼东西,就得耗费无数的心血,仅此一点,小白狐儿便应该能够站上这世间顶尖幻术大师的行列。

船离阁骨岛,渐行渐远,而过了一段距离,布鱼也敢下海了,当下也是成为了大船另外的一个马达,有着他在,那阁骨岛却也渐渐变成了一个黑影。

然而就在此时,与我一直在船尾观望的小白狐儿突然脸色一阵涨红,“哇”的一声,一大口的鲜血就喷了出来,溅落在船尾和海面上。

小妮子吐完一口,又吐一口,如此这般,连续吐了三大口,突然瘫软在地,呼吸时断时续。

瞧见小白狐儿的这情况,我的心如针扎,晓得定然是她弄出来的幻象被识破了,接着立刻受到了精神层面上的攻击,方才会如此。

不过,她受的伤越重,代表着她先前的付出越是多,甚至都超出了她身体的负荷。

为何如此拼命?

这傻孩子!

我俯身将小白狐儿抱在怀里,然后冲着秦伯喊道:“快告诉依韵,让他加快速度,如果我们在海上被那虚空巨眼给追上了,就可就是走投无路,唯有一死了!”

秦伯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钻进了船舱里去。

我又通过羽麒麟,将此刻的情况给布鱼讲了一番,紧接着听到船舱里面传来依韵公子的一声大吼:“陈兄,抓稳了!”

一声话语过后,那船体仿佛被灌足了无数的力量,一种强烈的推背感出现,紧接着那船身朝着前方猛然一弹,速度在瞬间就提了上来,尽管海面上并没有参照物,也不晓得到达了多块的速度,但是我却能够听到船体结构的呻吟,急速出现的剧烈颤抖,使得这船体仿佛下一秒,就要崩塌散架一般。

我一手抓着船舷,一手抱着小白狐儿,朝着她的体内灌输了一些气息。

我不敢灌注太多的气劲,因为我并非专修道法,混合的修为杀敌效用极好,但是用来救人,却显得有些乏力,不过好在小白狐儿并非身体受创,而是精神意志的层面,被我这般一激发,身体的自保机制就恢复了过来,开始从丹田处涌出力量,朝着身体和四肢源源不断地传递过去。

不过即便如此,小白狐儿口、鼻、耳等处,依旧有鲜血流了出来,而且身下却也有数条毛茸茸的尾巴不知不觉地就挤了出来,一副虚弱无比的模样。

尾巴露出,这是妖相,说明小白狐儿一定程度上,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妖力的表现。

如此模样,当真让人心疼得很,我瞧见她回缓过气来,忍不住地责备她道:“你这是在逞什么强,要是那大眼睛当时就直接攻击了你的幻象,只怕你我都没有命活下来了,何必呢?”

尽管被我责怪着,但是小白狐儿的脸上却还是有着满满的笑容:“不知道啊,就是看到哥哥陷入了危险,我就头脑一热了……”

我满腹的怨言,然而听到她这甜甜的话语,心中一暖,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口,忍不住摸着她的头发说道:“你这傻瓜!”

我舍不得骂她,也知道在当时的情况下,小白狐儿的选择无疑是最正确的,要晓得秦伯当时已经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几种秘而不传的手段轮番使出,却都被那狡猾的大眼睛给避开去了,它能打得着我们,我们威胁不到他,即便能够逃脱,不过只要还留在那阁骨岛上,就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而小白狐儿这一招看似凶险,却是死中求活,至少将我们这些人读给带了出来。

至于阁骨岛上的情况,已经不在我们的思考范围了。

此刻的我们,唯一担心的问题,在于那虚空巨眼是否会追逐过来,因为在海上,拥有着恐怖电能的虚空巨眼临空,我们是连逃都没有地方逃离的,唯有一死。

不过就在我为这个问题所担心的时候,突然间阁骨岛的方向,传来一声尖锐得直破苍穹的吼声,一阵又一阵。

这吼声里面充满了不甘和怨恨,以及浓浓的不舍。

尽管我不知道为何自己能够读懂这吼声里面蕴含的情绪,但却是一阵狂喜,晓得我将饮血寒光剑给藏了起来,那初生的家伙到底还是没有能够衔尾追击而来。

如此说来,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逃离这里了。

想到这儿,我的浑身就是一阵轻松,而秦伯也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我们的旁边,长叹一声道:“终于逃出来了……”

我将小白狐儿扶了起来,想起与虚空巨眼拼斗的时候,秦伯最后又冒死站了出来,朝着虚空巨眼施展出了那龙虎大封印真经术,尽管并未成功,却极大地吸引了那鬼东西的注意力,算是救了我一命,当下也是表达了感谢,而秦伯则摆手说道:“说到救命,还是这小姑娘有本事,将我们全部人的性命都给救了,跟她比起来,我们都算不得什么——你的身体如何,老头子我倒是懂得些岐黄之术,不如给你把下脉?”

他盛意拳拳,而小白狐儿却摇头说道:“自己的身体,自己晓得,我不妨事的。”

秦伯余光处瞥见了小白狐儿露出裤子来的绒毛短尾,立刻明白了这里面的缘由,倒也不再坚持,微微点了点头,与我说了一声,下到船舱去。

船继续朝着北边的方向行驶,而布鱼在推进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之后,也有些疲惫,翻身上船来打探小白狐儿的伤势,完了之后,直接躺在了甲板上,胸口急剧起伏,显然也是累得不轻。

就在这个时候,被捆在桅杆处的智饭和尚醒转过来,瞧见黑黝黝的海面和颠簸不已的甲板,整个人都陷入了恐惧之中,扯着嗓子叫了几声。

结果话还没有说几句,就被我一记手刀,直接砸晕了事。

处理了这个,我下到船舱,瞧见依韵公子在认真地开着船,而秦伯在旁边,翻读着一封带着少女香气的信封,我诧异地说道:“秦伯,瑶瑶的信,你还是拿到了?”

秦伯略显尴尬地点了点头,将信给折了起来。

我瞧得有些好笑,说:“秦伯,毕竟是瑶瑶临终前的最后一封信,你看一眼,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秦伯点了点头,脸色却涨得通红,与我说了两句,然后就上了甲板里去。

我有些莫名其妙,看了一眼依韵公子,而他则憋着笑给我解释道:“那信,是封情书,用词稍显肉麻——你懂的。”

我挠了挠头,说也无妨啊,依韵公子摇了摇头,对我说道:“关键的一点,在于收信的那人,也是个女孩子。”

呃……

这时我才感觉到了秦伯的尴尬,原来那并不是偷看一封简单情书的问题,而是发现自家女儿,居然还是一个拉拉,这对于秦伯来说,当真是件五味杂陈的事儿。

然而就在我们为这小事而尴尬的时候,船体突然一震,接着剧烈地摇了起来。

不好!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船行海上,便有那般轻松?
郑重声明,本文大部分情节皆为虚构,请勿联系任何现实之中的事件和自然现象,也请勿对号入座,嗯嗯,你们懂的。

  1. 道友:

    好看

  2. 吃货的幸福生活:

    都去地下室吧

  3. 道友:

    居然坐沙发了

  4. 魅魔:

    这章很节约哦

  5. 吃货的幸福生活:

    这章少一半喽无语向网管致敬

  6. 吉尔伽美什:

    岩浆层

  7. 笨熊-缪倩意爸爸:

    忒短了

  8. 江伟波:

    缺课

  9. 江伟波:

    小佛我顶你

  10. 江伟波:

    刚看得精彩

  11. :

    小佛,短

  12. 晨风-依旧:

    刚去别的网站看完了,后面还有一半呢

  13. 沈老总:

    精彩,不过陈老魔也需要跑路?

  14. 江伟波:

    小佛短小精干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