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四章 海啸,巨浪

2015年5月14日 更新

  船体剧烈摇动,几十度大角度的倾斜,让我陡然失去平衡,猛然一下摔倒在地上去。

  我随手抓住了一处固定物。挣扎着站了起来,朝着窗外走去,结果刚刚一走出船舱,立刻被一阵飓浪给扑满而来,浇得一头一脸。浑身都湿透了。

  我猛然摔倒在了甲板上,抓住船舷,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本还静谧无声的天空突然间就雷电大作,巨大的风压从阁骨岛方向吹了过来。不知道有几级风,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倘若不抓住一样固定的东西,就有可能被吹飞到海里去一般。

  与飓风同时出现的。还有豆大的雨滴,从厚厚的云层之上哗啦啦地落了下来,砸落在人的头皮之上,生疼。

  我耳朵里满是风声、雨声与轰隆隆的雷声,四周都是白色的雨瀑,颠簸不平的甲板上,白茫茫地看不到人,我下意识地大声喊着其余人的名字,过了好几秒钟,胳膊突然被人拽住,转过头来,却瞧见是小白狐儿,悬在半空中的心落了一半。焦急地大声问道:“尾巴妞,布鱼呢?”

  我说话的时候,头顶上正好就是一阵炸雷,所以一连讲了两边。她方才听得清楚,指着船舷外面的海面说道:“布鱼他说浪太大了,他下去托住船体,免得翻船!”

  听说两人无恙,我心中方安,努力适应着极度颠簸的甲板,目光四处搜索,很快见到船体的最高处,秦伯在那儿屹立着。

  我深吸一口气,提身而上,与秦伯并肩而立,望着远处已经瞧不见影子的阁骨岛,低声问道:“秦伯,你觉得这风浪,是那大眼睛弄出来的么?”

  秦伯没有回头,而是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方才深吸一口腥湿的海风,对我徐徐说道:“小陈,你也许不知道,我当年曾经亲身经历过花园口的大溃堤,成百上千万的人被浸泡在泥水之中,头天夜里,也是这般的血月。时隔多年,没想到又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此刻瞧起来,当真是感慨万千啊……”

  我不知道他为何提出这往事,那发生在1938年的抗战三大惨案有许多版本的说法,都不足信,而作为当事人,秦伯自然知晓许多内幕。

  不过在这个时候,显然并不是探寻往事的好时间,我应付两声,方才说道:“秦伯为何想起那事儿?”

  秦伯摇头说道:“我自入修行门中,就知道这修行一途,便在于与天争锋,夺人力,争天命,从来不觉疲惫,然而唯有那一次,我与一个姓屈的朋友,在黄河上下奔走,见过了无数的生离死别,感受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之上的力量,以及面对着它们时,所展现出来的无奈和悲哀。时至如今,我又一次地感受到了那力量,那大眼睛或许并没有真正继承巴干达的神力,但它对于这世间规则的触摸和运用,已经超越了世间大部分的强者……”

  他顿了一顿,难过地说道:“比如神,比如人……”

  就在秦伯说出这般颓丧的话语来的时候,我们所面对的方向,突然出现了一股巨大无比的飓浪,从远处迅速地蔓延而来,那速度快如奔马,在远处的时候,还是只能瞧见一道白线,而到了跟前的时候,方才发现那浪头居然高达七八米,完全就要将我们身处的游艇给淹没了去。

  瞧见这般恐怖的巨浪,我和秦伯已然没有了谈天的心情,从高处跃下,抓着船体的桅杆,低着头,硬生生地顶住这一次的撞击。

  轰!

  巨浪撞上来的瞬间,我感觉到了一种恐怖的力量朝着我的后背撞了过来,就仿佛有十七八头野牛在我背上碾压而过一般,好在我当下也是施展了土盾,将这力量给传递到了脚下的甲板中去。

  巨浪临体只是一瞬间,紧接着我们就被淹没在了水里面去。

  天翻地覆地几许沉浮,等到浪头过去之后,船体顽强地浮出了水面,我贪婪地吸了一口气,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幸福。

  我抹了一把额头的海水,嘴边又咸又苦,什么也不顾,先确定周围的人安全,待等到大家都传来好消息的时候,突然听到小白狐儿又是一声叫喊:“浪,又来了!”

  我们回头一看,却见到一道更大的巨浪,在远处的海平面出现,如同一道白线,倏然而来。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我愣住了神的时候,依韵公子浑身狼狈地从船舱里面爬了出来,冲着我们吼道:“海啸,是海啸,这下完了……”

  海啸?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整个人顿时就是寒毛直竖,一股冷气从脚板底朝着天灵盖蔓延而去,想起了印象中关于海啸的种种情况,脑中有了几秒钟的空白,而这时小白狐儿则大声喊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瞧着即将到来的那十几米高海浪,依韵公子咬着牙说道:“这种级别的海啸,根本就不是我们这种小船能够抵御的,那边有橡皮救生艇,我们全部转移到那里去,大家抓着边缘,保持平静,相互帮助,只要不撞到硬物,不沉到海底,生还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有些畏水的小白狐儿脸色惨白,低声说道:“那要是撞到硬物呢?”

  依韵公子惨笑道:“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沉在海中,保持船体不倾覆的布鱼已经将那橡皮艇给结了下来,而我们则毫不犹豫地赶紧跳了下去,上面一共五人,我、小白狐儿、依韵公子、秦伯以及俘虏智饭和尚,所有人都一边手抓住橡皮艇的边缘,一边手拉着旁边的人,保持不失散。

  转移之后,最有可能碰到的硬物,就是这艘游艇,于是布鱼在巨浪即将临头的那一瞬间,猛然沉入下方,顶着橡皮艇,朝着东边的方向奋力而走。

  刚刚离开十秒钟不到,那遮蔽了整个天空的巨浪再一次来临。

  轰!

  这一次,没有了那游艇的固定,巨大的力量就直接轰击到了我们的身上来,我尽力护住了小白狐儿和智饭和尚,硬生生地顶住了这巨大的轰击,感觉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刻翻腾不休,脑中就是一阵疼,而身子则随着橡皮艇在海浪之中天翻地覆地转动着,浮浮沉沉。

  巨大的力量将我们向前推出很远,一直到水势稍微平静一些,布鱼方才露出了海面来,吐出一口水,对我们说到:“不对,不对,整个海底都在翻腾,那家伙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应付这般的天灾,众人都有些精疲力竭了,而秦伯则十分艰难地坐了起来,低声说道:“并非是那鬼东西一人的力量,它不过是在借助了自然的怒火而已!”

  “什么是自然的怒火?”

  秦伯舔了舔青黑的嘴唇,有些迟缓地说道:“所谓末法时代,天地灵气丧失,其实也是因为大自然被人类过度开采,无数地底的资源被挖掘出来,森林消失,河流改道,人们征服了自然,却从来没有想过孕育了万物的天地,对于这件事情,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怒火,一直都在积蓄,在蔓延,而那鬼东西所要做的,不过是点燃一个炸药桶而已……”

  听到秦伯的解释,我的心中骇然,长久以来,我们总是在说着末法时代,然而它真正的含义,到底是什么,很少有人去探寻,而即便知道,也不愿意去多了解,此时此刻看来,这般的代价,当真是恐怖无比。

  到底是人征服了世界,还是世界征服了人呢?

  我有点儿闹不清楚这事儿了,在这样的雨夜,颠簸的海绵宛如狂暴的巨人,将我们的这橡皮艇一会儿抛向天空,一会儿又沉入水底,所有的人都在奋力挣扎着,保留着体力,应对着每一次的颠簸与巨浪,如此一直漂泊到了下半夜,海面方才恢复了些许平静,虽然橡皮艇晃荡不已,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简直就是最舒适的地方。

  暴雨早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众人精疲力竭地躺在橡皮筏子里,贪婪地呼吸着腥湿的空气,感觉到从未有一刻,如此刻一般平静。

  布鱼去周遭游了一圈,翻身上了橡皮艇,对我们说道:“不知道被卷到了哪个海域,黑乎乎的,哪儿也瞧不见,不过从海水的波纹来看,那海啸已经不再了,我们算是逃过了一劫!”

  啊……

  所有人都无力地欢呼起来,此时此刻,无论是我们,还是作为俘虏的智饭和尚,都有一种对于生存下来的欢喜。

  布鱼说完这话儿之后,也累得躺在了橡皮筏子上面,连动都懒得动。

  这一路之上,倘若不是他在水下照应着,只怕我们都不知道沉到了哪处海底去了,他兢兢业业到了此刻,总算是放宽了心情,眼睛一闭,呼噜呼噜地大睡起来。

  我们不敢吵到疲惫至极的布鱼,于是轮流守夜,随波逐流,等到天色渐亮的时候,一直显得十分萎顿的小白狐儿突然欢呼起来:“海岸,我看到海岸了!”

  1. 江伟波:

    你真是可以,我打算来公司给你来开门

  2. My Taurus:

    我去 留点地呀

  3. 人太帅没用么:

    下水道

  4. 76年唐山震漏:

    凑个前十吧

  5. 76年唐山震漏:

    小李庄地道

  6. 晨风-依旧:

    我猜他们回到阁骨岛了

  7. 江伟波:

    哥们有谁看湘西赶鬼的,我看了两部有一部没写完很可惜,小佛真是可以了,基本很连贯,整个道事,跟蛊事都很大,如果单靠想象,我觉得不可能,小佛是不是有些前辈经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