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五章 灾后,古刹

2015年5月15日 更新

尽管夜里大家都轮流有过了休息,但在海上漂泊,和脚踏实地,终究还是两种感觉。

当橡皮筏子拍岸。众人纷纷跃上了海岸的礁石,双脚踩在坚实的地上时,便感觉有力量源源不断地从脚下传递而来,整个人的精神也是放松了起来。

我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这一夜的经历。宛如做梦一般。

海啸!

这几十年难得一遇的海啸,我们竟然亲身经历过了,而且还能够活下来,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啊!

想到这里,我们每一个人。都止不住热泪盈眶。

当那种逃出生天的浓郁情绪逐渐收敛的时候,我们方才站了起来,打量四周,瞧见这儿是一处大片的礁石区。到处都是残骸的痕迹,在远处的沙滩上面,有一艘木壳海船,被巨大的力量折成了两半,倾倒在了沙子里,旁边伏着的黑点,有点儿像人,不过瞧见那一动不动的模样,显然已经死去。

而极目远眺,对面是一大片的棕榈林,林子的间隙处能够瞧见一些建筑,不过基本上都变成了一片废墟,包括那林子。也有许多被连根拔起,一片惨状,不足言叙。

很显然,这个地方也是遭受了海啸的袭击。

海啸最大的危害。并不是在海上,而是几十米高的巨浪以极快的速度,从海上朝着岸边席卷而来——它的波速高达每小时七八百公里,在几小时内就能横过大;波长可达数百公里,可以传播几千公里而能量损失很小;在茫茫的大洋里波高不足一米,但当到达海岸浅水地带时,波长减短而波高急剧增高,可达数十米,形成含有巨大能量的“水墙”。

这样的巨浪每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就光顾岸边一次,携带着巨大的能量而来,摧毁堤岸,淹没陆地,夺走陆地之上的生命和财产,反复洗刷。

陆地上能够挨得住这般敲打的,其实并不多。
为了弄清楚我们现在身处的,到底是在何处,大家没有片刻停留,而是朝着海岸的内陆进发,一路上瞧见各种浮殍死尸、断垣残骸,官方的救援队并没有到,路上的幸存者并不多,放眼望去,屈指可数,而这些人则徒劳地用双手、木头和砖块在挖掘着倒塌的建筑,试图将压在里面的亲人给救出来。

一路行来,路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惨状可怖,被臭水浸泡得臃肿发白,偶尔还能瞧见几只野狗成群结队地从我们面前奔过,用发红的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我们,哈喇子流了一嘴。

这些双眼发红的野狗,一看就知道是吃过人肉,聚满死气的禽兽。

为了避免这些家伙不识好歹,依韵公子先下手为强,青铜战神剑轻轻一划,这些朝着我们低声吼叫的野狗纷纷鲜血洒地,四腿一蹬,再也无福消受这自然馈赠的“美味大餐”。

路上惨绝人寰,小白狐儿屡屡心软,在离海岸五公里的村落里,瞧见一个不到四五岁的小女孩,用手刨着倒塌的茅草屋,结果却显得那般无力,唯有哇哇直哭,她便想要上前去搭一把手,结果却被秦伯给拦住了,低声说道:“我们现在还在被巴干达巫派追杀,那些家伙在这个地方拥有着强大的实力,现如今又有了那大眼睛,若是被他们找到,性命难保,最好不要在这里留下任何痕迹……”

听到秦伯的提醒,小白狐儿的脚步一僵,脸上露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来,转头瞧向了我。

我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硬着心肠否定了她参与救助的想法。

一路行来,我们的确是看见过许多的惨状,然而光靠我们这些人,根本救不活几人,反而容易陷入到敌人的追踪之中去,救灾这事儿,个人的能力基本上没有太多的用处,还是需要当地的政府来做,而如果有可能,等到我们回国之后,将先前在曼谷毒枭素察那里得来的不义之财变现,捐出一部分来救灾,帮助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民接下去的生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经过我的一番劝解,小白狐儿终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不过仍旧有些依依不舍地望向那小女孩儿,一脸心疼。

这时依韵公子走了过来,对我们说道:“我刚才去走了一圈,发现这边的人,讲的都是吴哥语,虽然没有跟他们交流,不过我对比了一下这边的地形和山势,感觉我们应该是被海啸卷到了吴哥西海岸的某一处渔村附近,至于更具体的地方,我们可能需要再深入一些,找到大的聚集地,也许能够找到一些线索,或者地图。”

“吴哥?”

我皱起了眉头来,我原本以为这儿是泰国,若是如此,我们尽量找寻适合的交通工具,返回曼谷,然后乘坐班机回国,算是将此事了结,然而没想到阴差阳错,居然被那大海啸给推到了吴哥境内了,这儿可是巴干达巫教的大本营,我们若是一露面,很有可能就落入了对方的视线之中去。

不过想来也不算奇怪,毕竟阁骨岛就在泰国和吴哥的国境线附近,只要稍微往东边一些,很容易就会到达吴哥的。

我当下的第一反应,就是尽量趁着大家还在将注意力集中在海啸之上的时候,赶到泰国和吴哥边境,越境而过,尽管可能会耽误一些时间,以至于我们的归国之路会比较坎坷,但至少在泰国境内,对方至少会减免一些主场光环,而秦伯却告诉我,一旦双边的政府反应过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救灾,而是封锁两国的边境线,防止自己国家和对面的灾民相互流动,生出事端来。

而国境线一旦防范严密,我们就不能随意穿行,即便是靠着我们自己强大的实力越过,也有可能会被对方盯上。

一旦被两国政府官方的修行者盯上,事情就会变得复杂无比,特别是我们手上还带着一个俘虏的情况。

我们简单商量一番,决定避开人群的聚集地,沿着野地进发。

我们要穿过一大片的灾区,进入到吴哥的热带雨林之中,一直到了边境城市,再想办法离开,这样虽然比较绕路,但是唯有如此,方才能够避开巴干达巫教的耳目,不至于再次面对那大眼睛,以及传说中的血手狂魔康克由。

行程商议完毕之后,我们便不再纠结,向着内陆进发,一路翻山越岭,专挑那小路而行,避开人群的聚居地,而在路上,对于东南亚比较熟悉的依韵公子和秦伯在反复的了解之后,也终于确认了这个地方,应该就是吴哥西南方一个发音比较古怪的省份,我们如果继续北上的话,应该能够到达大家比较熟悉的吴哥第二大城市马德望。

如果到了马德望,那么就有很多办法离开吴哥,前往泰国,或者再北上,到达混乱的吴哥老挝交界处。

尽管那儿不如本地区另外一个著名的金三角出名,但是当地的治理十分混乱,而一旦到了那个三不管的混乱地带,没有了世俗的规矩约束,我们便会有很多的选择,即便是有巴干达巫教的人追来,也能够轻松处理了。

海啸过后的天气十分古怪,昨夜还暴风骤雨,而白天的时候,却是酷热难挡。

我们行在山林之中,不时有闻到被烈日烤制浮尸那种古怪的臭味传入鼻中,让人闻之欲呕。

一开始我们还能彼此交流一些,而到了后面,大家都不再说话,而是只顾着脚下的路,疲惫地行走着。

如此一直走了整整一天,等到了傍晚的时候,方才感觉离开了海啸的范围区。

夜幕逐渐降临,我们走在山林之中,听到低低的虫鸣,终于算是感觉世界充满了活力,不再是先前那种死一样的沉寂,而这时大家也不由得饥肠辘辘,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秦伯和依韵公子失手被擒,极尽折磨,未必能有一口饱食,自不必言,而我、布鱼和小白狐儿几人也是连日奔忙,如此一天走下来,也是又饥又渴。

眼看着夕阳即将掩入山林,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瞧了小白狐儿和布鱼一眼,有些无奈。

这两人在先前打劫毒枭的行动中,将给养都给丢了,全部用来装那不义之财,而我的八宝囊中也只有辟谷丹,不过那玩意得配水来喝,不然容易噎到,难受不已。

只是在这灾区,哪里又有什么净水可饮用呢?

就在我发愁的时候,突然前面传来一阵钟声,悠远而响亮,一脸疲态的秦伯眼睛一亮,对我们说道:“前面有座寺庙,我们可以去那里化点缘,混顿吃的啊……”

这个提议让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大家不再停留,纷纷朝着钟声传来的方向走去,越过了几个山头和林子,瞧见在一溪水河畔处,一座青砖古刹,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瞧见那古刹里有香火生出,大家忍不住一阵激动。

终于能有口热食吃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深山古刹……
里面到底是和尚呢,还是尼姑呢?
还是……

  1. 小白:

    沙发?

  2. 沙发:

    沙发

  3. 陆岩:

    又只有一半

  4. 你是:

    开始百度普及知识了?

  5. QQ:

    当你孤独你会想起谁

  6. 魅魔:

    终于有口热食了

  7. 江伟波:

    做什么呢,小佛同志,网管

  8. yedow:

    难道这是不准备继续更新的前奏

  9. 十年踪迹十年心:

    哈哈

  10. 晨风-依旧:

    怕是要到了血手狂魔的大本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