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圣女,噩梦

2015年5月15日 更新

房门推开,除了先前与我们带路交流的胖头僧人之外,还有一个让我无比诧异的,却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年岁并不算大。估计都还没有十六,穿着与这些印度教僧人一般的长袍,偌大的袍子将姣好的身材给遮掩,就露出一张小脸儿来。

她的皮肤有些黑,不过一对大眼睛又柔又媚。里面流露出来的春意跟她这个年纪十分不符合,显然不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儿,而是久经情场和那事儿的女子。

小姑娘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我们,而那带路的胖头僧人则被我们突然的出现给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俗气的笑容。对我们点头哈腰,一边指着那小姑娘,一边说着什么,反正不像是什么好事儿。那张油脸上面的表情,猥琐无比。

我听不懂他的话语,好在旁边的布鱼对于东南亚几国的话语都能够了解,与那胖头僧人讲了几句之后,转过头来,表情古怪之极。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问他是怎么回事,布鱼告诉我,说这女孩儿是送过来陪我们侍寝的。

我眉头一皱,有点儿不明白,原本我还在为这寺庙之中竟然出现了女性而惊讶,没想到对方说出来的话更让人摸不着头脑,难不成这并不是什么寺庙。而是窑子不成?

那胖头僧人瞧见我脸色不对,慌忙解释了一番,而布鱼则在旁边翻译,告诉我。他来之前并不知道我们这房间里住着两个人,如果我们不介意,他倒是可以再找几个姑娘来,陪着我们乐呵乐呵……

他这般一讲,我豁然明白了,原来我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并非别的,而是这里的圣女。

我们先前路过的那个草棚里,那儿的十数双眼睛,都是这些圣女。

而这些所谓的”圣女”,换一种说法,其实就是印度教中最让人诟病、臭名昭著的庙妓。

这些”圣女”,一般都来自于贫困的家庭,当女孩们进入青春期后,就被迫卖身于寺院,成为印度教高级僧侣和婆罗门长老的奴隶,任人宣淫,过着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凄惨生活。这事儿我以前曾经听说过,一直觉得实在是太野蛮了,敢情这些家伙在寺庙中修行,倒也不耽误该有的生理享受,而这些以宗教为生的家伙,却成为了另外的一种特权阶级。

这事儿以前听说过,不过我们只是抱着批判的目光看到,然而真正遇到的时候,倒也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胖头僧人瞧见我们的脸色不对,一边笑着,一边努力地给我们推荐,说这小姑娘是他们这儿最好的圣女,不但刚刚进来没多久,而且体质天生奇特,鲜嫩多汁,一般只有贤者才能享受,他也是好不容易,才将她给带来的。

我听着这家伙的大力推销,心中不由得越发厌恶。

我晓得他所为的,不过是想从我们的兜里,多掏点钱出来,便也没有心思应付他,叫布鱼随便掏点钱出来,将这人给打发出了门去。

那胖头僧人尽管推销不成功,但是收了钱钞,心中却是十分高兴,点头哈腰地离开,又朝着秦伯他们的房间摸去,反倒是那小姑娘眯着眼睛打量我,仿佛想看穿我的内心,琢磨为什么会有男人不偷腥。

对方一离去,房间的角落处便传来了小白狐儿低低地笑声:”挺好的小姑娘,你们干嘛不留着啊?”

这话儿却是反问,我没有回话,而是耸了耸肩膀,注意到外面的胖头僧人推销依旧没有成功,又被秦伯和依韵公子给赶了出来,不过后两者因为在阁骨岛被俘的缘故,身上分文没有,自然没有我们大方,所以离开之后,难免有些骂骂咧咧,不太好看。

反倒是那个被当做商品来推介的小姑娘,眼睛亮亮的,一直在打量着我们这边的方向。

当瞧见那胖头僧人消失在拐角处之后,我方才回过头来,低声说道:”这寺庙有些不对劲,明天一早,我们赶紧离开,不要停留。”

布鱼见我如此严肃,不由得诧异地说道:”这家伙用庙妓来挣点钱,应该没有别的心思吧?”

我摇头,冷冷笑道:”你见过哪家方丈,能说五国外语,还能跟我们这些来自北边国度的家伙,用半文半白的话语侃侃而谈么?你见过哪家的圣女,目光清澈,完全没有那种迷失于肉欲之中的迷茫和彷徨?你见过哪家的僧舍,能够挂得起这种带有监视功能的神像……”

布鱼倏然一惊,瞧向墙壁上挂着的梵天像,黑着脸说道:”老大,你的意思是,这神像能够监视我们?”

我瞧见他和小白狐儿都有些紧张,摆手说道:”无妨,被我屏蔽了,想必秦伯那边,也是被他给遮挡住了,所以对方才会来这么一手,探一下我们的虚实。不过对方在瞧见我们有所戒备之后,应该会收敛一下,不会再来造次了吧……”

小白狐儿磨着牙,恶狠狠地说道:”该死,没想到随便找一处避雨的地方,就能够碰到这样的黑店,倒霉死了。”

我无所谓地摇头说道:”哼哼,也不知道是谁倒霉呢。你们睡觉的时候,都睁着半只眼睛,免得在阴沟里面翻了船——对了,布鱼,智饭那家伙,你给我盯着点,不要让他出什么幺蛾子,知道么?”

布鱼指着床下嘿然说道:”老大,你放心,那家伙躺着呢,我们奔波万里,为的就是这家伙,哪里能够让他逃了?”

我点了点头,瞧了一眼小白狐儿,淡然说道:”你昨天伤得不轻,赶紧回房休息吧。”

小白狐儿原本以为我们会对那小姑娘有想法,便过来露个脸,提放一下,现如今知道了这些东西,便不再担忧,转身离去,化作一道影子,回到了隔壁的房间里,而我则躺会了床上,眼观鼻、鼻观心,开始入定,气行周天。

我大约地行了一会儿,将当天的功课做完毕了,身体也有一些疲乏,躺在床上,脑子变得空灵起来。

脑子一放空,整个人便如在云端,全身舒展,将先前受到的创伤给慢慢缓和。

这是一种极为玄妙的境界,我体内先前曾经受过的无数内伤,都在此刻被活跃的血液和肌肉给不断挤压、复原和愈合,这既是棺柩黑液的效果,也是道心种魔的堆叠效用,而在这一种状态之下,我的灵魂得到升华,无限向上,能够看到白光,也触摸到先前李道子带着我接触过的世界边缘。

在这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之中,白光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金光。

我的意识对于这道金光无比警惕,思维蔓延过去,却瞧见那金光很快便化作了一尊神灵,那神灵浑身金光闪闪,四头四臂,头有王冠,座下莲花,骑着一只绚烂无比的花孔雀,每一张脸都仿佛与我相对,目中的金光射出来,让我甚至都不敢与其对视。布记有才。

那神灵不过是无尽宇宙之上的一处投影,本尊仿佛凌驾于万物之上一般,让人生不出一丁点儿反抗之心。

我与之对视越久,便越感觉到无比的恐惧,那种本能的畏惧让我的意识凝结成一个小点,畏畏缩缩,甚至连瞧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灵都变得臣服,恨不得直接跪倒在地,将自己的性命和灵魂献祭给对方,方才得以解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声怒吼,那怒吼很快就变成了痛骂,是我心头的魔,它疯狂地骂道:”你这蠢货,怎么能被一榆木雕像给吓到,你脑子进屎了么?”

这声音不断回旋,我猛然醒悟,凝目朝着那神灵瞧去,却见它渺小不已,根本不能对我有任何威胁。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心灵的幻境而已。

“啊……”

我大吼一声,猛然睁开眼来,脑海中那一片金光辉煌,都不复存在,而我依旧还是躺在这吴哥深山某处古刹的僧舍之中,浑身汗出如浆,而布鱼则在我对面,一脸惊诧地看着我,焦急地说道:”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对他问道:”做了个噩梦,现在几点钟了?”

布鱼从怀中掏出一块上海牌机械手表,看了一下时间,对我说道:”现在是凌晨三点,你睡了有四个多小时了。”

我点头,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看了一眼墙上的梵天像,这才倏然清醒,敢情刚才闯入我梦境中的,竟然就是这一尊大神,那可是印度教的创造之神,梵文字母的创制者,与毗湿奴、湿婆并称为三主神的大拿。

不对,不对!

我问布鱼道:”你刚才,有没有梦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布鱼挠了挠脑袋,摇头说道:”没有啊,我睡得很香了,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人来这儿,老大你到底怎么了?”

我总感觉哪儿有些不对劲,不过脑子一时半会儿有点儿想不起来。

突然间,我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惊声喊道:”对了,呼吸,是呼吸!床底的智饭僧人,他的呼吸怎么没有了?”

  1. 李丹枫:

    沙发

  2. 江伟波:

    什么嘛

  3. 江伟波:

    人家抢到头位,却来个阳痿

  4. 晨风-依旧:

    啥呀这是

  5. 江伟波:

    为何不发这里,小佛,你转了东家

  6. 小白:

    这么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