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亵神,轰塌

2015年5月17日 更新

破阵技术到底哪家强,黄河石林王木匠。

秦伯的感慨,正好也是我的现状,本来我就对法阵、推理和谋算等文夫子的活计并不感兴趣。而有了王木匠和临仙遣策的存在,使得我更加不会将心思存在这里,而是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修行与悟道中去。

被我唤出来之后,王木匠简单地了解了一下周遭情况,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对我说道:“国内的道术法阵,都还没有来得及研究透彻,哪里有机会搞懂这外国玩意儿?”

我赔笑着说道:“物至极处,殊途同归,一理通,百理通。世间万物莫不如此,这个还得有劳聪慧的老王你了。”

被我一番夸奖,王木匠顿时就飘飘然起来,毕竟此刻的我,与当初在黄河石林中擒住他的我已然是截然不同了,他便也是死心塌地跟随于我,不再有二心,回转过头来,凝目瞧去,过了半分钟之后,他突然洒脱一笑,嘿嘿说道:“懂了,懂了,原来是这个道理,这地方之所以不能为你的临仙遣策所破。是因为它完全作用于心灵深处,并非寻常法阵那种借助于排列、推论和假借之术来蒙蔽的手法。原来如此……”布亩女技。

王木匠兴奋地吼着。回转过头来,对我大声喝道:“小陈,借你八卦异兽旗的力量一用!”

我闻言抛出了八面令旗,而王木匠挥手施展,却瞧见一道奔马之气,朝着前方猛然撞去,即将没入殿中的时候,突然一股氤氲浮现,仿佛旋涡,将这力量给吸收演化,王木匠哪里能够让其得逞,让烈马守住,又将那咬钱蟾蜍派出,一跃而去,将其撑住,对面又有无数霞光升起,将其演化消散,王木匠坐镇后方,不慌不忙,先后将异兽八卦旗之中的诸般异兽,狮子、鹿、龙、麒麟、貅、鳌依次派出,定住前方。

待到八兽汇聚,王木匠的脸色也变得越发嫣红,猛然一声吼动,八兽齐力,将诸般幻象陡然一震,宛如石子入湖,波纹荡漾。

就在王木匠即将破阵的时候,突然间殿中竟然浮现出了一个通体雪白的猴子来,此物与那猴神哈奴曼有几分相似,不过却只有双手单面,并无其余异常。

这猴子一出现之后,手持一方宝塔,朝着八般异兽猛然砸来,王木匠有些扛不住,朝着我厉声喊道:“小陈,帮我斩了这玩意!”

我早就严阵以待,听闻此话,毫不犹豫地抽出了饮血寒光剑。

此刻的饮血寒光剑,前端悬浮的九粒万魂珠已经隐于剑身之上,倒也没有那般明显,而三力汇聚,龙气在瞬间蓬勃而出,倒也有些气魄,紧接着我一个箭步向前,轻飘飘地挥出了这一剑。

剑尖轻巧,而剑身之上却蕴含着磅礴无比的力量,一开始那白猴并不畏惧我的攻击,一直等到我杀入其中来的时候,方才将手中宝塔遥遥拍来,然而到了此刻,我的剑宛如一道疾风,凝重而又轻快,唰的一下,却是破开了对方的宝塔,直接将这白猴斩成了两半。

一开始剑刃入内,宛若无物,恍若虚空,然而当那龙气凝聚之时,却将周遭的空间给撕扯汇聚,将其真身从虚空之中撤了进来,让这家伙生生受了这么一剑,当饮血寒光剑毫无阻挡地切开对方身体的时候,我瞧见这家伙的身上居然是金色的鲜血,倏然将被吸入剑身,而它的双眼之中,则出现了最为震惊的难以置信。

它口中吐出了几个含糊不清的字眼,并非世间一切的语言,然而我却能够清楚地明白其中意思。

【屠神,你居然屠神?】

我下意识地也说出了与它同样的话语来:“不过是些许神力投影,装个毛线的大尾巴狼?”

【你居然是……不行,不行,你杀了我的分身,我会找你麻烦的,绝对会!】

随着这话语逐渐变得遥远,被我横七竖八斩成碎块的白猴已然不成模样,而倏然回过神来的我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难怪我屡次三番地陷入精神幻境,原来并非我太弱,或者道心不稳之类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个看上去并不怎么起眼的寺庙之中,真的有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老家伙在罩着。

我刚才的话语,自然是心底的魔头在说的,至于白猴的本体说要去找我的麻烦,更加不是我的考虑范围了。

我甚至还希望哈奴曼能够找到蚩尤老先生,将他给缠得脱不开身,也免得我这心魔总来惦记我身体的控制权,如此真的是阖家欢乐了。

白猴死去,大殿四面的烛光在一瞬间就熄灭了,让人还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黑暗。

不过很快我们就瞧见了一处亮光。

悬立空中的王木匠洒然而笑道:“诸位异兽,帮忙开路,祛除一切妄邪!”

此话一出,立刻有狮子、鹿、马、龙、麒麟、咬钱蟾蜍、貅、鳌这八般异兽,腾空而现,布下一条通路来,直达亮光尽头,而我们则不再犹豫,快步而往,冲到了近前,却见这儿是一处偏殿,那格日桑贤者和智饭和尚如我之前幻境之中一般,坐在梵天像之下,不过此刻他们的目光,不再是淡然,而是充满了惊慌,以及难以置信。

瞧见我走上前来,那格日桑贤者扶着一根黝黑的蛇杖,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嘴唇发涩地说道:“你,居然斩杀了神使?”

我将饮血寒光剑插在地上,剑上的锋刃很轻易地将坚实的地砖撕裂,宛如切豆腐一般地没入一截。

放下屠刀的我温和地笑了一下,平静地说道:“这事儿,我常干。”

格日桑贤者忍不住脸上的惊诧,往后退了两步,后背都抵住了三米多高的梵天像前,而智饭和尚则直接绕到了后面,就像见到猫儿的小老鼠一般。

瞧见对方的反应,我叹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道:“贤者,本来我并不想生事的,天一亮,我们就离开了,你为何要逼我们翻脸呢?”

尽管心中惊悸,不过那格日桑贤者倒也还是有着大宗师的气度,心中惊慌一过,枭雄本色立显,沉声说道:“康王手下三大战将,毒蛇巴勒、食人魔虏布和哈努曼叶猴,在二十年前曾经震惊南洋,压得无数人头都抬不起来,而时至如今,康王隐居不世出,三大战将则分散各处,安守本分,静待征召。英雄垂暮,然而旧主之子受困,我焉能无动于衷,视若无睹呢?”

“相比哈努曼叶猴,就是阁下吧?”

“正是!”

听到格日桑贤者的解释,我心中了然,没想到我面前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僧人,居然就是当年跟随着康克由一起掀起恐怖狂潮的得力干将,难怪他的寺庙得以在红色高棉的治下还能够生存,原来竟然还有着这层关系。

我的确有在资料上看过关于康克由门下三将的资料,不过上面显示他们与康克由早就分道扬镳,而且都不知所踪,死了也犹未可知。

我就没有太多防范了,没想到这哈努曼叶猴,居然隐居在这里。

他居然还认出了几乎没有见过几次面的智饭和尚来。

难道是天意?

我眯着眼睛,瞧见面前这个给我造成数次大麻烦的老者,脸色越发阴郁起来,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时至如今,不如将那家伙交到我的手上来,你我之间,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你看如何?”

格日桑贤者惨笑道:“没有发生?我虔诚参拜二十年,终于迎来了哈努曼一缕神魂降临,结果竟然被你给斩杀了。你这个亵神者,你将会受到最严酷的制裁,神会每时每刻地惦记着你,让你痛不欲生,即便是你有着什么靠山,都一定会从上而下的,将你消灭,而我,则誓要将你给消灭,祭奠我的神灵……”

他越说越狂热,而我则冷冷一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若是有本事,转告你家那位,让它没事就去骚扰那个老家伙,最好弄死它!”

我说完话,猛然前冲,插入地砖之中的魔剑“嗡”的一声,弹了出来,也朝着对方飞去。

我一动,小白狐儿和布鱼便朝着躲在梵天像的智饭和尚奔去,而秦伯和依韵公子则护翼在我的身边,给我押阵。

长剑前指,我信心满满,觉得能够迅速将此人给斩杀了去,却没想到那格日桑贤者看着又黑又瘦,垂垂老矣,但是却灵活异常,往往我一剑平斩过去,剑身即将斩下对方脑袋的时候,他的脑袋就不见了,全身的关节竟然如同揉面团一般,随意移动,无论我的剑势有多凶险,他都能够安然避开。

这般的情况弄得我有些心情烦躁,而就在我还待在上的时候,那家伙突然一个后退,猛然撞进了那四面四手的梵天像中去。

隐没其中的他用一种歇斯底里的声音大声喊道:“你们这亵神者,享受被掩埋的痛苦吧!”

我心中猛然一跳,突然听到轰隆隆的声音,抬头一看,却见这大殿倒塌,无数砖石竟然轰然砸落了下来。

  1. 清澈的勇气:

    下水道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没位置了

  3. 十年踪迹十年心:

    没人了都

  4. 杂毛小姑妈:

    一天一章好辛苦

  5. 徐学智:

    又回来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