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震慑意义,火烧连天

2015年5月17日 更新

这石堆下面的大殿,不算中间的穹顶,至少有四米高。

这样的高度,可想而知那轰然砸落下来的大殿石块都多么沉重。一般人若是被砸中,恐怕直接就成了肉饼,而像我们这般的修行者,不是特别练就金钟罩、铁布衫的硬气功者,不死也得重伤。

我们身处的这个地方。离那门口挺远,此刻回转,已然来不及了。

不过好在这大殿之内,除了我们,还有一个人。

王木匠!

这位先生因为是灵体的缘故,反应比我们这些人都要快半拍。就在大殿之上的巨大石块纷纷砸落下来的那一刹那,他提前一步,招呼了异兽八卦旗之中的巨鳌,撑开背壳,将我们都给挡在了身下。

而在它的下方,有其余的七头异兽帮衬着,抵消这倾覆之力。

瞧见那无数碎裂的石块从头顶之上崩塌而来,紧接着被无形的鳌壳给挡开,弹飞而去,那场面当真是壮观无比。

而我的注意力并不在这儿,左右一打量,并没有瞧见智饭和尚,不由得瞪眼问道:“人呢?”

小白狐儿黑着脸,咬牙切齿地说道:“本来都已经抓到那个小子的,结果那神像里面飞出一道黑色的触角来。抓住那个家伙往里扯,我去阻拦。那玩意有电。扎得我浑身发麻,就让他给逃了……”

眼前满是尘烟,视线受阻,我也着急不得,旁边的秦伯虽然知道我与智饭和尚之间的恩怨,不过却还是有些不解:“小陈,你既然是想给你师父的孙女报仇,直接杀了他,或者取下首级,不就好了么,何必将他给千里迢迢地押回内地去呢?这不是给他提供了无数逃脱的机会么?”

我摇头说道:“意义不一样。”

依韵公子也有些诧异了:“什么意义?”

我平静地说道:“我抓此人,一为报仇,二为立威–我师父闭关之事,天下皆闻,难免会有人觉得我师父不在,茅山就好欺负了,我这是在给那些人下点眼药,将这家伙给活着押回国内去,让他跪倒在茅山门下,受我刑堂三刀六洞之法,也让那些怀着异心者瞧一瞧,茅山没有了陶晋鸿,还有我陈志程,还有无数他们惹不起的家伙!”布边协亡。

秦伯像看怪物一般地瞧着我,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你这小子,跟你师父年轻的时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茅山,后继有人了。”

对于秦伯的夸赞,我不置可否,待到烟尘消散,朦朦胧胧之中,我瞧见石堆外面影影绰绰地站着许多人。

这些人,想来应该就是这个古刹之中的所有力量,也是当年跟随着格日桑贤者的部下。

只可惜,他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我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扬了起来,对着布鱼和小白狐儿平静地说道:“照顾好自己。”

瞧见两人坚定地点头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肺部缓缓地适应着这种带着石灰的空气,头顶上的暴雨此刻已经开始变得稀疏,那些细雨从九天之上飘落而来,在我的头顶上,顺着炁场朝着两边滑落,身子不沾分毫,而尘埃落定的时候,王木匠也带着有些乏力的异兽,缩回了八卦旗中,回到了我的胸口。

我环视一周,找到了目标。

正门口处,格日桑贤者正在高举着双手,与他手下的众人作动员,我听不懂当地的土语,不过大概也晓得一点,那就是说我刚刚亵神了。

这个罪名,对于狂热的宗教信徒来说,无异于杀人父母,不共戴天。

所以我瞧见周围的每一个人,眼睛里都红红的,仿佛有一团火在里面燃烧,恨不得冲上前来,用牙齿、用爪子,将我给撕成碎片。

格日桑贤者在给庙里面的每一个人打鸡血,而我瞧见更远处,智饭和尚在几个人的掩护下,朝着南边仓惶逃去。

陪在他身边最近的那个,居然是先前说要给我们侍寝的那个小姑娘。

果然是有计划的。

智饭和尚不能跑,他若是丢了,我们屁颠屁颠跑到这南洋来的意义,就没有了。

但是面前这一堆的家伙,和格日桑贤者却也不得不面对,不将这帮人给打服了,他们是不会放我们安心离开的。

一句话,欠揍。

身陷重围,我反而获得了无比的平静和从容,对着秦伯笑了笑,说道:“秦伯,我留在这里砍人,你的意见呢?”

秦伯很客气地说道:“你代我和小尚受了两次过,不管怎么讲,我们都得陪着你。”

我点头,吩咐小白狐儿和布鱼道:“你们两个,一会打起来之后就突围,将智饭那驴日的家伙给我拿下来,抓不到人,就不要回来见我。”

布鱼嘿嘿笑道:“老大,这事儿,太简单了。”

小白狐儿反倒是担心我们的安危:“哥哥,这庙里有一两百号人,还有那厉害的老和尚,你别有危险啊……”

我洒然一笑道:“我觉得你应该替他们担心。”

“乌木卓!”

就在我们说着话的时候,在石堆的外围,突然出现了一道惊天动地的呼喊声,所有的印度教僧人将身上的僧衣给猛然一掀,露出了里面的单衣,或者结实的腱子肉,纷纷朝着我们这边不要命地冲了过来,而我则扬起手中的剑,大声喊道:“扬威南洋,就在此刻–杀!”

双方皆朝着前方一阵猛扑,尽管被近二百多号人给围住,但是我们这五个人却表现出了不一样的气势来,轰然前冲,朝着格日桑贤者杀了过去。

砰!

双方距离不远,眨眼之间,我们就跟冲在最前面的第一批人撞到了一起来,这些人手持着青色长短矛,呐喊着,纷纷而至,而我则宛如猛虎出笼,一头撞入其中,手中的饮血寒光剑陡然激发,那九颗隐入剑尖部位的万魂珠像弹簧刀一般,倏然浮现,将一把剑化作了电锯一般的存在。

任何被万魂珠撞到的家伙,是兵器,则直接折断,是人,则直接栽倒在地,再无动弹。

一剑过去,躺在地上的人就有七八个。

再一瞅旁边,秦伯和依韵公子也是毫不示弱,前者九把飞刀已经扎进了活生生的身体里,跌飞无数,而后者则将手中的青铜战神剑挽出绚烂剑花,四五人跌飞倒地,虽然并没有死去,不过倒也爬不起来了。

至于布鱼和小白狐儿,倒也不恋战,找准一处薄弱之处,一阵猛冲。

布鱼不谈,小白狐儿瞬间的爆发力绝对凶猛,速度卓绝,因为方向找得准,倒也没有人拦得住他们,很快就冲出了重围,朝着智饭和尚逃离的方向离开。

我们陡然爆发出来的气势,将这一帮狂徒给震撼到了。

不过对方并非乌合之众,在短暂的惊慌之后,立刻由十几个面色蜡黄的老僧人为骨干,化作了三个小圆圈,将我们这三人给团团围住。

他们的周身散发着腾腾的黑气,无数脸色惨白的孩童从这些家伙的间隙中冒出,飘飘荡荡。

那些鬼灵成为了他们彼此之间的系带。

秦伯的飞刀居然在半空中被阻,而我的长剑斩落而去,对方一人招架,却被数十人给承担住,使得我再也不能势如破竹、无法阻挡。

南洋多有奇士,不能小窥天下英雄。

我们几番进攻,皆无效果,气势被挫,三人立刻拢到了一起来,而这时那格日桑贤者则在众人的簇拥之下,挤到了跟前来,再也没有之前那博学雅闻的模样,而是一个气势汹汹的斗鸡,冲着我恶狠狠地说道:“你将受到神罚,现在,此刻!”

我毫不介意地说道:“是么,那来吧!”

格日桑贤者猛然挥动手中的黝黑蛇杖,石堆前方的三个池子里,各自飞出了一条粼光闪耀的长蛇来,朝着我们这边飞来。

这长蛇有头无尾,从水池之中无限增长。

它看起来像是蛇,然而实际上却是有无数细小爬虫组成的集合体,我若是一剑挥去,只怕这玩意就会散作亿万虫蝇,将我们三人给覆盖住。

这虫子的威力想来十分恐怖,以至于它们一出现,围在我们周边的那些人,纷纷朝后推开了三四步。

眼瞧着这三条长蛇从天空垂落,朝着我们兜头落来,我只是平静地结了一个手印。

【深渊三法,魔威】!

轰!

刚才还凝结成长蛇形象的诸般虫子,被我魔威一震慑,立刻化作了无数细小的个体,将整个天幕都给遮盖,然而不管它飞往何处,都不敢在朝着我们这边飞来。

震慑,来自灵魂的恐惧。

而就在这些虫子乌泱泱散开的那一霎那,我也再次前冲。

我调集了来自于巴干达巫神眼球的黑白力量,朝前激发,然而对方并没有像之前的黑巫师一般化作火焰,不过我却并不气馁,而是再次更换一招。

战意,黑炎灼。

那些吸收了无数生魂的虫子,体内的黑暗力量被黑炎灼猛然引发,化作了无数火焰,垂落而下,将下方的诸般信徒都给烧到。

惨叫连连,唯独我们这儿,得保一方太平。

简单几招,震慑全场,而我也是脚尖一点,直接冲到了格日桑贤者的跟前来。

我说过,惹到我,很麻烦。

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1. 徐学智:

    哥的沙发

  2. 徐学智:

    板凳

  3. 徐学智:

    地板

  4. 徐学智:

    ~地下室

  5. 徐学智:

    下水道

  6. 徐学智:

    地下河

  7. 沙发:

    牛B

  8. 76年唐山震漏:

    煤矿

  9. 76年唐山震漏:

    岩浆层

  10. 76年唐山震漏:

    地心

  11. 元:

  12. 笨熊-缪倩意爸爸:

    哈哈吃货没位子了

  13. 玩货:

    沙发易主,江湖必有异动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