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绝杀,遗告 为金钻145700加更

2015年5月17日 更新

那水池之中冒出来的细小黑虫,在被魔威震慑过后,漫天散开,紧接着被黑炎灼给焚烧。化作漫天黑火,飘飘扬扬地洒落下来,将无数围攻我们的狂热信徒给点着了,化作了火炬,不过这并非所有人都中了招。被火焰烧得哇哇乱叫的,都是修为粗浅的入门人,真正厉害的角色,却也能够趋利避害,早早地躲开,并不受这火劫。唯有几个粗心大意的,被烧得一身燎泡。

不过即便如此,原本近两百多号的人,此刻还能够站着的,也只有四分之一了。

举手投足之间,不但将最为恐怖的劫难给化解,而且还将大半的围攻者夺取性命,这般的手段,不但将格日桑贤者和他幸存的精锐给震慑到,便连秦伯和依韵公子,瞧向我的眼神,都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一个人若是强得太过于离谱,即便暂时是朋友,也都有让人为之忌讳的地方。

而我却并不管旁人的看法,扬起了手中的剑。朝着格日桑贤者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想要让他留下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

这份回忆。让他在黄泉之下。慢慢享用。

漫天的黑色火焰之中,格日桑贤者的脸色越发地黑了,那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里面闪烁着毒蛇一般的光芒。

扬剑,前冲。

我简单的动作,带着霸道无匹的气势,而格日桑贤者身前的四个老僧人,包括先前迎接我们的那两名知客僧,则毫不犹豫地挡到了我的面前来。

这四人,手上都拿着精钢铸就的宝塔剑。

这玩意有点儿像是门神尉迟敬德手中的方鞭,一层一层地朝前缩小,大约有十三四层,每一层都有四处锐角,上面青幽幽的,不知道裹着什么致命的毒液,而这四根宝塔剑汇聚在一起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一尊不知身份的神像,坐镇其中,单手如莲,朝着我平平推来。

一掌,宛如山峦倒塌。

面对着敌方这般的手段,我横下心来,什么也不管,直接就是一剑斩去。

这一剑,可与寻常人的挥斩,有着很大不同。

寻常人挥剑,要么讲究角度,要么讲究速度,要么讲究力量,厉害的人,三者都讲究,就算是十分难缠了;然而我这一剑,却是运用了临仙遣策对于弱点的寻隙,魔功道法汇聚,剑意真谛凝结,再加上饮血寒光剑之上的三重力量……

大巧若拙,方才能够一剑斩出人生。

境界,这便是境界的力量。

唰!

一剑而过,阻挡在我面前的四人便跌飞了两个,而他们通过狂热的意念而凝结出来的神像,则直接从中间裂开,化作万般灵光,归于虚空之处。

嗤、嗤……

鲜血飚射,跌落在地的两人,胸口血线生出,一开始还只是一道血痕,而当气血行运到全身之时,便宛如喷泉一般,带着让人直生鸡皮疙瘩的声音,往外喷血,而他们的双手还在半空中徒劳地抓动着,几秒钟过后,力量颓然,顿时就再无声息。

没有人理会他们的死活,因为另外两个同伴,已经在为自己的生命挣扎了。

我的剑,一出,就没有回手的时候。

叮、叮、叮……

饮血寒光剑在与那宝塔剑硬拼,对方两人显然是常年修行的老手,论起修为来,并不比国内一线的修行者差上许多,而论上各种制敌于死地的手段,其实更加让人心惊胆战,不过此刻的他们,方才是最应该恐惧和害怕的家伙,因为我手中的魔剑,一剑重过于一剑,在我步步紧逼之下,他们不得不朝着后面不断退开。

为了留着力气与传说中康克由门下三战将之一的格日桑贤者交手,事实上我与他们拼斗,更多的不过是在顺着魔剑的剑势。

原本的饮血寒光剑就有着足够的力量,而再加上了龙血之威,就更是了不得。

不过让这魔剑显得无比沉重的,却是刚刚加入的力量。

那九颗万魂珠,看着凌空浮立,仿佛轻飘飘的模样,但是汇聚了无数人的怨恨凝结而成的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最为厚重的。

这种重,它并不是物理意义上的沉重,而是某种境界,或者道义上的重。

此事玄之又玄,不过体现在剑之上,却让人难以招架。

除非对手有着一颗坚毅不催的顽强心灵。

显然我面前这些惊慌失措的狂热信徒们,最欠缺的就是一颗安稳平静、百折不挠的心灵,故而面对着我这如虹剑势,多少也有些吃不消,不过好在旁边陆陆续续地汇聚了一群人,将这种让人窒息得压力给分担了下来,方才没有面临死亡。

不过对方有帮手,我身边的同伴却也不错。

依韵公子尚晴天,前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的嫡子,深得真传,而秦伯则更是神秘,作为曾经的国府将军,此刻隐没于世间的强者,而且还有着天下顶级道门龙虎山背景的他,倘若是真正发起狠来,我都得为之忌惮,甚至还有可能折于他手。

修行者和武者是不一样的,后者年老力衰,会渐渐地没落,而修行者却是年纪越大,阅历越广,而修为也会越深。

这样的老家伙,鬼知道一旦暴走起来,到底会有多恐怖。

一场混战。

三人卷起一道旋风,而秦伯似乎有意无意地帮我挡下了大部分的狂热信徒,将格日桑贤者身边的精锐给渐渐磨去。

这是留给我示威的机会。

而就在我一阵砍杀之下,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的时候,苦忍久矣的格日桑贤者也终于出手了。

他像一头觅食已久的猎豹。布边布技。

当格日桑倏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当真把我吓了一大跳,而我挥剑斩去的时候,锋利的剑刃却并不能对他有丝毫威胁,却见他手中用一根老藤雕琢而成的蛇杖,尖端蛇头的部分,一双眼珠子陡然冒出红光,那蛇杖便软得跟面条一般,真的就化作了一条长蛇,将饮血寒光剑给缠住了。

蛇杖缠住了饮血寒光剑,而格日桑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叉开,朝着我的双眼刺来。

他也是瞧出了蹊跷,知道我之所以能够在凶猛的围攻之中整暇以待,都是因为有着一双敏锐的眼睛,能够分辨和判断一切的危险。

只要将我双眼戳瞎,一切就好商量。

仅仅是一晃眼,那家伙的手指离我的眼珠子便只有一寸了,而他是怎么过来的,我甚至都没有瞧清楚。

哈奴曼叶猴,这是格日桑的外号。

那猴子拥有着鬼神莫测的空间位移能力,而这也正是格日桑贤者的恐怖之处,练就了一辈子密派瑜伽的他能够将一切不可能的事情,都化作可能,并且出人意料地施加出来,让寻常人叹为观止。

当年大屠杀的年代,这家伙想必就是用这一招,清除过无数异己,屡试不爽。

然而他终究不晓得自己面对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没有能够看到对方的出手,但是常年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我却对这种感觉熟悉无比,当对方双指刺入我的眼睛之时,却被我的一记掌心雷给阻挡。

他快,我也不慢。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没有人能够在那关头变招,故而两人的手掌撞到了一起来。

掌心雷充满了道家的阳刚至理,将格日桑的半边臂膀给轰得一阵发麻,不过我却也并不好受,对方的手指虽然并没有戳到我的眼球,但是气劲却蔓延了过来,我即便是阻挡住,却也是感觉双目一黑,一股刺痛无比的感觉迅速从双眼,蔓延到了整个脑袋里去。

痛!

人说“十指连心”,然而眼睛却是心灵的窗户,是最柔软的地方,沾染一粒尘土都能痛得死去活来,更何况是这般的攻击。

我的整个世界一片黑暗,而感觉到对手惨叫着朝后跌开去。

我们之间的唯一联系,就是绞缠在一起的兵器。

若是常人,只怕会捂住双眼,朝后退开,保持适当的安全距离,若是如此,战斗不知道何时方才能够结束,而我终究还是那拼命三郎的性子,智饭和尚不知所踪,我哪里有闲情逸致在这里,跟这个印度教的老僧人你侬我侬?

不退,反进。

没有了视觉的定位,我对于炁场的把握反而变得更加的灵敏和准确。

挥剑、斩、退后,格挡,再斩!

一阵暴风骤雨的攻击,我不知道劈开了多少过来救驾的帮手,最后听到了格日桑贤者的一声惨叫声,这时方才将又酸又麻的双眼给强行睁开来,忍着热泪,定眼一瞧,发现将瑜伽练奇术达至道的格日桑贤者,最终被我一剑捅破了后心。

他终于是避无可避,不再躲闪。

事实上,这人最厉害的,还是在于精神力方面的造诣,真正面对面的交战,反而没有那般的强,所以在之前两次谋害我失败之后,他的败局,便已经注定了。

临死之前的格日桑并没有太多的不舍,而是似笑非笑地伸出手来,试图抓住我。

他最终还是没有抓到。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吐着血沫,拼命说出了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来:“我已经通知了康王,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在无尽深渊,耐心地等待着你的到来……”

  1. 船长:

    沙发

  2. ycy123:

    Sofa

  3. 坏蛋:

    。。。。

  4. 坏蛋:

    。。。。。

  5. 坏蛋:

    。。。。。。

  6. 虎皮猫大人:

    沙发

  7. 趴吃货身上:

    吃了吃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