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五章 通缉,东行 为金砖146700加更

2015年5月18日 更新

秦伯是老江湖,观风辨位的经验比我们强上许多,所以听到他这么一招呼,我们立刻就朝着附近的草丛躲了过去。

至于俘虏。智饭和尚自从被我废去修为之后,整日昏昏沉沉,自有布鱼照料;而那负责领路的活地图少女美孚雅,则被小白狐儿给死死看着,只要她意图妄动,小白狐儿肯定是不会给她半点机会的。

众人刚刚藏好。便瞧见有一队人马从西面走了过来。

这些人带着当地富有特色的草帽,穿着民族短衫、纱笼,大摇大摆地从我们的身边走过,为首的两人,口中不断地张合,似乎在聊着什么。

不过我瞧他们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是很愉快,显然是在发牢骚。

我听不懂当地的话语,也不敢拿眼睛朝着人家的面上戳去,便低着头,默然不语,等这一路人从我们身边晃了过去的时候,秦伯等人从草丛后面集中过来。方才晓得这些人是附近的山林巡逻队,而他们进山来,并非是护林防火,而是在找人。

听说是上面有大人物发话了,说要找几个中国人,不但是这一处,整个大地区,都有人在连夜巡逻。叉长见巴。

听到秦伯的叙述,我们面面相觑,晓得这是康克由发力了。

不是说他已经垮台了,此刻在泰国和吴哥的某一处交界村落里隐居么。怎么可能会有这般强大的能量,居然将这么多的巡逻队给派出来,找寻我们?

这个巡逻队并没有什么修行者,除了为首者可能是公职人员外,其余的人,应该都是附近村落临时抽调过来的山民。

而尽管如此,他们却给予了我们巨大的心理压力。

我发现我有点儿低估了那康克由的影响了,没想到在西哈努克国王当政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能有如此能量。

我们刚刚遇到的这一队巡逻者,只不过是数十个、上百个巡逻队的缩影,对于这些普通人员,我们自然是能回避则回避,因为他们不过都是些可怜的无辜之人。

我们可以对格日桑、卜桑这些满手血腥的狂徒毫不手软。但是对于这样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却实在下不了手。

巡逻队离开之后,我看了一眼秦伯,他摇头说道:“没事,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太多问题。”

依韵公子却提出不同意见:“这些人,应该是很底层的人员,瞧不出太多的端倪,但是如果等到康克由抽出身来,将手中的力量放出来。通过排查、以及琢磨我们的目的,对方应该很快就能够锁定我们大概的方位,并且将大网越缩越紧,最终陷入了他们的布置中去。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放弃原来的想法,不去马德望。”

“不去马德望?”

我们都被依韵公子的提议给震住了,秦伯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呢?你所说你的理由。”

依韵公子的家族在东南亚好几个国家都有产业,所以对于这边的局势研究也比较深入一些,他伸出手来,竖起三根手指,一一说道:“理由有三,第一就是当年红色高棉落败,政权失守金边,巴干达巫教的力量大部分转移到了靠近泰国的吴哥西南部,在马德望,他们的力量是最为强大的,现在我们既然引起了康克由的注意,从那里离开吴哥,已经不再现实了……”

我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看法,问道:“然后呢?”

依韵公子又说道:“其二,我们这一路来的路线十分明显,就是想要从马德望,或者漫长的泰吴边界离开此处,这个康克由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在几条主要路线上,他一定设得有重兵把守,我们现在过去,差不多算是自投罗网,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或许还有意外收获;最后一个理由,那就是巴干达虽然扎根于吴哥,但是它并不是最庞大的力量,越靠近一个地方,它的影响力,就越低……”

“金边?”

经过依韵公子的循循善诱,布鱼脱口而出,而前者则拍了一下手,很认真地说道:“在吴哥,最为流传的,是上座部佛教,而不是巴干达巫教;势力最大的,则是以西哈努克为代表的国王政府,如果我们能够转变思维,改变方向,前往金边的话,我家族驻金边的贸易公司,或许能够找到将我们送离境的办法!”

听到依韵公子的分析,我们又聚在一块儿商议了一下,决定逆向而行,跳出康克由预设的伏击圈,向东边前进。

吴哥整体的领土为碟状盆地,三面被丘陵与山脉环绕,中部为广阔而富庶的平原,我们之前想要避开人群聚集的场所,所以才选定的这么一个方案,此刻朝东前行,就不得不面临着许多不曾想到的问题,大概在下午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山林中遇到的第一个村庄,这是一处位于两山夹角的村落,除了一部分街道上有些砖木结构的建筑外,大部分都是些低矮的草棚子。

吴哥被称为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从这里就可以瞧见一些端倪。

既然到了人群聚居的地方,我们便也不敢在白天胡乱走动,大家在村庄不远处找到了一处树林子,在树上歇息到了夜里,稍微吃了点辟谷丹,勉强果腹,等待夜色弥漫的时候,我们方才再次启程,路过村子附近的时候,瞧见这儿并没有通电,尽管少数几处房子里有灯火传出,但是大部分的地方,都掩在了黑暗之中。

有着黑暗的掩护,我们都大胆了一些,从村子前面路过,瞧见在村口的砖墙上,贴着几张告示,走近前一看,居然是我们几个的画像。

秦伯读了一下,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问上面是什么意思,秦伯告诉我,说这上面写着,我们这几个人,被认定与一场谋杀案有关,说我们是凶残的杀人魔头,任何人如果见到,请立刻向附近的警局报告,并且还给我们悬赏了奖金。

这笔奖金,对于我们来说十分可笑,但是秦伯却跟我们讲,它对于普通的吴哥人民来讲,确实一笔不菲的数额,相当于一般家庭几年的收入。

财帛动人心,难怪先前遇到的巡逻队如此卖力。

这告示刚刚贴上不久,而那座不知道名字的古刹昨夜刚刚被我们给灭掉,看得出来,一定是康克由的人买通了当地的警察系统,将我们当做了那恶迹斑斑的江洋大盗,想要通过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将我们给淹没。

至于这奖金,熟知当地情况的美孚雅告诉我们,一般的案子,是不可能有悬赏金的,而即便有,也不可能这么多。

言下之意,就是说出这悬赏金的,并非是发布告的警察系统,而是背后的巴干达巫教。

虽然我们此刻都换上了从那印度教寺庙中拿来的僧袍,不过到底还是有些扎眼,既然路过此处,我们便来到村子里几家比较富裕的家庭,各自偷了一套当地人的衣服,可惜的事情是这些衣服都并不合身,毕竟我们的平均身高,比吴哥人都要高出许多,不过也只能勉强穿着,免得路上撞见,被人生疑。

离开了村子,我们趁着夜里多赶路,在山林中陆陆续续又碰到了几支巡逻队,甚至还有修行者混杂其中。

不过越往东边走,撞见巡逻队的次数就越少。

看得出来,康克由和巴干达巫教的布置,重点还是落在了泰吴边境线的山区方向,对于东边的防范,倒也不是很强。

我们昼伏夜出,连续走了三天,终于出了茫茫山林,来到了偌大的平原地区,而到了这里,人群聚集地便更多了,乡野之间,藏身的地方并不算多,而且我们白天几乎是不会露面,所以行程难免显得有些缓慢,如此走了大概一个星期,居然来到了一处宽阔如海的大湖边缘。

望着那湖边满满的芦苇荡,以及湖天一色的美丽景色,当真是让人心旷神怡,都忘记了自己还是在逃亡途中。

依韵公子告诉我,说这湖叫做洞里萨湖,又叫做金边湖,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也是吴哥的心脏地带,顺着湖水的下游而去,便能够到达吴哥的首府金边。

我们连日赶路,十分疲惫,到了洞里萨湖的湖畔,便不再咬牙赶路,而是找到一处芦苇荡,准备休息。

在芦苇荡的阴影处,大家轮流值班,而我因为值前半夜,所以一觉睡到了天亮,睡得迷迷胧胧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争吵,翻身起来,瞧见居然是依韵公子和秦伯在争论,而在旁边的不远处,有一条渔船,船上两男一女,畏畏缩缩地蹲在船上,不敢说话。

我走到两人中间来,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依韵公子对我说道:“那渔船是附近的渔民,过来打鱼的,发现了我们,秦伯主张将他们给灭口,而我觉得没有必要,都是挺无辜的人……”

灭口?

我回过头去,仔细打量船上的人,看着都是风吹日晒、在水上讨生活的苦哈哈,那女的老得跟我母亲一般模样,心中不由得有些犹豫。

  1. 坏蛋:

  2. 坏蛋:

    。。

  3. 坏蛋:

    。。。

  4. 坏蛋:

    。。。。

  5. 坏蛋:

    。。。。。

  6. 坏蛋:

    。。。。。。

  7. y8:

    终于可以说句话了

  8. y8:

    肯定不会灭口,不跟大boss打一架大师兄何以跟王新鉴对干

  9. hzc0926:

    杀,卧底、暗探

  10. 那把饮血寒光剑:

    肯定没灭口,然后被告密,被发现,再打起来,康被灭,二蛋修为受损,秦伯挂掉,说不定还搭上布鱼和尾巴妞。

    • 游客:

      没看过苗疆蛊事吗?

    • 吃货的幸福生活:

      肯定没看过蛊事

    • 弥勒:

      孺子不可教也

  11. 蚩尤:

    让小白狐处理一下不就结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