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男儿,亮剑

2015年5月19日 更新

    当下的情况有些特殊,如是我们继续南下,前往金边,恐怕就会撞到匆匆赶来的康克由。 和他手下的一众精锐;而若是停在原地,则麻烦更大,跟我建立了隐隐之间联系的虚空巨眼,离得越近,越能够感应清晰,也越有时间。将这包围给布置周密,让我们插翅难飞。

    也就是说,我们走也不是,留了不是,机会渺茫得很。

    这情况十分严峻,我们的脸色也都变得阴沉起来,我摸着鼻子,开始思考起了这无数的险境之中,是否有一条出路。

    想来想去,我终于想到了一个被忽视了的关键东西来,那就是卜桑和康克由这对师徒之间的关系。

    在阁骨岛交手的时候,卜桑虽然也在救康桑坎,也就是智饭这个家伙,但他绝对是心怀叵测,而且为了将那虚空巨眼给召唤出来。他和师妹花舞娘却是与康克由背心而为的,关键的时候,连智饭和尚,也是可以随意舍弃的。

    而此刻那虚空巨眼的出现,将使得这师徒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带着巴干达巫神印记的虚空巨眼,是被卜桑召唤到这个世间来的,它与卜桑之间存在了某种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或许会受命于他,但是对于康克由,却是半点关系都没有,拥有了虚空巨眼支持的卜桑在教内的地位肯定是急剧提升的,这无疑就会触犯到了以康克由为首的巴干达巫教高层的固有利益。

    权力的味道是最为甜蜜的,很少有人愿意跟别人一同分享,即便这个人是自己最为得意的徒弟。

    我赶肯定。卜桑和康克由之间,一定是有龃龉的,基于这个推论,他们就很有可能不会一同出现在一个地方,或者说不会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汇合。

    两人必然会离得比较远,如果我们能够打到这个时间差,或许能够在康克由赶来之前,将能够捕捉到我位置的虚空巨眼,给干掉。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阵骇然。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准备将拥有巴干达神印的虚空巨眼给干掉,这想法。未免也太疯狂了吧?

    不过很快我就变得平静了许多。

    别说那劳什子巴干达巫神,就连在咱中华之地,流传了无数年的真龙,还不照样给我师父从九天之上,给轰了下来。变成了一条死蛇,前人珠玉在前,凭什么我师父干得,我干不得?

    这是你们逼我的,不给我活路,我让你们这些杀人嗜血的猴子,没有一个有好日子过。

    边民的血勇在一瞬间充斥了我的脑海,我当下也是扭转过头来,盯着秦伯说道:“秦伯,我先前听你说过,你有那龙虎大封印真经术,能够将那只大眼睛给封印住,不知道这话可作得真?”

    秦伯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方才傲然说道:“自然,当年张天师就是凭着此术,封印住了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后来被天道损缺,方才放出了这等凶顽出来,呼啸于梁山之上,演绎一场风云传说–那等豪杰,可是对应星辰之能事,而这巴干达,不过是南洋一区区邪神,哪有封印不得的道理。”

    我想起他先前失败的事情,沉声说道:“可需要什么准备?”

    秦伯伸出右掌,竖起三根手指道:“引封印的符箓,我这里还有一枚,不用考虑,不过我还需要选取一处汇阴藏水的地方,布下法阵,得有人将其引入阵中,此为第二点;除此之外,我还需要有在法阵之外,有两名心思互通者,互为阴阳,帮我控制炁场–毕竟是封神,如此天时地利人和,方才能够成事……”

    我点头,表示理解,深吸一口气,将我的计划说给众人听。

    这话儿一说出口,众人的脸色各异,有震惊的,有忐忑的,也有不屑一顾的,当然,最后的那一种情绪,是来自于那个叫做美孚雅的小姑娘。

    巴干达巫神在东南亚等地秘密盛行多年,她是知道这家伙厉害的,别的不说,即便是意识降临,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制住的。

    她不信,不过秦伯却一拍大腿,竖起了大拇哥说道:“不错,按照你说的做,我们方才能有生机,小陈,你说吧,怎么做?”

    我指着远处漫无边际的广阔湖面说道:“你要选地方,我建议在这湖面星罗散布的岛屿上面,找一个合适的,这一来呢,应该有一个岛屿符合你的要求,二来若是在那湖上,对方一时半会,是很难支援得过来的;至于助阵者,我这妹子和弟弟,年少俊杰,修为也不错,心思通达,勉强能帮你成事,而引那家伙过来的任务,就交在我的手上了。”

    秦伯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东西在哪儿?”

    我拍了拍胸口的八宝囊,自信地说道:“想要钓鱼,自然得有鱼饵,这世间能够吸引它的东西不多,我这里就有其中一个。”

    依韵公子有些忧虑地说道:“话虽如此,但是那大眼睛到底有多厉害,你那天也是瞧见了,不说它旁边可能出现的巴干达高手,就这么一个,将它一路引到伏击点的路途,就是一次与死神的生死竞赛,这样做,太危险了,稍微一不留神,全盘皆输,你可得仔细考虑一下啊!”

    面对着他的好意,我嘴角向上,微微翘了翘,平静地说道:“我出身贫寒,自小受苦,跟别人自然是比不上的,不过倒也不是没有优点,其中一点,那就是不怕死。诸位放心,身家性命,在此一搏,我就算是死,也会将那家伙给带到的!”

    听到我铿锵有力的回答,依韵公子不再多言,而是朝着我竖起了大拇哥,赞声说道:“陈老大,我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你是其中一个!”

    大家商定妥当,便不再拖延时间,布鱼熟悉水性,带着秦伯入了湖中,前去那浩瀚无烟的湖面上去探察一处可以作为封印地的岛屿,而我则带着其余人等,在林中藏匿,养精蓄锐,等待着随时将要到来的挑战。

    两人一去就是一天,到了夜里九点多钟的时候,方才回返,告诉我在湖面向东二十里地的湖面上,有一处岛屿,呈龟背凹字型,不大,方圆也就几平方里,上面郁郁苍苍都是野草,还有一些鸟禽长蛇之物栖息,秦伯仔细看了,觉得在那里布阵十分合适。

    他确定之后,便赶紧回来,一来是有许多布阵之物并不是随身带着,需要找寻,二来也是跟我汇报一下情况,如有可能,带着我去认路。

    选定了地方,事情就好办许多,我让秦伯将布阵的一应物品列一个单据出来,随身带着的就帮着凑一下,没有的就记着,然后连夜潜入附近的一处城镇“采办”。

    当然,说是采办,其实就是梁上君子的勾当,特殊时期,我们也是没有太多的讲究。

    如此分头行动,忙碌了大半宿,终于凑齐了物件,依韵公子到附近的一处捕鱼作坊,弄到了一艘快艇,灌满了油,带着我们朝着秦伯选定的那处岛屿上行去。

    来到了地方,秦伯就带着众人开始布置,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便不再多言,与秦伯约定了时间,便开着那艘半新的快艇,折回了湖畔。

    这湖畔,与之前我们藏身的小树林,相隔已有几十里地。

    我将快艇隐藏在了一处芦苇荡中,自己也在腐臭的湖泥之中静坐,默默地行运周天。

    淤泥之中并不寂寞,里面有无数的生物在蠕动,细小的虫子顺着我的裤管往上爬,一直爬到了我的裤裆处,也有细小的长蛇,顺着游进了我的怀里去。

    不管受到什么骚扰,我都不作声,宛如入定的老僧,静静地感悟着这个宁静而多姿多彩的世界。

    生命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动人,层次也丰富了许多。

    当然,不管这些小东西如何撩拨我,但凡有谁胆敢张口咬我的话,都会被我身体的防御机制给察觉,一身真气猛震,直接将它给毙命了去。

    我像木头人,不代表可以任人蚕食。

    夜消散,到了白天。

    太阳由东到西,夜幕再次降临,而等到头顶上的月亮快行到中天的时候,静默了一整天的我终于站了起来。叉华扔才。

    之所以选择在这里亮明身份,而不是在设伏的岛屿,是因为我们的对手除了那虚空巨眼之外,还有无数巴干达巫教的狂热教徒,以及像康克由这般的顶级大拿。

    比起别的玩意来说,人才是最恐怖的东西。

    我望着头顶上的月亮,将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然后举手朝天,直刺苍穹之上。

    被追了一路的我,亮剑了。

    那虚空巨眼会不会如我所想的一般,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呢?

    当一切的计划都施展完毕之后,我突然没有太多的信心了,此时此刻的想法,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不过,那家伙并没有让我失望。

    一个时辰之后,我感觉到了有数十个人,从远处的树林中,朝着这边缓慢地靠近而来。

  1. 虎皮猫大人:

    沙发

  2. 陆言:

    总算是开始开战了不错啊!

  3. 76年唐山震漏:

    板凳

  4. 楼上是傻波伊:

    大师兄把大眼睛啪啪啪掉

  5. 元:

    又要精彩了

  6. 落月:

    高潮了

  7. 徐学智:

    吃货我想死你了

  8. 马良科技:

    看着好不爽啊。多攒两天再看

  9. 人太帅没用么:

    有很多地方要去。有很多道事要看。 —德莱文

  10. 江伟波:

    写这个书真是比较难,好多多写不下去,小佛加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