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毒蛇,诱敌

2015年5月20日 更新

    来人行动迅速,我刚刚感应到对方没多久,就被他们给锁定了,很快。有超过二十个以上的家伙,呈扇形地朝我围了上来。

    洞里萨湖畔的芦苇荡浩浩荡荡,遮蔽了太多的污垢,而我站在其间,单手执剑指天,却宛如明灯一般。不多时,第一个人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是个全身黝黑的小个子,我们两人四目相对,他哆嗦了一下,回头大声喊叫着。

    很快,卜桑就带着人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严阵以待。

    我朝天空看了过去,并没有瞧见那硕大的虚空巨眼。

    不现身,这是老谋深算。

    看来对方应该是对我突然现身的做法,保持了一定的警惕心,方才会这般处理,而从我的感知之中,在周遭还有一队力量,正在不远处搜寻着。试图找到与我一起的同伴,探明此处是否有埋伏。

    手下人在外围探寻,而卜桑则远远地望着我,高声喊道:“陈先生,为何不跑了?”

    我抬腿,缓缓地从湖泥中走了出来,离开芦苇荡,来到稍微扎实一点儿的泥地上,很随意地将饮血寒光剑给插在一边,掬了一把湖水,洗了一下泥腿子,方才慢条斯理地说道:“跑,是不想在那海啸中死于非命;不跑,是有点儿累了,不如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你觉得如何?”

    卜桑似笑非笑地缓步上前,冷然说道:“谈,有什么好谈的?你亵渎了巴干达巫神,唯有将灵魂祭祀给它,方才会获得神的谅解……”

    我耸了耸肩膀,淡然说道:“那是你的神,与我无关–这么说,也就是没得谈咯?”

    卜桑心中有事,还未说话,旁边站出了满头银发的老妇人,冲着我。用并不熟悉的汉语厉声喊道:“你这小贼货,赶紧将坎桑交出来,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我抬起头来,瞧见那卜桑的眉头紧皱,而老妇人根本就不顾忌他的想法。便晓得这妇人与他的地位,应该相当,又或者还高一些。

    再仔细看,那老妇人穿着一身绿色纱衣,衣服上面纹绘着两条相互交缠在一起的毒蛇,蛇头高昂,露出尖锐的獠牙,而她手中拄着的拐杖,居然是用一整条蛇骨连接而成,心中不由得一动,试探性地问道:“尊下可是当年康克由麾下三大战将之一,毒蛇巴勒?”

    被我一语道出,那老妇人并未惊讶,反而是有一种名声鼎盛的得意,满是皱纹的老脸笑成了一朵花,咧开嘴角笑道:“怎么,你也知道老娘的名声?”

    这老妇人的汉语并不太好,口腔怪异不算,用词也古里古怪,我并不计较,而是憨厚地笑道:“自然,你的鼎鼎大名,我自然是有听过的。”

    毒蛇巴勒叹了一声道:“没想到啊,老娘隐居了二十多年,竟然还有小辈记得咱当年的威风,实在难得。”

    我此刻前来,可不是要巴结谁的,将她高高捧起,自然得摔她下来,当下也是一字一句地说道:“倒不是记得你,就是前些日子,宰了那哈奴曼叶猴格日桑的时候,听他提过一嘴,觉得杀一个是杀,杀三个也是杀,若是能够凑齐,倒也是一件圆满的事情……”

    “你!”

    听到我这恶意的话语,那老妇人顿时就觉得一阵气血上涌,脸色瞬间就变得红了许多,愤愤说道:“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想着说便宜话儿呢……”

    她被我一番撩拨,顿时就想要冲上前来,给我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儿教训,不过却被一直阴着脸不说话的卜桑给拦住了,不咸不淡地说道:“巴勒,此番其来,我师父是怎么交代的?”

    横行惯了的毒蛇巴勒被卜桑这般一问,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自然是以你为主,不过我要教训这小子,你可有意见?”

    卜桑眼睛瞬间锐利起来:“教训他?你觉得能够在神眼的注视下逃离,将塔里克寺庙血洗,杀得哈奴曼叶猴阁下四分五裂的黑手双城,是能让你随便教训的?”

    当听到卜桑说出“黑手双城”的名头时,我便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是暴露了,不过此刻倒也没有什么顾虑,并不在乎,而听到卜桑陡然尖锐起来的话语,那毒蛇巴勒却是脖子一直,怒火正要发出,然而待她瞧了一眼身后的黑暗之后,却偃旗息鼓了起来,咕哝了一下,不再多言。

    看得出来,召唤出了虚空巨眼之后,卜桑在巴干达巫教之中的地位,已经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卜桑在用言语驳倒了巴干达重臣巴勒之后,心中颇为得意,转过头来,再次与我交涉道:“想要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他话还没有讲完,却瞧见原本轻松站在原地的我,居然倏然间提剑冲了过来。

    身法诡异,速度宛如捕食的猎豹。

    卜桑愣住了–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就开始干上了,还让不让人好好说话儿了?

    不但卜桑,就连刚刚与他有口舌之争的毒蛇巴勒,以及周围的众人都感觉到莫名其妙,而那毒蛇巴勒却并不知道,就是她刚才那不经意的一瞥,让我下定了战斗的决心。

    她让我知道一点,那就是虚空巨眼就藏身在后面的黑暗中。

    狗日的正偷偷摸摸地窥探着我呢。

    目标既然就位,我就不用跟这帮龟孙子扯蛋了,双方其实语言都不是很通,能抄刀子的,尽量别动嘴皮子。

    骂娘哪里有砍人痛快?

    杀!

    我倏然而动,那一帮巴干达巫教的追兵一开始还有些发愣,而当我冲到跟前来的时候,卜桑诧异的脸色收敛,顿时就化作了怒气,高声喝道:“不自量力的狗东西,你以为我们吴哥,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兄弟们,布阵,迎战此獠!”

    众人听命,立刻倏然散开,各踩方位,奋力摇动手中一条类似于姨妈巾的污秽长布,弄出一个六芒星一般的小阵来。

    卜桑横刀立马,站在了阵头。

    刚才还有他有口舌之争的毒蛇巴勒,却是极为默契地朝着我身后一滑,将手中的白骨蛇杖一横,封住了阵尾。

    法阵一闭拢,一股无形的压迫力顿时就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散发而来,一股类似于积年粪坑一般的腥臭之气,就那些人手中的姨妈巾布条中散发出来,我余光瞧了一眼,能够瞧见那玩意应该是浸透了积年尸液的夺命魂幡,而对方瞬间布下的这个法阵,应该是恶灵夺魄之类的手段。

    果然,我一入阵中,立刻有无数呼啸的鬼魄生出,在我的头顶上不断盘旋,扭曲而痛苦的脸孔发出无声的哀嚎来。

    万鬼哭!

    我冷冷一笑,手掌一用力,那饮血寒光剑之上的万魂珠骤然从剑尖之上弹了出来。

    倏!

    九颗万魂珠,十万怨灵魂,经过连日来的祭炼,此物已然能够发挥花舞娘手中的三成功效,一经施展,方圆百米之内,立刻一阵阴森,宛如地狱深渊,寒气凛然,阵中诸多亡魂被这万魂珠的气势一逼,顿时就一阵萎靡,要么彷徨退散,要么就被吸入其中。

    而就在万魂珠功效全开的一瞬间,我的这一剑,也只刺了卜桑的胸口处。

    这一剑,快。

    快如疾电,不给人一点儿反应的空间,而就在此时,卜桑却从怀里掏出了一面金色铜镜来,朝着我猛然一照,口中高喝道:“瑟赛该,吧啦!”

    一语之下,我浑身血液一僵,身体陡然定格。

    虽然这僵直只有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封住阵尾的毒蛇巴勒如期而至,将手中的白骨蛇杖朝着我的后心捣来。

    她与我相距颇远,赶到的时候,我对于身体的掌控力,也已经恢复了。

    然而我却并没有闪避,而是将大部分魔功集中在了背脊处。

    轰!

    那白骨蛇杖之上,有雷霆万钧的力量,朝着我猛然撞来,我被一下撞得朝前直飞,而蓄势已久的一口鲜血,也陡然吐了出来。

    我朝前跌飞,顺势一剑刺向卜桑。

    那家伙提起手中那根与别人不同的短杖,猛然与我拼来,双方相撞,短杖之上竟然有着巨大的力量,与之前的卜桑截然不同,将我给推得凌空倒飞而去。

    我并不甘心,脚尖抵住阵边一个家伙的肩膀,再一次朝着卜桑冲了过来。

    这一次,饮血寒光剑上,陡然浮现出了能够让一种巴干达教徒力量紊乱,化作火炬的黑白之气。

    这是巴干达巫神的本源之力,用来惩罚一切不虔诚者。

    然而卜桑的短杖再次击来,势大力沉,黑白之气却对他毫无效果,反而是将我给直接掀飞。叉每东划。

    我再次吐了一口血。

    表现出重伤模样的我,凭着临仙遣策,在一片混乱之中冲出了对方的法阵,朝着芦苇荡中逃开了去,而两次重创我的卜桑则信心满满,大声呼喝着,想要将我给拿下,再立奇功。

    我倒拖长剑,捂着胸口,将脸融入黑暗中,低声冷笑。

    猴子们,真的以为大爷弄不死你们?

    等着!

  1. hzc0926:

    好,诱敌深入

  2. 晨风-依旧:

    普桑手中的莫非就是震镜1.0版

    • 沈老总:

      能将巅峰时期的陈老魔定住0.5秒,比刚出道的震镜强好多

  3. 旅途:

    前五

  4. 青衣:

    前六

  5. 江伟波:

    一定是布鱼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