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请君,入瓮 为金砖147700加更

2015年5月20日 更新

    尽管一心等死,但是在腰间被袭的那一刹那,我还是下意识地想要反抗,而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www.一股巨力就将我朝着小岛的方向猛然推了过去。

    我的脑子在瞬间,有半秒钟的空白,紧接着我迅速地反应了过来。

    这个人,是布鱼!

    即便是在急速的水流之中,冷静下来的我也能够瞧见此刻的布鱼,并非那个憨厚腼腆的光头青年。而是一头比小船还要巨大的水兽。不过腹部处却伸出了两只人手来,将我给紧紧捉住。而片刻之后,我又感觉到一股巨力,将我朝着水面之上,猛然一抛。

    哗!

    我陡然冲出了水面,身子离那水面足足有两米多高,而就在这一瞬间。我瞧见那蓝色的电芒从远处蔓延过来,冲着我身下滑过。

    就在此时,布鱼也从水里猛然跃了上来,用滑溜溜的鱼脑壳,顶住了我的屁股。

    但是他这一跃,却并没有能够避开那道电芒的覆盖,毕竟刚才带着我从水下潜游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就是想要避开这雷电之力。故而时间上难免有些来不及。

    布鱼此刻跃出水面的时候,鱼尾处便遭到了电芒的伤害,然而即便如此,他依旧是硬生生地忍住了疼痛,将我再一次往上抛开了去。

    这两段的时间十分短暂,却是将电芒威力最强的时候给避开过了,当我朝下回落的时候,那布鱼却是浮出了水面,用背脊将我给接住,尾巴一甩,朝着小岛倏然而走。

    然而这一次,我却明显地感觉到布鱼显得有些乏力,速度也降了下来。

    我闻到了焦糊的气味,低头一看,果然瞧见布鱼的那鱼皮一片焦黑,有的地方甚至鱼鳞脱落,露出了里面白森森的皮肉来。

    瞧见一身残破的布鱼,我不由得眼眶一阵湿润。

    男儿泪,不轻流,但是瞧见布鱼居然用牺牲自己,来保护我的生命,这样的情谊当让我感动到难以自抑。

    不过此刻却并不是讲这些情谊的时候,头顶上的虚空巨眼本来以为能够将我给直接电死在浑浊的湖水里,等着我翻着肚皮浮上来呢,结果半路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顿时就冒火了,游动着触角,从远处划了过来。

    布鱼即便是被那湖面上的电芒给轰得半死,却也是狠下了心来,埋头一阵猛冲,与那虚空巨眼争分夺秒。

    在布鱼燃烧生命一般的游动中,那小岛的黑影变得越来越大。

    就在此时,我又感觉到一股亮到了极点的光芒,再一次从头顶的天空中生成,冲着我们这边砸落而来,不过这一次,那雷柱比之以前,显得细小了许多。

    看得出来,弄出这般的雷电,即便是虚空巨眼,也是十分勉力的。

    但是它太想要我死了。

    而就在那雷柱倏然轰来的一瞬间,我身下的布鱼也拼尽了所有的气力,喉咙里发出低沉而沙哑的吼声,猛然一跃,竟然横空数十米,直接落到了远处的小岛之上去。

    砰!

    布鱼重重地砸落在了小岛边缘的草丛之中,而我则被甩得在地上连打了好几个滚儿,摔得晕头转向。

    不过这点小伤对我来说并无大碍,挣扎着爬起来之后,我朝着小岛边缘的湖水瞧了过去,只见蓝幽幽的电芒随着波澜晃荡,看着充满了诡异的美丽,但是从那不断浮上水面翻着肚皮的鱼虾,就能够知道这美丽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恐怖了。

    我瞧了那便一眼,便蹲下身来,将回复了人形的布鱼给扶坐了起来,焦急地喊道:“布鱼,你怎样了,没事吧?”

    此刻的布鱼,浑身漆黑,一脸燎泡,身上到处都是血淋淋的皮肉,模样凄惨之极,不过听到了我的呼唤,却也能够勉强抬起头颅来,嘴角往上翘,勉力地说道:“老大,我没事,就是有点儿晕,躺一会儿就行–你没受什么伤吧?”叉坑宏血。

    我点了点头,他露出了孩子一般童真的笑,露出一口白牙道:“那就好,那就好……”

    这话儿说着,双眼就要闭上去了,我赶紧一把抵着他的后背,用气劲给他刺激了一下,瞧见他恢复了些精神,毫不犹豫地掏出一粒广陵金丹,塞进了他的嘴巴里,焦急地说道:“你现在不能睡,先给我撑一下。”

    广陵金丹能够恢复血气,也可以促进人体的潜能激发,入口即化,吞服过后,他的眼神亮了一点,而这时依韵公子从暗处爬了过去,一把抓着我的胳膊,焦急地说道:“陈兄,你没事吧?”

    我望着天空之上徐徐飞来的虚空巨眼,徐徐吐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无大碍,只是布鱼受了重伤。”

    依韵公子的脸色一变,焦急地说道:“这可怎么办,秦伯布下的法阵,可还需要布鱼来撑场呢!”

    我回头瞧了过去,没看到秦伯,不由得疑惑道:“秦伯人呢?”

    依韵公子低声说道:“人在阵中,被布置遮掩住了,尹悦姑娘在帮他撑幻术,不让那大眼睛生疑心。我讲真的,布鱼这个情况,肯定是镇压不住那阴阳之气的,光靠秦伯和尹悦姑娘,是没办法施展出完整版的龙虎大封印真经术的……”

    我将布鱼推到了他的怀中,站了起来,淡定地说道:“没事,我来!”

    依韵公子有些懵了,说道:“你行么?”

    我举头望天,平静地笑道:“我与尹悦自小就认识,青梅竹马,对于沟通之事,比布鱼其实强上许多,而昨夜演示的大概,我其实也是有注意的,没有问题,你照顾好布鱼就成,不要让他有事,知道不?”

    “放心!”

    依韵公子擂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坚定地说道:“你的弟兄,就是我的弟兄,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他有事的。”

    得到了依韵公子的承诺之后,我便不再犹豫,余光处瞧见依韵公子扶着布鱼朝着小岛的另一头离开去,便直接将饮血寒光剑给高高地举了起来,里面的黑白之气陡然冒出,原本属于对方的巴干达本源力量浮动了出来,而我则嚣张无比地高声吼道:“大眼睛,瞧见了么,这就是原本属于你的力量,怎么样,有本事,你他妈的咬我啊?”

    我若是就这般跳脚,那家伙或许直接就忽视了我,然而当我将这力量展示出来的时候,那高高在上的虚空巨眼陡然间就愤怒了,浑身的触角一阵乱晃,竟然发出了一道尖锐得刺破云霄的声音来。

    唳!

    这超高的频率听得我整个人都一阵血气震荡,下意识地朝后推了几步,气劲上涌,将难受至极的耳膜给稳固住,冷然笑道:“你这个狗东西,要不是我的那一剑,你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作威作福么?饮水思源,你不但不感谢老子,居然还千里追杀,当真是个忘恩负义的货色……”

    我想到什么,就骂什么,口无遮拦,也不管对方到底能不能听懂,就顾过了嘴瘾。

    不过那家伙似乎听懂了我的话语,悬停在了小岛百米开外的半空之中,所有的触角都朝着下方垂落,接着身体宛如一个陀螺般,开始高速的自转起来。

    瞧见它这般的模样,我顿时就感觉一阵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很快,我就知道这玩意到底在做什么了,在它高速的转动下,那湖面居然浮现出了一两百的水人来,那透明的人儿有男有女,皆面色默然,踏着波涛,朝着我这边快速冲击而来。

    之前是血人,此刻是水人,那虚空巨眼借力打力的手段,倒是纯熟得很。

    这些水人里面灌注的灵魂,相比就是前些日子海啸之中,死掉的无辜者吧,没想到竟然被这狗东西给利用了去,可想而知,这玩意到底还是邪恶,若是不铲除了,只怕还会为祸世间。

    水人来得飞快,很快就跃上了小岛边缘的滩涂,朝着我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

    我为了引对方上钩,使出了摧拉枯朽的手段来,直接将那本源之力灌注在饮血寒光剑上,再加上万魂珠的力量,这些傀儡的小花样,根本都没有展示出自己的凶悍,就纷纷化作了一滩水渍。

    我有点儿奇怪对方为何会派这么一堆并不大用的东西过来,而就在此刻,心头一跳,下意识地朝着旁边的草丛扑了过去。

    嗤!

    一道笔直的光芒从那大眼睛的瞳孔之中激射而来,所过之处,宛如死光,草木枯萎,沙土焦黑,犁出一道深达半米的裂缝来。

    这金黄色的光芒从我的身边扫过,仿佛能够追踪到我一般。

    然而我每一次都凭借着灵活的走位,以及临仙遣策指点出来的路线,堪堪避开了它的偷袭。

    诸般招数用尽,却伤不得我的分毫,那虚空巨眼终于是来了脾气,身子在高速的旋之中,突然凭空扯出了一道裂缝,紧接着消失不见了。

    就在我诧异这玩意到底去了哪儿的时候,浑身一紧,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七八条又滑又腻的触角给猛然捆住,像那缅甸巨蟒一般,将我给紧紧地勒住,让我不能呼吸。

    绞杀!

    • QQ:

    • 笨熊-缪倩意爸爸:

      多吃多占

  1. QQ:

    混货

  2. 大眼睛:

    咦,我去哪儿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