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三章 离场,安身 为金砖148700加更

2015年5月21日 更新

    那在水中奋力激游的小姑娘美孚雅,回过头来的一瞬间,眼球之中,一会黑一会白。WWw.miaojiangdaoshi.net竟然闪烁着一种诡异而熟悉的气息来。

    我双足发凉,身子僵直在了原地。

    在与那小姑娘对视的一瞬间,我便几乎能够肯定,那虚空巨眼并没有被封印,或者说,它的那缕意志。并没有被封印在我怀里的九龙青铜罐中。

    它居然已经附身到了那小姑娘美孚雅的身体里去了。

    这实在是太让人意想不到了,没想到它在临门一脚的那一刹那,居然想出了这样的一个办法来,而先前做出来的那拼命架势。只不过是让我们不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它的身上而已。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家伙移花接木的手段玩得纯属无比。将我们这些人,都给骗了去。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坐不住了,一个箭步,就要冲向湖水里,结果那小娘们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仿佛在挑衅我一般,头往湖面下一扎,人影全无。

    就在我犹豫着是否要下水的时候,秦伯的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之上。

    我回过头来。瞧见他摇头说道:“算了,穷寇莫追!”

    我以为他没有瞧出这里面的猫腻,下意识地跟他解释道:“可是。那家伙的意志,已经转移到了美孚雅的身上去了……”

    秦伯依旧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不过是一缕意识而已,它的本源,也就是所谓的神格,已经被封印在了九龙青铜罐之中,此刻的它,不但不能对巴干达巫教的教徒形成号召力,也不能对你进行追踪,对于它来说,最明智的选择,应该是将这个秘密藏在心底,免得怀璧有罪,被人惦记。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没有必要赶尽杀绝,免得被反咬一口,至于它,十年八年之后,或会成为祸害,但是此刻,对我们倒是利大于弊。”

    听到秦伯的分析,我刚才懊恼的心情也总算是缓过了一口气来,想着他到底是人老成精,谋算事情的思路,比我强上不少,便也不再计较。

    的确如秦伯所说,这个被虚空巨眼意识控制的美孚雅,根本就形不成气候,至于以后的事情,就不在我的思考范围内了。

    此刻虽说那虚空巨眼被我们用计给拿下了,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

    除了虚空巨眼,我们还有一个更强大的敌人。

    那就是康克由。

    与这个刚刚初生的残缺诡物不同,康克由可是盘踞吴哥几十年的恐怖巨枭,不谈他麾下的巴干达巫教势力,不谈林林总总的附加条件,光论康克由这个人,就绝对是一个让我们所头疼的家伙。

    饮血寒光剑上有九颗万魂珠,这玩意是从康克由那美艳女弟子手中夺来的,到底有多厉害,我也是见识了,然而这玩意在康克由手上,不知道有多少。

    而且康克由手上,还有巴干达巫神的其他残躯,他甚至从国内的某一处地方,将巴干达巫神的头颅都给找回来了。

    一直被我师父所推崇的镇国级高手王红旗,当年也没有能够拿下此人。

    这样的家伙,要远远比一个疥藓之疾美孚雅来得让人头疼。

    我被秦伯给劝住了,没有再跃下湖水中,去追击那个不知去向的美孚雅,而是回过头来,检查自己人的情况。

    此次伏击虚空巨眼一役,虽说中途经过许多曲折,最后又让那家伙假借拼命而转移走了一缕意识,留下了一点儿变数,不过总体上来说,其实算是比较圆满的了,我的这计划也总算没有搞砸,不过为了将这件计划完成,并非没有牺牲。

    首先是布鱼,他为了救我,不让我被那雷柱灌入水中的雷电之力轰成焦炭,硬生生地用自己血肉之躯,替我受过。

    尽管服用过了广陵金丹,但是此刻的他状态十分差,只能勉强维持性命,想要回复,可能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没有了布鱼这水性高手的支持,我们在这茫茫大湖之中,就显得格外的孤立无援。

    其次是秦伯,龙虎大封印真经术乃龙虎山的不传之秘,尽管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学得的,但是为了将那虚空巨眼给封印住,他也是耗费心神,特别是在最后关头,他可是拼了老命,瞧见他此刻的状态,我就晓得他估计也好不了多少。

    不过此役除了布鱼和秦伯,其余人的状态都还算不错,我尽管一路惊险,也受了些小伤,不过本身的恢复能力也是超强,倒也不会太过于拖后腿。

    盘点的时候,依韵公子也满脸愧色地向大家道了歉。

    那美孚雅和智饭和尚都是由他来看管的,先前虽然做了处理,但是没想到那美孚雅居然藏了一手,趁着他过来接应布鱼,闹出了这么多的乱子来。

    我摆了摆手,让他不要介意。

    在我看来,这事儿虽然他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但是在我看来,也是不可预测的事情,太过于计较了,反而伤了感情。

    特别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团结才是能够保证我们逃出生天的唯一出路。

    虚空巨眼被封印,我们便也不敢在此久留,一来那卜桑一行人并非吃素的,他们若是召集人过来,在这茫茫的洞里萨湖上,我们是占不得便宜的,除此之外,刚才那虚空巨眼弄出来的那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估计整个洞里萨湖流域都给惊动了,在这茫茫的几百里湖畔,未必不会有厉害的修行者,要是万一有些冲突,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在此之前,我们也是找好了退路,一艘渔家船,虽然并不如那快艇的速度,但是倒也不会差太多,勉强能够将我们给送到岸边。

    至于到了岸边,到底如何跟追兵斗智斗勇,这就是后面的事情了。

    众人匆匆上船,依韵公子把舵,而小白狐儿扶着布鱼,我扶着秦伯,至于智饭和尚,则被倒提着,一路拖到了船里来。

    布鱼受了重伤,需要平躺着休息,而渔船又不是很大,大家就各自挤在了船头船尾,此刻的我们倒也没有太多的讲究,尽管有马达,但是我和小白狐儿还是各执船桨,舞动如飞,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的岸边划去。

    我们离开不多时,小白狐儿便指着远处的黑暗对我说道:“哥哥,他们来了。”

    我眯眼朝着小岛那边望了过去,不过尽管我夜能视物,但是毕竟距离太远,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唯有听到很远的地方,有马达声隐隐传来,心中一动,对在船尾掌舵的依韵公子说道:“把马达关了,我们划水就好……”

    依韵公子也听到了远处隐隐传来的马达声,知道这玩意会暴露我们的行踪,当下依言关闭了发动机。

    渔船上的船桨只有两只,本来是备用,对于这满满一船人来说,实在有些勉力,不过好在我们都是修行者,别的没有,力气倒是一大把,我、小白狐儿和依韵公子三人轮流划船,倒也不会很累,如此划了一阵子,一开始还感觉远远有人跟着,到了后来,四下都化作一片宁静。

    在这静谧的黑夜里,我们在一处人烟稀少的林子里登陆,小白狐儿与布鱼感情最好,由她背着布鱼下船,而我则拎着智饭和尚,想要去扶秦伯,被他推开。

    经过水上一段时间的休息,秦伯勉强恢复了一些气色,平静地说道:“不要管我,我调养两三天,差不多就好了。”叉台叨圾。

    大家上了岸,而依韵公子则将船又划到了深水区,使出了手段,将船凿沉,毁尸灭迹之后,游到了岸边来。

    这一夜众人都疲惫不已,不适合再继续奔逃了,先前秦伯探路的时候,晓得这附近有一个渔村,人口复杂,车水马龙,算是一处比较繁忙的码头,我们便趁着夜色,赶往那边。

    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复杂的地方藏身,并不是没有缘由。

    要晓得那儿虽说人多眼杂,但是人与人之间,毕竟没有一般小渔村那般知根知底,发生什么事情,全村都知道那种,我们这是偷偷摸摸地潜入,只要不要被人发现,倒也能够平稳地度过几天。

    无论是秦伯,还是布鱼,他们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休息,所以即便危险,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到了那一处渔村码头,到处都是低矮杂乱的建筑和房子,我让小白狐儿打头阵,去村子里逛一圈,摸出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来。

    那小妞领命而去,十多分钟之后就回返了,告诉我在村子西头处,有一家米铺子,院子后面有好几个库房,有的满,有的空,看样子应该可以藏几天无妨,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不在犹豫,趁着黑夜摸进了村子,小心翼翼地行走,很快就来到了米仓前。

    米仓大门紧锁,不过却也难不倒我们,众人依次溜入,在仓库的角落,各自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落脚。

    当放下了防备,躺在那结实的米袋之上,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真他妈的累啊!

  1. 吃货粉丝:

    1

  2. 吃货粉丝:

    2

  3. 吃货粉丝:

    3

  4. 吃货粉丝:

    4

  5. 吃货粉丝:

    5

  6. 吃货粉丝:

    6

  7. 马良科技:

    7

  8. 喝:

    9

  9. 刚刚:

    我来破坏队形~

    • 落月:

      10

  10. 笨熊-缪倩意爸爸:

    11

  11. 缘份天空:

    12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