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四章 搜捕,故人

2015年5月22日 更新

深夜潜入米店,我提出我与、小白狐儿、依韵公子轮流值班守夜,然而依韵公子却以自己养精蓄锐已久,而基本上没有出过什么力为由。执意要自己一个人负担起这责任来。

我也不与他多做争辩,再加上身体多多少少也受了些伤,安顿好众人之后,倒头就睡。

如此昏昏沉沉睡了许久,我听到外面有动静声传来,立刻睁开了眼睛。

揉了揉酸涩的眼窝子。我瞧见依韵公子不再身边,下意识地寻气而起,却见到他居然在那米仓的梁上,伸出头。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这处渔村码头是村民自发构建,米仓的仓库算是比较大的一处建筑,视野比较开阔。能够瞧见许多地方,当下也是低声朝着头上喊去:“什么情况?”

依韵公子低下头来,嘘声说道:“不太清楚,是村子口那边有动静传过来的,好像是来了很多人……”

我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朦朦胧胧,正好是天快要亮的时候,知道自己也没有睡太久。

我有些发愁,而就在这时,仓库外面的小院子里。也传来了脚步声,依韵公子扭头看了过去,朝着我用口型确定道:“米铺的伙计。”

我翻身起来。瞧见除了智饭和尚长期昏迷之外,其余人都已经醒了过来,在黑暗中望着我呢,便低声对大家说道:“各位,找地方藏好,估计是米铺的伙计进来盘仓,应该只是扫一眼而已,不会有问题的。”

众人听到,都将自己藏在了角落的缝隙里去,尽量不露出身子来。

这米铺总共建得有三处仓库,并列而立,我们这里的仓库算是塞得最挤的,一般清仓盘点的话,重点都是旁边那两处临时要用的半仓库房,而这里作为满仓的米袋子,基本上是一把铁将军紧锁,每天偶尔来看一眼就是了。

果然,那门口处传来一阵开锁的窸窣声,紧接着就走进了一个光着膀子的黑瘦青年来,他身后来由一个拿着本子的姑娘。

两人大概地对了一会儿之后,便也没有多出闲心,挤到我们藏身的旮旯缝里面来盘查了,不过让人尴尬的是,这一对仿佛是露水情侣,大清早的,火气旺盛得很,稍微地盘点了一会儿过后,两人居然就在装米的麻袋上卿卿我我,一开始还只限于唇舌和毛手毛脚的交流,啾啾地亲着嘴儿,而到了后来,那男的居然还准备提枪上马,征战杀伐起来,着实让人尴尬得很。

这隔墙有耳,无奈地听芭蕉拍打,本来是一件妙事,只不过这么多人来,就有些不对劲了。

我下意识地朝着小白狐儿藏身的那儿瞧去,却见小妮子满脸粉红,媚眼如丝地也朝着我望来,脸上似笑非笑,眼神流光溢彩,勾人魂魄,搞得我都不敢与她对视,低下了头去。

好在这时在村口闹出动静的那帮人已经进了村子里,鸡飞狗跳的,两人听到了,也不敢真刀真枪,稍微解一下饥渴,也就匆匆离去。

当听到那铁将军“啪嗒”的一声响,我感觉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呼了一口气出来。

而就在大家庆幸没有被这污言秽语给污染的时候,藏身在房梁之上的依韵公子却出声提醒我们:“大家小心了,巴干达巫教的人来了!”

这句话让稍微活跃一点儿的气氛瞬间变得僵硬起来,不过相比之下,我倒也还算是轻松。

巴干达巫教的人肯定会在整个洞里萨湖地区进行大规模的盘查活动,这个是预想之中的事情,我们这里,离昨日事发的地点并不算太远,对方这么久才搜到了这里来,其实已经算是反应很慢了,不过考虑到这里离巴干达巫教的大本营还是比较远,从人手到资源的调配能力上面,都不能跟西南部比拟,而且还要防范其他别有用心的势力从中作梗,便能够理解了。

我们之前的计划,就算到了巴干达巫教会大搜,而且也打算避开这一次搜捕,在此处休整几天,所以并不慌张,若是等着搜捕人员的来临。

我安安静静地在原地等待着,遁世环随时开启,将我们的气息给掩盖,听到蹲在房梁上的依韵公子给我们讲述那伙人的踪迹。

前来此处的巴干达巫教人员众多,超过四十多位的黑袍僧人,为首的居然是那毒蛇巴勒。

除了巴勒,还有一个壮如铁塔的黑胖子,两人露面之后,便很快离开了依韵公子的视野,而另外有人出面,叫出了这个村子里面的头面人物,在地头蛇的带领下,挨家挨户地进行搜查,瞧见他们这细致的搜查,便晓得来人极为不好对付,显然是有着足够的经验。

不过想想也是,在二十多年前,这帮人也曾经跟现在一样,毫无理由地将自己两三百万的同胞给抓起来,屠杀至死。

说起来,不过都是昨日重现而已。

作为鹰犬,这帮人倒也并不陌生。

我调整着呼吸,平静地等待着,依韵公子仔细观察,并没有瞧见卜桑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过来,不过想来没有了虚空巨眼作为依仗,他倒也不成祸害。

就在我们等待没多久,依韵公子突然发出了警告:“小心,毒蛇巴勒和那个黑胖子,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正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听到这话,我们都下意识地朝着里面缩了缩,而很快依韵公子也从梁上翻身落下,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我的旁边。

在高手的感应中,即便对方不一定能够看到梁上的他,但是却能够通过炁场感应出来。

此刻唯一的安全点,就在于我身上有个叫做遁世环的东西。

这玩意能够屏蔽一切气息,将众人的炁场完美得融入现场之中,不至于让那种对于周遭炁场极为敏感的高手,感觉到有人在旁的情况存在。

就在依韵公子挤到我身边的半分钟之后,米铺的小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紧接着我听到了一声响亮的耳光。

啪!

这是搜捕者在发威,而这一巴掌过后,刚才的那小子立刻就蔫了,旁边的几个仓库轮流传来了吱呀的门响。

对方在搜查旁边的库房。

众人不太了解遁世环的特性,难免会有些紧张,不过我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安心。

事实上,我们选择的这个米仓,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地,却也容易被搜捕者所怀疑,所以那毒蛇一进这渔村码头,便立刻朝着这边过来,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基本上,大家的眼光都是一样的。

旁边的米仓很快就搜捕完了,我们这边的满仓库房门口那铁将军也被打开了,门吱呀一声,有人走了进来。

我们藏身的这个地方,对于那巡仓的伙计来说,倒也算是安全,不过在那些搜索高手面前,却并不保险,所以早在门口有动静的那一刻,我就拍了拍小白狐儿的肩膀。

扬长避短,此刻想要蒙混过关,我们也只有依靠这小妮子的本命幻术了。

米仓堆堆叠叠,占地其实并不算大,来人进来之后,开始在狭窄的缝隙里搜寻一番,因为我们藏在角落的关系,并没有发现什么,而就在几人就要离开的时候,却有一个身影提身一跃,跳到了那米仓的房梁上去。

瞧见那人蹲身下来,似乎摸到了些什么,我的心在那一刻,居然提了起来。

我害怕的,是他发现满是灰尘的房梁之上,有刚才依韵公子留下的脚印。

不过当我瞧向依韵公子的时候,他却轻缓地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办法隐去的痕迹,不过却也晓得他这是让我不用担心,他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没有留下痕迹。

因为角度的关系,我只能瞧见梁上的那人半边身子,而且也仅仅只是瞥了一眼,不敢过多的关注。叉台布亡。

高手对于目光的凝视还是很敏感的,我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不过既然能够跟毒蛇巴勒在一起的,显然就不是什么寻常人物,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那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发现,就在我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这时左前方不远处,却是传来了毒蛇巴勒的声音:“四眼,你有什么发现么?”

她说的,居然是中国话,这着实让我有些惊讶。

难道那个高高壮壮的黑胖子,又或者戴眼镜的年轻人,其中的一个,是中国人?

就在我满腹疑问的时候,却听到梁上的那人平静地回答道:“卜桑与神使之间有一定的联系,所以他讲述关于对方的情况,应该与事实不会差许多,既然他们在弑神一役中有几人身受重伤,就一定会找个地方蹲起来,舔舐伤口,然后再一次行凶伤人。其他人我不了解,这个陈志程,与我可有不共戴天的血仇,他的胆大妄为,还有冷血嗜杀,是你们说不能想象的,若是要拿一个人来对比,我觉得,也就只有康王,能够与他相提并论了……”

听到那人的侃侃而谈,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我艹,这个狗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1. 虎皮猫大人:

    大人我和老杂毛老毒物喝完茶,沙发就被抢了

  2. 卖瓜子儿的:

    狗东西?

  3. 晨风-依旧:

    武穆生跑了好久了,是他?

  4. 罗大吊:

    吃货好火

  5. 麻杆老头:

    是陆一吧

  6. 大B哥:

    康王洗发水~

  7. 沈老总:

    邪灵教的闽魔?

  8. 十年踪迹十年心:

    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