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八章 人质,公平

2015年5月24日 更新

    湘西赶尸术是一种通过朱砂、鸡血、糯米以及诸般物品,封锁住恶魄,从而达到控制尸体的一种手段。

    这玩意最早是湖广填四川的时候,那些客死异乡的人灵魂无归处。为了尊重风俗,落叶归根,由湘西的楚巫一派研究出来的控尸手段,而后发扬光大,成为了一个系统性的派别,因为多集中于湘西一带,故而称之为湘西赶尸术。

    我年幼时。遇到的地包天,就是湘西赶尸家族的其中一员。

    不过与此刻的依韵公子比起来,那地包天简直就是太过于弱小了,一支笔,一丸朱砂墨,便将整个汹涌的场面给稳固了下来。

    经过依韵公子控制住的活死人纷纷回转过去,将自己的同类给拦在了外面,不让它们有往几面挤的空间。

    活死人分为了两派。一边在那人为的催促下奋力往前冲,一边在依韵公子的控制下,化作人墙,将双方给僵持在了这里,也给了我们一定的喘息空间。

    有着这时间,我便仔细地打量起周遭的情况来,瞧见在这些活死人的身后,巴干达的一众信徒在毒蛇巴勒、食人魔虏布、卜桑和从阴影中冒出来的小药匣子带领下,朝着我们这边缓慢地靠近过来,而那个让人绝对不敢忽视的男人,则一直隐藏在了黑暗中,并不露面。

    他不露面,不过所在之处。给人的感觉却是冉冉血色,浓郁不化。

    血手狂魔,果不其然。

    到了对方的这个境界,其实是可以自由控制自己的气息,并不会如此刻那般张扬,然而他之所以露出来,却是有给我提醒的重要原因。

    他是在告诉我–老子在这里,你就别想走。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那康克由并没有动身,展露出半点儿手段,但是眼瞧见这被用来耗费我们实力的无数活死人,居然被一一地控制住,卜桑等人的面子上却还是挂不住了,有人吹了一下唿哨,有十几人往前一站。却是群声呼喝,试图增强指挥活死人的控制力。

    指挥这些活死人的降头师,是一个又老又瘦、长得有几分像康克由的家伙,而在他的身边,那些人且歌且舞,不断地挥舞着双手,气氛凝重而跳脱。

    空气为之一凝。

    我们发现围在外面的活死人越来越多的,密密麻麻,层层叠叠,不知道又多出了几百人来。

    活死人这玩意仿佛变得无穷无尽,头顶上的天空,苍白色的灵魂则已经将月亮的光芒都给掩盖住,而依韵公子则已经涅破了第三颗满含朱砂的药丸,先前宛如鬼魅,划出无数光影的身子,此刻也变得迟缓许多。

    人力有时尽。

    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听到像极了响亮臭屁的一声爆响,紧接着这声音就仿佛停不下来一般,连绵不绝地炸开了来。

    这当然不是爆竹,也不是响屁,而是那些活死人体内的气息膨胀到了一个临界值,将自己的肚皮给撑破了去。

    炸开的这些活死人,几乎都是依韵公子用朱砂点住手脚和额头,控制在手里的那些。

    它们体内被那些黑巫师给不断地冲积怨气而无法释放,在此刻,却终于在陡然之间,一齐爆发了。

    这些活死人,离我们是最近的。

    当第一个爆发开始,我们就已然明了了此刻场间的行事,空旷的平地上,倘若安然受之,只怕就会被那带着剧毒的尸液给腐蚀得不成模样,所以几乎都不用招呼,大家都一同退回了屋子里。

    这儿有着满满的臭咸鱼,以及被埋在了下方的智饭和尚。

    虎毒不食子,特别是此刻的情形,当主导权都集中在了康克由手下人来的时候,将这家伙给祭出来,其实也算是一记妙招。

    我们若是赴死,岂会让智饭一人独活?

    同死,大家得同死。

    智饭和尚被从那重重臭咸鱼干里面给翻了出来,布鱼一把揪住这个被熏得直翻白眼的家伙,望了我一眼,我毫不犹豫地一把将其脖子给抓住,低声说道:“现在我们都是走钢丝绳,需要有名有暗,一会儿我出去,你们在这里等待着,听候秦伯的吩咐。”

    若说经验,早在抗战时期就天下名扬、跻身民国将军的秦伯自然是远胜于我等,众人听得我的吩咐,都没有什么意见。

    我揪着一身恶臭的智饭和尚,将其倒拖着,又重新出了屋子,瞧见那些被依韵公子给制住的活死人几乎都爆得差不多了,跟前的地方为之一空,到处都是腾腾的烟雾和腐臭的气息,而不远处集结的活死人,则有摩拳擦掌,准备挤挤而来。

    我清了清嗓子,朝着前方的敌人大声喊道:“康克由,你在叫人动手之前,先看一看你这最为宝贝的大儿子!”

    这话说完,我一脚戳在了智饭和尚的腿弯之上,那家伙面对着无数前来拯救自己的援军,轰然跪下。

    尽管隔着无数活人、死人,瞧不见自家父亲,但是康公子想起自己这一路来的辛酸和委屈,顿斯就是一阵泣不成声的悲鸣:“爹……”

    一声“爹”,将充斥空间的复杂咒决,给一下子停住了。

    被十几个信徒围着的那个大巫师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巴,却并没有合拢上,而是回过头,朝着康克由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他一停,那些活死人便也没有再表现出了太多的攻击性来。

    场面为之一滞。

    唯有头顶上的那些苍白鬼魂,不断地盘旋着,发出低不可闻的哀鸣,呜呜作响,让人浑身的鸡皮疙瘩直冒。

    康克由依旧没有露面,倒是卜桑站了出来。

    智饭和尚,也就是康桑坎可是在他的手上丢的,这事儿别人可以置之度外,不管不顾,但是他却不能。

    硬着头皮站出来的卜桑冲着我大声喊道:“打不过,就耍无赖,中国人就是这样的德性?”

    此刻的我已经拔出了饮血寒光剑来,架在了智饭和尚的脖子上,尽管没有催动气劲,但却也锋寒无比,稍微一个顺手,便能够将这大好头颅给划拉下来。

    那智饭吓得哆嗦直抖,不敢说话,而我则举重若轻、淡然自若地哈哈笑道:“打不过,我自然打不过,这世间有几人能够以一人之力,争天下群雄?”

    卜桑听到我讽刺他们以多欺少,眼睛眯了起来,平静地说道:“你待怎样?”

    我缓缓地伸出了手,平直前方,朝着那个男人隐身的黑暗处指了过去,沉声说道:“我在来之前,有无数人曾经警告过我,说我需要面对的敌人到底有多恐怖,他的手上,直接或者间接杀过的人,可有几百万人,不过我却还是想要试一试……”

    卜桑顿时感觉呼吸一滞,瞪着眼睛对我说道:“别打哑谜,实话告诉你,你封印了神使,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过,我师父说了,即便是你用大公子的性命威胁,都不会让你逃脱。”

    我昂首而笑,冷然说道:“我逃了一个星期,已经厌烦了,此时此刻,只求一战–康克由,别人都说你很牛逼,有本事你他妈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的豪气大发,使得无数人都在跳脚,最为激动地是毒蛇巴勒,那老婆子冲上前面来,对我吼道:“就凭你这小子,也想挑战康王,先过我这一关!”

    我来者不拒,将剑尖前指,冷然说道:“如此也好,你可敢与我公平决斗?”叉记台巴。

    毒蛇巴勒眯着寒光闪烁的眼睛对我说道:“怎么不敢?”

    卜桑试图跟毒蛇巴勒说些什么,然而那老妇人却已然冲讲了出来,我回手,将智饭和尚往后面的屋子里一扔,拔剑而上。

    轰!

    战斗突如其来的爆发,两人毫无花哨地硬碰一记,剑与白骨蛇杖,在半空中重重撞在了一起。

    上一次,我与毒蛇巴勒的交锋失利,并非我差她许多,而不过是在演戏而已。

    我当时要引诱虚空巨眼跟着我一路前往伏击的小岛,故而硬顶着疼痛,吃了她的一记白骨蛇杖,然而此时此刻,却是要分生死的时候,我哪里还会再让她一回?

    三重力量,陡然爆发。

    毒蛇巴勒脸色一变,这才晓得我的修为,远比她先前的印象要厉害许多。

    不过陡然拔高的对手并没有让她产生许多恐惧,反而是脸色一肃,变得无比的严厉起来,那白骨蛇杖在受到重创之后,一分为九,她的手腕猛然一抖落,却是有几条白骨游蛇出现在周边,张嘴一咬,无数黑气从那里面滚滚冒了出来。

    康克由从那场大屠杀之中获得了恐惧的好处,但是他吃肉,毒蛇巴勒这些人,多少也喝了汤。

    喝了汤,就有着足够的力量。

    看来,得出大招了。

    我的心中谋算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感觉到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嘈杂,人群开始纷纷扭头,仿佛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就连一心操纵白骨长蛇的毒蛇巴勒也忍不住回过头去。

    我透过人群的间隙,瞧见了一张意想不到的脸孔。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1. 李劲伟:

    我的

  2. 李劲伟:

    好晚丫

  3. 李劲伟:

    都没人和我抢丫

  4. 江伟波:

    哈哈

  5. 江伟波:

    茅山刑堂长老驾到

  6. 琪:

    小佛爺嗎?

  7. Cell nucleus 。:

    杨杰吧

  8. 吴杰超: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9. 笨熊-缪倩意爸爸:

    泰国白巫僧

  10. 坏蛋:

    左使?山中老人?还是泰缅官方调查团?

  11. 魔裸:

    反正我不知道

  12. 小河:

    努尔。。。

  13. 陆言:

    赶快更新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